今天給大家介紹一位才情兼備的好朋友——專寫短篇愛情小說的—「風蕭藍黛」。

下麵就來跟大家分享這篇關於婚姻的文章。

1

謝君君快下班的時候發微信語音給老公汪洋:

今天我臨時要加會兒班,你下班去農貿市場買點土豆、黃瓜、豌豆和蔥薑。

土豆不要買長芽的,有龍葵素會中毒;

黃瓜要買帶刺會戳手的,那才新鮮;

生薑不要買偏白的要買黃的,白的是硫磺熏過的;

雪櫃里有肉,到家拿出來解凍;

你接了小海再去買個8K素描本,明天老師要求帶。你先幫他輔導作業,我一回來就做飯......

謝君君吧啦吧啦幾大條微信語音,終於交待清楚了,她把頭埋進辦公桌里,開始做PPT。

冬季的夜晚來得太早,黑幕像布一樣蓋過來,謝君君做完事火急火燎回到家準備做飯的時候,她差點驚到了。

她交待了一大堆菜啥都沒見著,一餐桌的肯德基盒子正亂七八糟地歡迎著她。小海的作業本上一個字都沒落下,見她回來,高興地拿了一個漢堡遞給她:“媽媽,專門給你留的雙層雞腿堡哦。”

正翹著二郎腿坐在沙發看新聞的汪洋衝著她笑:“別擔心,咱爺倆啥都能搞定。”

謝君君的心裡騰地燒起一團八尺高的火:“搞定?你怎麼搞定?就是用垃圾食品搞定你兒子?作業到現在一個字都沒寫?你看看現在都幾點了?啊!你還有閑情逸致看新聞?小家小事都管不好你還有心思關心國家大事?你去一趟農貿市場會死啊!我天天買菜做飯我都不嫌累,偶爾叫你去一次你就這樣?是的,你是大爺,你金貴,吃個肯德基都不會把盒子扔垃圾桶,我就是一老媽子,上班掙錢侍候完老闆,我還要回來侍候你們爺倆!有誰關心過我?啊?在你們眼裡,我連保姆都不是?舊社會的媳婦顧家顧男人顧孩子人家命好不用上班,你有本事養我我就辭職在家好吃好喝侍候你!......”

爺倆被她罵得瞬間獃滯,小海趕緊躲進房間做作業,汪洋火頭也上來了,兩人就站在那一堆肯德基殘骸面前乾嘴仗,從民生吃喝問題扯到人格保障與尊重,再扯到你愛不愛我這個問題,然後開始翻舊帳。

汪洋抱怨:“我第一次見你爸,他不待見我,連發煙都捨不得發我一根。”

謝君君不甘示弱:“當年我生完小海奶水下不來疼得打滾,請個催乳師你媽還嘰嘰歪歪地嫌貴!”

“是因為你平時太大手大腳了,買件衣服就夠我媽吃兩個月!”

“我買衣服用你錢了?我自己掙錢我想買啥買啥!別用你媽的價值觀來要求我!”

“那你為什麼要用你的價值觀要求我媽?”

謝君君一時沒想好怎麼反駁,就岔開話題追討到汪洋的前女友、前前女友,上學時候的暗戀對象、以及曾經看過一場電影的那個面目模糊的女生。

這場架吵得酣暢淋漓,一直吵到隔壁鄰居來敲門,才鳴金收兵。

晚上他們背對背地進入夢鄉,謝君君的臉上還掛著兩滴淚,她想不通為什麼一點小事他們的婚姻就立即進入白熱化,曾經那些熾熱到讓彼此燃燒的深情,是怎麼沒有的?是日復一日地在農貿市場買菜時弄丟的?還是被堆積如山的家務事埋沒的?

她躺在黑夜裡,頓感悲傷,翻來翻去不知道什麼時候睡著的。

2

他們以前哪會如此劍拔弩張呀,以前兩個人說句讓對方不高興的話都會後悔懊惱上好幾天。

汪洋是學測量的,他說他這一生最成功的一次測量就是準確目測了謝君君的三圍。

那時候他們正在熱戀中,汪洋發工資請她吃飯,他坐在桌子前一臉騷勁地用手托著下巴看著她,目不轉睛。

謝君君咬著吸管說:“出門在外請註意一下個人形象。”

汪洋說:“一個男人如果不喜歡一個女人,就算把這個女人鑲在眼珠上,他都不會多看一眼。”

這樣的話很受用,把謝君君逗得哈哈笑。他們就從桌子下麵拉著手,你撓撓我的手心,我摳摳你的手背,嘰哩咕嚕地小聲說著話。

你看隔壁那一桌,怎麼兩口子各人吃各人的,臉都快埋進菜里了,話都不說一句呢?

你看你看,還有門口那一桌,男人一直在打電話,女人抱著孩子,一會兒喂果汁,一會兒撿皮球,一會兒喂輔食,一會兒上化妝室,等忙完坐下來,桌上的殘羹里早鋪滿冷硬的浮油,哪還有胃口啊。

謝君君睜大眼睛問他:“我們以後會這樣嗎?”

“怎麼會啊,我們的感情能經受時間的考驗,哪會這麼俗氣?”

謝君君就掐他的手指頭,力道適中,帶著嬌嗔的溫暖的喜悅的挑逗。

在謝君君印象中最深刻的事情,就是有一次汪洋陪她去練車,那時她才考到駕照沒多長時間,她開得很興奮,在拐進一條主路的時候,突然從隔離帶里鑽出來一個小孩子,一頭撞在車上。

謝君君傻眼了,驚心動魄的時候忘了踩剎車,汪洋在旁邊喊她,她恍若失聰,後來他一把拉住手剎,狠命把車剎住了。

謝君君石化了般坐在車上,汪洋下車、飛奔,抱起倒在地上的那個孩子衝進車裡,放在后座上,然後叫她過來抱著,他開著車往醫院沖,神情堅毅而鎮定。

後來小孩子沒有大礙,只擦破點皮,汪洋又給孩子辦理住院手續,跟家屬談賠償、跟交警做筆錄,謝君君懵了一樣坐在醫院門口的長凳上,看著自己一直在顫抖的腿,直到雙眼酸痛。

那天發生的事像一個久遠的夢,汪洋就是天神,在一個女人最恍然無助的時候,成為她最有力的支柱。那時候什麼甜蜜的話語都不及他雷厲風行果斷冷靜的行動來得窩心暖肺。

後來他們結婚了,小海出生了,家長里短,婆媳糾紛,甜蜜的激情像一盞燈,被擱置在高空之中。開始時他們還經常仰頭看一看,想一想,時間一長,仰望的姿勢總令人脖頸酸麻,那盞燈漸漸佈滿了灰塵。理想的婚姻終於墜落在地,浸在瑣碎的生活里,靜寂失聲。

3

謝君君覺得婚姻是平庸的,不及愛情的驚艷和生動。

不知從什麼時候起,謝君君開始在辦公室向同事抱怨汪洋。不浪漫不體貼不包容,懶惰、自私、情商低。

要想找一個人的優點蠻難的,要想抓錯處挑毛病,這是人與身俱來的潛力。

可人又是如此奇怪,在批評會上要你挑挑外人的毛病,總是挑得不痛不癢,在肚子里斟酌大半天才能找出一兩個不傷大雅的缺點。可要在自己最親的人身上找毛病,那家伙,針針見血句句帶刺隨便挑出五十個還意猶未盡。

同事王姐聽得頭皮發麻,喝著茶問她:“你家汪洋這麼差勁?怎麼不離婚?”

謝君君愣住了,好像從來沒想過這個問題。自從她告別了燦爛的青春步入晦澀的生活,儘管雞犬不寧,但她真沒想過一刀切斷,她總是在忍受在忍耐在帶刺的荊棘里充滿精力地撲騰。

為什麼呢?

那天她回來時想了一路,沒想明白。

到家的時候汪洋又在跟他媽打電話,老太太在電話里又在催生二胎的事情,謝君君心裡很煩。她想起她媽經常跟她說,女兒,婚姻里要學會忍讓,家和才能萬事興。

家和,家怎麼才能和?她覺得被別人干預被生活磨蝕的日子怎麼能和呢。

汪洋掛了電話把臉湊過來:“怎麼樣?咱們再生個老二?”

謝君君說:“生出來你用肯德基喂養?”

汪洋討饒:“哎,咱們說正經事,別扯別的。”

“好,我們就說正經的,我們要還房貸車貸,還有錢再養一個嗎?”

“小孩子用得了多少錢,省省就行了。再說,我不是還買著彩票的嘛,萬一中大獎呢?”

“你就做夢吧!”謝君君把黃瓜放在砧板上,叮叮噹當地拍著,不再理他。

那天吃完飯,孩子做完作業,兩口子上了床,汪洋就沒臉沒皮地湊過來,君君……女神……

他一邊撓她的背一邊輕輕地喊她,像一隻可憐的倉鼠。謝君君的心軟了下來,她轉過身來,就被他一個熊抱摟進懷裡。

汪洋說:“我以專業眼光目測了一下,你最近的三圍縮小了,我看看是不是真的。”

汪洋關了燈,那夜的月色很好,是滿月,從視窗望出去可以看見夜航的飛機在月亮旁邊平靜地閃著燈。

4

謝君君覺得最近身體有點不對勁,她請假回家,買了一根驗孕棒。

一測就是兩條杠,毫無意外。

完了,謝君君的心糾起來。她不想要二胎,她覺得女人有限的生命不是重覆在奶孩子的事情上的。一想到要去做人流,她就覺得肚子疼得開始抽搐。

晚上汪洋回來了,一臉帶笑,春風得意。他說:“老婆,有個喜事兒!”

謝君君憂心忡忡:“我也有個“喜”事!”

…………

(這是風蕭藍黛其中一篇小說,篇幅太長,想看精彩結局二維碼即可免費,在對話框中輸入[和氣]即可。還有更多精彩好看的小說等著你!)

    

風蕭藍黛原是期刊寫手,文字散見於《愛人》、《愛人摩登》、《戀愛婚姻家庭》、《知音女孩》、《新女性》、《家庭之友MISS暖愛》、《許願草》等情感雜誌。

80後的她現居彩雲之南,是辣媽一個,也是文青一枚。

她是自媒體人,提筆重出江湖,撰寫各種走心的愛情小說。

     她寫結婚十年的夫妻真情;

     寫普通女人的隱忍婚姻;

     寫坐台小姐與熱血警察的愛情疼痛;

     寫貪官與情婦的悲凄糾纏;

     寫情深姑娘勇敢地成為後媽;

     寫廢柴男人與姑娘之間的無助愛戀;

     寫入獄女犯的婚姻破滅;

     寫吸毒女孩的凄涼愛情;

     …………

     她萬般努力,試圖寫盡現世真情,也試圖寫盡世事涼薄。

     她渴望用筆下的文字,從女性角度解讀愛情,分析情欲。

   她希望所有女人都相信愛情和婚姻,同時又有承受愛情和婚姻失敗的能力。

     她的文字有人性的蒼涼與掙扎,

     有愛情的瘡痍和傷口,

     有婚姻的疲乏和煙火,

     有令人潸然淚下的美好,

     也有生活的選擇和無奈,

     絲絲入扣,動人心扉。

     嗯,不想錯過精彩好看又真實走心的愛情小說,

     現在就二維碼,添加這個與眾不同的公眾號吧!



    讓她成為你的閨中蜜友,與你燈火相依。

    來,約一次,風蕭藍黛的愛情小說等你來讀〜

views: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