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非常喜歡的民謠歌手,也許是這世界上最後一個吟游詩人Leonard Cohen,在Anthem里唱了一句歌詞:“There's a crack in everything, that's how the light gets in",翻譯過來就是——“萬物皆有裂痕,那是光照進來的地方。

我覺得這是形容世間所有複雜人性的最好註腳。沒有完美的人格存在,人性里總有這樣那樣的缺陷,甚至不堪。

德國醫學博士博爾溫·班德洛告訴我們:如果黛安娜不是王妃,她也許會是個鬱郁寡歡,暴飲暴食,自我戕害的購物狂;如果夢露沒有成為明星,她只是個流落在好萊塢街頭的兼職妓女,不會福祉,而且境遇只會更差。

他們,不是被名望所累。不同類型的人格障礙,決定了他們的一生。

聽起來真是駭人聽聞,不是嗎?然而班德洛博士不是嘩眾取眾的無良記者,這位德國哥廷根大學博士、心理學碩士多年來致力於分析名人們的人格障礙,是想從中找到人性本質上的一些共同點。

但是班德洛博士的著作《隱疾》並不好讀,偏學術化的行文方式讓我這個對人格障礙充滿興趣的好奇寶寶也沒有讀下去。

直到前段時間我在豆瓣時間購買了“簡單心理”的創始人簡裡裡開設的《人性皆有裂隙 • 理解人格的52堂心理課》,課程主要講不同的人格類型和它們的形成原因及表現,還有如何和不同人格相處。內容由淺入深,通俗易懂,讓我重新津津有味地開始學習起有關人格障礙的知識。

我們常常說,性格決定命運,但事實是,你的心理隱疾決定了你的命運。

從心理學的角度上來說,這個世界上真正的正常人少之又少,我們都或多或少有一些人格障礙,這就是簡裡裡的課程要幫助我們認識到的。

大概沒有任何一個明星能像邁克爾·傑克遜這樣完全符合多種人格障礙的標準。

人們在他身上看到的種種跡象:極端的自戀行為、缺乏自責的精神、在伴侶關係中用情不專、身體感覺出現障礙、對藥物和不良習慣的依賴、各種強迫症的癥狀……都能從他問題諸多的童年、原生家庭的糟糕模式、黑人族群受到的種族歧視等經歷里找到答案。

比如,他死後才得到澄清的戀童癖傳聞和控告,在他活著的時候沒有人能理解為什麼一個成年男性會對孩子那麼感興趣。

因為MJ從來沒有享受過一個孩子應該享受過的生活,他5歲就開始作秀,之後父親帶著孩子們四處演出,MJ在11歲就成為大明星,14歲開始單飛。當其他孩子在盡情玩耍的時候,他不得不和兄弟們一場接一場地忙於演出。


沒有演出的時候,還要在練功房裡進行慘無人道的訓練,我說的慘無人道,就是慘無人道,沒有絲毫誇張。父親用皮帶和衣架打他,用點著的火柴燒他的腳尖,還逼他在熾熱的爐板上跳踢踏舞。

他只能隔著玻璃羡慕地看外面的孩子玩耍,而父親,甚至為了讓他專心練舞而殺死了他心愛的小貓,他回憶說:“那是年幼的我唯一的朋友。”


他在自傳Moonwalk里寫道:“我相信,我是世界上最孤獨的人之一。

他30歲的時候離開父母的家,直接搬到加州占地2800英畝的Never land牧場,那是他為自己和孩子們建造的永不島(彼得潘生活的小島就叫這個名字。)


邁克爾·傑克遜在莊園裡添加了價值3500萬美元的設施,在這裡,私人運動場、游樂場、人工湖、電影院和動物園一應俱全,並擺上了小飛俠彼得潘的雕像。


莊園內設有涼亭、小火車、華麗的街燈、草坪、花床、樹屋和一個印第安式的村莊。游樂場里有摩天輪、旋轉木馬、碰碰車等設施,有足夠舉辦一個州級嘉年華使用的游樂設備。


還有一條卡丁車道,兩條獨立的列車軌道──其中一條軌道的大小足以在跑一列老式蒸汽火車。動物園裡有大象、長頸鹿、獅子、猩猩等動物。


Neverland曾經是免費給全世界的孩子們開放的夢幻樂園,特別是有病的貧困的孩子,這些孩子透過各種慈善機構源源不斷的來到這裡,MJ在世的時候很喜歡和孩子們一起玩耍,在那時他才能少有的感受到快樂。


他在年過四十之後還會常常在私人影院里看迪士尼的動畫片,跟猴子一起玩兒,喂它們pizza和冰淇淋。

一個成年人想回到童年是一種退化的標誌,典型的邊緣型人格障礙。



MJ就像是彼得潘的轉世,企圖在這裡再造他從未擁有過的童年時光,而現在的永不島,已經變成了葡萄園。

他幻想中那個時間永遠停止,孩子們永遠不長大的永不島,從來就沒有存在過。

面對孌童案的指控,他天真地回應說:“這和性愛無關,我和孩子們只是在一張床上睡覺,就這麼簡單……大家一起聊天困了之後入睡,這是世界上最美好的事兒。”

他不忘提到一些細節:“我把他們放在床上,放點兒音樂,到了睡前聽故事的時間,我就拿起一本書來朗讀。”他還給孩子們熱牛奶和點心。

他的種種回應在當時都被狠狠嘲笑了,人們甚至當他的話是一種默認,其實,他不過也是把自己當成了一個孩子,他從來沒有意識到自己和孩子過分親密的行為,在成年人眼光看來是多麼齷蹉和下流。

MJ還用邁克爾這個名字給兩個兒子甚至女兒起名,這是一種典型的自戀行為,他要克隆和延續自己,但又不是要最原始的那個他——他要的是雪膚金髮的進化版。


極端的自戀,往往意味著極端的自卑。

他和白人女子結婚,甚至代孕母親也是白種人的事實深深傷害到了部分有色人種的感情。

再加上他1986年罹患家族遺傳的白癜風,需要靠化妝掩蓋不均勻的膚色,但是追求完美的他又一直沒有公開自己的病情,導致許多無良小報趁機抹黑他漂白了皮膚想變成白人,以至於在生前被人釘上“背叛種族”的罪名。

因為白癜風患者缺失黑色素的皮膚是最怕太陽的,只要曬上十五分鐘,皮膚就會受到傷害,所以在患病後MJ一齣門就打傘。以前以為他是怕被曬黑,但現在看來是因為怕陽光,缺失黑色素的皮膚是最怕太陽的,只要曬上十五分鐘,皮膚就會受到嚴重傷害。

其實他對自己外貌的不自信,對鼻子特別在意而多次整形的行為也許只是因為父親的多年打擊,父親反覆說他長得如何的醜,鼻子大的搞笑,他說:“真不知道你的大鼻子是從哪兒來的。”MJ說:“有一個時期,只要他(父親)向我走來,我就難受的想嘔吐。”


所以他不是想變成白人,他只是想成為父親心中那個假想的討人喜歡的孩子。


後期越來越瘦弱的他體現出了明顯的自殘傾向,一方面他似乎整容成癮,另一方面他又有飲食障礙,“有時助理用手硬塞給我吃,我有飲食障礙,但我儘量多吃。”只有痛苦,才能讓他感受到他在掌控自己的身體,這是自虐型人格障礙的典型表現。

至於MJ戴著手套和口罩,給孩子們戴具才能出現在公眾場合的舉動,是因為他害怕被人傳染細菌,有強迫症的人常有病態的恐懼,害怕接觸其他人的時候被傳染病菌,這種附加的強迫症表現可以在邊緣型人格障礙的特征中找到。


因為不是每個人都有這樣的邊緣型人格障礙,應該說大家對人格障礙的表現大多一無所知,所以人們不能理解他各種看上去非常怪異的行為。

很多悲劇,是因為人與人之間的不瞭解而造成的,再進一步追溯,很多悲劇的起因,是因為我們也不夠瞭解自己。

這也是我想要深入瞭解和學習有關人格的知識的根本原因,因為在生活中遇到的形形色色的人很多是我理解不了的,還有自己心理上的一些問題自己也沒能搞懂。

想要改變自己,首先認識自己非常重要,向內探索,才能理解自己的軟肋所在,進而與這個世界和解。

必須首先指出的是,人格障礙當然不是精神病,所以大家不用感到害怕更不用羞於討論自己的心理狀況。

什麼是人格?人格是個體的穩定行為模式,具有穩定性和一慣性。

我們在成長過程中形成的對自己、他人和世界的種種感受,為了處理這些感受,我們自身發展出來的獨特的行為模式,形成了每個人不同的“人格”特征。

為何會出現人格障礙?

在社會中生活的個體都不是孤島,我們的人格形成受到來自於社會、家庭、文化、宗教、教育等方方面面的影響,不是所有人都能在人格的形成過程中發展成為健康的人格。

每個人都會在成長過程中面對一些心理上的困境,比如親密關係的矛盾、性別角色的認同等等。人格和人格障礙之間的過渡是暢通無阻的,人們顯著的性格特征很可能會偏離標準的範圍。

至於什麼是偏離標準,精神科醫生有一個分類方法,將人格障礙分為三大類:恐懼型、怪癖型和情緒型,每個大類下麵又有一些更加詳細的小類。


比如我們較為熟悉的自戀型人格、自虐型人格、抑鬱型人格和反社會型人格,都屬於情緒型的人格障礙,而且一個人身上可能會有多種人格障礙的體現。

自戀型人格很常見,演藝圈的明星們多多少少都有些自戀,他們享受自己的生活被圍觀,每一張照片和無意義的廢話都被成千上萬的人點贊的感覺,更享受在聚光燈下萬眾矚目的感覺。

旁人的贊美和,可以讓自戀者感受到一種滿足感,別人存在的意義,是讓自戀者讓自己感覺良好的工具。

說到這裡,有沒有感覺到膝蓋中了一箭?

太過在意自己在朋友圈等社交工具上的形象,吃喝玩樂的時候拍照發朋友圈帶來的滿足感比吃喝玩樂本身更多,特別在意朋友圈的動態有沒有人點贊,一天不刷朋友圈就不舒服斯基的我們,好像都是這樣的自戀者。

講自戀型人格的這一課課後還有專門的自戀人格測量表,我測了一下,呃,發現我自戀的程度也蠻高的,所以你們要多給我轉贊評啊,不然我會因為不滿足而抑鬱的!

簡裡裡也在課程中提到,當今世界上最著名的自戀者,大概非川普莫屬了。

我們已經很多年沒有見過如此浮誇、自負、狂妄,整日喋喋不休想要吸引註意力的男人了,他讓我們聯想到動物園裡為了吸引母孔雀註意而瘋狂開屏上躥下跳的公孔雀,他摟著自己超模老婆的時候活像一個暴發戶在說:“瞧啊!我想要的沒有什麼是我弄不到的,羡慕嫉妒恨吧屁民們!”

但是旁人對自戀者的觀感是?這樣的,川普老婆的瞬間背後變臉大法:


自戀其實沒什麼,只要不影響到工作生活學習,其實都無傷大雅,但是有些人格障礙發展到一定階段,就會讓人積重難返,很可能會像MJ那樣,逐步讓自己的生活和情緒都失去控制,問題如滾雪球般越滾越大,最後全盤崩潰。

所謂的千里堤防潰於蟻穴,就是這個道理,我們生活里那些解不開的結,那些決定我們命運的密碼,往往就藏在這些不起眼的裂隙之間。

如果沒有這些心理學的知識幫助我們看清自己,我們只會陷入怨天尤人的境地,而永遠不知道問題出在哪裡,該如何解決。

但是心理學也不是無所不能的,尤其是心理學的入門課程,如果有嚴重的心理問題,應當尋求專業人士的幫助,光聽課是沒有用的。

不過對於大多數人來說,這樣的課程就像是打開了一扇門,幫助我們去尋找那個永恆問題的答案:我究竟是誰?

簡裡裡在第一堂課的時候說過,學習心理學的正確方法是不要給每個人對號入座,人性實在是太複雜了,就像《月亮與六便士》里說的:

卑鄙與偉大,惡毒與善良,仇恨與熱愛是可以互不排斥地並存在同一顆心裡的。

還有永遠別想著去改變別人,你只能改變自己,然後對有人格障礙的朋友進行正確的引導。

無論愛自己還是愛別人,用知識去愛,才是最好的方式。

如果你也想對自己和人性多些瞭解,

不妨?試聽/《人性皆有裂隙:理解人格的52堂心理課》系列音頻節目~

views: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