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車的諾諾微信號:icheNuonuo

自汽車誕生起,裝飾亮條就是車身不可缺少的部分。早期的汽車是貴族玩具,理所當然得被珍貴木料、皮革、各種電鍍件包圍。如今,很多材料已經不適合大規模運用,而閃閃發光的裝飾亮條被汽車廠商發揚光大。對於消費者來說,亮條就是是區分車輛檔次的重要參考標誌。那麼究竟在這些亮條背後隱藏什麼呢?

如果要將車輛上所有的裝飾亮條全部都說一遍,小編哪怕是有三寸不爛之舌說上一天一夜也說不完。所以,小編會用幾個篇幅,分別介紹不同部位的亮條,以及它們的生產工藝。今天,我們就先講講進氣格柵

事關品牌的逼格和廣大消費者的面子。在格柵,廣大主機廠都玩得一手好亮條。我們就拿膾炙人口的神車大眾作為典型,先從數量上講一講。


POLO車型的低配版本,進氣格柵處2根鍍鉻亮條構成一直線。


朗行,進氣格柵用4根鍍鉻亮條構成兩直線,外加一個U型的銀色油漆裝飾框。


PASSAT(2.0T豪華版),粗略看是3根直線,實際上大眾用了12根鍍鉻亮條,外加一個U型的高光油漆裝飾框。

從上文三輛車型不難看出,按照車型級別的高低,亮條的數量也隨之變化。

不僅如此,同一級別還可以細細地玩。


這是一輛低配版本的POLO,進氣格柵處有2根鍍鉻亮條。


高配POLO進氣格柵有4根亮條。

說到這裡,大家應該都明白汽車廠是如何將旗下的產品分成三六九等了。車型來看,亮條多的就貴;配置上看,亮條多的就豪華。當然,我們今天只討論原廠標配,改裝件不包含在內。


最近上海店內正好有一臺在修輝騰,不僅進氣格柵佈滿鍍鉻條,車身也多處採用鍍鉻亮條裝飾。

那麼接下來我們就要講技術問題了。常見的格柵亮條製造工藝有兩種:電鍍和燙印。選擇哪種工藝主要取決於亮條的形狀和數量。

我們首先講最常用的電鍍。

格柵亮條的電鍍是塑料錶面的化學電鍍,是通過電流在溶液中進行電解反應,使塑料基材錶面分別沉積上金屬銅、鎳、鉻。其實,雖然我們通常叫鍍鉻,但實際上真正錶面的鉻層厚度只有0.02~0.05μm,大約只占整個電鍍層厚度的0.001%都不到。


鍍鉻飾條的塑料基材只能使用電鍍級ABS或ABS +PC工程塑料。電鍍後的塑料錶面形成了一個高亮度、耐磨、耐腐蝕金屬層,這就是我們看到的亮條了。

小知識:

ABS:丙烯腈-丁二烯-苯乙烯

PC:聚碳酸酯

除了最常見的鍍亮鉻以外,有些車輛還運用黑鉻、珍珠鎳等工藝,獲得不同的裝飾效果。


2015款新君越的格柵,格柵外圈是一般的鍍亮鉻,但直瀑狀豎條鍍黑鉻,營造不同的光影效果。


ATS的格柵的電鍍錶面,是柔和的半光澤效果。

那麼電鍍完了之後,如何做成完整的格柵呢?

在格柵的具體設計和的生產過程中,還會分成兩種工藝:分體裝配式和整體式。


裝配式,顧名思義就是格柵的本體和鍍鉻飾條分別加工,然後通過卡扣、螺釘或者膠帶組裝成總成的方式。



寶馬格柵首當其衝,誰叫諾諾這裡寶馬多呢!圖中寶馬320i低配的格柵,非常直觀地展示了組裝結構。


神車格柵也是妥妥的裝配式典型。看這張途安的照片,格柵的本體註塑成型,錶面是由註塑模具形成的皮紋效果。然後裝配4根鍍鉻飾條和噴塗了高光黑油漆的U型裝飾框。

奔馳大哥和奧迪同樣是分體式設計。

總體而言,分體裝配式格柵的好處是設計自由度大,細節完美,並且節省原材料。缺點是裝配繁瑣,零件都要分別開發模具和工裝。德系車幾乎清一色的分體式設計,可見德國工程技術控們為了裝逼絕對是不怕麻煩。

你想想,一個格柵裝十幾根條子,每根條子看上去都一樣(實際上尺寸都不同),生產的時候不能搞錯,裝的時候還不能裝錯。裝完後不能有鬆動和異響,面差還要控制得完美。非常考驗工廠的技術和管理能力。


分體式格柵可以根據配置靈活調整。深受年輕人喜愛的“熏黑”設計,將原本電鍍框的錶面處理直接換成噴漆就可以了,模具和塑料原材料都可以不變。

緊接著我們來看整體式格柵,我們也來抓幾個典型:


別克家族式的直瀑式格柵。這玩意兒要是一根根裝那不是讓工人吐血嗎?勞動密集型也不帶這麼玩的啊。那麼究竟是如何做到的呢?


首先我們觀察一下亮條周圍的細節,可以看到每根亮條的側面都有一個類似臺階的設計,而秘密就來自於這些臺階。


其實,這個格柵是整體進行電鍍的。然後遮蓋掉亮條部位,在不需要亮光的部分噴塗上了啞光色油漆。這個臺階就是留給遮蓋罩具,避免飛漆的工藝臺階。圖中我們用膠帶模擬罩具來給大家示意。


因為使用罩具遮蓋後噴漆,在一些不起眼的接縫邊緣會看到油漆的過渡。

起亞的格柵,同樣是整體式。

豐田、日產、也有不少車型的格柵使用了整體電鍍後噴漆的工藝。

整體格柵可以簡化裝配,減少模具的數量,但是原材料成本比較高。

整體電鍍的時候,格柵裡裡外外、正面反面都會被鍍上金屬。電鍍價格可是按面積算的喲,油漆底下的無用面積也是收費的哦。

還有,電鍍是不能像油漆一樣返工的。每個主機廠都會對電鍍錶面缺陷有一個判定標準。如果有裂紋或者超過標準的粒點,一體式的格柵就必須整體報廢。


即使是整體電鍍後噴漆,碰到昊銳這種38條的也會腎虧。那麼就引出了另外一個工藝——燙印,也就是我們俗稱的“燙金”。

用加熱了的燙印頭,將燙印膜上的金屬(電化鋁)壓燙到格柵錶面亮條的部位,然後罩以清漆。


燙印亮條可以做得非常細,而且即便沒有工藝臺階,邊緣也非常平整哦。不過燙印的局限也非常明顯,它做不了大曲面,大深度的產品,因為燙印膜不能延展,大曲面會起皺。

其實,工藝是靈活運用的。不管是電鍍還是燙印,分體還是整體,重要的是達到滿意的效果。

寶馬320i高配進氣格柵。在320i低配的基礎上,本體增加燙印工藝,像一排開刃的刀鋒。

奔馳大哥也是很會玩的。CLA的格柵包含了電鍍、燙印、高光噴漆。密集的六邊形亮點就用到了燙印。而且奔馳三叉星標誌和亮條有可能使用了更環保的PVD工藝,關於這點小編還不能確定。哪位土豪諾粉如果想深入研究,歡迎捐贈奔馳格柵供諾諾解剖研究哈。

小知識:

PVD(Physical Vapor Deposition),直接翻譯過來叫“物理氣相沉積”。在汽車飾件的製造中主要使用磁控濺射工藝。在真空環境下,通過電壓和磁場的共同作用,用被離化的惰性氣體離子對金屬靶材進行轟擊,致使金屬靶材以離子、原子或分子的形式被彈出並沉積在工件錶面形成薄膜。

PVD已經大量運用在汽車內飾件上,但是受到工件尺寸的限制,且在某些性能上還不及電鍍,目前在外飾件應用上還不成熟。


我們方向盤上的車標,內門板上的拉手,銀色的按鍵大多就是PVD工藝製造的。

今天的課就先到這裡。小編的課堂中不可能包含所有的車系、車型,但是如果你認真閱讀本文,我想一定可以對市面上十之八九的車輛進氣格柵做區分。

最後,必須提一下環境問題。化學電鍍工藝中會使用大量的強酸、強鹼、重金屬溶液,甚至包括氰化物、鉻酐等有毒有害化學品。這些有毒有害物質通過廢水、廢氣和廢渣進入環境,成為一個重污染行業。國內由於技術瓶頸和成本的原因,過去長期使用高毒性的六價鉻電鍍工藝。而在環保領域一直走在前列的的歐盟,早已限制六價鉻的使用。工信部近期也發佈了《汽車有害物質和可回收利用率管理要求(征求意見稿)》,計劃在2016年1月1日起禁止在九座以下的客用汽車(M1類汽車)中使用六種有害物質,其中就包括六價鉻。隨著國內供應商低毒三價鉻電鍍工藝,以及燙印、PVD等電鍍替代工藝的成熟,格柵的製造也會更環保。

下一期,小編要講門框亮條的工藝、以及車頂行李架。


想瞭解更多關於諾諾,請 訪問官網

views: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