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手裡的東西逐漸脹大,她羞到身下一股溫熱流出……

手裡的東西逐漸脹大,她羞到身下一股溫熱流出……

導語: 夏千晨用力咬住唇。她還從來沒有這樣直接地觸碰一個男人的『裸』體, 她握住它,感覺它瞬間硬起,在她的手心裡變脹變大……

    夜,豪雨。

    10輛保鏢車護陣,氣勢磅礴,在馬路上強勢前行!

    銀『色』房車打頭,車內燈影『迷』幻,俊美男人仰靠在天鵝絨座椅上。

    暗影中,看不太清他的神情,但那棱角分明的輪廓,冰冷里絕頂肅殺的尊貴,哪怕下頜綳起的線條,都俊美得令人心驚!

    手掌猛然握住女人的下巴——

    她跪坐在他雙腿間,臉被迫高揚,『露』出驚恐不安的神情!

    “想咬斷我?”他擭住她脆弱的下頜,暗綠的眼眸閃過一抹陰鷙。

    女人忍不住打了個哆嗦:“對不起帝少…車子忽然顛簸…我不小心……”

    “坐上來。”

    女人獃怔,顯然還在剛剛的驚慌沒有回過神——

    他將她提起的同時,一把撕碎了她蔽體的裙裳:

    “把腿打開。”

    陰冷而強勢的命令。

    她顫抖著分開腿,看了看他的昂揚,想要慢慢坐下去,他忽然摁住她的肩,強行壓下!

    一如既往的狂推猛進!

    他將臉埋進她的髮絲里,嗅著她的香氣:“下次再不小心,可不會有這麼好的運氣了。”

    “啊…啊…不…行了…唔……”

    承受不了這巨大,女人忍不住急促呻『吟』,身體也劇烈地戰慄起來。

    她的反應似給了他極大的成就感,他狠狠吮吸,並且運動的速度越來越快。

    “轟隆隆——”

    雷雨聲中,房車內血脈噴張,傳來臉紅心跳的呻『吟』和粗喘聲。

    重重地握住她的柔軟,肆意**,他的氣息,眼神,哪怕是呼吸……都帶著難以言喻的『色』/情和『淫』靡味道。

    “嗖——嗖——嗖——!!!”

    10輛保鏢車在海邊別墅前停下。

    無數黑衣保鏢冒雨下車接應,站姿筆挺,訓練有素,護列成兩排。

    房車內走下來一個渾身散髮著王者氣息的男人,英俊尊貴,表情是地獄般的殘酷!

    銀『色』袖口閃著鋒芒。

    所有保鏢向他致敬,並用畏懼敬仰的目光望著他——

    南宮少帝,亞洲最權威南宮集團的掌舵者,年僅28歲,卻馳騁黑白兩道,跺跺腳都能讓多少財閥和軍官聞風喪膽。

    女人還掛在他身上,臉頰羞紅,埋首在他的胸膛間。

    他們彼此相連,他每一次走動,劇烈的刺激都讓她大口喘息,才不至於暈厥過去。同時身體不停顫慄著,雙手雙腳皆是無力,盤不住他的腰,就要掉下去……

    “帝少,我錯了,我下次再也不敢不小心了……求求你放我下去……”

    南宮少帝無情地勾起唇角:“知道錯了,應該想著待會怎麼更好地取悅我才是。”

    英國管家亦步亦趨地打傘。

    所有保鏢對眼前這幕視若無睹,仿佛是再正常不過的景象!

    ……

    別墅內燭光搖曳,巴洛克傢具佈置奢華。

    迤邐的紗簾隨著大床的搖曳擺動。

    夏千晨在浴室里緩緩醒轉過來,首先聽到窗外的雨聲,疾風驟雨的,敲打著她的耳膜隱隱作疼。

    她的身體貼在冰涼的瓷地上,聽到模糊的呻。『吟』聲傳來,下意識爬起朝那個方向走去。

    浴室門沒有關,只稍稍打開些,一眼便看到在床上赤/『裸』糾纏的男女。

    夏千晨腦子發懵,被眼前的這一幕震到!

    她忙退後兩步隱蔽自己,頭還在隱隱炸痛,她伸手抵住額頭——

    她是這個別墅的鐘點工,每天會定時來清潔別墅。

    主人私生活嚴謹,不喜歡有外人干涉(諸如佣人管家之類),也不喜歡見到陌生人——她每天的工作除了將這複式別墅打掃乾凈,還要趕在主人回家前離開。

    [“你要記清楚了,我們帝少喜怒無常,若讓他看到你心情不愉快,隨時都會丟掉工作!這麼高薪的鐘點工,若你無法勝任我相信有很多人夢寐以求!”]

    夏千晨閉上眼,工作了半個月都相安無事的,今天居然在清洗浴缸時,忽然眼前一黑,暈倒了!

    呻『吟』聲變大。

    夏千晨皺起眉,明顯感覺他們在往浴室走近——

    她左右望了下,情急中,走到視窗前拉下了帘子。

    “帝少…帝少……啊…啊…啊……帝少,我保證不會再犯錯……饒了我好嗎…啊…啊……”

    一聲接一聲急促的呻『吟』,夾著啜泣,聽似痛苦又極其愉悅。

    夏千晨僵硬的,像木塊一樣緊貼著牆壁,背脊都汗透了。

    身後就是窗戶,窗外夜『色』『迷』離,滂沱大雨,她努力讓自己的思緒游離,不去聽那『淫』靡的聲音。

    過了好久好久,她的雙腿都站得麻木了。

    他們還沒有消停的跡象?

    她的眼神清冷……躲在這裡偷聽別人**,真不是她的作風。可是——她捏緊了掌心,她需要這份工作。

    忽然一道雷電炸開,仿佛就在耳邊響起……

    夏千晨防衛意識地一動,右腳挪動了一下。

    她明顯聽到男人撩人的喘息停止了——

    “帝少…嗯…怎麼了……”

     要被髮現了嗎?

    夏千晨心口發沉,幾乎可以想象得到,她被從這裡揪出去掃地出門的情景。

    可是,女人的聲音越發熱烈地響起,顯然南宮少帝又展開了新一波的攻勢。

    夏千晨微微鬆了口氣。

    已經至少1個小時了吧,這男人不知道吃了什麼興奮『藥』劑?持續力驚人……

    就在她『亂』七八糟想著的時候,男人冰冷出聲:“出來。”

    夏千晨一驚!

    “不想讓你的腦門變成血洞的話。”

    夏千晨沉默了一下,拉開窗帘,見男人背對她立著,下身毫無一物。

    精裝而結實的身材,絕佳比例堪比雜誌模特。

    而那個女人已經被他的強勢掠奪暈倒在浴缸中……

    夏千晨下意識又放下窗帘:“先生,我是這個別墅的鐘點工。”

    “所以?”

    “我不是壞人,下午幹活時身體不舒服,暈倒了……我是剛剛纔醒來的。”

    “……”

    “我更不是有意要偷聽你的**,不想打擾你們才躲起來……您知道,這麼高薪的工作不是在哪兒都能找,我不會故意犯錯。”

    南宮少帝冷然地勾起唇角。

    若不是看到窗帘下『露』出的女『性』鞋,又掃到洗手臺上的擦布和水桶,他方纔就直接拿槍,把窗帘後的人打穿了窟窿!

    如此情況下,窗帘後的人能淡然回答他,倒是讓他有了一絲興趣。

    “不故意的犯錯你認為應當姑息?”他的聲音冰寒,聞風喪膽。

    夏千晨依然保持者淡定回道:“當然不能……先生是個獎罰分明的人,我願意自罰今天一整天的工資。”

    “你憑什麼以為我是個獎罰分明的人?”他拿起一塊浴巾,裹住**問。

    “從先生生活的細枝末節中。”

    “例如?”

    “牙膏、牙刷、漱口杯等別墅里的一切東西,都要擺在它應當的位置,一點點移動都不可以。這說明先生作風嚴謹,不會無原由發難;襯衣同『色』系和同類型分門列放,而且先生只穿深『色』衣裳,這說明先生很有原則;還有……”

    “這都不足以成為我原諒你的理由!”

    “……”

    “你身為下人,敢揣摩主人的心思?”

    “不敢,”夏千晨咬了咬下唇,“先生要求嚴格,癖好特別,短時間內找不到適合你的鐘點工。我不敢說我是做得最好的,但在我接手別墅以來,除了今晚沒有犯過任何錯……先生,我只犯一次錯誤惹你不高興,我不但會得到懲罰,以後會更好工作去彌補。倘若你辭退我,換了不瞭解你癖好的人,我想在你們適應彼此以前,她們會做更多錯事惹你不高興。”

    沒有回音。

    “為了先生今後心情愉快……我也真的很需要這份工作。”

    南宮少帝挑著唇,看了窗帘一眼。

    不知道是他今晚心情愉快,還是這個聲音不讓他那麼討厭,他沒有繼續追究:

    “把這裡的一切收拾好,包括浴池裡那個女人。”

    留下這句話,南宮少帝離開了浴室。

    夏千晨微微鬆了口氣,走出窗帘。

    卧室里燈光暖『色』,在一個大型的酒櫃前,俊美男子往高腳杯里倒著紅酒。

    夏千晨悄然關上浴室門,手腳麻利,很快就將浴室收拾乾凈回原狀。

    只是躺在浴池裡那個昏『迷』赤。『裸』的女人……她不知道該怎麼“收拾”?

    南宮少帝聽到內線響起,接起電話。

    夏千晨遲疑問:“先生,打擾了,浴室里的小姐是幫她洗漱好送回您的床上呢,還是有別的要求?”

    “殺了埋到後院。”

    “……”

    “你希望是哪種選擇?”

    “我知道了,我會把她洗乾凈,送回您的床上。”

    南宮少帝玩味地勾起唇,這是第一次對方沒有被他的語氣嚇到,反而淡定自若。

    斜靠在深紅『色』的沙發中,寬大浴袍鬆鬆垮著,『露』出緊致結實的胸膛。

    酒盃里,紅酒香醋,那晃動的『色』澤像他的唇一樣誘人……

    浴室門打開,夏千晨吃力地扛著女人到床邊,把人放平躺後,又蓋上了被子。

    她回過臉來看向南宮少帝,行了個佣人禮:“先生,我已經收拾好了。”

    燈光下,夏千晨穿著老舊的t恤和牛仔褲,頭戴鴨舌帽,臉上還有個碩大口罩。

    她站的距離有些遠,神態舉止,都超脫了正常人的淡定。

    南宮少帝俊美如昔的面容上多了一絲探究——

    從來沒有女人在見到他的模樣時,還能如此處驚不變。

    “為什麼戴著口罩?”

    “我最近皮膚過敏,為了防止將病毒帶給你。”

    “是麽。”

    “是的,先生,今天的打擾很抱歉,請問我是否可以走了?”

    南宮少帝皺起眉,紅酒的光倒影在他眼底,千層地漾著,仿佛醉了一池春水。

    每個女人見到他,都是想方設法地能夠留下來,取悅他……

    然而,這個女人為什麼不同?

    “先生,晚安。”

    沒有得到主人的回應,夏千晨又行了個標準的佣人禮,就往樓口走去。

    冷冷清清的嗓音從身後傳來:“站住。”

    “請問還有何吩咐?”

    “會做夜宵麽?”

    夏千晨遲疑地回過身看他:“我可以不會嗎?”

    “你認為呢。”

    “顯然我不可以不會。”夏千晨自嘲地說,又問,“你想要吃什麼?”

    “你會做什麼?”

    “一般的我都會…不過雪櫃里沒有食材,你平時從來不在家裡用餐的……這裡什麼吃的都沒有。”

    南宮少帝眼眸一暗,用很銳利的目光緊緊盯著她。

    那帝王的目光仿佛在說:我餓了,不管你用什麼辦法,給我做吃的來!

    雪櫃里空的,廚房嶄新,還沒有用過。

    南宮少帝只有晚上回來睡覺,帶不同的女人。這個家對他來說只不過是個休息的旅館。

    這個家裡哪來可吃的東西?

    別墅在海邊,很遠,她每天來都騎腳踏車,關高速公路就有40分鐘的路程。何況外面下著豪雨!她怎麼可能在這樣的深夜裡去給他買來夜宵!

    就算她可以,南宮少帝也不肯等吧。

    “想好沒有?”南宮少帝的手指敲打在扶手上,“想不到,明天便不用再來了。”

    “如果我想到了,是不是可以抵消我今天犯的錯誤?”

    冷眸眯起:“你在跟我談條件?”

    “我是在彌補過錯,先生。”

    “我只給你十分鐘。”

    十分鐘過去了,南宮少帝下樓,聽見廚房裡乒乒乓乓的聲音。

    他在茶几前坐下,倒想看看她會做出什麼東西來!

    “蘋果雪梨湯,滋潤清熱降火的,你嘗嘗看。”

    夏千晨夏天也會經常吃,對皮膚好。所以做這個她拿手。

    南宮少帝沒問水果是從哪裡來的,但看到這道湯,表情有些不對。

    “先生不喜歡吃水果嗎?”夏千晨提醒問。

    南宮少帝仿佛從某種思緒中回過神,嘗了一口,臉『色』更是凝重。

    “味道可以嗎。”

    他沒說話,但在喝第二口。

    夏千晨以此知道他接受了味道:“時間不早了,我是不是可以走了?”

    南宮少帝皺了皺眉,對她發出聲音打擾他進食而不悅。

    夏千晨只好站在一旁等著。

    他吃東西很快,動作明明算不上優雅,可看上去還是一幅畫。

    很快,一大碗蘋果梨子湯都吃掉了,連湯都沒有剩下!

    夏千晨恭敬說:“先生,時間不早了,我就不再打擾了,你早點休息。”

    她才轉身走了幾步。

    “砰”!瓷碗重重磕碰在茶几上發出的聲響!

    “欲擒故縱的把戲玩的不錯。”

    “……”

    “可惜演過了頭,顯得失真了。”

    嗓音陰冷如地獄阿修羅,冷得人背脊骨都發憷,要寒起來。

    夏千晨站住腳步,詫異地回頭看著他。

    他斜靠在沙發上,表情除了陰鷙之『色』,更多的是對她的厭惡。

    厭惡的目光從上到下將她打量了個遍,就仿佛她是多麼骯髒的病菌:“我最討厭心腑深沉,欲擒故縱的女人。而你,尤其之最。”

    夏千晨忍耐道:“就算死囚犯也有資格知道他犯罪的原由,我臨死前可以知道為什麼?”

    “我對這碗蘋果梨子湯的製作十分有興趣。”

    夏千晨明白過來:“先生,我猜你是誤會了,水果是我從神明的供奉上拿來的。冰糖和蜜棗是從咖啡機旁邊找到的。”

    在一樓大廳正前方供著神明,每天都需要換新鮮的水果,這都是由她添換的。

    南宮少帝抬頭一看,果然神明那裡的盤子空了。

    夏千晨又說:“您餓了,讓我做夜宵這是您的臨時起意。我不可能那麼厲害,事先揣摩到您的心思,準備這碗湯的對不對?”

    南宮少帝的嗓音里依然透著寒氣:“這麼巧暈倒?”

    “別墅里有監控器,我是真的暈倒了,你不信可以調出錄影來看……我在浴室里躺了很久。”

    “你懂的還真不少,連別墅里有監控器都知道?”

    “這是每個正常人該有的推斷,這麼大且豪華的別墅,地勢偏僻,又沒有佣人和保鏢看守,當然會有監視器和報警系統。”

    “換言之,你知道別墅內安置有監視器,怎會不裝作暈倒,又讓我查出來!”

    夏千晨啞然,他這麼說,她真是一千張嘴都辯解不清了。

    “你這張嘴倒是很會說,怎麼不繼續反駁我?”

    夏千晨咬唇,心口真的很冒火,難以言喻的怒火,讓她一時失去了理智:

    “欲加之罪,何患無辭。”

    南宮少帝眸光一閃,突然站起來,朝她『逼』近。

    他的身形高大,一步步強『逼』而來,分明是俊美如斯的面容,但那狂妄的邪氣……任是誰,都會被他眼眸中的殺意駭到。

    夏千晨不怕,她覺得她沒有做錯,所以她的目光無畏。

    他走到她面前,伸手就要來摘她的口罩,她情急中反手抓住他的手腕。

    他一反手,力道之大,她摔出好遠,撞到附近的茶几,腦袋也磕在堅硬的邊緣上,疼得她眉頭都皺起了。

    夏千晨伸手一『摸』,紅『色』的鮮血染在她的掌心裡。

    南宮少帝伸手『摸』了『摸』手腕,仿佛被她抓過的地方,都沾上了髒東西。

    “看在我今晚心情還不錯的份上,你撿了條小命。”他居高臨下盯著她。

    夏千晨撿起地上自己的包,緩緩爬站起來:“先生,如果你實在要把這一系列的巧合,認為是我有預謀的接近的話……我無話可說。但是請你再調查一下,我真的很需要這份工作。”

    “滾。”

    簡單而清冽的字,水晶燈都震得在響。

    樓上傳來細微的聲音,那個昏死的女人不知道何時醒了,探頭在往樓下張望,看到這幕立即將頭縮了回去。

    夏千晨攥緊了掌心,以她的『性』格,她是要頭也不回地走出這裡。

    心腔里滿滿漲漲的怒火,這輩子都沒有遭受過這樣巨大的屈辱——

    她抬步就要離開,可是腦海中晃過一個人的身影……他還在等著她救他……

    夏千晨咬牙:“我保證,從今以後按時上下班,再不會出現這種情況。若有下次,隨你處置?”

    “滾,在我在重覆第三遍時你的下場是——”

    一把銀『色』手槍出現在他的手裡。

    夏千晨的胸口用力起伏了下,這回淡定而堅韌的,頭也不回走出別墅。

    大門關上後寂靜下來。

    南宮少帝坐到沙發上,看著空了的碗。

    口裡,還回味著蘋果雪梨湯,那塵封已久的味道…和腦海中模糊的人影重疊……

    他猛地抓起碗,用力粉摔在地上!

    那一夜,夏千晨冒著狂風豪雨,行駛在黑夜的公路上。

    狂風幾次將她和腳踏車掀倒,膝蓋磕碰了,磕傷了……頭上的傷口浸了雨水,疼痛從骨子裡蔓延到四肢百骸。

    距離她居住的地方有1個多小時的路程。

    她在經過24小時便利『藥』店時,買了一些止血、包扎、感冒和高燒類的『藥』。

    果然不出所料,當她昏昏沉沉倒下去後,就陷入了高燒……

    一直昏睡到第3天,接到死黨佳妮的電話——

    夏千晨捲著被子坐起,暈暈乎乎的:“今天幾號了?”

    “北京時間7月17日,下午3點42分。你歸化火星了?我差點打爆你的電話。”

    夏千晨一個人租的28平米的小房間,早出晚歸,與附近的人都不打交道。用句話說,她就是死在這裡臭到腐爛,也沒人發現。

    “誰又惹我們的大小姐生氣了?”

    “哎呀,還不是我老爹又給我安排相親對象,不知道從哪塊地挖來的,一個個醜得甲乙丙丁的,掃一眼隔夜飯都吐出來了……”

    “上次那個不是挺好嗎,要求不要太高了,”夏千晨『摸』出『藥』來,“這個世界上沒有完美的人。”

    “可也不至於那麼差啊?我眼光高?拜托,這可是一輩子的事能隨便將就嗎……”

    “那你到底想要什麼樣的?”

    “要是南宮少帝那樣的就沒得挑啊。”佳妮咂嘴,“他就是完美的人!”

    夏千晨的腦海中不自覺浮現出那個混蛋的面容來—

    不管走在哪裡都會聽到他的名字,猶雷貫耳。

    各個商城,捷運,廣場…等人群密集地,都隨處可見南宮集團的logo——它旗下包含許多的品牌,皆是世界頂級的奢侈。

    女孩們以追求這些品牌為榮耀,一件衣服,一雙鞋,一個包包,可能就要花去大半年的積蓄。而男人則夢寐以求都是他旗下的跑車……

    夏千晨隨手拿起一份報紙,看到財金頻道果然大部分又被他占領了,心情瞬間煩躁,一把塞進了垃圾桶。

    夾著行動電話,她走去洗手台梳洗,然後一抬頭,被鏡子里自己那張臉嚇到驚悚了!

    頭髮被鮮血結痂,眼睛通紅,尤其是左面頰,不但有很重的擦傷,還像被狠揍過一樣腫了起來。

    仔細一回憶,大概是她騎車回來時摔倒了,臉磕碰到了什麼地方。

    行動電話跌到地上,佳妮連呼好幾聲“喂喂喂”?

    夏千晨又把行動電話撿起來:“我在聽。”

    “嚇死我了,你見到誰了尖叫成這樣?又不是南宮少帝……”

    能不能不要再在她面前提起這個名字?

    “唉,世界是有錢人的,南宮少帝今年都28了還不娶妻,我聽說他不准備結婚,有錢人,找代孕媽媽或試管嬰兒什麼的,就可以解決傳宗接代的問題,何必像我們一樣結婚吊死在一棵樹上?他這麼帥,又有錢,要什麼樣的女人沒有……”

    夏千晨喟嘆,她沒有告訴過佳妮她的工作,也沒說她真的見過南宮少帝。

    沒有如s市每個女孩心中夢想的那般福祉,她第一次見他就被打成這樣,真慘。

    拼力想要保住的工作也失去了。

    全身心涌來一股無力,她心中的那個信念正在一點點瓦解。

    [“姐。”]

    卻有仿佛一個低低沉沉的男『性』嗓音響起。

    有一雙手從身後圈上來,環住她的腰身,少年尖翹的下巴靠在她肩頭:[“我們說好了,這輩子都在一起。”]

    “千晨?喂喂?”

    佳妮的聲音讓夏千晨從思緒中回過神,慌忙用冷水洗了把臉。

    千羽,姐姐會來救你的,一定。

    掛上電話,夏千晨這才發現,除了佳妮的未接來電最多以外,還有一個陌生來電也打了十幾次。

    號碼是在地的,完全沒印象。

    夏千晨把電話撥回去,劈頭蓋臉就收到一頓臭罵:

    “夏小姐,你這份工作不想乾趁早拉倒,想要服務我們帝少的人從街頭排到街尾……”

    夏千晨才總算明白過來,那個變態南宮少帝並沒有把她解雇——

    夏千晨拖著帶病的身體將別墅上上下下打理乾凈。

    很顯然,她不在的這幾天,這個別墅接手過其她的鐘點工……因為東西的擺放充滿了不同人的風格。

    夏千晨從化妝鏡上撕下來一張便利簽,某個白痴鐘點工居然在寫:

    [“帝少,我崇拜你很久了,請問可不可以給我簽個名?就在這張紙條下麵,拜托你了,拜托!”]

    ——南宮少帝最討厭有人心懷接近的目的,任何舉動都不行!

    夏千晨又在清掃某個角落時,看到一個掉落的布偶。

    很顯然這布偶又是某位鐘點工的傑作。

    ——南宮少帝不喜歡女人的玩意!

    夏千晨聞到空氣里的香薰,是梔子花香氣的。

    ——南宮少帝唯獨偏愛玫瑰味的香薰。

    夏千晨打開衣櫃,襯衣的顏『色』凌『亂』,**居然錯放到襪子的抽屜……

    關於這樣的小細節,數不勝數。

    夏千晨不用想,都仿佛可以看到南宮少帝勃然大怒的樣子。

    腦子昏昏沉沉,夏千晨很擔心自己隨時又會昏過去,所以準備了一支萬花油,累了,就在太陽『穴』上撫『摸』,提升。

    因為身體吃不消,比平時花費了更多的時間,夏千晨破例踩著規定時間的最後一刻離開別墅。

    外面還在下雨,傾盆豪雨。

    天被壓得黑黑暗暗。

    從3天前豪雨一直連綿到今天,還會有9級颱風降臨。

    夏千晨穿著藍『色』雨衣,盯著狂風豪雨行了沒多遠,遠處有車開來,車燈打出強烈的光芒,『射』穿雨幕。

    夏千晨明白是誰回來了,自覺將腳踏車靠到路邊。

    “唰唰唰——”

    一輛又一輛黑『色』保鏢車划著雨線,高調地,前行!

    銀『色』房車這次在倒數第二輛,囂張而戾氣,一如它的主人。

    就在銀『色』房車經過夏千晨時,轟隆隆!天空發出怒吼!

    公路的地勢靠山,有巨大的石頭被雷劈開,順著山坡一顆顆滾落下來!

    最後一輛保鏢車正中目標,只是眨眼的功夫就被碎石堆砌、淹沒。

    “吱——”銀『色』房車在雨中甩了一個漂亮擺尾,停下。

    開在前面的9輛保鏢車,也相繼停下。

    房車內,南宮少帝正在假寐,聽到保鏢低沉報備說:“少爺,颱風太大,這段路塌方了,被堵了。”

    南宮少帝懶懶地睜開眼。

    眼神忽然望到窗外的夏千晨,她穿著深藍『色』的雨衣,戴著口罩,推著一輛廉價的腳踏車,正在觀察被堵的路況。

    “路堵了?”

    “是的,還被壓了一輛保鏢車。”

    他閑散地勾起一抹笑意:“走。”

    保鏢車和銀『色』房車仿佛什麼事也沒發生過,又繼續它們的步調,朝別墅開去。

    夏千晨愣在雨中,眼前是被石頭堆砌的高牆,她剛想走近點,看看有沒有過去的餘地,又是一道悶雷震響,山坡上又有石頭往下滾落的趨勢。

    夏千晨別無它法,慌忙倒轉了方向離開公路,回到別墅前的沙灘上。

    這裡地勢遼闊,可是大雨瓢潑。

    附近毫無遮擋物,唯一可以躲雨的地方就是別墅。

    然而,她才靠近,就被那些凶神惡煞的保鏢趕開——

    夏千晨咬住唇,只好躲到別墅前不遠處的一棵樹下避雨。

    狂風豪雨太大了,樹枝在風中搖曳怒吼,她全身濕透,主要是頭上的傷口,既沒有得到及時處理,又2次淋雨,那種炸痛讓她的腦子一片空白,單薄的身子也在風雨一陣一陣地發抖。

    夏千晨咬住唇,她必須堅持,撐到明天白天即可。

    南宮少帝一到白天就會離開別墅,所以塌方的路他一定會讓保鏢疏通。

    可是,她的身體撐得過今晚嗎?

    別墅二層卧室里,燭光浮影,玫瑰的香氣在流動。

    南宮少帝單手握肘,矗立在落地窗前。

    遠遠看去,夏千晨雙手抱膝,縮成小小的一點,在風雨中瑟瑟發抖的樣子極為落魄,跟前次的淡定形成巨大反差。

    他似乎覺得有趣,嘴角冷冽地勾起。

    “帝少……”顫抖的嗓音響起。

    南宮少帝回頭,就見女人端著紅酒過來,女僕的圍裙下是真空的狀態。

    隨著她走動,兩個球體的圓滾上下顫動著,呼之欲出。

    這幅景象,是男人見了都會欲望膨脹。

    南宮少帝的眸子立即暗沉,濃郁得堪比窗外的黑夜……

    “您的酒。”她紅著臉頰,將紅酒雙手遞上。

    南宮少帝伸手去接,玉白的手指觸碰到她的,她輕輕“啊”了聲,手下意識往回縮,紅酒灑了些在她的身上。

    一雙大掌已經從她的圍裙滑進去,擭住了她的柔軟……

view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