並不愉快的2015年

2015年對於廣大醫療工作者來說算不上是愉快的一年,回顧一年中發生的各種事情,鮮有讓人振奮的。

從2014年開始呼籲的醫鬧入刑終於在2015年開始實施了。但有組織的、藉機訛錢的醫鬧可能少了(未見有統計資料),但傷醫事件仍然頻發,醫患這對本來應該攜手共抗疾病的難兄難弟關係依然十分緊張,還沒看到好轉的跡象。對於醫鬧入刑,是年前企盼、年中興奮、年底無聲息了……

更加令人傷感的是2015年醫生猝死同樣頻發。有人說中國人忍耐力強,中國的醫生忍耐力更強,在緊張的執業環境中依然保有積極的態度和就死扶傷的精神。但精神、心理再強韌,身體仍然是有局限的,不是高喊著“健康所系,性命相托”就可以成為光熱無窮的太陽。醫生也是人,也是子女,也為人父母,本來成長不易,奈何在為別人排憂解難之時,缺少對自我健康的。

兒科醫生短缺的問題在2015年底終於顯現了。這一問題在數年前已經引起了很多有識之士的和熱議,但是沒有引起重視,只有某地方某計委在年中發了一個誰懂看不懂的政策,降低標準以增員。雖然這個做法實在是Low,但也是實實在在的一個動作,而在整體層面至今未看到其他有效努力。

Obama計委(以下簡稱奧計委)又啟動新一輪的Healthcare Reform(抱歉此處開始瘋言瘋語,終於知道外企為何喜歡中英文混雜了,因為可以降低妄議大政的風險),但是看著還是老三樣:奧計委下行政命令、地方Government搞試點、CNN開始宣傳。檢討起來就是US要改,State不知道怎麼改,City開始亂改。其實Healthcare Reform的評判標準一點也不複雜,體現不了醫生Value的Healthcare Reform都是耍流氓。


吐了半天槽說點讓人虎軀一振的吧

精準醫療如火如荼、CRISPR基因編輯技術大熱、基因檢測越來越快、POCT腳踏實地在發展……好像都離臨床有點遠。

那離臨床近的有:自由執業逐步放開、基層醫生不再以文章論英雄、O2O和移動醫療各種發紅包……更多好事歡迎大家補充……

2016年將是快速變動的一年,在“改革春風吹滿地,臨床醫生要爭氣”的背景下,廣大醫生可以在悶頭幹活的基礎上,多多抬頭看路,更多發揮一些主觀能動性,探索一些更好的執業方式,來適應新的醫療模式變化。


views: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