滿天星光,

滿屋月亮,

人生何如,

為什麼這麼悲涼。

——蕭紅《呼蘭河傳》

 

為了要追求生活的力量,

為了精神的美麗與安寧,

為了所有的我的可憐的人們,

我得張開我的翅膀……

——蕭紅《亞麗》

 

生前何必久睡,

死後自會長眠。

——蕭紅《最末的一塊木柈》

小編說

每每讀到蕭紅的文字,總是讓人感覺到一種凄涼與孤寂,她感嘆人生的曲折,也唏噓人生的不易。她是一個特立獨行的女子,一路顛簸流離,從北方到南方,從哈爾濱到香港,一邊躲避戰亂,一邊經歷著痛徹心扉的愛情與人生,對生的堅強對死的掙扎在她筆下穿透紙背。在香港度過了人生的最後一個多月,那也正是她創作的黃金時代,不再是商市街的貧與餓,在這兒她有一處靜心寫作之地,她完成了《呼蘭河傳》、《小城三月》,也留下了未竟之稿《馬伯樂》。

 

她的離世讓等待她升華的人和事瞬間失去了光彩和意義,不過也有更多後人緬懷她的經典,今天,小編推薦《蕭紅:黃金時代的婉約》,作者以其獨特的視角來解析蕭紅的經典作品,向你講述那一個亂世中卻依然活得精彩的蕭紅,多方位瞭解這位民國才女,快看起來吧!

上海,那曾經的溫暖和陽光

摘自:《蕭紅:黃金時代的婉約》

作者:李婍

遠離生死場,尋夢上海

從青島到上海,只用了一天時間。

 

1934年11月2日,蕭紅和蕭軍、張梅林帶著一身難聞的鹹魚味從四等艙爬上輪船上層的甲板,他們伸展著因長時間席地而坐變得有些僵硬的腿腳,小心翼翼踏上上海的土地。

 

這裡就是大上海,十里洋場到處都是燈紅酒綠,街邊從某些商鋪某些娛樂場所傳出留聲機的音樂,香軟的靡靡之音瀰漫在昏暗、曖昧、濕冷的風中。到處是月份牌美人那樣的廣告招牌,街面上的窮人看上去和別的城市沒多大差別,富人確實能看出和別處的不一樣,特別是街頭行走的摩登女郎,儘管已經是初冬,但她們穿著高開衩的旗袍,那氣質那裝扮盡顯婀娜多姿。

 

從一家大百貨公司的櫥窗旁走過,裡面的陳列看上去非常高大上。一個裹著高檔時裝的女子從他們身邊走過,身上散髮著好聞的香水味道,蕭軍吸吸鼻子,回頭悄聲對走在後面的蕭紅說:“上海的香水味道真好,等我們有錢了,我也給你買它三五瓶。”

 

這句話把一直沉著臉趕路的蕭紅逗笑了,她說:“真老土,那是巴黎香水,很貴的。我一輩子也不會用那有臭味的水。”

 

這話有點“吃不到葡萄就說葡萄酸”的感覺,三個人很輕鬆地笑了起來,這是他們踏上上海土地之後,第一次開心大笑。

 

夾裹在這樣的行人中,蕭紅顯得寒酸單薄,灰頭土臉的。她跟在蕭軍和張梅林後面,緊緊追趕著他們,那雙磨掉了半個跟的舊皮鞋已經有些不合腳了,踢里踏拉的。平時和蕭軍一起出行的時候,也總是這樣,蕭軍在前面邁開大步欻欻走,蕭紅一溜小跑在後面追趕,從來沒有從從容容散過步。

 

三人先是找了一家檔次不是很高的旅店住下,然後開始租房子。

 

只要有錢,房子是好租的。但因為錢緊,他們只能找廉價的出租房。

 

最終,梅林去了在上海“法租界”環龍路一個同儕租的亭子間拼住。蕭紅他們在拉都411弄的福顯坊22號租到了房子,他們租的這個房子是拉都北端一個雜貨店二樓的亭子間。

 

荒島書店老闆孫樂文給他們的四十元錢除了買從青島到上海的船票,租下這個小亭子間後,又採購了一袋麵粉,一隻小泥火爐,外帶一點木炭和鍋碗瓢勺油鹽醬醋什麼的生活必需品,四十元錢用光了,他們又把全部積蓄幾乎都投到了裡面。

 

經濟拮据是他們生活的主旋律,這幾年,蕭紅的每個冬季幾乎都是在饑寒交迫中度過的,她已經有了抗寒冷饑餓的免疫力。

 

這裡和哈爾濱租住的偏廈子一樣,沒有爐火,沒有陽光,到處充斥著陰冷,唯一有區別的是,這裡有電燈,晚上不用點著蠟燭秉燭寫作。

 

把一切各就各位安頓好,蕭紅興奮而疲憊地仰面躺在硬的有些硌腰的床上,長吁一口氣:謝天謝地,從今天起,我們就算在上海落下腳了。

初見魯迅,引領文學正途

他們開始靜下心來寫作,蕭軍的《八月的鄉村》完稿後還沒來得及修改,趁著一時半會找不到合適的工作,他開始修改文稿。蕭紅像一個稱職的秘書,在寸寸寒冷時光里,幫他抄寫修改後的稿子。工作一會兒,她的手就會被凍僵,濕冷的氣息包裹著她,呵呵手讓那份僵硬稍稍融化一下,然後接著寫。

 

他們除了修改稿子,也在創作新作品,希望能靠著發表作品的稿費維生,但是,寄出去的稿件都是石沉大海杳無音訊。一袋麵粉馬上要吃完了,如果還是沒有作品發表,他們只能想別的辦法維生了。蕭軍戲稱他們兩個是兩隻土撥鼠,從青島逃到上海,沒有朋友,一切都是陌生的,連天空看起來也是生疏的。

 

在讓人透不過氣的潮濕寒冷和看不到希望與前途的沉鬱中,蕭軍的《八月的鄉村》修改完成。這段時間,他們一直在和魯迅通信,只是通信,並沒有見過面。

 

魯迅基本上每信必復,信都是回給蕭軍的,有時候會在信的末尾加上一句“吟女士均此不另”,蕭紅對此提出了抗議,之後魯迅回信的時候開玩笑:“悄女士在提出抗議,但叫我怎麼寫呢?悄嬸子,悄姐姐,悄妹妹,悄侄女……都並不好,所以我想,還是夫人太太,或女士先生罷。”

 

魯迅的幽默一下子拉近了他們心與心的距離,他們非常想見見這位恩師。

 

11月30日下午,按照約定好的時間,他們提前了一點時間來到內山書店。這樣做顯得禮貌一些,他們覺得,不能讓魯迅先生來等他們這樣的小輩。

 

走進書店,卻發現魯迅居然先他們而到,正坐在那裡等著他們,這讓他們更加不知所措。他們設計了許多和魯迅見面的情景,但在他們的預案中,沒有設計他們遲到的應對措施,所以,一時間兩個人都有些慌亂。

 

魯迅從座位上站起來,腋下還挾著個帶花紋包皮的小包袱,走過來平靜地問:“是劉先生和悄吟女士嗎?”當時,魯迅穿了一件黑色的短長袍,短長袍有些瘦,藏青色的西服褲子的褲管也有些窄,在瘦窄的服裝束縛中,更顯出他的瘦。

 

蕭軍和蕭紅步調不很一致地點著頭,原先設計的那些問候語全忘到九霄雲外了。

 

魯迅和藹地笑笑說:“我們走吧!”

 

還要走?去哪兒?他們不敢多問,跟在魯迅後面走出書店,向附近一家咖啡店走去,那是霞飛路一家白俄開的咖啡店。

 

走進咖啡店的雅間,蕭軍蕭紅誠惶誠恐,魯迅看出了他們的心思,率先打破沉默,輕鬆和他們談笑。在他們心目中帶有傳奇色彩的一代大師魯迅,原來這樣平和,善解人意,咖啡室的氣氛立即變得柔軟輕鬆起來。

 

談笑風生間,許廣平領著兒子海嬰也來了。女人之間的寒暄,女人和孩子之間的童趣對話,大家有了一見如故的感覺。這樣的見面方式是魯迅精心安排的,他擔心兩個青年人尷尬不隨意,特意讓許廣平把孩子也帶來了。

 

正是這一次和文學巨匠的見面,才讓她們的文學正是踏上正途,也正是因為魯迅先生的提攜和關愛,才有瞭如今享譽中外的民國才女之一的蕭紅。

內容簡介:《蕭紅:黃金時代的婉約》將向你娓娓訴說蕭紅真實傳奇性的一生,以女性的獨特角度,和你一起細讀蕭紅的生平、作品以及她特立獨行的精神世界。蕭紅,一個紅顏薄命的民國才女作家,她生逢戰亂,在短暫的生命中尋找自由和希望;她孤獨寂寞,在文字中尋找夢中的故鄉和親情;她嚮往愛情,在對真摯愛情的追求中找尋陽光和溫暖。有時候,她弱小孤單,讓人心生憐憫期盼有一個溫暖強大的臂膀能呵護她;有時候,她強大傲然,讓身邊的男人不知道該怎樣面對這樣一個另類女子。

 

作者簡介:李婍,暢銷書作家,中國電視藝術家協會會員,中國散文學會會員,河北省作家協會理事,現供職廊坊廣播電視臺。已出版女性文化圖書《莫問奴歸處》《紅樓女兒夢》《胭脂魅》《隔岸女人花》《對鏡貼花黃》《五代十國的那些后妃》《愛的教育》等,出版長篇小說《舌尖上的戰爭》《紫月亮》,散文集《人生旅途》《紫陌紅塵》《夜在窗外》《五個人的天堂》等。

還可以看:

  • 董明珠:“商界鐵娘子”背後的故事

  • 你所謂的強大,不過是要強而已

  • 歡樂頌2丨三個標誌,說明你遇到渣男了!

- THE END -

“”,繼續閱讀《蕭紅:黃金時代的婉約》

views: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