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磊主演的中國版《深夜食堂》開播了,豆瓣評分只有慘不忍睹的2.3分,收穫了滔滔不絕的差評。算是熱播劇里最低的了。由於豆瓣最低打分是2分,評分再低也只能無限趨近於2分,再加上網友的評論均是吐槽,只能感慨一句:牆倒眾人推了。

-圖為豆瓣評分-

分析豆瓣上大多數人的評價,主要集中在翻拍的《深夜食堂》在形式上照搬照抄,而原劇的精髓卻沒有抓到,讓人覺得既不符合中國的現實情況,某些劇情又套路和狗血。好好的一部劇,變成個買櫝還珠,貽笑大方。

-圖為豆瓣網友評論-

比如華語版《深夜食堂》照抄了原版的黑社會小哥,我等眾人絕不會在大排檔看到這樣一位穿著打扮的“職業”人士;包括吳昕這樣的“波西米亞公主”吃到一碗泡麵時那誇張的興奮的表情——你當觀眾都是傻子嗎?泡麵三姐妹可能是家裡沒有熱水吧,非要出門到食堂來泡麵。

有人點評說:用食欲來講人欲,是個特別好的切口,但是故事必須是你自己的,食物也必須是你想吃的

對於中國老百姓而言,中國的深夜食堂能說的故事,可以發生在擁擠的沙縣小吃店、油膩的黃燜雞米飯店,但必然是充滿家長里短的市井故事,再微小、荒誕,都有著細緻和真切的溫度。

微博網友@假裝在紐約 有一條徵集在小飯館里遇到過的人和故事的微博,有些評論讓人笑到噴飯,有些也讓人感動到飆淚。這才是真正的中國的深夜食堂故事。

如微博網友說的:“只要肯在深夜的大排檔上蹲一宿,你可以見到不下五十個鮮活的故事。”也許,中國版的深夜食堂,拍下麵這些故事,就不會評分如此滑鐵盧了。

一家人,吃下去的是飯,還有愛

我在如東客運站開了個沙縣,經常在附近乞討的老頭和我說他要回老家了,不來了,問他原因,他說不需要錢了,得白血病的孫子走了……我請他在店里吃了個飯,嘮了會嗑,結束時他抹著眼淚走了,和我說了一句他說的最多的話:好人一生平安。

@一個理想主義的大人

一個常去的便宜的大排擋,有天隔壁桌坐下一對衣著朴素整潔的父子,只要了一個肉片菜湯,兩碗米飯,一聲不響的吃著,老父親只用湯兌米飯,把肉都給了年輕的兒子,兒子又把肉夾回給他,老父親不時抬頭看看周圍的人,眼神黯淡,最後埋單25塊,兒子掏了好久才湊夠。兒子說的唯一一句話就是“我在這很好,我送你去火車站吧。”

@NICOLE

老家的房子一樓租給一外地人開餐館,生意也不溫不火。過年回去的時候,見我們一家過來招呼了一桌好菜,期間他在美國留學的兒子也剛好在。才知道一家人這些年省吃儉用的錢都花在了兒子身上,兒子很優秀有禮,我只記得衣著簡陋的夫妻看他兒子的眼神充滿了自豪與無限的愛。

@阿丹尼了

記得大學在福建,學生街有個路邊攤,老闆做的炒飯超級好吃,有次要來颱風,別的攤主都陸續收攤,老闆還堅持做炒飯,後來聽對面的師傅講,他原來是星級酒店的大廚,因為兒子生了病,不得不辭職帶著兒子四處看病,如果有天你看他沒出攤,一定是又帶兒子去哪裡看病了……

@洛琪萱萱不會輕易的狗帶

坐標綿陽,有一家飄逸米粉的店,開了十多年,以前上國小爺爺奶奶接我回家的路上, 會點一碗不辣的番茄雞蛋米粉。這家店還開著,但是卻沒了番茄雞蛋米粉和爺爺奶奶的陪伴。

@塗塗的老公是趙寅成

小時候上學前都會去附近的早市吃一碗餛飩,我不吃香菜但是不好意思說,每次賣餛飩的大嬸把碗端上來我都自己默默的把香菜挑出去。有一天正挑到一半有個老爺爺盯著我,看我發現了他就坐我旁邊問為什麼不吃香菜,我答不愛吃,他唉了一聲說我有個小孫女也跟你一樣,可惜被人拐走了,也不知道買去她的人會不會讓她吃香菜。

@西大懶

某個冬日下午的小飯館里,鄰桌兩個看起來很失意的中年男喝的醉眼朦朧,甲喝了口酒對乙說“我對兒子徹底沒辦法了,現在打著都不管用了”乙回應“還是打得輕,我都是往死里打,不怕他不服”甲苦笑一聲:“我教育兒子都夠失敗了,想不到你比我還失敗,來,喝酒……”那天陽光很好,但難以掩蓋父親甲的悲傷。

@summer健身工作室_曹

小城市的德克士,一對夫婦帶一個小男孩,一眼就知道是農村的。他們只買了兩個漢堡,妻子一個兒子一個。那個黑瘦的中年男人問小男孩“好不好吃?”男孩很開心的邊吃邊點頭。妻子把自己的漢堡遞給男人吃,男人沒要,一家人邊吃邊笑,感覺非常福祉。我和身旁的同伴卻不約而同的沒有再看第二眼,莫名覺得溫暖又難受。

@小乙戌郎

愛情,酸甜苦辣都入喉

北京西城區有個桔子酒店,酒店巷子口有個沙縣小吃。出差時候半夜會去點一碗小餛飩。一個深夜碰到一對情侶,女孩子哭到眼線都暈開,對著兩人面前僅有的一碗炒麵放聲大哭,我只聽清了一句:“我陪你走不下去了,這碗炒麵是我最後的錢。”男生全程無言,但是等女孩子跑出門後,我看見男生手捂住了眼睛。

@有個小星球哎

麻辣燙店里一個女生在結帳的時候正好跟男生打電話“你都不陪我吃飯,害我一個人吃十幾塊的麻辣燙…”這時候老闆正好大聲說“你這個三十二!”。

@顏子昱-Viggo

記得那是國中的時候,某個星期六的晚上,八點,我在一家米粉攤子吃粉,店里的客人只有我一個,老闆在盤算著一天的收入,煮粉阿姨在偷閑聊天,然後走進一個穿著西裝套裝的小姐姐,坐到了我對面,說“今天我失戀了,可以和你一起吃嗎?”

@老唐同儕

麻辣燙店里,一個姑娘一個人在吃。過了一會有人打她行動電話,姑娘:在吃麻辣燙,你過來付錢。又過了一會來個男的,是她丈夫,聽他們對話,應該是姑娘跟婆婆吵架,生氣跑出來吃飯了,連錢包都沒帶,丈夫勸了她幾句,就去付錢:50塊?你吃啥了吃了50塊!?姑娘邊吃邊笑,她專點貴的點的。

@koogio

有一天在吃呷哺看著斜對面有個老奶奶就這麼一個人吃著火鍋,然後服務員不停的過來跟她說話,後來老奶奶走的時候,我問服務員說她經常來嗎,小哥說之前老奶奶經常跟她老伴兒一起過來吃,老爺爺走了好像快兩個多月,老奶奶還是大的鴛鴦鍋然後一個人吃…真的沒忍住眼淚掉了下來……… 

@蟲_AT

有一次他晚上去火車站接人,在一家小吃店吃完飯以後開始蹭WIFI。旁邊一桌一對情侶正在分手,男的翻來覆去就是一句話“我現在就這樣了,你跟著我沒什麼希望。”後來男的把女的送走幾分鐘以後又回來了,朋友說他第一次看到一個男人湊合著店里的免費鹹菜喝了12瓶啤酒。

@如風遠行

很多年前跟初戀一起喝酒擼串,旁邊那桌就一個女生,一個人喝,喝到最後哭了。女孩一直哭,掏出行動電話打電話,我不知道怎樣才會不傷到她自尊,結賬時候在她桌子上放了包紙 。現在想起來,還記得她抬頭時候哭腫的眼睛,亮晶晶的眼淚,還有苦澀的微微笑,對我說“祝你們福祉啊 。”

@時間砍殺

幾年前德國出差,跟旅居德國的李大哥開車去了一個小鎮,在小鎮上隨便找了家中餐館就餐。李哥意外的發現中餐館老闆娘竟然是他前女友。當年他跟女友一家人鬧得很不愉快,但此度相逢已然是多年以後,大家恩仇早已遠去,相視淡然而笑。看著女方一家其樂融融,李哥那晚喝了不少酒,似乎酒里都是故事。

@苞米鬍子努力中

有段時間天天半夜跑去吃路邊的燒烤攤,經營燒烤攤的夫妻為了躲避城管每天騎三公里從十點開到凌晨四點。一次準備打包烤串回家吃,正巧遇見夫妻倆吵架,男方一聲不吭,女方嚎啕大哭,寒風中伸向面巾紙的手收了回來,用了捲紙,抬頭看到我又立馬擦乾淚盈著笑臉招呼。這樣苦的愛情也是鐵了心要過一輩子的。

@NINGXIANGX

不是有那麼一件事嘛:事主知道,自己的丈夫是因為家庭反對而和前女友分手的,但還放不下她。事主就跟蹤那個姑娘到她單位下麵的飯館(咖啡廳?),發現丈夫的車果然開來了,但只是在路邊停著。那個姑娘一直不敢抬頭看。車開走的時候,她突然追了出去,然後蹲在地上哭了。原來丈夫每天都會來遠遠地看她。

@維司塔

前兩年好像是晚上十二點多在面館吃餃子,隔壁桌有一對中年男女一直安安靜靜吃面,直到女人接了電話,然後出門口上了一輛轎車走了。那個男的問我借火,我看他有點恍神替他點著之後問大哥你沒事吧。他愣了一下然後眼眶紅紅的跟我說他老婆說了離婚,剛剛上的就是小三的車。之後他悄悄幫我付了面錢,走了。

@wlawda

一對在餐廳吃飯老爺爺和老奶奶,老奶奶站在櫃臺前點餐,問點餐小哥小菜怎麼賣,後面老爺爺說三塊。老奶奶問小哥“是三塊嗎?”小哥說“是”。然後老奶奶坐到座位以後問老爺爺怎麼知道,老爺爺說上次來的時候你就說想吃海帶絲我就看好了。

@六水-

商場麥當勞甜品站旁邊,一個奶奶一邊握著行動電話一邊等人,很急。沒多大會兒一個爺爺小跑過來,一邊跑一邊講乾啥啊這麼急著打電話。奶奶說,想吃冰淇淋,叫你來吃第二份半價,我一個人買不合適。

@夢想manual到死的二狗子_

陌生人,送了一碗最及時的熱“湯”

想起大學畢業最後一夜,跑去園西路吃餌絲,我知道這是我在這個城市吃的最後一碗餌絲,下次再見我便是個過客。老闆是個阿姨,認得我,她說:“畢業了吧”,我點頭。她笑著說:“吃了一年我的餌絲也沒見你吃胖,最後一碗我得多給你下點餌絲”。沒有一路順風,沒有前途似錦。

@靖101

前年冬天,得了抑鬱,割腕以後痛得心慌,打個出租去醫院,捧著手狂哭,司機后座被我弄得全都是血,到了醫院還帶我去處理,生意都不要了,帶著我去吃了一頓飯,他一邊哭一邊說:“十來歲的小姑娘,人生路還長呢,千萬別衝動,千萬別學我女兒。”

@殺人狂魔R

我自己因為有一次實在是崩潰趴在家附近的甜品店號啕大哭,哭了三個多小時。老闆娘就一直坐在我對面給我遞紙巾,什麼也沒有說。也暫時先把門鎖上不讓任何人進來了。我大概哭了一包半的抽紙,感覺人都哭幹了才停下來。後來她跟我說,哭吧,我以前也這麼哭過,哭過之後還要好好生活的。

@-粒粒慄

忘了是上一年級還是哪一年,每次放學回家路上會在一個婆婆擺的餛飩攤吃一碗餛飩,媽媽怕我自己亂買零食就每月提前把餛飩錢全付完。有一次下大雨我以為婆婆肯定收攤了,等我到的時候婆婆打了一把傘站在路邊,她說下大雨不擺攤啦,怕我身上沒有錢又吃不到餛飩會餓著,就在這邊等我放學,帶我去邊上的面館吃碗面。

@一Pia

我小時候街上有個流浪漢,說傻不傻,說不傻也有點傻。我爸遇見了還和他說兩句話,給他根煙。當時街上有個小飯館,老闆是個中年大叔,平常給流浪漢來點剩飯菜,還帶他去小理髮店剪個頭刮鬍子。有一次老闆看見外面竈臺上放了張五塊錢,拿起來聞聞,一股酸味,笑了:那傻子放的,一百個塑料瓶才換的五塊錢。

@青信

聯考前,每晚跟室友跑去樓下的面館吃夜宵。老闆是個二十齣頭的年輕小哥,一來二去也就熟悉了,臨聯考前陣子,每次都給我倆多加雞蛋,並且把滷湯裡面的肉也要撈出來好多給我們。“我特別羡慕學習好的人,我是沒什麼機會了,多吃點肉,你倆得努力,考個好大學,清華北大什麼的。”然後就看著我倆傻笑。

@奧村黑羽

去年七月,和同事在廣安一家餐館吃飯,途中一個老爺爺怯怯地問我們可不可以給他一些菜湯和米飯,後來得知老爺爺是來城裡賣鴨蛋的,30個鴨蛋60塊賣給別人,別人給了100假錢,餐館老闆知道了讓老爺爺把錢給他看下,然後把假錢換掉了,說你這個錢不是假的啊。

@我的名字這麼長我猜你不會看完

十一年前失戀的時候在燒烤攤崩潰,一個人點了很多串,然後邊吃邊哭,老闆和老闆娘一句話都沒說,等吃完了老闆娘遞給我一瓶礦泉水,問我,不咸嗎?。我擦擦眼淚拿起水說,有一點。

@_光_年_

人生百味,窮其一生都無法嘗盡

我高中時有一次半夜11點在老家保定一個老字號吃驢肉火燒,老闆娘和廚子打起來了,廚子用菜刀劈,老闆娘用盛著蒜的鐵盤擋住,一瞬間大蒜滿天飛,我和我哥邊吃邊觀戰(店里只有我倆),最後吃完結賬老闆娘氣呼呼的不收,說免單我倆就走了,他一口袋蒜我一帽兜蒜,都是飛來的,沒有半字虛假。

@文舟寧

小時候跟老爸去吃肥腸粉的路上遇到一對乞丐父子,老爸施捨了錢。進店後我發現乞丐父子坐我們斜對面,吃的比我們好,還多點了一個餅。

@大海大螃蟹

講一個聽說的故事吧,C一個人到大城市工作,老婆孩子都在老家,剛來到那個城市也沒什麼朋友,一個人去飯館吃飯,點了瓶啤酒,旁邊桌子的人乾杯的時候,他也會舉起酒盃一起乾杯……

@薄德未-喇菲啊忒

以前練瑜伽路過的衚衕里有家小小的拉麵店,只有五張桌子,但是老闆打理得很乾凈,牆上擺著綠植和雜誌,每天都親自熬骨湯捆叉燒肉,很用心地經營著小店,後來不練瑜伽之後就很久不去了,再後來知道老闆去CBD開了個比原來大十倍的店,還是一樣的乾凈,一樣的好吃,運氣不會虧待用心做事的人。

@Kalpis

我曾在一家被稱為廈門深夜食堂的店打工,和經常來的客人都很熟,有天晚上曹伯伯喝多,徘徊於化妝室和吧台,猶豫要不要給一個想念很久的人打電話,最終沒打。幾個月後傳來曹伯伯胃癌去世的消息,我時常想起那天晚上,希望那個人知道有這麼一個晚上,他那樣想念你。

@行動電話使用者5722563

聽叔叔講的。一個哥哥是蘭州人,在廣州讀書,工作以後好多年沒回家,有一天抽閑跑了很遠去蘭州拉麵館,點了面,吃到嘴裡的第一口眼淚就掉下來了,味道太像。現在我也是在廣州的蘭州人,只想那一碗熱騰騰的牛肉麵。

@哎浠

多年前,蒼蠅館子吃火鍋,正吃的攢勁,突聞一聲,起火了!食客四散,剛還滿座的館子轉眼只剩一位食客,食客不緊不慢的一口吞下剛撈起的,一看就是火候剛好的毛肚後放下筷子,大步走向火點,只見煤氣罐的橡膠管子已燃起一串火苗,他利索的伸腳踩死還未燃燒的管子,迅速把管子對折,火滅!

@美麗大西瓜

一次在沙縣小吃,進來一對小年輕,男的跟女的吹牛說門口那臺車是他朋友的他經常借來開…害我猶豫了半天吃完了是不是直接開走,還是等他們先走,尷尬。

@到-處-跑

在一個燒烤攤上,看到一個小男孩7 8歲的樣子,天天跟爺爺在晚上的夜市裡,在每個食客之間穿梭撿瓶子,然後有食客剩下來的肉或者菜,就撿起來吃,然後聽到他跟爺爺說,我再撿500個瓶子我就能去上學了。有些你不費力氣得到的東西對別人來說,卻是那麼的寶貴。

綜合來源 | 微博@假裝在紐約、網友

來源:經典文學讀書文摘

投稿郵箱: aiwenyi01@126.com

聯繫QQ: 3067402679

投稿須知: 註明為原創或選摘、摘錄等(若不註明責任自負),並註明聯繫方式,本平臺不設稿費,文責自負。

底下有評論,你參與了嗎?

【文藝】雜貨鋪子

三店又開張了

掃以下微信進去逛逛吧

註明“我愛鋪子”

views: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