初見歐陽娜娜是在去年秋天,她的年輕就像掛在枝頭的花,怎麼樣都是好的。

我起初有很多不解,好好的年華裡,做什麼不行,非要進入這個行業,這個光怪陸離的行業。是因為什麼呢?因為家庭素來帶給她的影響嗎,還是因為才華實在橫溢不能再只是揣在兜里不拿出來?或是被那些好看的穿戴和旁人的而吸引……

見到她,才覺得自己的揣測多少有一些掉入俗世和「大人」的固化思維里了。她並不是一個簡簡單單的女孩子。敢把自己放在聚光燈下麵,大約也就做好了要好好面對接下來毀譽參半的現實。

人若想過得通透自知,就遲早要做出一個決定的:你到底預備把自己活成什麼樣子?這問題必須面對也必須回答。

歐陽娜娜,只是比大多數人都早一點給了自己一個答案罷了。

今天,2017年6月15日,是她17歲生日。快樂吧,這位女孩。

今天的配樂來自Damien Rice,歐陽娜娜最喜歡的男歌手之一。

原文刊於《摩登芭莎》2016年

歐陽娜娜:我的無言歌

採訪、撰文:呂彥妮

兩年多前做出退學決定的時候,歐陽娜娜並不會知道此刻的自己在哪裡,在做什麼,這個選擇是不是對的,一切都是未知,卻還是義無反顧地轉換了跑道。
這之後風雨飄搖里也確實把山一座座翻過了,未來,就未來再說。她不怕失去現下已經擁有的,只要能一直做自己喜歡的事。這說起來容易,真要面對,卻需要一顆十足強大的心臟。很多事,她不說,不代表並未思量。

「越大越辛苦,有點自虐。」

前陣子受邀去紐約時裝周的工作間隙,歐陽娜娜抽出半天時間回了一趟自己過去的學校——柯蒂斯音樂學院,和當年的同儕們一起混了半天。


2013年,她13歲的年紀便以自己的大提琴演奏征服了考官,成為學校大提琴專業歷史上入學年紀最小的新生。2015年,她一封信寫給校長,申請退學。


「再回到學校,有回家一般的安全和舒服。是完全不同的心態,一年多過去了,走過這麼多地方,再回到一個你待過兩年的地方,見到同儕,每個人都好像長大了一點,包括自己,看待事情的態度也不一樣了。」

好友問她快不快樂,她說「休學前是快樂的,但是我休學後更快樂。」並不刻意假裝自己還在此地,也不會誇誇其談一年多見聞——還不是檢討和回望的時候。她沒和同儕們解釋自己當初的選擇,甚至對這一年多生活教予她的種種複雜參差的感受也一一藏了起來,只是簡簡單單的吃吃笑笑。


「既然是自己的選擇,對得起自己最重要。」


她此刻16歲,繼承了做藝人的父母的基因,出落得好看又大方,高高的個子長長的腿,卻還是會像孩子一樣,在椅子上坐不穩當,聊著聊著胳膊就會支在椅背上,兩條腿不自覺蜷起來,說到完全放鬆的時候,甚至乾脆跪在椅子上,身子還前後晃一晃。


她幾乎是毫無掩飾的,有問必答。坦誠說喜歡做訪問,雖然記者問她的問題她平時也會想,卻總是因為多變多慮的性情而思考到一半就半途而廢,採訪會逼她必須給出一個完整的答案。


她是那種沒事就想太多的人。雙子座,AB型,「越大越辛苦,有點自虐。」


退學一年多來,她幾乎沒有停過地一直在工作。電視劇、電影、真人秀、摩登活動,樣樣不缺席,外界看來,作為一個新人,顯然是成績斐然的。每年都在堅持的大提琴巡迴演奏會也依舊繼續著,工作壓力堆疊上來之後,場次沒有減少反而增多了。


過去她很不適應一個人的生活,許是出生在那樣一個熱鬧歡樂的家裡面,日日有爸爸媽媽姐姐妹妹一同生活。可是工作了之後,她越發喜歡一個人獃著。平日里越是被眾人圍繞著,松下一口氣就想自己和自己相處一會兒,發發獃。一年多全球旅行,也增了她另外一個「壞習慣」,已經不太習慣住家裡,反而習慣住酒店。即使回了臺北工作,也會和劇組說,給我個房間吧,我就住在劇組好了。


這種趨向「獨處」的轉變或許多年前就沉埋在歐陽娜娜潛意識里,只是她自己不知道。「獨」並非一種表象的狀態,更多時候是心理上的自主和定力。

從小,她就是家裡最沉著的那個人。她從出生起,自己和家庭就一直被外界著。無論被製造出過怎樣的新聞,長久以來,面對種種誤解或者矚目,她都是家裡最平靜的那個。以至於現在自己獨自闖盪娛樂圈,遇到非議,還是會自己躲起來面對,再不開心,也不會跟別人分享,「絕對不會。」應該是自己承擔的事情,不必要家裡另外四個人一起扛著。


半年前,她第一次出演的電視劇《是!尚先生》被大眾詬病,爭議除了集中在創作問題之外,便是指向她的演技。《是!尚先生》開播的時候,她正在另外一個工作環境里,收工了便回到酒店房間,再怎麼迴避,還是無法脫身地感受到批評和指摘一點點淹過頭頂。


「熱搜蹭蹭蹭往上開始大家搜我的時候,其實是不舒服的,就會覺得說,自己和同伴們一起努力了兩個月的作品,被批評,還是有點難過,但是其實也沒有什麼,我自己安慰自己說,其實沒有什麼好難過的,因為已經拍完了,就沒辦法做什麼任何改變。而且我不會因為人家說我演技不好什麼的,我就不去演戲這樣子。」


從始至終,她沒有為出演這個角色受到的非議掉過一滴眼淚。「我哭能幹什麼?」但是轉念她又會想,「有時候不哭也不是好事,哭不代表你軟弱,只是看你要不要釋放出來。」


歐陽娜娜的心情如何,其實都寫在臉上,很好分辨,看她忽然自己坐在那裡不講話了,大概就是有狀況,她是習慣照顧別人感受的人,大家一起工作,她總是嘻嘻哈哈「帶氣氛」的那個人。不開心也絕不會時時發作,一點點小情緒就攢在心裡,攢到一定程度,某一日一點點「星星火苗」,馬上就能點燃她的傷心,那樣大哭一場,便也就好了。


她自嘲「內心戲有點多,就總想要那種戲劇化的人生。」可是旁人還是會不禁思度,對於一個16歲的女孩子來講,承受這些會不會有點顯得太早了?


「我一點不委屈,說難聽講,就是自己活該。這是我自己選的嘛。但是這個『活該』是好的,因為是我自己喜歡,我自己想要,如果我不想要,也沒有人能阻擋我不想要。我選擇了這個,就不會讓自己做不到。不然我很沒臉,我不甘心,就這麼回家瞭然後什麼都沒了。」

甜也不是直白的甜

「出道」至今,歐陽娜娜唯一做過一個後悔的決定,是為了一個早已應允下來的工作,錯過了自己最愛的愛爾蘭男歌手Damien Rice的演唱會。

在很多很多最不開心的時候,幾乎都是他的歌陪她度過去的。「有任何負面的東西和我想安靜或是我想開心的時候,聽他的音樂都是好的,都會好。」

Damien Rice歌詞里寫到的那些生活和愛情,歐陽娜娜並不全不懂得,可是還是莫名被寬慰。這個時候我們才重又想起,她畢竟是一個才只有16歲的女孩子。

「有時候聽他的歌會聽到想哭,我不知道為什麼。」


13歲之前,她除了古典音樂之外幾乎很少聽旁的東西,後來拍了第二部戲,跟著表姐慢慢開始接觸流行樂,聽過一些韓國的情歌,也僅僅止步在這裡,再吵鬧一點的音樂,就很難聽下去,夜店那種風格,更是完全不能接受。現在則慢慢被父親培養出聽英文老歌的習慣。


歐陽娜娜內心深處是有那種較比高級的審美標準的,只是還需要時間一點點讓其變得更加深刻、具體,浮上心頭,也暈開在她面目之上。除了時間,沒有其他更好的辦法。


一年多在娛樂圈裡經歷的好好壞壞,讓她慢慢悟到一件事,好的演員應該是懂人的,要演好一個真實豐富的人,就是必要瞭解人性的各個層面,用自己的表達去把其放大,所以這一年多的所經,無論如何都是財富,最終會以各種方式回到作秀中,幫助她塑造人物。更所幸的是,她有這等悟性去理解。


「因為外界種種,給我的衝擊,讓我心裡面出來的各種情緒都是可以用在我別的部戲裡面,很多時候他們說演戲需要很多人生的經歷嘛,這是真的。」


新電影,她的合作對象是圈內「大哥」成龍,她親切喊他uncle。一起合作時,成龍告訴她,每當你工作到很累,或者是覺得「我快死了」的那種辛苦程度時,就告訴自己,趁年輕的時候多努力一點,這樣你老的時候,你回頭看,你會覺得一切還是值得的。「有一本書叫《還沒來得及年輕就老了》,我好贊同。」

「要趕快把握時間,把眼睛抬起來看看後面的路,就不會被區區一個微博打倒,把你弄得好像你覺得不能再工作,演技好差,靠父母,不好好拉琴,長得很醜……就這種東西你有什麼好管的。電影機會來了,電視劇來了,唱片專輯讓我錄,我還是照常接下來,我不會因為別人說了什麼就怎麼樣。」


2013年拍攝那部讓她為眾人所知的電影《北京愛情故事》時,她根本還不知道這一切是怎麼一回事,大家都那麼嚴肅地在做的這項事業,到底有什麼意義。卻深深記得,有一天在景山公園的山頂拍攝一場對著太陽大喊大叫的戲,起初她有點做不到,自己平日里活潑,卻還是不會這樣的抒發情緒,那一場拍了好幾條,「然後真正OK的那一條,我覺得好舒服,原來說進入到這個角色的時候,你可以做一個跟你生活中不一樣的事情。」


她也天馬行空,說也許五年之後就不做演員了,跑去農場放牛也不一定。


「就是要做自己喜歡做的事情,雖然這句話聽起來很簡單,但是確實最重要。」這也是做演員的媽媽從歐陽娜娜小時後就一直在告訴她的事情,「你要找到一個自己喜歡做的工作,是那種你覺得你做了,即使都不用收錢也會開心,人家也會很尊敬你的工作。」

無論當下的決定是不是歐陽娜娜最終的選擇,可以確鑿的事,她趨向內心聲音的方向,沒有錯。


童年時第一次參加大提琴比賽時,她拉的第一首曲子,是門德爾松的《無言歌》,她很喜歡。那時候拉,就開開心心的,好單純,每一個音符都「甜得很直白」,這些年來再拉,她一點點聽出自己弓弦中的複雜層次,「甜裡面可能有一些酸,或有一些苦之類的東西了。」


拉琴是這樣一件事情,除卻技術層面的生疏與成熟,其實並沒有絕對意義上的好壞,一首曲子,即使拉了一輩子,重新抬起手臂預備拉出第一個音符時,那都是生命里第一次拉這首曲子。「就永遠做一個初學者,永遠停留在第一次的狀態里,反而比較好。」

INTERVIEW

現在做這一切的最終的目的是否還是希望最終回去做一個職業的大提琴家?
歐陽娜娜:
沒有,我就是很單純的想要像小時候一樣,還是要為了自己的喜歡而去做一件事。演奏家到最後可能就是為了演奏而演奏。但對我來說,我覺得我要為了享受演奏而演奏。
   
希望自己快點長大嗎?
歐陽娜娜:
我還希望自己像一個小孩一樣,但是有時候又知道自己身處在這樣的世界里,要逼迫著自己快點長大,這樣才會比較容易去接受那些不知道、不敢相信的事情。所以一直很糾結。我現在看到很多人,他們年紀很大,他們還是保持一個很純真的心,我也不知道他們怎麼做到。我不是一個很直爽的人,有什麼事情,都藏在心裡。

現在是困惑比較多的時候,對嗎?
歐陽娜娜:
現在是一個想法比較多的時候,小時候都不會這樣,不知道是不是星座血型在一點點開始產生影響。就像你在訪我的時候,你問我一個問題,我心裡會有四、五個想法,但是我就只選擇講其中一個給你。
   
可是你做決斷的時候又總是堅定的?
歐陽娜娜:
也是會在選擇有猶豫。我是這樣的一種人,需要有人支持我。就像想我買一樣東西,我不知道要不要買,但是如果有人支持我,我肯定就買了;沒有人支持我,我還是買了。比如現在腳上這雙鞋。我就是我想了半年,一直想買,但是沒有人支持我,我媽媽也勸我說可能會不舒服,最後我就直接拿她的卡去買了。
  
你喜歡的味道是什麼樣子的?
歐陽娜娜:
其實我很喜歡洗衣粉的味道,還有肥皂、baby粉這種。那些很甜,水果味的,我都不能接受。我其實蠻不小女生的,我覺得,我有點像男孩。

你自己的性格裡面,你自己最喜歡、最不喜歡的是什麼?
歐陽娜娜:
好,現在雙子座來了,最喜歡的就是自己不玻璃心,最不喜歡就是自己不玻璃心,你懂我的意思嗎?最喜歡自己不玻璃心的個性,很堅強,但又不喜歡自己太堅強。
   
你剛剛說,說不定五年之後就不乾這個了,跑去放牛也說不定,是隨便說說的吧?
歐陽娜娜:
不是啊,很有可能啊。(怎麼能夠放下現在這些好看的衣服、別人的註目?)好看的衣服、別人的註目,其實倒還好,我真正害怕失去的,是我能做自己喜歡做的事情的機會。

-FIN-

-近期文章精選-


黃磊,願如你所說,當下所經,「一朵浪花都不算。」


王子文:人生大夢 尚未醒來


掉進「無意義」的世界,去往任何你想去的地方。


船長,馬龍


若我喜歡壞人,其實你很美。


騎士,張晞臨丨成為「蔡成功」之前的日子


許月珍丨那個常常把陳可辛推去「危險」地方的人

胡歌:帶著劇本 來到世上的人

你並非全無選擇。你可以離開,但是你沒有。為什麼?丨王耀慶《職人訪談錄》

春夏:「是的,那是一個非常好的玩偶,很美,但是沒有用,我帶不走,我太累了。」


王珞丹:「我知道 我知道如露水般短暫 然而 然而」

在大雪落下前 見到李雪健

-更多往期文章請以下目錄頁-

往期文章目錄:人事萬千 寫不盡 讀不夠




文字均為原創

未經允許,禁止轉載。

轉載聯繫作者或本帳號。

微博:@呂彥妮Lvyanni

轉載、合作、工作聯絡

Vinny

yinghuang531@foxmail.com 

views: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