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幾何時,當我們拿著MUJI無印良品的產品,贊嘆它簡單而高級的設計審美。但放下手裡的MUJI產品,你確認自己瞭解什麼才是真正的極簡主義嗎?今天,在爺為你準備了3位最極簡的設計大師,循著他們的腳步,看看什麼才是真正的極簡主義!




什麼才是極簡主義?

要是你覺得極簡藝術僅僅是這些幾分鐘甚至幾秒鐘就能完成的繪畫和攝影(當然它們本身也有一大群追捧者),那就大錯特錯了!有人說,沒有極簡,只有更簡!其實,極簡就在我們生活中,一個雕塑,一座建築,一片草地……都是極簡啊!


PeterWalker

景觀設計我可能是最牛的——彼得·沃克



Peter Walker,當今美國最具影響的園林設計師之一,哈佛大學設計系主任,美國SWA集團創始人,極簡主義園林設計的代表。

·大廈廣場Town Center Park


Peter Walker在1991年為CesarPelli的辦公大樓設計的入口廣場

Peter Walker有著豐富的從業和教學經驗,一直活躍在景觀設計教育領域。上圖是位於加州Costa Mesa鎮中心的South Coast Plaza Town Center。那裡有幾處十分有名的設計作品,比如PeterWalker在上世紀70年代設計的Town Center Park 以及野口勇設計的CariforniaScenrio……


Google的三維模型顯示了這個廣場和大廈的大致關係。

兩個巨大的同心圓形水池中佈滿岩石,簡單的鋼板包裹使整個廣場肅穆而不失張力。從正俯瞰,兩個同心圓好似一雙明亮的眼睛,成為整個區域獨一無二的景觀亮點。

·哈佛校園泰納噴泉Tanner Fountain

 


該噴泉位於靠近哈佛校園的一個人行道交叉路口,由159塊花崗岩鵝卵石組成(Peter果然好喜歡石頭)。


整個石陣被精心的設置在瀝青路和草地的交界處,石頭們一部分被埋在地下,在綠草間與大樹下延伸,與自然進行了一場完美融合。



Tanner Fountain其實屬於霧噴泉,也就是從池中升騰而起的水霧。如果你仔細觀察,會發現池中升騰而起的水霧覆蓋在柏油路面、草坪和樹木周圍。這些水霧從32個噴管噴出,虛無縹緲的水霧給整個校園增添了奇幻的色彩。整個噴泉的設計雖然簡單,但歷史悠久的哈佛校園中並不過分出挑,顯得優雅獨特,為來往行人和學生增添了富有動態的景觀。

·Burnett Park博納特公園


博納特公園其實是一個方形的城市廣場,草坪和小樹林令佈滿花崗岩線條的步道顯得沒那麼有距離感,中間的大型噴泉與周圍雕塑大師們的青銅雕塑作品令整個公園在極簡的氛圍下靈動而富有藝術氣息。

Peter Walker以幾何網格的疊加手法設計了草坪、樹林、水池甚至是兒童游樂場地。這一系列極簡的線條使得公園既有綠地——可供休閑思考的自然空間;更有簡單而充滿哲思的步道,凸顯出城市中心的特色和風貌。

看了這麼多,在爺給你推薦既綠色又極簡的好東西!




植物裸蠟-羅馬薰衣草

RMB 538

IsamuNoguchi

雕塑雕塑全是雕塑!——野口勇



你可能聽過他響亮的名字,也可能用過他好看簡單的設計卻不知道是他做的。但不能否認的是,野口勇確實是20世紀最著名的極簡主義藝術家、產品、景觀設計家。他也是最早將雕塑與景觀結合的人。

 

·家居設計內藏玄機


Noguchi Coffee Table

可能傢具設計對野口勇這種大師級人物已經算是信手拈來的游戲,但如果做出一把60年後依舊暢銷如初的咖啡桌想必擱在誰身上都不是一件容易事。但他做到了。可以說,Noguchi Coffee Table不僅是一件傢具,更是一件雕塑,野口勇將極簡的精神貫徹到一臺小小的咖啡桌上,不暢銷才怪!


Akari Lamp

1951年,野口勇又設計出了Akari系列紙燈,將簡單的造型與素目的材質輸入進紙燈這一日本的傳統傢具。而特殊的西方成長經驗讓野口勇將東西往文明以一種獨到的方式結合,從而創造出獨一無二的藝術性設計。

·   雕塑作品


Yellow Landscape, 1943

在純藝術的雕塑領域,野口勇從最初的石材雕塑轉化為多材質雕塑。有時,他更將雕塑與裝置結合。


Double Red Mountain, 1969


Untitled, 1943

在不斷地嘗試與探索之中,野口勇將東方禪學與西方的現代主義美學結合,探究不同材質之間的關係。在他的雕塑作品中我們不難發現,野口勇一直在思考一種極簡主義之中包含的平衡感,這種平衡感不僅存在於直接的視覺之中,更包含了對不同材質,甚至不同的文化的探索與思考……

·   用雕塑做建築和園林!


Moere沼公園一景

野口勇的一生都在力求將雕塑融入景觀與環境設計之中,他更是藝術家涉足景觀設計的先驅者之一,他的作品激勵了更多的藝術家投身景觀領域。

Moere沼公園是野口勇最後的一件景觀作品,也是極簡藝術發生在景觀中最直接最徹底的一次。Moere沼公園占地400畝,歷經16年,在2005年方纔竣工。這裡原是垃圾堆積區,公園內原來的Moere沼被規劃為應急蓄水池。如今,公園有一個直徑48米的海之噴泉,水柱可噴至25米高,而水在野口勇心中正是生命力的象徵。

紅色立方體,1968

這件巨大的立方體雕塑正如一件立體的極簡主義作品矗立在紐約百老匯大道的海運米蘭銀行。在巨大而高聳的灰色建築之中,紅色的立方體改觀了人們冷漠而消極的壓抑心態,在視覺上彌補了城市中心對人們內心造成的壓抑感。

Horace E.dodge噴泉,底特律

又是一座噴泉!Horace E.dodge噴泉實則是一座宏偉的紀念碑,野口勇花了7年才完成這件景觀雕塑作品。它最大限度地體現了野口勇用水來作為雕塑媒介的目的,整件作品高達36.6米,造型上的直線與曲線簡單而直接地表現了當今社會中“矛盾”的交匯,而水柱則展現了矛盾交匯後的巨大能量。

 

雕塑一樣的外觀,不同材質的游戲,在爺為你精選以下商品:



蝴蝶茶几

RMB 27330



木化石墩

RMB 3840

TadaoAndo

我的建築最簡單最漂亮——安藤忠雄


安藤忠雄做過木工,當過貨車司機,17歲進入拳壇成了職業拳擊手,在迷惘的年紀因為一本柯布西耶的作品集愛上了建築。安藤忠雄被建築界戲稱為“清水混凝土詩人”,的確,他的作品中帶著水泥材料強烈的肅穆與形式感,為日本建築帶來了前所未有的極簡式現代主義。

·  住吉的長屋,1976



長屋是日本京都大阪的一種比較普遍的住宅形式。普通的長屋大約是兩間(日本建築單位)的寬度為一戶的住宅,然後將其連續的排列而形成的。



住吉的聯排別墅中,有一棟外立面甚至內部牆體都完全用清水泥製造的房屋,它是安藤忠雄設計生涯中的第一件作品,更是他開啟日式極簡設計風格的奠基之作。

該建築位於市中心位置,安藤為了考慮到私密性,將房子分割成兩個部分,中間的天井則增加了採光面積。


安藤在給學生們上課講到這座建築時說:“我切掉部分長屋,插入表現抽象藝術的混凝土盒子,將關西人常年居住的長屋要素置換成現代建築。這看似容易實際並不簡單。無論多麼小的物質空間,其小宇宙都應該有其不可替代的自然景色,我想創造這樣一種居住空間豐富的住宅。在設計的過程中隊浮現的問題一個個認真解決,為了達到更豐富更高層次的表現,就要與各種藝術家進行交流學習。”

·  光之教堂,1989



這個被各種公眾號刷屏的“世界最美教堂”、“幾個這輩子不得不去的教堂”應該不需要在爺過多的介紹~與它齊名的還有安藤設計的“水之教堂”和“風之教堂”。光之教堂位於大阪城郊茨木市北春日丘一片住宅區的一角,是一個木結構教堂和神父住宅的獨立式擴建。

沒有一個顯而易見的入口,只有門前一個不太顯眼的門牌。進入它的主體前,必須先經過一條小小的長廊。這其實只是一個面積頗小的教堂,大約113平米,能容納約100人,但當人置身其中,自然會感受到它所散髮出的神聖與莊嚴。隨後你會聽到由自己雙腳與木地板接觸時所發出的聲響。




安藤忠雄曾說,“我很在意人人平等,在梵蒂岡,教堂是高高在上的,牧師站的比觀眾高,而我希望光之教堂中牧師與觀眾人人平等,在光之教堂中,臺階是往下走的,這樣牧師站的與坐著的觀眾一樣高,這樣就消除了不平等的心理。這才是光之教堂的精華。”

·  札幌頭佛2016


安藤的最新力作別出心裁,這是一個為札幌墓地30周年而建立的公園,在山野間的公共空間里,巨形石佛像坐落在薰衣草景觀之上,下半部分被隆起的山坡包圍,只有佛頭探出,將日式禪學與現代的極簡美感發揮到極致。

整個景觀建築氣勢恢宏,幾個相交的同心圓呼應了日本傳統庭院中“枯山水”的造型,而材質的單一性則保持了極簡主義的發揮。

“希望這不是個黑暗的地方,希望它是個孩子也會來玩耍的,明亮的地方。”建築完工的時候,安藤忠雄一個人站在佛像前凝望了幾刻鐘。就如墓地主人當初所設想的,這個祭奠生靈的地方現在成了神聖和光明的代表。

清水混凝土單品在好在也能找到~



"門"水泥書檔

RMB 139



水泥鏡

RMB 240




下載好在APP

即刻獲贈3000元優惠券


品牌合作招募4008123804 zhaoshang@haozaishop.com
views: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