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悲鴻作品

水調墨


張大千《荷花》

水帶墨、色


李可染作品

水破墨

齊白石 蝦

齊白石 荷花

齊白石 荷花

水破色

墨破色


潘天壽 作品

墨破色,就是先用色筆畫出所描繪對象的形體,然後以墨筆進行勾畫,這樣可以形成動感,而且表現出來的視覺效果,較為豐富,也可以充分展示出筆的力度和動感。

虛谷 枯枝赤蛇

色破墨

色破墨,就是適當掌握好墨色乾濕時候,及時用色筆進行點破。

此法最好用厚色、或礦物色。任伯年善於使用此方法,描繪綠色孔雀。如其光緒庚辰年所作的《牡丹孔雀》,就是先用墨寫出孔雀的神態,然後在墨色未乾透時,用石綠破墨色,使色與墨相互滲化融成一體。


任伯年作品

當今人們畫翠鳥、公雞、綿雞等,常愛用此方法。以表現所描繪對象羽毛的厚重。墨托色渾原、豐富。吳雙的《秋菊圖》,就是先以墨勾花朵,然後以色進行填補(色破之);劉海粟先生的《蓮荷》,荷葉重色破墨;裴玉林先生的《雨林晨風》,也是採用此方法,所描繪的花木豐潤感強。

色破水

色破水,指的是用明亮的色筆,在濕過水的紙面進行描畫,以求渾然朦朧之感。此方法多用於帶墨色的水浸過的紙面。如為了表現花朵艷麗,人們常用淡墨或筆洗水,襯托花朵,此時若再在此淡墨水上,進行色破之,會使畫的主題更突出,而且襯托部分與花更近,畫面已較為豐滿。

色破水,應根據畫面需要,可採用植物色,或礦物色破之;植物色破之柔和,礦物色破之刻板。色破水運用的較少,它只是根據畫幅主題要求,進行襯補,起渾托作用。

漬水


張大千作品

用墨有“漬墨”。用色有“漬色”。用水有“漬水”。

漬水,有清水漬、墨水漬、礬水漬、粉水漬、醋水漬,此外還有豆漿水漬,助劑水漬等等。若加其它成分的水漬,它的性質各不相同,繪畫的效果也不同。如礬水漬不吃墨,醋水漬碰到墨易化。如清水漬化墨勻凈,醋水漬化墨毛葺葺,洗衣粉水漬、墨跡刻板、紋理突出。用水漬法,所描繪的畫面容易產生虛實變化、生動而有趣。這種方法,墨色沖畫次數不宜過多,否則畫面容易產生臟膩感,失去畫面應有的清新明麗的效果。


張立臣作品

如張立辰先生的《梅花小鳥》,用寫意的筆線在宣紙上畫出梅花老乾,根據創意的要求,保留部分濃墨樹幹,先用電熨斗熨乾。然後用清水衝去梅幹上未有乾透的墨色、留下淡墨痕跡,使梅乾渾然清新,有的樹幹明亮、有的樹幹隱若。畫面非常豐富。

潑水

潑水,指潑的不帶墨或彩色的水。

如畫樹林、荷池、雨中花,為了畫出它的霧氣、水氣,增強其潤濕感,不妨潑水。潑水時,要待畫面上的墨色乾到百分之八九十程度,即不要幹得透時。持水筆在畫面上,按需要表現的方向的施之以水。這樣,水滲透墨色中,墨色隨之化開,霧氣立即得到表現。或者用大提筆飽含水份進行點滴,使畫面表現的物象,斑斑剝剝的化開,造成水墨淋漓的效果。歷史上善於用潑墨、潑色的畫家,無不善用潑水。潑水可以有效的彌補潑墨潑色的不足。

輔水

王伯敏先生說:“輔水”是黃賓虹先生提出來的。


輔水就是在一幅將要完成的作品上,鋪上一層水,目的在於使一幅得到更加調和的效果。此方法多用於山水畫創作中,花鳥畫應用的較少。在進行大幅面畫創作中偶爾使用,可以起到統一畫面的整體感。馮今松先生的《幽香圖》,從作品中就可以看出,使用了此法。

沖水

沖水與潑水,有較相似的,但也有不同的地方。沖水一般用於畫面的主題點化,使所描繪對象墨色豐富。歷史上,用的較多的是在熟紙或絹上作畫,在生紙上用時,一定要掌握了墨色乾濕。此法用於宿墨,宿色上較好。

此法用於生紙上,首要控制好乾濕,一般待畫面乾到八九十左右,進行沖化效果較好,早了容易沖腫畫面所表現對象的形體,造成變形臃腫,乾透了又得不到所追求的效果。此方法在宿墨宿色表現對象上使用,效果較好。

點水


點水法,就是應用於作畫前,在紙上灑上疏密不等的水滴,然後進行創作,使畫面出現露氣(水珠)。應用時要註意水滴不要灑得太多,也不能太少,如果水灑的多了,容易出現濫的毛病,留不住筆觸。如果水灑的少了,容易蒸發,墨色上去後,達不到預想的效果。所以要控制好水分,掌握上墨色的時間火候。

水拓法

此法為現代人們新近提出來的,它是在唐代人所謂的“墨池法”的基礎上發展起來的一種新技法。

水拓法,就是用容器裝滿水,然後在水上點滴墨或色,使其在水中自然流動,形成花紋。作畫時根據畫面要求,把宣紙輕鋪水面,充分利用宣紙的吸收性能好,反應靈敏,且可留住筆(水)痕的特性,進行創作,臺灣畫家劉國松先生,最善用此法進行山水畫創作。來者在他的荷花系列中,也常用此法。


齊白石 作品

此法具有一定的製作特性,其具體辦法是,放水,點滴墨色。既可以筆蘸墨色直接點入水面,亦可把墨色滴在容器邊緣上任其自然流入,墨色入水後,會產生一些飄柔的花紋。若嫌花紋不夠理想,則可略加攪動或用口吹拂導引,以達到創作畫面要求,再鋪紙吸收。

此法在花鳥畫創作中,只能作為輔助補景之用,不能進行主題創作。

積水法

大量的墨色在水的作用下在宣紙上化開,然後採用電吹風讓其即時快幹而產生的水墨色痕跡,迅速固定,反覆多次,產生斑駁重疊的效果。

房新泉的《牡丹》,就是應用此方法,使牡丹花瓣重重疊疊,具有豐富厚重之感。表現花瓣正迎面,可以先大後小,也可以先小後大,反覆多次,就可以表現花瓣重疊效果。然後點花蕊。


齊白石 墨荷

水不同於墨和色,它在畫面上似有似無、隱隱約約、虛虛實實,是營選朦朧美的最佳之法。處理得好則畫面清新明快、增色,處理不妥則模糊一片,齊白石題《墨荷圖》言:“乾裂秋風畫之難,潤含春雨亦非易,白石用水五十年,未能得其妙”。可見,寫意花鳥畫用水是一門很深的學問,值得研究實踐。只有不斷實踐,不斷檢討偶然和必然,並加以體會,整理和思考,才能有效地掌握水法的主動權,為花鳥畫創作服務,達到更貼近當代人的精神需求,更能表現當代人的情緒與感覺。

微店精品

《自學繪畫必備》

價值萬元繪畫學習教程

本微店有售

掃描二維碼

進入購買頁面

內容包括

繪畫基礎教學

幾何體講解

素描人體結構

石膏五官單體素描

中央美術學院視頻教程

國外美術學院視頻教程

彩色鉛筆畫教程

速寫教程

油畫教程

水彩教程

國畫教程

漫畫教程

書法教程

請拍下後在留言中備註你的常用電子郵箱

views: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