臨摹是我們學習中國畫的重要方法,臨摹註重於筆墨技法,是學習國畫不可缺少的基本功。學習山水畫的人,只有透過臨摹,掌握運用筆墨的基本技法,才能運用於寫生之中。現在我們來看一下臨摹的一些技巧方法。

臨摹通常有四個內容

1、對臨

即面對著別人的畫跡或印刷品,按其作品的筆、墨、設色、章法,一絲不苟地照樣畫下來。初學者,開始時要由易到難,由簡到繁,循序漸進,先臨一些構圖簡單的,有了經驗後再臨複雜的。

對臨時也可將一幅畫分解開來,先專畫某一部分,如樹、山石,或峰巒等,然後合為全幅。

在臨本選擇上:

一要“先工後寫”,必須從筆墨工整的畫跡開始臨,把山、石的結構,材木的穿插弄清楚,老老實實地學會各種筆法、墨法,打下扎實的基礎。切不可好高騖遠,,一開始就學寫意山水,追求所謂筆墨情趣,那會誤入歧途的。

二要“由近及遠”,根據自己的喜愛、先學近代某一家的作品。自己喜愛則易有興趣,時代相近則易接受。如果能從師學習,有老師當面指點就更好了。在筆墨技法上,摸到一些門徑以後,再臨摹古代名家的畫跡。

三要“由專到博”,切忌朝三暮四,淺嘗輒止,以免到頭來對哪一家都領會不深。清代沈宗賽《芥舟學畫編》說:“初學時,則必欲求其絕相似,而幾可以亂真者為貴。蓋古人見法處,用意處,及極用意而若不經意處,都於臨摹時,一一得之乾腕下。”可見要專意於一家,才能學到真本領。

據說張大千臨的石濤山水畫,連最有名的鑒賞專家也辨別不出,被一些博物館當作石濤真品收藏起來。但是學畫者,也決不能滿足於酷似某家,還需要進千步廣泛臨摹古今諸名家的作品,只有廣泛吸取營養,才能創造出自己的面貌。張大千臨摹石濤可以亂真,但他的創作卻不象石濤,正困為他曾經遍臨唐、宋各家名畫,下過刻苦的功夫,所以能成為一代大師。

2.背臨

比對臨的要求更高一步,它要求學畫者,認真研究原作,把它的筆墨、章法,一一熟記於心中,然後背著原作進行摹寫。

背臨有兩個好處:一是可以避免面對原作依樣畫葫蘆的毛病,二是可以訓練默記的能力,在腦子裡儲藏豐富的繪畫語言。正如作文必須熟讀許多好文章一樣,學畫也要熟記臨摹過的名畫。如果有幾十幅名畫爛熟於胸中,那麼進行創作時就能熟練地運用各種筆墨、章法了。

3.意臨

即臨摹一件作品,不要求酷似,而是學其一部分,或取筆法,或取墨法,或取章法,或取風格,或取意境臼正如古人說的,刊市其意不在跡象間也\這種臨摹的好處是比較自由、可以擺脫形似上的羈絆,追求神似,真正把某家的長處融入自己的作品中來。

這種作品,如沈穎《畫謹》所說,全在神會,“目意所結,一塵不入。似而不似,不似而似。”常保留自己的面貌,具有很大的創作成分。

一般是在掌握了一定筆墨功力之後,才採取意臨的方法,它可以長期堅持下去。即使是很有成就的畫家,也常常要透過意臨,不斷吸取前人的精粹以充實自己的創作。我們在一些前代畫家作品中,可以看見有“法某某筆意”、“擬某某法”的題款,就是屬於這一類。它實際上仍是畫家本人風貌。

4.讀畫

清代山水畫家王原祁說:“臨畫不如看畫。”這話很有道理。臨畫是解決“手”的問題,讀畫是解決“眼”的問題。

作畫,只有眼高,才能手高。“眼高手低”這一貶意詞,用於學畫方面,應該說是正常現象,因為學畫者如果沒有理論水平,沒有鑒賞能力,就不可能提升自己的表現能力。

看一張畫,要能識別它好在哪裡,不好在哪裡,而且能說出一番道理來:要做到這點,不下一番功夫是不行的。所以,多看、多研究前人的作品,對一個學畫者是至為重要的。

只有看得多,才能吸收得多;鑒賞力高,才能自覺地剋服自己的弱點,使表現方法日趨完美。即使是初學者,對畫臨摹也要先認真研究原作的表現特點,經過一番思考、體會,再動手畫,千萬不能看一點,畫一點,盲目照搬。讀畫要落到一個“想”字,只有多想才能有所領會,有所獲益。


臨摹是我們學習山水畫必不可少的基本功之一,透過臨摹,我們可以運用筆墨自然,在寫生當中可以幫助到我們更快的掌握竅門。

“”進入論壇

views: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