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庸所有小說里,我最最喜歡的是《天龍八部》,因為這是金庸最不傑克蘇最不爽的一部武俠小說了。

不爽很好解釋,你見過喬峰那麼悲催的主角嗎?小時候看黃日華版天龍,每次到杏子林、聚賢莊和阿朱之死的時候,我就咬牙切齒一腔悲憤恨不能衝進電視熒幕里將那些惡人碎屍萬段。眼見著他為了報仇失去了愛人,自己追尋許久的大惡人卻是自己的爹,最終還要為了視他為異類的大宋而死。

看他這麼一個豪情萬丈的人物卻不能快意恩仇,從頭到尾都憋屈死了好嗎!

現在如果有作者在起點之類的男頻連載喬峰式的男主角,不用想了,根本不會紅。因為現在的讀者想要的就是金手指一開大殺四方廣開後宮的爽,喬峰,對不起,很不爽。

你說段譽不夠傑克蘇?機緣巧合學得絕世武學,遇到的絕色妹子都愛他——但他一開始為毛離家出走?因為他不想學武功,他是甘地“非暴力不合作”理論的倡導者啊,所以他並不稀罕那些勞什子的武功。至於絕色妹子,好吧,每次剛有點感覺他老爹就跳出來說那是他的親妹子。他自己喜歡的那個,偏偏眼裡心裡都沒他。

虛竹也是同理,天下人都眼紅的頂級內功,逍遙派的掌門和靈鷲宮的尊主之位他都誤打誤撞得到了,甚至連老婆都幫他找好了,然而他卻只想做個普普通通的少林寺小和尚,什麼大無相功小無相功,他只要簡簡單單的少林長拳。

世紀新修版的天龍交代人物結局的時候,虛竹依然心志未改:

段譽見虛竹雖得美滿姻緣,神色間總有鬱郁之意,走近身去,說道:「二哥,你既娶得這位世上無雙、人間第一的二嫂,怎麼仍不開心,是為了你去世的父母而傷心麽?」虛竹道:「色無常,有生必有死。父母去世,我雖傷心,倒也沒想不開。我心裡不開心,是因為終究做不成和尚。

屌絲們羡慕段譽虛竹,卻不知他們眼中之福,卻是正主心中之苦。

佛言人生有八苦,生、老、病、死、愛別離、怨憎會、求不得、五蘊熾盛。《天龍八部》之中,人人都糾結於這八苦之中,不得解脫。

八苦中,生、老、病、死不受人的意志影響,五蘊熾盛(個人的執念)是前七苦根源,愛別離、怨憎會、求不得,卻是鮮活的苦的形式。愛別離是求相聚不得,怨憎會是求遠離不得,所以總的來說這三苦都可以歸納為求不得之苦。

求不得,就是整部《天龍八部》的基調。

喬峰的“塞上牛羊空許約”是求不得,虛竹的終究做不成和尚是求不得,慕容復的光復大燕是求不得,天山童姥和李秋水對無崖子是一生的求不得,馬夫人對喬峰和段正淳的仇恨也是源於求不得……甚至追溯到段譽對神仙姐姐的痴戀,也是由於無崖子的求不得,他同李秋水生活在一起,心中想的卻是她的妹妹,寧可將她妹妹的容貌雕成玉像朝夕相對,也不願理睬身邊的活人。

這時候肯定有人要跳出來反對我說,不對啊!最後王語嫣不是幡然醒悟,認識到表哥是個大渣男,然後毫無心理負擔地和段譽終成眷屬了嗎?這還有啥求不得的?

這麼違反全文中心思想的情節你們以為金庸自己沒註意到嗎?所以他老人家在世紀新修版里大筆一揮,給段譽和王語嫣安排了全新的結局,結局變成了王語嫣擔憂自己容貌日漸老去,段譽會漸漸不愛自己,於是就想要到無量山的無量玉洞去找天山童姥和李秋水修煉的“天長地久不老長春功”,藉此永葆青春,為了尋找秘笈,她不惜推倒了神仙姐姐的玉像,結果還是一無所獲。

王語嫣的這一動作,不僅沒有找到美容秘笈,且還使得段譽放下了對神仙姐姐執念,書中說:

段譽再次見到玉像,霎時之間,心中一片冰涼,登時明白:“以前我一見語嫣便為她著迷,整個心都給她綁住了,完全不能自主。人家取笑也罷,譏刺也罷,我絲毫不覺羞愧。語嫣對我不理不睬,視若無睹,我也全然不以為意。之所以如此自輕自賤,只因我把她當做了山洞中的‘神仙姊姊’,竟令我昏昏沉沉、糊裡糊塗,做了一隻不知羞恥的癩蛤蟆。那並不是語嫣有什麼魔力迷住了我,全是我自己心生‘心魔’,迷住了自己。

最終,王語嫣離段譽而去,和阿碧一起照顧瘋癲的慕容復,而段譽則立木婉清為貴妃、鐘靈為賢妃、曉蕾(西夏公主的侍女)為淑妃。

當年新修版剛出來的時候大家狂罵金庸老糊塗了,很多改動都非常雷人,但是在段譽和王語嫣的改動上,我覺得老金水準還是在的,就是直白了一些,將一些不用道破的留白都給明確了,想來也是照顧讀者平均閱讀理解水平的無奈之舉。

其實在做出改動之前,段譽和王語嫣的終成眷屬就是很諷刺的,王語嫣對錶哥十多年的愛戀,是說能放下就能放下的?如果真的那麼容易輕輕放下,那她的感情未免太過廉價;她選擇段譽更多像是權宜之計,因為她沒有更好的選擇了。

這種選擇,有多少愛的成分,明眼人都看得出來,感動不是愛,段譽不過是溺水的王語嫣所能抓到的最好的備胎而已。

但是段大備胎也不用感到委屈,他從頭到尾,不也是將王小姐當做是一尊雕像的備胎?他的死纏爛打,自輕自賤,獻給的全是神仙姐姐,而非王語嫣。

不用看原著,大家在看電視劇的時候都能感受到,段譽對王語嫣的“愛”,並不是正常男女之間的情愛,他在和鐘靈、木婉清乃至阿碧接觸之後,才對她們產生了深淺不一的喜愛之情,但是他在見王語嫣第一面的時候,就被她的外貌迷住了。

段譽站起身來,他目光一直瞪視著那少女,這時看得更加清楚了些,終於發覺,【眼前少女與那洞中玉像畢竟略有不同】:【玉像冶艷靈動,頗有勾魂攝魄之態】,眼前少女卻端莊中帶有稚氣,相形之下,倒是【玉像比之眼前這少女更加活些】,說道:“自那日在石洞之中,拜見神仙姊姊的仙範,已然自慶福緣非淺,不意今日更親眼見到姊姊容顏。世間真有仙子,當非虛語也!”

他迷上王語嫣的原因很簡單也很諷刺,因為王語嫣長得和他最喜歡的充氣娃娃一模一樣,那個神仙姐姐的雕像,是他心目中的理想型愛人。

他完全不管神仙姐姐也許是ios系統,王語嫣是安卓系統的內在重大差異,因為他只是愛神仙姐姐的外貌而已,在和木婉清糾纏的時候,他就想過:“那石洞中的神仙姊姊比婉妹美麗十倍,我若要娶妻,只有娶得那位神仙姊姊這才不枉了。

嘖,這膚淺的看臉黨!

他知道王語嫣是神仙姐姐的氣質上有不同,但王姑娘已經算是他能找到的最好的代替品了,我惡趣味地猜測過,如果王語嫣長得不像神仙姐姐,沒準兒段譽狂熱追求的對象就變成了她媽媽——同樣似極了大理無量山山洞中的玉像的王夫人。

所以雖然段譽追著王語嫣“神仙姐姐”叫,但是王語嫣不過是神仙姐姐的備胎,段譽不要尊嚴的全心付出,都給了她,卻不是因為她。

兩人的“終成眷屬”,在他人看來是花團錦簇的大團圓,但是兩個互為備胎的人在一起,心裡都住著另一個人,又怎麼會福祉?這結局,依然是大寫的求不得。

兩人同病相憐之處在於,都將心中所愛之人當做是偶像去崇拜,以至於看不到本人的真面目,王語嫣愛了她的表哥十幾年,但是她始終看不破她愛的人是怎樣的貨色,她以為自己背熟武功典籍就是投其所好,未免落了下成,慕容復要的是江山,她想的卻是西廂,南轅北轍。

金庸在之前的版本里讓王語嫣看到了慕容復的真面目,打破了她的執念,又在新修版里打破段譽對神仙姐姐的執念,徹底地杜絕讀者對這兩個備胎抱團取暖的幻想。

王語嫣並不傻,她知道段譽對她的迷戀,全都來源於那尊玉像,因此在新修版里,她才如此重視自己的容顏。

王語嫣道:“譽哥,你仔細瞧瞧我,跟我老實說,我近來有了什麼不同?”

段譽凝視她面容眉目,只見她嬌艷如昔,秀眉明眸、櫻唇小口,絲毫無異,說道:“你跟我第一天見你時一模一樣。”

王語嫣退開一步,幽幽地道:“我昨天多了一根白頭髮,左邊眼角上多了一道皺紋,你不再留心我了,因此你瞧不出來。我一天老過一天了。

段譽嘆道:“生老病死,人之大苦,世上有誰不一天老過一天?”

王語嫣道:“唉!生老病死,我寧可快些生病、快快死了,免得變成個醜老太婆,天天聽你說假話騙我。”

看的對話,是不是覺得王語嫣太矯情太作了?但她的突然發難不是因為她神經質,而是因為段譽帶著木婉清、鐘靈,虛竹和西夏公主所贈的曉蕾及梅蘭竹菊四女回到了大理,王語嫣試探段譽對她們的安排,是封她們做王后還是做妃子。

結果段譽的回答是:“她們都是我大理國的郡主娘娘,都是我的妹子,跟你一樣。”

說實話,看到這句話,我的心都涼了,更何況王語嫣。這意味著王語嫣在他心中,和別的那幾個妹子沒什麼不同。

當初王語嫣之所以和慕容複決裂,兩次尋死,並不是因為慕容復不要她,慕容複本想做了西夏駙馬,得遂復國大業,再娶王語嫣為嬪妃的。但是這樣就使得王語嫣“一生一世一雙人”的愛情幻想宣告破碎,兩相對比之下,因此才接受了段譽,但是結果,她還是要和一堆姐姐妹妹共享段譽?那她還有什麼可折騰的?

這才是她最終選擇回到慕容復身邊的真正原因,既然兩個男人都一樣渣,那還是回到自己真心所愛的人身邊吧,就算他已經認不出她是誰,心中只有當皇帝的春秋大夢。

但是王語嫣並沒有扭頭就走,她還是掙扎了一下的,她將這種“失寵”,歸結為自己不再年輕了,“那幾個梅蘭竹菊小妹妹,天真活潑,就像幾年前的我一樣。”她想尋找永葆青春的奧秘,結果失敗了。

更何況,段譽的後宮,也是在擰成一股繩排斥她的,金庸在眾人看到玉像時寥寥幾句描寫,就可以腦補十萬字宮鬥文,

這時曉蕾、鐘靈、四姝等都已搶到玉像身前,七張八嘴地說道:“這是王姑娘的玉像!”“是誰雕了王姑娘的玉像在這裡?”“真好看,比王姑娘本人還美得多呢!”

眾女兀自在議論玉像,一人道:“只有這玉像才能真正永葆青春,再過十年也不會老了半分,但王姑娘到了那時候,卻已滿頭白髮了。

當時王語嫣聽了,心中微微有氣,一瞥眼間,從壁上懸著的銅鏡中見到了自己的容貌。此時怒氣正熾,平時溫雅可親的形相一時盡失,與嫵媚可喜的玉像相比,更是相去甚遠。

這一瞥,頗具深意,她應該是在銅鏡里看到了他母親的臉,她那一生被恨意主宰的母親,雖然容貌相似,卻讓人毫無親近之意,而她自己,居然也有一天會變成她最懼怕的人的樣子。

這一切,都源於她生怕自己會變得和玉像不一樣,從而失去段譽的愛。

也是在那一刻,她應當是徹底斷絕了和段譽相伴一生的想法,因為人永遠也不可能比一尊偶像更完美,她親手毀掉玉像,除掉了段譽的心魔,也就親手斬斷了他們之間僅有的維繫。

金庸在明報連載時,王語嫣不叫王語嫣,卻叫做王玉燕,讀音差不多,意境卻差了很多,私以為王玉燕這名字既蠢且俗,像是王夫人那樣粗陋膚淺的人起的名字。王語嫣,卻是仙氣十足,倒叫那個木頭美人配不上這個名字了。

我曾經是多麼堅定地認為前一秒傷心跳井後一秒就轉頭他人懷抱的王小姐是徹徹底底的利己主義者,她不追求轟轟烈烈的愛情,只想要美滿安定的婚姻。

新修版里對結尾的修改,讓王語嫣扔下榮華富貴,回到了慕容復身邊,當一切的幻想被打破,我依然愛你,那個瘋了,老了,醜了的你,就是你,只有你,這才是真的愛吧。這個選擇,也終於讓她,配得上王語嫣這個不凡的名字。

更多金庸相關文章戳?標題閱讀:

阿碧:熱鬧都是他們的,但這是我自己的選擇

楊過最愛的,其實是郭芙!從金庸筆下女主的衣飾描寫,看男主(及金庸本人)情歸何處

神雕,一部夭折的種馬後宮文

金庸書中最動人的反派居然是ta!

關於我:

我是識裝的唯一撰稿人和運營李小丟

娛評人,摩登史寫作者,專欄作家。

你可以在知乎/豆瓣找到我,ID:李小丟   微博@李小丟er

views: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