歷史人物,須由後人來評價,才會更加客觀公正。而有一類歷史人物,後人的評價也是充滿糾結,難以盡言。譬如戴笠。

2017年的一個春日,我隨衢州的友人往訪國民黨軍統頭目戴笠的故居。 戴笠故居坐落在江山市保安鄉小街,這是一座白牆灰瓦、紅柱泥地的普通民宅,其與眾多江南民居相似的外觀,實在讓人難以同一個曾經權勢赫赫的特務頭子聯繫在一起。對於戴笠這個歷史人物,電視劇和電影里不要演得太多,儘管都是不怎麼起眼的配角。但是影視畢竟只是影視,有些內容編造和臆想的成分較多,這也是我想到這位"毀譽參半"的歷史人物的故地來看看、瞭解真實歷史的起因。

戴笠故居深藏於一條一眼望不到尾的小巷子里,青石路上還帶著昨日的雨漬,透亮平滑恰似長長的明鏡。在巷子中段的一側,有一處狹窄門庭,初看時並不算起眼。走進門,卻是別有洞天,一股古樸厚重的氣息撲鼻而來。前廳是兩扇對立的屏風,中間豎著一面刻著前言的石牆,除簡單的生平介紹外,還有一幅章士釗撰寫於1946年的輓聯:"生為國家,死為國家,平生具俠義風,功罪蓋棺猶未定;譽滿天下,謗滿天下,亂世行春秋事,是非留待後人評。"我走到屏風後邊,一座銅製的戴笠半身像巍巍然迎候著我。我並無興趣研究這些明面上的東西,反倒是對這座屋子的結構產生了濃厚興趣。


屋子其實並不能說寬敞,格局甚至顯得有些逼仄。每間房都有前後兩道門,從前門進入,後門出去,可以立即進入另一間的前門。房間之間首尾相銜、連環交錯,整座屋子仿佛連接成一個巨大的迷宮。據當地的朋友小Z介紹,戴笠故居是由戴笠本人親自畫圖設計的。因軍統長期從事暗殺工作,隨時會有殺手環伺報複,戴笠對自己的生活起居是極無安全感的。為了保證遇到危險能夠第一時間逃離居所,戴笠遂將每間房間打通,作為臨時逃生的快速通道。不得不讓人感嘆,從事特務工作,無疑是刀口上舔血。我註意到,房間的窗戶都是雙層結構,第一層是木製的窗牗,裝著紗窗,貼近內牆。第二層窗牗則貼近外牆,兩牆之間形成約莫二十公分的間隔。小Z見我看得仔細,便告訴我說,這種獨特的雙層窗是戴笠為了防止竊聽而設計的。這種結構即便是外牆被安放了竊聽裝置,也無法聽到內室的聲音。我看到,旁邊的一扇窗正打開著,窗外是一株巨大的樹木,一直從院子里直插二樓窗臺。原來,這棵樹竟也是戴笠緊急逃生所用的工具;為此,他還命人在樹上多鑿凹洞,以便能夠在情況危急時,從二樓爬到樹上輕鬆找到支撐點,從而滑落至樓下院子里。而院子的那一角剛好對著村子,可以迅速繞進村落小巷逃脫。


狡兔三窟,莫過於此吧!整個屋子機關重重,就是一個天然的藏身之所和逃生通道。我相信,戴笠如此設計必有他心思細密的考量。

戴笠早年曾經與上海"斧頭幫"幫主王亞樵結拜為異姓兄弟。當臭名昭著的"四·一二"反革命政變發生之後,蔣中正倒行逆施,屠殺革命志士,而王亞樵恰恰是個眼裡容不得半點沙子的人,便成了反蔣陣營的主力干將,數次刺蔣而不成。1938年國民黨軍統成立以後,戴笠擔任軍統副局長,順理成章地成為了蔣中正的左臂右膀和首席劊子手。在他的死亡名單上,王亞樵首當其衝。1936年,王亞樵的心腹餘立奎被捕,戴笠藉此找到餘立奎的小妾、王亞樵的情人餘婉君,以釋放餘立奎為誘餌,要她協助尋找王亞樵的住處。餘婉君便以自己經濟困難為由,約了王亞樵訴苦,不想王亞樵剛赴約就被戴笠安排的殺手給結果了性命。可憐王亞樵縱橫半生,卻不想死在了自己早年的兄弟手裡。戴笠一生殺人成性、樹敵過多,或許忌憚於敵對勢力的報複,自然得在自身的安全防範問題上大費周章。

我隨小Z上了戴樓的二樓。剛進門樓便看到一處佛龕,據說戴笠母親信佛,常在這裡做佛事。我似乎還能感受到昔年的香火青煙,裊裊繞梁而餘味不絕。小Z見我於這片區域,便告訴了我一個驚人的秘密。原來,佛龕只是個障眼法,後邊還有一處暗門,打開即是一條螺旋形階梯,直通地下警衛區。戴笠曾在家中立下規矩:無論是誰,未經過他允許闖入暗道,一律格殺勿論。我聽了心裡倒吸了一口涼氣:原來這位國民黨的"暗殺大王"還真是非一般的心狠手辣。我小心翼翼地打開了暗門,果真看到一道螺旋形階梯,深不可測。在階梯的旁邊竟然還有一處看臺,據說是戴笠的衛兵放暗哨的地方,一旦有風吹草動便可隨時支援。這可真是應了"狡兔三窟"的下半句:"僅得免其死耳"。在這個家裡,戴笠才是隨心所欲、殺伐無常的"大BOSS"


戴老闆雖然心狠手辣、狡黠姦詐,但是其在抗日戰爭中的正面作用也仍然不可忽視。自河南開封淪為敵占區後,戴笠曾派出特務襲擊了位於山貨店街的日本特務機關,此行不僅擊斃了特務機關長及川貞作、憲兵分隊長上村四郎等人,更是重傷了數名日偽頭目。1941年,在"九一八"事變十周年之際,戴笠授命廣州軍統組織在數個日偽軍重要地標和日寇軍事機關處安置炸彈,進行定點爆炸,極大地打擊了日軍的囂張氣焰。同年12月,軍統破獲日軍偷襲珍珠港的情報,顯示其已具備了破譯日本外交、軍事密碼的實力。在斬獲這一彪炳戰績後,英、美、法等國政府遣使迭至,相繼與戴笠磋商情報合作。毋庸置疑,戴笠在抗日上奉行鐵血政策,表現出了民族大義。然而,戴笠一生的功過是非,在我觀來畢竟是過要大於功的,他以恐怖手段大肆搜捕、屠殺共產黨人,殘害民主人士和進步學生,都是不得人心的,也是他無法抹去的人生污點。

開歷史的倒車,做白色恐怖的製造者,就如棋子般入了時代的局,註定沒有好的下場。而關於戴笠的死因,也是眾說紛紜。1946年3月17日,戴笠從北平飛往上海轉南京的途中死於飛機失事。因戴笠生前幹了不少壞事、聲名狼藉,也令美國人、蔣中正如骨鯁在喉,故而出現了美國特工暗殺、老蔣派人謀殺等多種說法,卻始終沒有定論。

戴笠一生殺人無數,卻不想自己布的局再大,終究大不過時代這個局。在那個亂世,成為一代殺手本身就極易把自己樹為眾矢之的,無數的危險就如叢林的虎狼隨時可能將他撕成碎片。那麼,這一屋精巧無比的逃生機關不過是徒有其表,又有何意義?

戴笠的是非功過如何,就如武則天的無字碑一樣,自有後人評說。

(作者:俞天立,雜文家,浙江省魯迅雜文獎獲得者,浙江省雜文協會會員。)

投稿郵箱: aiwenyi01@126.com

聯繫QQ: 3067402679

投稿須知: 註明為原創或選摘、摘錄等(若不註明責任自負),並註明聯繫方式,本平臺不設稿費,文責自負。

底下有評論,你參與了嗎?

【文藝】雜貨鋪子

三店又開張了

掃以下微信進去逛逛吧

註明“我愛鋪子”

views: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