來源:誰最中國 微訊號:shuizuizhongguo1

20 世紀初葉

民國興起一股“鄉村改造運動”的熱潮

一部分改良派的知識分子深刻的認識到農村在中國的關鍵地位

新中國成立以後

這場改造延續到了臺灣

今天美麗的臺灣鄉村已經成為了那裡的經典文化。

我們也常常看到日本美麗的鄉村,這得力於當地村民對家鄉的保護意識,也離不開政府的規劃,建築師的設計。

在中國的城市中,每天都有人不斷涌入郊區和鄉村,無論生活還是度假,人們好像更願意過貼近自然的生活。隨之而來的是越來越多的建築項目在鄉村拔地而起。建築師們在用自己的意識觀念為這些資源匱乏,信息不流通的小地方創造更美好,舒適的生活空間。與此同時遠離了大城市和高成本,或許他們又離自己的夢想進一步,少些浮躁而多些時間專註在瞭解當地文化,思考建築的本身,於是我們看到接下來這個故事。

 

最新一屆的普利茲克頒佈了,一時間刷爆了朋友圈,因為得獎的並不是此前預測時奪標熱門,而是遠離主流建築圈的RCR建築事務所。1988年,三個建築學院的同儕畢業回到了家鄉--西班牙北部的小鎮。30年來,他們一直堅守在最初起步的只有3萬人的小鎮。他們的作品擁有濃郁的地方特色,又和當地貌景觀充分的融合,從當地歷史,自然形式,文化習俗以及自然光線,陰影,色彩和季節變化出發。

為了重拾往日家庭與朋友鄉村野餐的美好時光, 餐廳項目

 

自森林深處,山谷一直延伸向大海,葡萄園酒窖項目

                “我們愛孩子和他們的世界。他們的玩具、多彩的盒子、他們抬頭望向大人的目光。”幼稚園項目

 本屆大賽的中國評委張永和先生這樣說,人們時而憂心,甚至感到恐懼,人們擔心全球化會讓我們失去本土的價值觀和風俗。RCR可能正是給了我們一個精彩絕倫的答案“根植本土,心向世界。”

所以在這裡,分享8個關於中國的鄉村改造項目。去過那麼多大型的城市景觀,或許你只是覺得它們很美,而離我們真正的田園土地和綠色的生命越來越遠。有一刻,你是否也希望有一個真正屬於自己的美麗故鄉。別讓年輕人留在鄉村看不到希望,別留下凋敝的房子給我們的老人,別再破壞自然環境和生態,還給孩子們一個快樂的童年。

 

 

 

這是畢業於哈佛的建築師趙揚在大理的一個項目。這裡原本是一組被廢棄的辦公室,而今它被改造成了一個集合農場餐廳,農產品潮濕和集市的社會活動場所。餐廳的屋頂遵循大理古城的規定做成了傳統的白族樣式,整個亭子的立面用竹子包裹,起到過濾光線和增強形式乾的作用。在他的作品中我們看到了用最朴素的設計找到與自然的關係。



紐約時報稱其為中國農村復興的一種可能性

太陽公社是一個社會環保型的項目,建築師以當地的材料毛竹構和溪坑卵石,建造了這間適於田間地頭的茶棚豬圈,造價低廉,但是卻易拆卸和重修。屋頂的毛竹構的編織發動了當地所有村民。正如太陽公社的理想:“讓每一顆在塵世中奔波的心有一個地方得到休息。”這個鄉村裡的烏托邦同樣也是對手工藝的一次復興。

石塘村的“互聯網小鎮”計劃,是今天中國鄉村城鎮化的一個縮影。在中國的傳統鄉村,大房子並不多見。基於對公社禮堂記憶的喚醒,才自然生產了兩坡屋頂。而裝配式的桿件解構則是對溫室大棚輕鋼解構建造類型的一個發展。這裡除了起到會議的作用以外,也作為村民聚會民俗延續的一個場所。


在周圍新農村住宅包圍中的南院顯得分外特別。老房子的業主黃先生一直生活在南寧,她一直致力於在廣西開展鄉建和兒童自然教育活動。最終在她的堅持下,這座老房子得以完整的保存,成為村屯唯一的記憶。從某種程度上來說,這裡是一個鏈接了城市和鄉村的建築,但它富有生活氣息,村裡的小孩都喜歡來這裡玩耍,因為這裡有很多個院子供他們穿梭,這是一個完全開放式的公共場所。

 

 

“竹園”位於城市周邊典型的鄉村環境中,是乳業企業的奶牛生產基地中植入親子兒童園的“活化”項目,親子家庭可以在這裡體驗健康牛奶生產鏈的源頭,同時親近自然和土地。竹,從古至今既用作器物,又被賦予人文情懷。竹材易得,生長周期快,便於加工。建築師充分利用鄉村手工勞作的資源,在傳統竹工藝基礎上探求當代的手工藝建造方式,希望透過竹建重構鄉村生活、農業和景觀建築並滿足。並滿足當代回歸自然的文化需求。


鄉村鋪子位於村口,在傳統的鄉村裡,村口是村落和自然的分界點,有標誌和分隔,交通組織,有休閑集會功能。通常村口要有棵大樹,還有個亭子,村中有個廣場,村邊有宗祠和家廟,才能說是完整的村子。鄉村鋪的屋架採取了傳統中國的木構做法,設計參考了皖南和婺源鄉村的一些公共建築形式,如路亭、廊橋等。所以這裡可以算是一個回溯到傳統江南文化里的公共空間。

 


貴州桐梓縣是中國西南的主要煙草產區之一,村子以煙草種植為主要產業,維持著手工烤煙的傳統。隨著產業轉型,和新型密集式烤煙房的建設,滿足手工操作的傳統烤煙房已經失去意義。烤煙房作為手工烤煙時代最具標誌性的產業景觀遺存被大量廢棄和拆除。建築師希望對烤煙房進行改造和更新,來保留傳統產業記憶,尋求烤煙房在下一個時代中存在的可能性,成為一個村莊一代人的記憶。


 

“走馬樓”是一個四合院式的徽派老宅的移建,由於位置正處碼頭,因為被改造成為一個酒店的接待廳和酒廊。整個老宅的占地面積很小,天井就占了不少空間。在天井的局部可以開啟一個“傘形”獨立裝置,來解決空調密閉性,雨水收集和採光通風等一些系列問題。“傘形”下方可以騰出更多空間放置沙發同是也可以讓“雕梁畫棟”更好的呈現。建築師希望老得建築能夠儘量的被使用,但不是單純的作為被“供奉”的對象。建築師比喻:“這個和以前人們修補陶器後,一直把玩的道理一樣。”

瀏覽往期圖冊的方法:

點右上角按鈕-查看公眾號-查看歷史消息

分享到朋友圈的方法:

點右上角按鈕-選擇分享到朋友圈

,查閱上一篇文章

《世界再大,不過一個院子》

views: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