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方梅     來源:文史e家(wenshiyijia2016)

劉和珍的未婚夫是我的父親方其道,我在孩童時期父親就給我們講過劉和珍的故事。

方其道,生於1893年,江西定南縣人。1921年,方其道在江西當《中庸報》經理,當時劉和珍時常供給他材料。同年10月,方其道聯合劉和珍等30多人在南昌發起組織“覺社”,並出版《時代之花》周刊,宣傳新文化、新思想、新風尚。也就是在1921年,父親和劉和珍自由戀愛而正式訂婚。

劉和珍與方其道合影

訂婚後10日,方其道因所寫文章激怒軍閥當局,緝捕甚急,他不敢到劉和珍就讀的學校告辭,僅在她家留一字條就走了。1922年冬返南昌相見,劉和珍對他說:“你就在南昌找個工作吧,我們可以朝夕相處。”然而,方其道在南昌只待了5天,當劉和珍得知當局又要逮捕他時,立即請人送信叫他去上海,不要向她告別。此後到1924年夏才在北京短暫相見。

劉和珍

劉和珍從女師畢業時,想去北京考大學,但沒有錢。這時方其道在閩南軍中,方其道非常節儉,半年積蓄到80元,然後從駐地步行90里到漳州,把80元匯到南昌給劉和珍。她就拿了這80元到北京考大學。考入北京女子師範大學英語系後,方其道每月定期寄給劉和珍生活費。

1925年夏,方其道到北京工作。當時劉和珍被選為女師大學生自治會主席,並正在領導學生開展驅除頑固守舊的校長楊蔭榆的運動。這時方其道被阻在校外,他擔心劉和珍的安全,在女師大門口徘徊。幾天后門禁稍松馳,他開始每天入內協助劉和珍辦事。兩人風雨同舟共患難。1925年11月,長達1年之久的驅楊運動以學生的勝利宣告結束。

1926年,在帝國主義列強發出八國通牒後,劉和珍曾要方其道再入軍籍,並說:“外抗強權,內除國賊,非有槍不可。我畢業後,也要到軍隊來當你的秘書,同嘗沙場的滋味。”

1926年3月17日晚,劉和珍打電話要方其道第二天同去開國民大會請願。3月18日,方其道到天安門稍遲,到執政府門口,遠遠地看見她站在執政府門口東邊最前面。當時方其道覺得今後相見談話的時間尚多,便沒有擠過去,豈知這遙遙一面,竟是最後永訣了。

開槍後,方其道遍尋劉和珍不見。趕到女師大時,女師大的同儕們還站在校門口等劉和珍回校。這時方其道感到不好,復回執政府門外,正趕上認屍,方其道一眼就認出是劉和珍,當場大哭,被警察喝止。這時是3月18日晚10時40分。

劉和珍犧牲後,方其道心靈受到重創,為了實現劉和珍的遺願,他決定再次棄筆從戎。1926年7月,國民革命軍在廣州誓師後,他參加了北伐。

方其道在北伐軍任第二師政治部主任,師長劉峙,副師長葉劍英。官場的升遷,代替不了他對劉和珍的思戀。劉和珍犧牲時,其胞弟劉和理年僅16歲,方其道長期奉養劉和珍的母親,並供給她弟弟劉和理至武漢大學化學系畢業。為此我們一直叫他們外婆、舅舅。

抗戰期間,南昌危急,當時父親已辭職遷居江西贛州,生活水平急劇下降,但父親仍將劉和珍的母親和弟弟接到贛州避難,和我們生活在一起。

劉和珍犧牲20年後,我父親方其道於1946年3月29日病逝於南昌翹才中學,終年53歲。父親的一切後事都是舅舅劉和理協同我母親辦理的。舅舅於1982年病逝。舅舅去世後,舅母將劉和珍與父親在北京時的合影交我們姐妹保存。

(摘自2004年6月19日《團結報》)

投稿郵箱: aiwenyi01@126.com

聯繫QQ: 3067402679

投稿須知: 註明為原創或選摘、摘錄等(若不註明責任自負),並註明聯繫方式,本平臺不設稿費,文責自負。

底下有評論,你參與了嗎?

【文藝】雜貨鋪子

三店又開張了

掃以下微信進去逛逛吧

註明“我愛鋪子”

views: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