導語

楊蔭杭先生教育楊絳,特別重視自己的“在場”,即要求女兒做到的,自己先做到,有時甚至不怎麼說,只是以自己的模範行動去帶動。

來源:文史e家(ID:wenshiyijia2016)

楊絳

活了105歲的楊絳先生是中國二十世紀最受尊敬的女性之一,她的一生完美地實踐了其母校清華大學的校訓:自強不息,厚德載物。

清華大學校訓:自強不息,厚德載物

楊絳博學多才。其長篇小說《洗澡》《洗澡之後》深受讀者歡迎,是名副其實的小說家;她的散文集《幹校六記》《我們仨》文字清麗發行量超過百萬冊,是當代散文的大家。她寫的戲劇《弄假成真》《稱心如意》《風絮》也很有影響,其中《稱心如意》問世七十年了,至今還在公演,稱其為戲劇家決不為過。她同時也是一個非常優秀的翻譯家,通曉英語、法語、西班牙語,翻譯的《堂·吉訶德》影響廣泛,至2014年已累計發行70多萬冊。然而,所有這一切都是她在業餘時間里完成的,楊絳的本職工作是外國文學研究,她長期供職於中國社會科學院。

楊 絳

楊絳與錢鐘書

除了事業上的出類拔萃,楊絳也是一個賢妻良母。楊絳的丈夫錢鐘書先生是國學大師,但生活能力很差,桌布臟了不會洗,門壞了不會修,甚至飯都不會做,出身名門的楊絳只能放下手中的筆,用細嫩的拿筆之手做著“竈下婢”,精心照顧錢鐘書。楊絳的付出得到了錢家人的高度評價。錢鐘書的嬸嬸誇楊絳:“季康啊,你是‘上得廳堂,下得廚房,入水能游,出水能跳。’宣哥(錢鐘書)是痴人有痴福。”至於錢鐘書對楊絳的評價更是到了男人誇妻的頂峰。某次,楊絳讀到英國傳記作家概括最理想的婚姻:“我見到她之前,從未想到要結婚;我娶了她幾十年,從未後悔娶她;也未想過要娶別的女人。”將它念給錢鐘書聽,錢鐘書當即回說:“我和他一樣”。1946年初版的短篇小說集《人·獸·鬼》出版後,在自留的樣書上,錢鐘書為妻子寫下這樣的情話:“贈予楊季康,絕無僅有的結合了各不相容的三者:妻子、情人、朋友。”

俗話說:父母是孩子的第一老師,楊絳的德藝雙馨與其父楊蔭杭早年的教育有極大的關聯。

楊蔭杭

楊蔭杭始終崇尚個人努力。1895年,他考入北洋大學堂,1897年轉入南洋公學。兩年後,南洋公學遴選6名學生赴日本留學,楊蔭杭名列其中。初到日本,語言不通,楊蔭杭進入日本文部省特設的日華學校補習日文。沒多久,就進入了早稻田大學(早稱東京專門學校)學習,他與留日學生一起組織勵志會,創辦《譯書彙編》雜誌,譯介歐美政法方面的名著。1902年,從早稻田大學大學部畢業後,楊蔭杭和雷奮、楊廷棟一起被派往北京譯書館從事編譯工作,他非常珍惜這份工作,總是忘了下班時間,《名學教科書》就是楊蔭杭在那裡翻譯的。

1903年譯書館因為經費短缺而停辦,楊蔭杭回到家鄉,與朋友創辦“理化研究會”,偍倡研究理化和學習英語。此外,他還在《時事新報》《蘇報》《中國月刊》等處兼職,做它們的編輯和撰稿人。1906年,因為楊蔭杭積極從事反清活動引起嫉恨並遭到追捕,楊蔭杭再度出國。開始進的是早稻田大學研究科,後來,又去了美國賓法夕尼亞大學,獲得碩士學位後回國。民國初年,楊蔭杭做過江蘇、浙江等地的高等審判廳廳長,京師高等檢察廳檢察長,執法時客觀公正、不懼權貴。辭官後以律師為業,上門的人絡繹不絕。

或許是從自我經歷中得到了啟發吧,楊蔭杭著力培養孩子“一切靠自己”的意識。定居蘇州時,他買了一座破敗的老宅用來安身。陰濕的院子里,只要掀起一塊磚,到處都是鼻涕蟲、蜘蛛。楊蔭杭要求孩子們幹活,並定下獎勵的規矩。捉鼻涕蟲一條一個銅板、小蜘蛛一隻三個銅板,大蜘蛛三隻一個銅板。結果沒多久,院子里這些野蟲都被捉盡了。他曾明明白白地對楊絳等人說:“我的子女沒有遺產,我只教育他們能夠自立”。


民國才子大多風流,家外有家、家外有花的現象比比皆是,但楊蔭杭卻極其重視家庭,一生與妻子恩恩愛愛。據楊絳後來回憶:楊蔭杭與妻子好像是老朋友,永遠有說不完的話,有過去的,有當前的,有關於自己的,有關於別人的,有關於親戚朋友的,還有可笑的、可恨的、可氣的。楊蔭杭辭官後做律師,甚至會將自己代理的每起案子詳細向妻子敘述:為什麼事、牽涉到什麼人等等,然後兩人一起分析、一起議論。談到情投意合處,還不讓孩子插嘴。正因為父母關係極其和諧,生活於這樣的家庭感到非常福祉與快樂,長大後的楊絳自然也就重視對家庭的經營,特別在乎感情的專一,不怕為所愛的人作出一些犧牲。


楊蔭杭經常教育楊絳做事要有擔當,自己的事情自己做主,不必過分在乎他人怎麼看。北伐戰爭期間,學生運動很多,常常要游行、開群眾大會,有一次,振華女中學生會希望各校學生上街游行搞宣傳,拿一隻板凳,站在向過路群眾演講,呼籲革命,楊絳也被分派了這樣的任務。這次她不想參加,原因是當時蘇州風氣閉塞,街上的輕薄人常常欺侮女孩子。學校有規定:只要說“家裡不贊成”,就能豁免開會、游行、當代表等等事務。楊絳回家征求父親的意見,問能不能也說“家裡不贊成”,沒想到楊蔭杭一口拒絕:“你不肯,就別去,不用借爸爸來擋。”楊絳說:“不行啊,少數得服從多數呀!”楊蔭杭說:“該服從的就服從,你有理,也可以說。去不去由你。”

楊蔭杭早年的職業行為更給兒女樹立了擔當的樣板。楊蔭杭擔任京師高等檢察廳檢察長時,審理過交通部總長許世英受賄案,他依法傳喚犯罪嫌疑人,搜查證據。許世英是一個很有“能量”的人物,他曾擔任北京政府大理院院長、司法部總長、內務部總長等職,上級官員為他說情的不知有多少人。許世英被拘傳那天,楊家的電話整整響了一夜。司法總長張耀曾在楊蔭杭準備查處許世英時就出面干預過,要求其停止偵查,楊蔭杭沒有理睬。張耀曾惱羞成怒,在楊蔭杭傳喚許世英的第二天就停止了楊蔭杭的職務。爾後,司法部又呈文給總統,以檢察官“違背職務”為由,將京師高檢廳檢察長楊蔭杭、檢察官張汝霖停止職務,交司法官懲戒委員會議處。楊蔭杭毫不讓步,寧可辭職也不乾褻瀆良知的事情。

只要用心留意一下,我們便可看出:楊蔭杭先生教育楊絳,特別重視自己的“在場”,即要求女兒做到的,自己先做到,有時甚至不怎麼說,只是以自己的模範行動去帶動。不禁想起另一些父母,他們也渴盼孩子健康成長,卻從不將自己擺進去。他們要求孩子孝敬父母、友愛同儕,自己卻不肯找一點時間去看看獨居的父母、花一點錢去救助面臨困境的親人,這樣的家教怎麼可能發揮作用呢?

“讓自己在場”,使楊蔭杭先生培養出了一個傑出的女兒,它其實也是古今中外一切成功的家庭教育必經的一座橋梁。


作者 | 游宇明

投稿郵箱: aiwenyi01@126.com

聯繫QQ: 3067402679

投稿須知: 註明為原創或選摘、摘錄等(若不註明責任自負),並註明聯繫方式,本平臺不設稿費,文責自負。

底下有評論,你參與了嗎?

【文藝】雜貨鋪子

三店又開張了

掃以下微信進去逛逛吧

註明“我愛鋪子”

views: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