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個人心中,

都有一曲久石讓。

久石讓

宮崎駿原作動畫《天空之城》,

其片尾曲《伴隨著你》,

旋律一齣,

便瞬間俘獲了無數聽者的心。

這首美妙的輕音樂,

甚至超越電影本身的影響力,

被先後改編成多種版本,

奉為經典傳承的世界名曲。

而它的創作者,

正是日本音樂大師久石讓

都說每個人的青春,

都有一個珍藏的筆記本,

一段故事、一部電影、一首歌,

都可以承擔這樣的載體。

如果你問我,我一定會說

——久石讓。

《菊次郎的夏天》

喜歡《菊次郎的夏天》中的《Summer》,

喜歡《千與千尋》的《圓舞曲》,

悠揚的提琴響起時,竟控制不住淚涌。


《千與千尋》

我只是想做出簡單易懂、受人喜歡的曲子,作曲並非為了討人歡心,聽眾如何詮釋是他們的自由。”——久石讓。

久石讓原名藤澤守,

1950年12月6日生於日本。

久石讓這個名字來源於他的偶像:

美國黑人音樂家及製作人昆西·瓊斯。

昆西·瓊斯,好萊塢最有影響力的音樂家,他為邁克爾·傑克遜、巴巴拉·史翠珊等歌手錄製的專輯,在流行音樂排行榜上一直居高不下。他曾為33部電影作曲,其中七部獲奧斯卡金像獎的提名。

他選用與“昆西·瓊斯”發音相近的

漢字“久石讓”(Kuishi Jō),

再將“久”由音讀改為訓讀,

就變成了現在的藝名。

年輕時的久石讓

久石讓4歲開始學小提琴,

中學時在演奏部社團吹奏小號,

19歲入讀日本國立音樂大學,

31歲推出第一張音樂專輯《Information》,

大學時期至30歲這段期間,

久石讓都扎在一般大眾,

難以理解的現代音樂里。

個子小小的,瘦削硬朗身材,經常面帶笑容,有著一種修道者的清心雅氣的久石讓,受大學時的音樂熏陶,偏愛的是簡約的曲風。

如果將回憶放在,

久石讓音樂的匣子里,

如同放在一個清澈見底的水塘中,

永遠不會渾濁,

不會丟失任何微小的觸動,

流露出童稚的氣質與感覺。

一開始,

他所創作的小音樂,

沒能廣為人知,

直到遇到人生中,

最重要的事業伙伴之一,

宮崎駿

久石讓和宮崎駿

1983年,當時宮崎駿正致力於動漫《風之谷》的創作。久石讓為《風之谷》所作音樂深深打動了宮崎駿。

當他聽完這個小他9歲的男人的作品後,宮崎駿毅然決然拒絕了另一位著名曲作家的內定配樂——不選貴的,只選對的

《風之谷》

親,要不要一起搭伙乾票大的?

42歲的宮崎駿,隨即向一個默默無聞的音樂人拋出橄欖枝。

從那以後,

宮崎駿作品中的音樂,

幾乎都由久石讓全權負責,

他與宮崎駿的動畫,

一起走過了三十多年。

1985年,久石讓為宮崎駿的代表作《天空之城》譜寫的主題曲《伴隨著你》,以其極致美感感染了無數觀眾。

毫不誇張地說,久石讓把他全部的心血、才華都融入到了這首樂曲當中,寫就了一曲靈魂之歌。

1997年,

電影《幽靈公主》中,

久石讓所作配樂,

是他交響樂創作中最為成功的一部,

也是他走向世界級電影配樂大師的關鍵。

1988年,

久石讓為電影《龍貓》,

創作同名曲目,

朗朗上口的旋律,

多年來依舊令人記憶猶新。

2001年,

久石讓為電影《千與千尋》譜曲,

原聲輯獲得了第16屆

金唱片大獎動畫音樂專輯獎。

2004年,

久石讓為電影《哈爾的移動城堡》

擔當音樂總監,其中的音樂作品,

獲得了美國洛杉磯影評人協會的

“最佳原創音樂獎”。

2009年,

久石讓又憑藉《懸崖上的金魚公主》,

獲得日本電影金像獎“最佳原創音樂獎”。

包括2013年的《起風了》,

久石讓依然擔當著電影的音樂總監。

久石讓說:“認識宮崎駿是我一輩子最高興的事。

宮崎駿則說:“實在沒有比認識久石讓更幸運的事了。

如果把宮崎駿比作電影中的圖像,

久石讓則是其中的音樂,

二者相輔相成,缺一不可。

如同高山流水,伯牙子期,

不是沒了你不行,

而是有了你才完美。

有時甚至會想,

如果宮崎駿的動畫,

沒有了久石讓的配樂,

或者久石讓的音樂,

沒有了宮崎駿的畫面,

會變成什麼樣?

除了與宮崎駿的完美合作,

久石讓也為許多其他導演的電影作品,

創作了引人入勝的絕美配樂。

1992至1994年,久石讓創作了北野武導演電影《那年夏天,寧靜的海》以及其它導演的電影配樂,連續三年在日本電影金像獎奪得最優秀音樂獎。

2005年,

為韓國電影《歡迎來到東莫村》所作音樂,

獲得第四屆大韓民國電影大獎最優秀音樂獎。

2007年,

薑文導演《太陽照常升起》,

請來久石讓為其配樂。

2010年的時候,

當《讓子彈飛》的槍聲打響,

他再次力邀久石讓營造音樂原聲。

薑文將這首《太陽照常升起》的原音,繼續用在了《讓子彈飛》的片頭和片尾,號角響起,世界隨著脫韁的馬車,序幕轟轟烈烈地拉開。

薑文說:“久石讓的音樂,比莫扎特的還棒。

就連自言“13歲聽到《龍貓》音樂後一直很難忘”的周傑倫,也算得上是久石讓的“頭號明星冬粉”了。

熟練掌握多種樂器的久石讓,

坦言鋼琴是自己最喜愛的樂器。

一路走來,他舉辦了大大小小的音樂會,

時而全身心地傾情彈奏,

時而盡情揮灑擔當音樂現場總指揮。

他深深享受著,

音樂奏出的每一段過程,

即便是擔任總指揮,

這樣一個一聲不發的角色,

他也能掌控全場,

把控好每一個音符。

久石讓的每段音樂,

都是一場盛宴,

也是他多年來不懈的堅持,

一顆不老的音樂之心。

作為最具影響力的當代音樂大師之一,久石讓驚人的創造力令世界驚艷,而這些卓越成就的背後,是其數十年不斷的磨礪、淬煉以及對“最佳結果”的追求。

所謂出色的專業人士,指的就是能持續不斷地,表現自己專業能力的人。

幾乎全世界的記者,

都問過他同一個問題:

你那些動人的旋律,靈感來自哪裡?

久石讓通常憨憨地一笑,

然後用他敦厚謙恭的日式語態,

拐著彎兒地回答說:

心靈的基本建設始於規律的生活。

他每天都會進錄音室專心作曲,

然後在凌晨3點半至4點左右入睡,

睡前會躺在床上看書,給自己充電。

久石讓進行電影配樂時,每部電影需要在一個月創作出20至30首左右的曲子。

他必須事先分配好每天的進度,哪怕心情不好、身體不舒服也不能以這種的藉口放縱自己,要設法不打亂自己的步調,按照進度進行,才能準時完成。

村上春樹的文章中,

也都有過類似的建議,

對於創作者來說,

應該建議讓生活固定的步調,

盡可能過著規律、平順的日子。

久石讓提出了一個觀點:量勝於質。多看、多聽、多讀是件很重要的事。

創造力源自於感性, 而構成感性的基礎則是腦中的知識與經驗的積累。不斷增加腦中的知識與經驗,有助於擴展個人的包容力。

儘量多接觸一些事物, 擴展自己的包容力, 乃是磨煉感性的最高真理。

這個世界的確有偏門的鬼才出現,

但也不乏尊重規律的大師,

而後者往往走得更為穩健。

久石讓全都有條不紊地做到了,

也正因此我們才會在他的音樂里,

感受到那樣從容不迫的溫暖,喜悅

每個人心中都有一首久石讓。

我們深深愛上的,大概不是那些動人的旋律,更多的是它背後所展現出來的那些真情和童話般的美好。

久石讓,

承載了我們一部分青春的碎片,

成為了撫慰心靈的溫柔治愈。

偶爾讓我們憶起,

逝去的純真與勇敢。

- END -


投稿郵箱: aiwenyi01@126.com

聯繫QQ: 3067402679

投稿須知: 註明為原創或選摘、摘錄等(若不註明責任自負),並註明聯繫方式,本平臺不設稿費,文責自負。

底下有評論,你參與了嗎?

【文藝】雜貨鋪子

三店又開張了

掃以下微信進去逛逛吧

註明“我愛鋪子”

views: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