拖了半年,終於扛不住了,8月1號山東齊星集團正式破產重整。其實,早在半年前,這家中國五百強企業就已經事實上破產了,不僅生產線停了,員工工資也早就不發了,還欠了銀行一屁股債……但是,齊星集團是山東XX的臉面啊!


趙長水有著一大堆身份,比如山東省XX代表、XX委員、XX模範……其中,齊星集團董事長這個身份可以排到最後了。畢竟,自古以來在北方就是,有錢不如有“呵呵”。

在齊魯大地,有“呵呵”能多牛逼?至少,有“呵呵”的趙長水,能牛逼到把“山東鄒平電力集團有限公司”這樣雷打不動的國企,變成屬於他(第一大股東)的民企,改名為齊星集團。不過,這樣的故事在齊魯大地上也不算稀奇。

然而,“呵呵”也造成了齊星集團不過是一家披著民企皮的“國企”而已。雖然齊星集團後來成為中國民企五百強,但這不是南方企業家所能理解的民企。比如,齊星集團隔三差五地就組織員工來場歌頌董事長的文藝彙報演出。

基本上啊,以電解鋁與火電等低端產業為主的齊星集團,和幾十年前那種“一個國企一座城”的模式很像。或者說,這也是山東眾多大麥克型企業的共同特色!不過,這也意味著一旦齊星集團倒了,那就不僅是經濟問題,更是……


沒人想齊星集團出問題(包括老斯基),但現實是像齊星集團這種規模很大,但技術含量有限的企業,抗風險能力很差。隨著產能過剩,幾年前齊星集團就已經出現問題了。這時,不得不為地方XX點贊,愛企業如愛兒子啊……

齊星集團拖欠貨款已經是常態了,在“中國裁判文書網”中,這貨涉及多起買賣合同糾紛。不過,沒有關係,在執行裁定書中,永遠都是詭異的“經本院查證被執行人暫無執行能力。本案暫無法執行。”

然而,即使如此也無法阻止產能過剩浪潮淘汰齊星集團。而且,齊星集團也無法進行產業升級,因為它也像眾多山東企業一樣是家族企業,老爸傳兒子(副總趙強),父子都沒上過什麼學。那麼,趙長水就眼睜睜地看著齊星集團完蛋嗎?當然不能!

於是,齊星集團開始大規模找銀行貸款,發行債券,爭取達到“大而不能倒”。當然,銀行也不是SB,以齊星集團的財務狀況,貸款有點困難,那怎麼辦?“互保”啊,比如鄒平縣的另一個大麥克,西王集團(同樣父子兵)就為齊星集團擔保了近30億!

於是,一場狗血劇在齊魯大地上演……

 

同屬鄒平縣的西王集團,和齊星集團關係鐵到穿一條褲子。而且,這兩家企業的董事長私人關係比企業關係更鐵,一同投資成立了多家公司,和親兄弟一樣!當然,能背後捅刀子的也只有“親兄弟”。

不得不佩服南方商人,浙商銀行發放給齊星集團的一筆3500萬元的貸款於3月20日到期。按照慣例,還了這筆貸款的本息之後,浙商銀行應該繼續貸款。然而,齊星集團3月8日把這筆貸款還掉之後,就呵呵了……現在看來,浙商銀行是唯一逃過這顆雷的贏家!


毫無疑問,浙商銀行的抽貸是壓倒駱駝的最後一根稻草。緊接著,其他銀行和各大證券公司、資產管理公司等36家債主,才緊急統計齊星集團的財務情況。結果發現,齊星集團信貸敞口合計高達71.5691億元,再加上民間融資,保守估計都是120億!

很顯然,這筆債務齊星集團還不起。不過,最先躺槍的卻是為齊星集團擔保的西王集團,西王食品的股價瞬間大跌!然而,這對於西王集團來說也不是什麼壞事,正所謂“趁你病,要你命”。

於是,誰也不知道為什麼某些媒體就獲得了一些絕密內部材料,開始大規模報道齊星集團將被西王集團托管。至少,按照齊星集團的說法,這是西王集團想要侵吞它的陰謀。

西王集團想要侵吞齊星集團,就說它資不抵債,而齊星集團說自己有四百多億資產,要自救,不用西王集團托管……這種事誰說了也不算,必須由專業的第三方機構來認定。於是,“大母”國際主動找上了齊星集團的門。

眾所周知,作為民族評級機構,“大母”國際就是個逗比,成立至今基本沒有一次評級正確!一如既往,“大母”國際給予了齊星集團AA級主體信用等級,評級展望為穩定。於是,齊星集團就拿“大母”國際說事,我們不僅沒有資金危機,還是AA級啊!

不過很遺憾,連鄒平縣XX都把堂堂“大母”國際當個屁放了。再者,西王集團也不僅僅獲得了鄒平縣XX的支持,還獲得了山東省XX的支持,比如山東省XX開了一次會議,提出省市要全力以赴支持西王集團托管齊星集團化解風險……So,4月2日,鄒平縣政府召集了齊星集團的股東會,商討西王集團托管齊星集團事宜。

然而,這個決定齊星集團命運的會議中,卻沒有董事長趙長水和他兒子趙強。因為,當天早上鄒平縣有關部門以涉嫌偽造公章等罪名對父子進行了傳喚。等鄒平縣XX在會議中正式宣佈西王集團介入托管後,才把趙長水父子放了出來。

趙氏父子當然不服啊,結果十天后,兒子趙強又被當地有關部門再次帶走,這次的罪名是擾亂社會治安……呵呵,這在山東企業界已經是很文明的方式了。畢竟,幾個月前,山東山水水泥(父子企業)為了爭奪控制權,爆發了一場千人規模的古惑仔大戰,除了刀槍棍棒,連叉車都出動了啊!

當然,以齊星集團中國500強的身份,肯定“有人”啊,想侵吞我,沒那麼容易!於是,這事玩到了北京,齊星集團在北京組織了“債務風波研討會”,請來了30多位法學專家。對於這份《委托經營三方協議》,30多位專家一致反對,狂噴山東省XX,接著就有北京媒體曝光托管黑幕!

這尼瑪就是抽XXX的碧蓮嘍,一場反目成仇的大戲即將爆發。然而,結果卻出乎吃瓜群眾的意料,這不是故事的高潮,而是結尾……

兩個多月後,西王集團自己也陷入了資金危機。而且,在兩個多月的托管中,西王集團才發現齊星集團的問題遠遠不是如此簡單,這尼瑪不是塊肥肉,而是一坨翔啊!於是,7月2日西王集團宣佈《解除托管協議》。

OK,西王集團不願接手了,趙長水父子大獲全勝!那麼,剩下的問題也就簡單了,欠債還錢唄?然而,沒錢的齊星集團既不還錢,也不認同任何機構對齊星集團的資產評估,只信大“母”國際……牛逼!

很顯然,掩耳盜鈴沒有鎚子用,所以齊星集團理所當然的破產重整了。不過,齊星集團的故事結束了,齊魯大地的故事才剛剛拉開帷幕……

 

老斯基也不知道山東企業債的規模是多少,不過2014年的新聞說,山東全省企業債券發行規模再創新高,同比增長102.6%,發行規模位居全國第三位。然而,山東的經濟總量才多少?

作為中國百強縣,山東的明星縣鄒平,有四個大麥克型企業,分別是山東首富的魏橋、山東天信、西王集團、齊星集團。然而,今年上半年,在去產能浪潮中,這四個巨頭企業集體陷入資金危機。此時,大家才發現原來他們都是在靠企業債,苟延殘喘啊!

不過,這依然不是最致命的問題,就算這四大企業都破產了,也會有其他企業接替它們的位置。真正的問題是無論鄒平縣企業規模大小,基本上沒有企業不玩“互保”,都在套企業債啊。比如,為齊星集團擔保的不止西王集團這樣的大麥克企業,還有很多規模相對較小的企業。

如果銀行真敢按照互保協議中的規定,讓這些擔保企業來替齊星集團還債,那麼一旦這些企業也破產,又必然牽扯出十倍數量的企業……最終,會有什麼結果?

很顯然,銀行和鄒平地方XX都知道這將是毀滅性的結果。SO,為了確保不再出現浙商銀行這樣的“叛徒”,眾多銀行機構成立債委會,約定誰也不許抽貸。但是,不說那70億怎麼辦,齊星集團只是第一個啊,下麵必然還有更多的企業出問題,怎麼辦?再或者說,這次企業債危機又豈是區區鄒平縣吶!

老斯基也不知道山東應該怎麼辦,畢竟老祖宗說過“殺人償命,欠債還錢!”So,只能說,齊星集團的破產,標志著連曾經“經濟相對較好”的齊魯大地也……

 

山東發生企業債危機後,整個北方還有哪個省份能站著擼?而且,別看山東這麼慘,它依然是北方省份中的戰鬥機。

山西,僅七大國企煤礦,在2016年的負債就達到了1.2萬億。1.2萬億是什麼概念呢?2016年山西全省GDP也就1.2萬億!但是,銀行敢停七大國企煤礦的貸款嗎?那不僅是七大國企煤礦,還是七座城啊!不過還好,銀行們已經在東北解脫了。

現在再說東北經濟也沒有意義,不說振興東北的口號聲已經很難聽到了。甚至,很多商業銀行已經不敢再給任何東北企業貸款……再或者說,放眼整個北方,以礦產、農業和落後重工等產業為主,國企又多的一逼,怎麼可能不慘?

然而,在北方經濟慘成狗的同時,浙江、福建、廣東等沿海省份GDP繼續爆表啊。而且,它們已經初步完成了產業升級。這意味著未來,北方依然沒有一個省份能站著擼,而南方經濟繼續高速增長……

老斯基也不知道此時北方是否會集體反思,還是再玩“覺悟”?至少,未來幾年中國經濟真正的問題是,南方沿海還撐得住廣袤的北方嗎?


views: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