來源 | 德國優才計劃(ToGermany)

轉載授權請與原作者聯繫

在眾人眼裡,

影帝身邊的女人應該是這樣的,

 

或者,這樣的,

 

但你一定沒想到的是,

居然還有這樣的,

有人說看到這張圖,

還以為這是他的媽媽,或者保姆,

要不就是富婆?

結婚三十年,

他是香港四度獲得金像獎的影帝,

身處五光十色的演藝圈,

曾與張曼玉、林青霞等大牌明星合作,

可即使身邊正妹如雲誘惑不斷,

他卻獨專情於她一個。

他就是:梁家輝。


  

1958年2月1日,他出生於香港,

童年時,在戲院工作的母親為照顧他,

常常將他帶到戲院,

在那裡他看了很多,

好萊塢首輪放映的大片,

晃動的畫面和充滿夢幻的影像,

帶給小小的他無數天馬行空的幻想。

從香港理工大學畢業後,

他陪同儕去考TVB訓練班,

結果兩個同儕都沒考上,

他卻成為香港無線電視臺,

第10期藝員訓練班的學生。

那時候在學校,

劉德華是他的同班同儕,

周星馳和梁朝偉是他的學弟。

剛開始時,大家處境都一樣:

每天辛苦地跑龍套。

從左到右依次是:梁家輝、周潤發、劉德華

23歲時,他還沒畢業,

TVB就要求簽合約,薪水很低,

而且一簽就是八年的長約,

他心裡想,如果一簽八年,

約滿的時候已經31歲了,

這豈不是浪費時間,

到時候就像從監獄出來一樣,

沒乾過別的工作,

也適應不了這個社會,

於是當下決定,拒簽TVB。

拒簽之後,他不再去想當演員的事情了,

“想自己當老闆,想學有所用”,

於是他就辦了一本少女時裝雜誌,

《La Bouche》(法文,意為銀唇),

憑著中學時學來的平面設計的基礎,

整本雜誌從採訪、攝影、編輯、

拉廣告到督印,都是由他一人包辦,

可惜廣告收益並不好,

因此只拍了一本就沒了下文。

 

雖然辦雜誌的事情黃了,

可當時在辦雜誌時,為了省錢,

他沒有選擇電視和電影明星,

而是找一些有內容、

有故事的女孩來做封面女郎,

不曾想,這一找,

竟找來了李翰祥的女兒李殿朗。

因為這段交情,

他收到了中國劇組的邀請,

他絲毫沒有猶豫,便果斷赴約,

而正是這次赴約,

改變了他的一生。

李翰祥導演讓他出演影片,

《火燒圓明園》和《垂簾聽政》中,

病怏怏的咸豐皇帝。

無精打采的樣子,木然遲滯的眼神,

他將咸豐皇帝的孱弱多病,

充分展示了出來。

《垂簾聽政》

《火燒圓明園》

憑藉劇中“咸豐皇帝”的出色演繹,

他一路過關斬將,

一舉拿下了當年第三屆,

香港電影金像獎的影帝 

原本以為這是最好的開始,

卻未曾想到,

命運給他開了個天大的玩笑。

那個年代,

只要在內地拍過電影的演員,

在臺灣一律遭封殺

於是由他主演的電影,

一律不准進臺灣影院,

臺灣這邊一封殺,

香港那邊也沒人找他拍片了,

就這樣,他面臨著失業的窘境。

後來臺灣地區有所鬆口,

要求他公開道歉,寫下“悔過書”,

便可以放他一馬。

但倔強的他果斷拒絕,

他覺得自己是在為同胞拍戲,

並沒有錯。

就這樣,剛剛出道,展露光芒,

就從此被雪藏了。

1985年,在拿了金像獎影帝的第二年,

他沒有得到一份片約,

導演、片商不敢找他拍戲,

整整一年沒有收入,

他的人生陷入困頓。

該怎麼辦?

沒辦法!

只有放下身段,才有活路,

於是,閑來無事可做,

他跑去當時香港最繁華的銅鑼灣,

和朋友去夜市擺地攤,

賣自己設計的工藝品。

繁華的香港銅鑼灣

 

他常常蹲在街邊,

一蹲就是好幾個小時,

沒有生意的時候,他還得大聲叫賣,

叫得嗓子發乾、發癢、發痛。

常常這樣,一天下來,

也賣不了多少。

還時常有路人經過,詫異的問:

“咦,你不是那個新影帝梁家輝嗎?”

他抬起頭,毫不迴避地笑著說:

“是啊,我就是梁家輝!”

大家唏噓感嘆:

一代影帝,怎會落到這步田地?!

他卻一點也不覺得尷尬丟人,

反倒招呼著來來往往的人們,

藉著影帝的光環打起了小廣告。

“如果喜歡我拍戲,

就幫忙多買點首飾,

我以後要靠這個混飯吃呢!”

結果,本來無人問津的小攤,

在他的笑聲和吆喝聲中,

東西很快就賣光了。

堂堂影帝,

淪落路邊擺攤維持生計

這一消息也不脛而走,

有人嘲諷,有人憐憫,

更多的則是冷眼旁觀。

問及那段時間他的狀態,

他卻引用了《我要成名》里,

自己的一句對白,

“在大海裡面,要你往下沉的話,

你放棄了,你就沉下去了。

你要不停地踩水,

你要不停地努力,

拼命把頭冒出來,

總有人看到你的頭在水面。

總有一天,有出頭天”

果然,在他拼命要把頭冒出來的時候,

一個女人出現了,她就是江嘉年。

她是香港電臺的製作人,

聽說了他的遭遇,心裡很為他不平。

她仔細地看了遍他的影片,

認為他是不可多得的實力派演員,

於是打電話問他,

願不願意參加廣播劇的錄製?

回憶當初接電話的情景,

他說:“終於有工作了,

我還能不願意麽?

同時我也很驚奇,

這個女人夠大膽的,

是香港唯一敢給我工作的人。

第一次見面的場景他一直記得,

“她真的好美,第一眼看見她,

那一刻我就很喜歡她,

心好像被雷劈了一樣,

被她迷住了”。

而當時的她已有男友,

他只能將這份愛慕藏在心底。

為了多見到她,他經常在工作間隙,

偷偷溜進電臺主持人休息室。

有時只是簡單地寒暄幾句,

但他卻能快樂得像個小孩。

就這樣,明顯的”暗戀“持續了三個月,

三個月後的某一天,

他從同事口中得知,

她和男友分手的消息,

他異常激動,心裡默默竊喜:

這可是老天賜給我的一個機會啊。

於是買了兩張電影票跑去找她:

“我想約你看場電影,如果你想去,

我七點半在電影院等你,

如果你不想,那就算了。”

愣頭愣腦的說完這些話,

周圍的人都忍不住笑了,

畢竟前途一片光明,家境優越,

又才華橫溢的江嘉年,

走到哪都有著大把的追求者,

怎麼會看上這個淪落街頭,

還被封殺了的窮小子?

這無疑是癩蛤蟆想吃天鵝肉!

沒想到的是,

當晚江嘉年真的去了!

一來二去,兩人便互生情愫,

於是,他們順理成章的在一起了

他忍不住問:“為什麼要選擇我”。

她答:“因為我喜歡你”。

簡單的一句“我喜歡你”,

卻讓他輾轉反側,激動了好幾個晚上。

可是戀愛期間,他的經濟很拮据,

很少有能力出去吃喝玩樂,

平常最多的娛樂活動,

就是在家玩玩五子棋。

有一天江嘉年的生日,

他決定大出血本,

拿出當月僅有的積蓄,

請她去喝了一次高檔咖啡。

結賬時他意外的發現,

這家店價格非常便宜,

他興奮極了,

像發現了秘密寶地一般,

不僅經常帶她光顧,

還把這家咖啡店推薦給同事。

沒想到,同事們回來紛紛責怪他,

“哪裡便宜啊,騙人!”

他覺得奇怪,

就跑去問店里的服務生,

再三逼問下,對方只好告訴他,

是江嘉年擔心他沒錢,

又要給足他的面子,

呵護他做男人的尊嚴。

事先給店里打過招呼:

凡是梁家輝來消費,

一律五折結賬,

剩下的由她補上。

得知真相後,

他不由得濕了眼眶,

默默握緊了拳頭,

這時的他更加確信:

自己遇到了值得一生疼愛的好女人!

一旦有了認定的人,

結婚是給她最好的承諾。


5月20日,就在江嘉年生日這天,

他突然向她求婚,

江嘉年看著眼前這個男人,

想都沒想就答應了,

可當時他的卡裡只有8000港幣,

看著他這麼為難,兩人商量後,

決定一切從簡悄悄結婚:

不通知家長,不公證結婚,也不辦酒宴。

他用八百元買了一枚婚戒,

剩下的錢訂了一間蜜月套房,

吃了一頓豪華晚餐,

連結婚證,都是他自己畫的。

新婚之夜,

身無分文的他抱著妻子,

站在陽臺吹著海風。

他問:“嫁給我,你不覺得委屈嗎?”

她說:“不覺得,我相信你,

永遠不會讓我受委屈”

聽到妻子的回答,他暗自發誓,

這輩子絕不辜負她。

結婚大半年後,

他們的經濟狀況開始改善,

這時候他們才跟家裡坦白,

去辦了正式的手續。

一夜之間,各大媒體雜誌的封面都是:

梁家輝娶了一個人人喝彩的太太。


也許他的努力感動了上蒼,

也許是太太帶給了他好運,

婚後不久,

在導演徐克和大哥周潤發的幫助下,

臺灣地區破例解除了對他的“封殺令”。

這個昔日的影帝一踏入熒屏,

便迎來了演藝事業的第二個春天,

一口氣接拍了好幾部大製作的影片,

曾經最忙的時候,

他一年能接拍13部電影,

拼命三郎式的工作狀態,

被人們稱為“梁十三”

《黑金》里,他是那個老謀深算、

城府頗深的周朝先。

《92黑玫瑰對黑玫瑰》里,

他是那個像痞子一樣的小警察。

並憑藉這個角色,

再次問鼎香港電影金像獎男主角獎。

《戀戰沖繩》里,

他是那個度假的飛虎隊隊員羅宏達。

《大丈夫》中,他刻畫的九叔,

獲得了第23屆金像獎最佳男配角獎。

那幾年,他在香港電影金像獎最佳男主角、

臺灣電影金馬獎最佳男主角之間,

來回切換,拿獎拿到手軟。

以致坊間都說:

不是梁家輝需要金像獎,

而是金像獎需要梁家輝。

可他卻一直欣慰地認為,

這是婚姻帶給他的福氣。

可是事業回春,身價暴漲的他,

絲毫沒料到更大的困境正等著他。

由於他的票房號召力,

一些具有黑社會背景的影視公司盯上了他,

以恐嚇、威逼的方式,

強迫他拍一些並不想接的影片。

1990年,憑藉《愛在他鄉的季節》,

他獲得臺灣金馬獎最佳男主角獎。

據傳,在頒獎儀式的當晚,

他竟被那些人架離晚會現場,

直接帶往拍片現場。

 

《愛在他鄉的季節》劇照

1993年,他在越南參加法國影片,

《情人》的拍攝,太太也陪同前往。

一天凌晨,他們房間的門被人撞開,

黑幫的人竟雇佣越南軍人,

用槍頂著他的腦袋,

命令他起床跟他們走。

這一次,他被帶去了菲律賓拍戲,

獨自留下的太太也被人軟禁。

一開始,太太嚇壞了,

可她卻打電話給丈夫,

安慰他不要害怕不要緊張

還軟磨硬泡的說服監視她的人,

帶她去見幕後的黑社會頭目,

和他進行了談判。

那時的香港影壇,黑幫勢力很大,

連成龍、洪金寶、劉德華都畏他們三分,

何況一介女流?可她卻說:

“我既然來了,就不怕死。

你們是生意人,

無非想自己拍片子多掙些錢。

《情人》是一部受矚目的大片,

我敢說這部片子會讓輝仔的知名度,

有一個質的飛躍,

你們讓他安心將這片子拍完了,

再去拍你們的,

對你們的票房只會有好處。”


《情人》劇照

言辭懇切,不卑不亢,

她竟打動了黑社會,

他們允許梁家輝返回香港,

在香港機場,他一見到接機的老婆,

抱住她就放聲大哭,

這是他唯一一次在公眾場合如此失態。

他說:“都說男人比女人堅強,

關鍵時刻卻總是女人最先鎮定下來,

男人有時真的是不能沒有女人。”

後來,果然如太太預料,電影《情人》,

為他贏得了國際影壇的一致認可。

看著丈夫的事業節節攀升,

為了讓他無後顧之憂,

她決定放棄自己的事業,

安心在家照顧公婆操持家務,

成了一個全力經營家庭的女人。

婚後第五年,

他們有了一對可愛的雙胞胎女兒:

Nikkie、 Chole。


演藝巔峰時期又喜得千金,

家庭事業雙豐收的他,

成為人人羡慕的對象。

可背後為他不斷付出的妻子,

卻飽受非議和嘲諷。

那時產後的她因病需要治療,

藥物中含有大量激素,

導致她身材嚴重走形,體重劇增,

無論之後怎麼做形體運動,

也無法回到從前模樣。

出席活動,參加晚宴,

站在他身旁的太太,

仿佛換了一個人,

被許多香港媒體稱之為,

“體態臃腫、面容憔悴的大媽”。

 

曾經在婚前,

人們無法接受江嘉年下嫁梁家輝,

如今婚後,

人們無法接受影帝搭配這樣的妻子。

可他卻拉著她的手,堅定的站出來說:

“這世上再美的女人,

都不如我老婆有魅力”。

走下銀幕,離開電影,

我們見到的他,

是那個每天陪在妻子身邊,

牽著她的手不放的丈夫。

在人潮涌動的街頭,

他緊緊握著妻子的手,

安靜地走過一個又一個街口。

周末的商場,

他跟在妻子身後付款,

一隻手牽著愛人,

一隻手扛大包小包的戰利品,

心滿意足地往家走。

清晨午後,只要有空閑,

他就帶著妻子,

坐在街邊普通的小店里,

一邊聊天一邊吃著早點。

帶她看最愛的球隊比賽,

他望向她的眼神里,

滿滿的都是愛意。

在第四度成為影帝的頒獎現場上,

他抱著太太激吻。

可即使他們的生活有目共睹的單純,

卻也逃不出狗仔們的炒作,

在拍攝電影《新龍門客棧》時,

有人拍到他和張曼玉一起吃飯。

《新龍門客棧》梁家輝張曼玉劇照

提起那張照片,

他至今難以平靜:

“其實Maggie(張曼玉的英文名)

和我們一家都是朋友。

我太太生產的時候,

我因為趕不回來,

還是她全程陪在我太太身邊,

她也是我女兒的乾媽。

那次吃飯是很多人一起的,

但照片被處理過了,

變成只有我們兩個人。

這張照片一發表,

立即成了當時娛樂圈的頭條新聞,

雖然太太在第一時間表達對他信任。

可他卻無法釋然:

“我太太這邊是沒問題,

可人家將來是要找男朋友的,

她該怎麼向別人解釋?”

為此,他和太太專門請張曼玉喝咖啡,

對她說:“為了不必要的嫌疑,

以後我們還是少見面吧。

不料此話一齣,張曼玉淚如雨下:

“我都不在乎,你又何必?”

他一時竟不知說什麼好,

這時,太太忍不住哭著對她說,

“分離是為你的名聲著想啊。”

不成想,分離不成,

三人的感情反倒更加深厚了。

此後,為了避免這類事情再次發生,

就連在外地拍戲的忙碌期,

他都會將妻子帶在身邊,

十指相扣,形影不離。

外人不理解,

媒體也評論他的太太醜。

他卻說:

我太太年輕時是個美麗的女孩,

現在她在我心中也是越來越美,

有時我會在她睡著後,

悄悄偷看她幾眼,

溫暖的東西一直在心中流淌。

1997年,結婚十年後,

兩人就約定,以後每過去十年,

就要舉行一次“婚禮”,

紀念一起走過的路。

結婚20周年時,

他還專門買了顆大鑽戒送給太太,

別人都說:

“誰會買這麼大的鑽戒送老婆?

那是用來取悅情人的。”

他卻說:“對我來說,

這樣的鑽石只有我太太才當得起。

幾十年後美麗依舊,還在不斷升值”。

不僅對老婆疼愛體貼,

他對女兒,更是呵護有加。

曾經因為拍戲,長期不在家,

有一天他回家,

女兒竟然不叫爸爸,

躲在媽媽身後探頭探腦打量他。

看到女兒的這個舉動,

他既心疼又後悔,

後悔在孩子的童年,

沒有好好陪伴她們。

於是他決定填補女兒童年的空白,

隨後的整整兩年,沒接過一部戲,

時間全部用來陪在家人身邊。

結果女兒們有些不習慣了,

有一天很認真地問他:

為什麼別的小朋友的爸爸都有工作,

你卻沒有?

這回,輪到他啞口無言了。

後來,只要在香港拍戲,

每天臨睡前,

他都會給女兒按摩、講故事。

等她們睡著後再離開,

活脫脫一個女兒奴。

如今女兒們都已長大,

出落得亭亭玉立,

作為家中唯一的男人,

他心甘情願地,

當著她們的司機、大廚和苦力。

在他看來,

能每天陪在她們身邊,

是他人生最福祉的事。

今年的5月20日,

也就是他和太太30周年結婚紀念日,

女兒在社交網路上發出祝福:

“祝我的兩位最好朋友——

爹地、媽咪結婚周年30年快樂!

我非常愛你們!”

還在網上曬出了童年照片,

以及父母的背影,

一家人其樂融融,笑容滿面。

古人雲:

貧賤之知不可忘,

糟糠之妻不下堂。

兩個人在一起,不止濃情蜜意。

激情冷卻後感情的維繫,

需要情義,更需要恩義。

就像他說的那樣:

“她嫁給我的時候,

正是我很窮的時候,

能把終身福祉托付給,

當時沒有願景的男人,

是非常勇敢的行為。”


因為她的信任和鼓勵,

所以他倍加努力,

在他心裡一直默默地記得,

當年對太太發過的誓言:

“今生一定讓她們母女,

成為這個世界上最福祉的人!”

如今,他做到了。

當年你不欺我少年窮,

餘生我必唯你是妻。

誓言的意義,

是看著你從青春年少的美麗,

蛻變朱顏鶴髮的魅力。

從不遮遮掩掩,從不逃避問題,

你若不離不棄,我必生死相依,

這就是他對她,最美的愛情。

【小編一直在努力,希望把更好的文章呈現給您!請點贊鼓勵!小編微訊號 nyc8765

【德國頂級設計】為千萬家庭帶來方便 

views: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