來源:文史e家(ID:wenshiyijia2016)


在華人科學家中,最有資格談論愛因斯坦的,大概要算楊振寧先生了。楊振寧與愛因斯坦的正式交往有三次,一次是在普林斯頓現場聆聽大師的講座,另兩次是更近距離的接觸。

普林斯頓的講座


1949年,楊振寧從芝加哥大學獲得博士學位一年後,應邀前往新澤西州的普林斯頓高等研究院,而愛因斯坦自1933年以來就在那裡當教授,其時已經70歲了。

當時,高等研究院有大約30多名博士後,楊振寧也是其中的一員。大家都深深地尊敬和崇拜愛因斯坦,但是大家也認為不應該打攪他;況且他的興趣是在被稱作統一場論的方向上,而大家沒有一個人做這方面的研究。

愛因斯坦

楊振寧當時主要是從事現在被稱作核物理的研究,這個領域與愛因斯坦的興趣所在相距甚遠,所以楊振寧沒有主動找他談過。但是就在那個時候,愛因斯坦完成了《相對論的意義》的新附錄。此書篇幅不大,之前已經被多次出版過,此時他又增加了一個附錄。愛因斯坦找到當時擔任研究院院長的奧本海默,說自己對於統一場理論有了一些新想法,並希望就此做一個演講。

於是愛因斯坦在研究院的一間小教室做了三個系列講座。當時研究院很小,那個講演廳里大約有十五排,每排大約有八個座位。大部分聽眾是研究院的物理學家,有三四十個人,還有幾位來自普林斯頓大學。應該說,愛因斯坦的講座不是很成功,因為他想做的是改變廣義相對論中引力場方程的矩陣,這是個最終被證明很難有收穫的方向。演講中他使用了很多德文術語,所以他的講座對楊振寧來說也很難懂。

一個半小時的談話


1952年,楊振寧同愛因斯坦有了一次更近距離的接觸。楊振寧和李政道當時發表了關於相變的兩篇論文。相變是物理學中一個非常重要的課題,是指類似於水轉變成蒸汽或者冰轉變成水這類事情。李政道和楊振寧在這個領域有一些很好的研究結果,愛因斯坦也註意到了,而相變也是他最喜愛的領域之一。他對經典物理學的研究主要基於兩個方面:一是統計力學,其中包含相變理論;另一個是電磁學。他在這兩個方面都作出了傑出的貢獻。愛因斯坦看到這個論文很感興趣,他讓當時的助理考夫曼(BruriaKaufman)找楊振寧去跟他談談。

李政道(左)與楊振寧(右)

愛因斯坦跟楊振寧談話的時間有一個半小時左右。他講了很多內容,還在黑板上畫了一個麥克斯韋曲線圖,但是楊振寧沒明白他所說的主要觀點,因為面對這樣一位令人敬仰的偉人他有點拘束,而且愛因斯坦把德語和英語混在一起,使楊振寧不大聽得懂。

兩位大師的演講


楊振寧和愛因斯坦還有一次近距離的接觸,那是在尼耳斯·玻爾來訪問的時候。

玻爾(左)與愛因斯坦(右)

玻爾是20世紀最偉大的理論物理學家之一,他是愛因斯坦的朋友,也是對手。那是一個比較通俗的演講,會場設在一個普通的大屋子裡,由於沒有足夠的椅子,楊振寧他們很多人就坐在地上。愛因斯坦也參加了這次演講。

從傳播知識的角度看,那次演講非常失敗,因為玻爾的母語是丹麥語,對於多數聽眾來說他的口音很重。楊振寧他們大多數的年輕人只是坐在那裡,觀察這兩位偉大的物理學家的反應,而並不真正懂得發生著什麼事情。要知道,愛因斯坦和玻爾的學術爭論是歷史上最重要的思想交鋒,他們的對話試圖闡明量子力學的意義。

玻爾對於在1927年那次會議中同愛因斯坦之間不同尋常的對話感到非常自豪,他在此後的那些年裡反覆使用他當年在黑板上所繪出的圖示。據說那幅圖解在他去世的當天還留在辦公室的黑板上。


作者 | 李永軍

投稿郵箱: aiwenyi01@126.com

聯繫QQ: 3067402679

投稿須知: 註明為原創或選摘、摘錄等(若不註明責任自負),並註明聯繫方式,本平臺不設稿費,文責自負。

底下有評論,你參與了嗎?

【文藝】雜貨鋪子

三店又開張了

掃以下微信進去逛逛吧

註明“我愛鋪子”

views: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