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已獲得授權,來自微信公眾號:創意社

微訊號:ichuangyi99

本文素材來源於騰訊視頻《和陌生人說話》節目

版權歸節目所有

死刑犯的最後一夜如何度過?


有人整夜唱歌,

有人想吃酸菜魚,

有人吹噓做過的“大事”,

有人說“來生做好人”

......

而他們人生最後的秘密都說給了一個人,

他的名字叫:歡鏡聽。

歡鏡聽,重慶人,1996年31歲的他因侵占公司財物,獲刑兩年。

因為文化素質較高,他在獄中服刑期間被安排了一項特殊的任務——為死刑犯寫遺書。也正是這樣一個特殊的任務,讓他看到了之前完全不能想象到的東西:人性的脆弱、生死的沉重。

歡鏡聽

“他們的背影,尤其他們被五花大綁的那個背影,

定位在我的記憶裡面就是:

其實,人,來到這個世界就兩個字:

——生和死。

提醒你畏懼兩個字,

有些事有些人,是動不得的,

敬而遠之的。”

01

酸菜魚的味道,其實是活著的味道

回憶起第一次給死刑犯寫遺書時的情景。他坦言,當時手都是抖的。那種戰慄,是對死亡的恐懼。

剛剛把寫遺書的稿紙放在鋪蓋上,準備開始記錄死刑犯遺言的歡鏡聽,手不自覺地在發抖。鋼筆一划,紙就戳破了。再換一張,還是戳破......

“大哥,你害怕什麼?明天要死的是我呀,又不是你。”看守所的地板上,戴著腳鐐手銬的小伙子,安慰他道。

聽到死刑犯本人的安慰,他也很坦誠地說“我是真是害怕。”同時也對死刑犯人,有了新的認識。

“因為我是第一次感覺到,

一個生命可以用倒計數的這種方式,

當聽到時鐘在嘀嗒嘀嗒響的時候,

心裡五味雜陳”。

看著面前這個白凈清秀,只有22歲的小伙。歡鏡聽試著平復心情,開始記錄他留給這人間最後的話,一封留給媽媽的溫暖的遺書:

媽媽你很辛苦,最後我以這種方式離開你,讓你在親人和家裡人面前臉上無光,很對不起,如果來世還有機會做你的兒子的話,我將會選擇走另外一條路。

遺言交代完,小伙子提了一個要求——要吃酸菜魚。除了喝酒,死刑犯最後的要求一般都會滿足。

看著眼前這個正在吃酸菜魚的小伙子,難以想象,面前這個清秀的小伙,居然在毫無預兆的情況下殺了人。犯罪時他只有19歲,平常老實孝順,五元錢都要跟母親要。(按照歡鏡聽入獄服刑的時間來算,當時應該是1994年左右)

“也就是在吃酸菜魚的時候,這個小伙流淚了。”

歡鏡聽回憶:“他在之前說自己犯罪的時候,沒有(哭)。講到母親的時候,也沒有。而就是在吃這人生最後一餐的時候他流淚了。”從此以後,再也吃不上酸菜魚了。

這味道,是一種活著的味道啊。

“一個21歲的小伙子,在要上刑場的時候,能夠偷偷地流淚,其實他還是想活的,還是想活下去。”

但是法律面前,人人平等。一些決定,做了就要付出代價。

02

她的遺書,就是歌詞

印象最深刻的一個死刑犯,是一個女犯人。從進來到最後走,她一直在唱歌。

少女的心,秋天的雲,多少個憂愁苦悶的夜晚,多少個歡樂愉快的黎明。

這首女死刑犯在臨行前一直唱的歌曲,是當年流行在重慶雲南知青中的歌曲。

“我給她寫遺書的時候,她就是唱給我聽的,那個眼淚,一滴一滴地,就滴到了遺書上。她的遺書就是歌詞”。

在歡鏡聽看來,她可能是在懷念內心情感中那些最柔軟的東西,“她其實眼光裡面是有光彩的,是有對人間某一份對她來講非常重要的一份感情的懷念”。

天亮了,開始吃早餐了,這個女刑犯要求化妝。“所謂的化妝也就是簡單地描下眉、嘴唇。最後換戒具的時候,她並不害怕,還在輕輕地哼歌,直到上了刑車。

03

這樣說來,我也算個好人

我給他取名“王一”,一個鄉間小偷,被判死刑是因為搶劫。

我第一次見到他的時候,他顯出一種十分高興的樣子。歡鏡聽回憶道,“我就聽他在死牢裡面,不停地跟其他死刑犯和看護他的人講故事,吹噓他曾經偷過哪些人,偷到最大的錢是多少。”

但有一次偷到一個女大學生的錢包,卻讓他做出了一個讓人意外的決定。

那是一個女大學生的錢包,裡面只有幾塊錢和一封信。他看了信的內容,這應該是一個老農民寫給他正在讀大學的女兒的一封家書:

這個月我還在籌錢,你的生活費我要晚一點才能夠給你寄來,現在我已經不太好意思跟親朋好友借錢了。

面對著這樣一封家書,這個小偷忽然陷入了沉思。“既然這麼窮,乾脆把我偷的錢,給她寄點去吧”。

聽了這個故事,歡鏡聽對王一說“這是你做過的善事”。

“這樣說來,我還算是一個好人?”王一開玩笑地說。

最後的時刻,小偷留下了這句遺言。

假如人有來世的話,我不做小偷。

04

最後一夜

臨行前的死刑犯們千姿百態:有的人通宵不睡,有的人就是話嘮……但天快亮了的時候,他們會望向窗外。

當霧氣散盡,天慢慢亮了的時候,那種絕望的情緒也越來越濃。

等到早上6點半,獄方會給他們吃早飯。一般是兩個饅頭,稀飯,鹹菜。吃完之後就會換戒具。大部分人在此時會恐懼,有癱軟在地上、大小便失禁的,也有那種自己給自己壯膽,不怕死的。

五花大綁之後,交給武警,押上刑車就走了。

歡鏡聽看到的只是一個個背影,從來沒有人回過頭,他們也回不了頭了。

前幾分鐘還在跟你說話,

講故事甚至是唱歌,

在幾分鐘之後,你看著他的背影,

甚至意識到:

這個背影,這個人,這個生命,

馬上就要消失。

那一刻、那一幕、那一瞬間的感覺,

深深地烙印在歡鏡聽心裡,

定型了他今天的為人處事:

——敬畏,

對生命的敬畏。

“現在我從來不闖紅燈,規則就是敬畏。出獄20年,當年的經歷已經深深地改變了歡鏡聽。


“他們的背影,尤其他們被五花大綁的背影,永遠定格在我的記憶里,讓我明白人來到這個世界就兩個字——生和死。提醒你畏懼,有些事、有些人是動不得的,是要敬而遠之的。


歡鏡聽為130多個死囚寫過遺書,其中預謀殺人經過嚴密策劃的極少。大多是一時衝動,一種連自己都無法想象的失控。臨死之前,許多年輕人都無法釋懷、死不瞑目。

因為,連他們自己也想不通,當時為什麼會這樣做。

“我不怕一次又一次回想起那些陰森恐怖的夜。那是我第一次如此貼近生死,與這樣的話題接觸,就是和死亡交談,就是和生命交談,就是和自己交談。”歡鏡聽說。

生命是珍貴的,失去了就再無可尋。所以請敬畏生命——不是敬畏那些已經化成朽骨的死囚,而是敬畏生命。也就是說,活著,讓生命鮮活地存在下來,這是世界上最有尊嚴、最福祉無比的事情。 

每個人都會面臨生命的終結,

如果讓你寫遺書,你會寫什麼?

來世再見。

歡鏡聽如是說,大概他是相信輪迴的。

如果是你,

你會寫些什麼呢?

戳視頻,聽歡鏡聽還原真實的最後一夜


投稿郵箱: aiwenyi01@126.com

聯繫QQ: 3067402679

投稿須知: 註明為原創或選摘、摘錄等(若不註明責任自負),並註明聯繫方式,本平臺不設稿費,文責自負。

底下有評論,你參與了嗎?

【文藝】雜貨鋪子

三店又開張了

掃以下微信進去逛逛吧

註明“我愛鋪子”

views: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