來源:劉備我祖(gzliubeiwozu)

吳京,京師正黃旗,癸醜歲生(1974年),少年入什剎海習槍棒,以對殺拔萃九州,然去之同門皇帝李,遠矣。

 

吳生為人,貌非雄壯,形非魁偉,視之若童子,雖槍棒稱長,然人不以為壯士,或曰不過白麵武生也。

 

時皇帝李據武林天下久矣,能匹亞者,龍哥也,次子丹也,其餘欲分一鼎足,皆不能。

 

吳生亦然,以弱冠行梨園影視,皆能名聞天下,然非名震天下。

 

夫名聞與名震,雲泥之別也,天下人聞皇帝李,龍哥與子丹,必正色危坐,必曰:李公、房公、甄公。聞吳生,則曰吳生而已。

 

吳生亦自知自明,苦無終南之徑,不過刻苦,以性命博名而已。嘗與子丹共“殺狼”,某夕,與子丹逢狹巷,各執寸兵,怒目相對,須髯皆張,殺氣盈巷。

 

導演曰:二公不必套路,以力相殺則可。

 

吳生乃與子丹相殺,尺巷之中,劍光凜冽,刀鋒逼喉,仄狹之地,殺機千重,閃目之間,鋒刃傷骨。

 

此時吳生,無復童子之態,始有刺客之志,騰挪刺擊,雷鳴霜鋒,不過杯酒之間,若有雄獅百萬,狹路相逢,頃刻殺傷百萬。

 

吳生目炯炯,氣列列,傷子丹數處,子丹亦傷吳生。旁觀見之,皆膽寒,曰:吳生乃刺客也,殺氣令吾輩側目。吳生聞之,笑曰:吾非怒也,乃不能忍痛也。

 

既在梨園久,不得與皇帝李匹,吳生自傷曰:吾氣之不揚,良有以也,當另闢蹊徑,然蹊徑何在?

 

當時中華日殷富,含光已久,蕞爾之國或狎而玩之,今日侵一島礁,明日驅我漁民,國人皆欲振兵威,復漢唐之象。

 

吳生曰:吾一身武藝,豈得空負,雖不能為薛仁貴、岳武穆,當振國人之志,以明中華之不可狎玩。嗚呼,我所長者,軍中武俠也。

 

乃立志為軍俠。

 

初,為《戰狼》,天下始聞,然未大振。

 

乃思續之。

 

軍俠之事,不啻漢唐遠征,狂沙萬里,費用非薄,乃謀於妻謝氏曰:吾今欲以軍俠振天下,揚國威,或此去富貴,或千金散盡。吳生且言其泣,謝氏撫其額,壯氣其曰:君有大志,此非銀幕事也,乃國事也,妾無長物,唯京師有陋居,售之可得千金,足成大事。若邂逅不如意,千金散盡,則可退而就妾,豈憂溫飽。

 

乃售宅得巨金,召人馬,誓遠征,遠赴萬里熱沙,逞豪情報國之志。

 

吳生所為者,名冷鋒,國之鷹楊死士也,以家園不保,行好漢之事,殺小吏,入囹圄,削軍籍,然不忘國,逢嬌妻亦女將,遠征熱沙,陷敵手,於是隻身跨洋,入重譯之地,赴不毛之域,殺賊尋妻,克難救民。

 

事若好萊塢,人若史泰龍,然所系重矣。

 

吳生既以戰狼自許,則以身命系之。

 

彼少時嘗傷,幾於癱廢,然不屈於志,不負於懷,風沙掠面之際,烈日融焦之時,以中歲之身,習行伍之事,驅戰車,射天狼,行流沙,泅深海,數度死於珊礁,幾回亡於毒蛛。蠻民之地,剽掠之國,命不過須臾,身無非浮游,朝出不知其夕,夕出不知其朝。

 

又有嬌貴花旦,臨事要價,吳生曰:此事非為富貴也,汝為富貴來,去,去,去。

 

數年,事成,丁酉歲(2017)夏,戰狼行九州。

 

其時,與南昌義事並,且八一者,國之所重,戰狼能全乎?然不僅可全,亦可盛,不過一時辰半,觀者百萬,售萬萬錢。

 

又七日,逾十億。

 

九州影視之盛,無逾於斯。

 

國人相逢,則問:觀戰狼乎?

 

吳生深諳國人之志,欲復漢唐誅遠之威,乃以一身負天下之志,殺頑寇於黃沙,輕性命於重洋,國人所不能為之事,吳生為國人為之;國人所不能逞之志,吳生為國人逞之。

 

一身能承天下之志,則事無不成。

 

故冷鋒持獵獵之旗,過兩軍廝殺之域,諸侯皆曰:此中華壯士,三軍不得射。國人見冷鋒匹馬縱橫黃沙,絕塵天野之地,皆起立,泣下。

 

戰狼大成,其續何如,太史不得而知,然不得不為吳生贊:

 

吳生得其時也,時亦得吳生也。

 

彼時神州點兵敕勒川,兵戈遠至天際,殺聲動乎九天,中華鬱其氣久矣,欲鷹楊,欲虎嘯,故王師生辰日,天下黎民皆戎裝,此吳生得其時也;吳生沉抑久矣,懷壯志,歷滄桑,終成壯士,非吳生不足以逞天下人之懷,此時亦得吳生也。

 

天下快事,無非人得其時,時得其人。

 

人若得其時,則當承天下人之望,不負天下人之望;時若得其人,則須容壯士之狂,不負壯士之狂,能容人之狂,則能得人之心。

投稿郵箱: aiwenyi01@126.com

聯繫QQ: 3067402679

投稿須知: 註明為原創或選摘、摘錄等(若不註明責任自負),並註明聯繫方式,本平臺不設稿費,文責自負。

底下有評論,你參與了嗎?

【文藝】雜貨鋪子

三店又開張了

掃以下微信進去逛逛吧

註明“我愛鋪子”

views: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