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 | 盛昊陽

論及影視改編次數最多的羅曼史小說,純愛界的魁首是當之無愧的《傲慢與偏見》,不倫界的一番遠沒有這麼名聲響亮——拉克洛的《危險的關係》於1782年在法國出版,轟動一時後遭禁,二戰後又突然引起世人,不僅在文壇翻案,也讓諸位導演興緻大發。光是影視版本就有十餘個,還不包括不計其數的舞臺劇、歌劇和芭蕾舞劇改編。

《傲慢與偏見》開頭就寫,「凡是有錢的單身漢,必定需要娶位太太,這已經成了一條舉世公認的真理」,所以後人將小說視作19世紀初英國財產繼承與婚姻制度的風俗畫並不算附會。

《傲慢與偏見》(2005)

有此獨特時代背景,不難理解因何《傲慢與偏見》的正統改編都必鬚髮生在英國,儘管十部愛情戲里能有八部的男女主角關係都要用上「傲慢與偏見」的套路。《危險的關係》雖然「誨淫」,講愛情和欲望反而比較純粹和普適,至少五位主要角色之間沒有金錢糾葛。

風流浪子、貞烈節婦、蛇蝎美人、純潔少女和情場菜鳥的五角關係大可以交由編劇自由發揮,原作又是書信體,本來就不存在能讓觀者一致認同的解讀。將任意一角關係淡化過去,濃墨重彩描繪另一角關係,便可以得到一個截然不同的劇本。

拉克洛親自撰寫的出版者弁言里說:「很難想象他們(故事人物)曾生活在我們這個世紀……作者顯然希望透過貼近自己的時代和國家來引起讀者更大的興趣」。不管這是諷刺抑或本人的真心話,後來的改編者倒的確這麼做了,這個風月無邊、浮華浪蕩的故事,搬到18世紀的北韓王朝是韓國版的《醜聞》,移往三十年代的上海灘就化作中國版的《危險關係》。

《醜聞》(2003)

一對一的愛情故事不是純愛就是悲戀,三角戀可能是偶像劇也可能是文藝片,情愛名作的敘事最多只能是四角關係,再多就變成肥皂劇式的「貴圈真亂」,難以嚴肅對待。

《危險關係》中的朝秦暮楚混亂已極,在當時看來無異於地攤文學,卻有一個相當悲情的文藝內核。作為男女主角的德·瓦爾蒙子爵和德·梅爾特伊侯爵夫人,最後一者喪命,一者名聲掃地,各個電影版本里,也只有1989年的米洛斯·福爾曼版敢把結局都顛覆掉。

《危險關係》(2012)

但最有名的一版電影還是格倫·克洛斯和約翰·馬爾科維奇聯袂主演的1988版,18歲的烏瑪瑟曼和24歲的基努·里維斯分飾少女塞西爾和音樂教師唐斯尼,因為過於美貌尤為使人憐惜註定要被摧毀的純潔,整個劇情就顯得本末倒置。

克洛斯不夠美,馬爾科維奇更不夠帥,這樣一對「浪蕩」男女該如何征服巴黎社交界,演德·托維爾夫人又是一代性感女神米歇爾·菲佛。所以這一版里,子爵對托維爾夫人是真愛,對侯爵夫人也是真厭棄。不像原作讀者還要討論子爵和侯爵夫人之間到底有沒有愛情。

《危險關係》(1988)

福爾曼版的男女主角年歲相差不多,安妮特·貝南是被秘密情人拋棄的寡居美婦,29歲的科林·費爾斯除了調情功夫不差,整體倒還像初入社交界的愣頭青。為了符合演員氣質,劇本也隨之調整,這版的瓦爾蒙子爵渴望擁有侯爵夫人,但對誰都不是真愛。

而少女塞西爾第一個出場,成為貫穿全片的角色,戲份也遠較其他版本為多,結局時她知道婚禮上有皇帝參加,當即就高興起來,再也不抗拒年紀大一輪還多的未婚夫。

《最毒婦人心》(1989)

唐斯尼取代死去的瓦爾蒙成為新一代「唐璜」,塞西爾也將取代容顏不再的梅爾特伊夫人,這是一個無盡的輪迴,只有未死的托維爾夫人默默為瓦爾蒙的墓碑獻上花朵,與丈夫一起離去。福爾曼改動了故事結局,但原作所說的「關係」,本就不是單指「男女關係」,從表現「社會關係」的危險性來看,福爾曼深諳原作精髓。

再看中韓兩版的改編就更加有趣了,88和89版都以女性角色開場,德·梅爾特伊侯爵夫人才是影片實質上的第一主角,兩位男性角色的行為或多或少都在她的掌控中,她在某些方面堪稱「解放」,可她對其他女性卻沒有多少善意——她對塞西爾諄諄教導「性解放」的樂趣,實際上是為了「欺騙」。在兩性戰爭中,如果女性不能同仇敵愾,面臨的自然只有失敗,侯爵夫人最後受到的懲罰其實與愛無關。

《醜聞》(2003)

但是在《醜聞》和中國版《危險關係》里,第一個鏡頭都給了男主角,原作里的托維爾夫人是有夫之婦,也被改成了守寡多年的白蓮花,只是為了合法化這種「出軌」行為——影片的主線隨之變成了浪子回頭的愛情故事。

儘管幾部電影似乎都在一定程度上特寫了女性的反抗意識,但究其本質,竟然是完全不同的。

合作郵箱:irisfilm@qq.com

微信:hongmomgs

往期精彩內容

香港最偉大的警匪電影三十年後再續香火,能誕生新的銀幕悍匪嗎?

這部電影的野心大了!企圖顛覆香港警匪片套路可惜志大才疏

像這種最優質的國產網劇,真是比很多電影都好看啊

views: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