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俗學論壇”可哦!

《鶴鳴九皋:民俗學人的村落故事》

 

中國社會科學院榮譽學部委員 劉魁立

劉魁立

讀了書中這些文章,不由得想起我第一次下鄉去做田野調查時的情景。那時我21 歲,還在莫斯科大學留學,讀民間文學專業。轉年我發表的第一篇論文《談民間文學的搜集工作》寫的就是那一次調查的心得。畢業後我回到黑龍江大學工作。1961 年之後,我曾和兩三個朋友一起多次利用假期去赫哲族、滿族、北韓族等村落做田野考察。我曾經設計到本省各民族當中,以及到省內農民、漁民、林業工人、民間藝人、挖參的、打獵的……各個行業的社群當中去考察,想弄清楚整個黑龍江民間文學的狀況。

第一次到農村、到民眾中去做田野調查,準備得再好,也常常是不完備的。但是對於民俗學工作者來說,印象會特別深刻。這是進行情感培育的好時機,可以說,鄉村是培養我們與人民之間情感的學校。儘管從工作的角度講,這種接觸還是遠遠不夠的,但是當一個民俗學工作者接觸了鄉親們的“心靈世界”之後,這個工作者與民眾的關係就變得更加親近了;對民族文化傳統有了更深的接觸之後,便會覺得,“舊俗”“老禮兒”是可親的。雖然不是很懂,但是很想進一步深入瞭解。這種相識是很可貴的。這種可貴,有點像一個人在尋找自己的朋友時的內心感受。儘管不是所有接觸過的人都能夠成為朋友,但是,這種感受非常深刻和親切。當然,這裡說的“第一次”,在具體時間上也可能並不是民俗學工作者去田野的第一次,即使是具體時間上的第二次、第三次,但卻永遠是情感上的“第一次”,在內心感受中,一下子走近了“田野”。從另一個角度來看,現在到鄉村去的條件越來越便利了,調查的手段也越來越先進了,這與過去有很大的不同。但是這些手段的改進並沒有改變這種情感的交流。

不管是誰,在村裡進行田野調查,不但會接觸到傳統文化,還能瞭解鄉親們的真實生活、真實歷史。當我們談起“歷史”的時候,講的往往是“事件”,但應該是“人”。有人說,歷史是事件的疊加,我想說這不准確。談及“歷史”,必須要有“人”。寫歷史時,如果不寫人,那叫什麼歷史?當我們寫一個村,寫它的房子,寫它的環境,寫它經歷的戰亂,這都不到位,寫也寫不好,真正到位的是:寫這裡的人。中國的歷史,假設只有長城、故宮,沒有秦皇漢武,沒有林則徐,沒有康有為,沒有為推動歷史做出貢獻的人,沒有各種各樣的參與歷史的人,沒有普普通通的廣大民眾的生活和作為,都不行。

從這個角度看我們的民俗學,或許會更加深刻地認識到這一學科的重要價值和意義。歷史學和文學不太的那一部分,正是民俗學的研究領域。以前有人說,文學乃至民間文學是人學,民俗學的是生活方式。但是,是誰的生活呢?當然,是廣大民眾的生活,是“人的生活”。平時我們常把這些當作是不言而喻的問題,無須多說,所以不夠,特別在意的只是事物的過程,較少或者忽略人的在場、人的情感參與。

比如說,鄉村建設,只顧著蓋房修路,固然是好事,可是如果把村莊裡的人都搬走了,這個村莊即使外貌發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化,但其實,當作為傳統文化承載者的農民社群沒有了,等於那個村莊也不存在了,有的僅僅是一個新的村莊。現在的鄉村建設,有的地方捨本逐末,什麼是“本”呢?人才是“本”,“社群”才是本。現在的實際情況往往是,其他一切都有了,但是“人”沒有了。我們進行民俗學研究,關鍵是要重視“人”,要記錄“社群的生活”。

看來,對於我們民俗學工作者來說,進行田野作業也好,從事理論研究也好,在觀察和分析事物的整個過程中,整體性原則是十分重要的。時代的演進、環境的變遷、主體構成的變化、價值觀的變化……都應該時時納入我們的視野當中。

近些年,我們民俗學工作者特別關切作為民俗文化實體空間的傳統村落的命運和願景問題。中國各民族的傳統村落真實反映了農耕文明時代的社會生活,體現了人和自然的和諧相處,是中國傳統建築精髓的重要組成部分,更是傳統文化的展現空間。傳統村落承載著中華民族的歷史記憶,維繫著中華文明的根,寄托著中華各族兒女的鄉愁。隨著工業化、城鎮化的快速發展,傳統村落保護與開發的衝突愈演愈烈,傳統村落面臨衰落的危機。

2012 年,我國啟動了傳統村落保護工作,建立了“中國傳統村落名錄”制度。根據規定,村落一旦被列入中國傳統村落名錄,就不得拆遷、合併。在目前全國近60 萬個行政村260 萬個自然村寨當中,經推薦上報、評審、公示等程式,曾有2555 個村落,前後分三批被列入中國傳統村落名錄。這些村落已建立了相應的管理機制,健全和完善了保護機制,並獲得了中央財政的扶持。中國傳統村落快速消失的局面得到一定程度的遏制,傳統村落村民的生產生活條件有所改善。就在不久前,即2016 年11 月9 日,住建部、文化部等七個部門發出通知,又有1602 個村落被列入第四批中國傳統村落名錄,中國傳統村落名錄中的村落數量達到4157 個。這標志著我國已經形成世界上規模最大、內容和價值最豐富、保護力度較強的農耕文明遺產保護群。

說到鄉村建設這個話題,我的想法是:

第一,中國的農村要姓“中”。現在有的農村不怎麼姓“中”,有的好像是姓“洋”,到處弄洋建築,搞洋模式,甚至連名字也改姓“洋”了。改善生活狀況、美化環境,不一定非要姓“洋”不可。可是外在條件會在很大程度上影響到人們的生活方式,在這種“洋”村子里生活的人,生活取向會漸漸地發生很大變化,過去的傳統生活方式也會隨之逐漸地消失。

第二,中國農村應該是中國現代農民的農村。現在有的農村好像不是農民的了,是開發商的,是觀光局的,是國內外觀光者的,如果說還是農民的,那也成了“養老院”和“托兒所”。我們現在總是講開發觀光,於是農村成了城鎮居民的後院了,城裡人有空到農村吃一頓“農家樂”就走了,這是我們現在經常能看到的“農村”。當然,民俗在這樣的環境里有了很大變化,民俗得到了“新的利用”,有了“新的發展”,在村子里生活的人和他們的生活方式,也值得我們進行認真觀察和研究。

第三,應該讓我們的現代的農民兄弟享有現代生活的一切便利條件和設施。讓今天的中國農村成為農民兄弟安居樂業的美好家園,應該是宜居的、可心的、叫人看了會羡慕的地方。   

許多有志向、有作為的各界人士,正在為中國新農村的建設偉業奮鬥著。

我們民俗學工作者正熱切著今天在巨變和發展中的中國農村和農民社群。民俗學工作者走進農民社群的生活和心靈當中,也是很了不起的功業。大家的工作和研究,是一種讓人欽佩的歷史擔當和歷史貢獻。

我覺得,這些人是可愛的,更是可敬的。


                                                              劉魁立

2016 年12 月29 日

 (作者系中國社會科學院榮譽學部委員)

   

    左下角“”即可購買~

免責聲明:文章觀點僅代表作者本人立場,與本號無關。

版權聲明:如需轉載、引用,請註明出處並保留二維碼。

 

民俗學論壇

編輯團隊

顧問:葉濤    巴莫曲布嫫    施愛東

主編:王曉濤

副主編:彭佳琪    鄢玉菲

責任編輯:周露丹

圖文編輯:周露丹

民俗學論壇

    微訊號:folklore-forum

識別二維碼我們

投稿 | 合作 | 交流 | 聯繫

folklore_forum@126.com

views: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