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俗學論壇”可哦!

鼓浪嶼

“世界遺產”的競爭到了這種程度,其實已經變了味道。那些真正需要保護的,往往因為缺少意識和資金,無法進入最後到最終的評選中,而進入名錄的,有不少是財大氣粗,只是來尋求錦上添花,要一個名譽。

 

隨著可可西里和廈門鼓浪嶼申遺成功,中國以52處“遺產”,成為“世界遺產”最多的國家。

52,這個數字實在太大了。很少有人能夠說出這52處世界遺產的名字。

以我所在的四川為例,青城山-都江堰、峨眉山-樂山大佛、九寨溝-黃龍以及卧龍大熊貓保護基地,都是“世界遺產”,已經囊括四川省的“精華”。大多數四川人,可能都不清楚本省已經有4處世界遺產,可見這項榮譽的宣傳效應,並沒有想象中的大。

可可西里

據說,中國提出的申請,已經排到幾十年後了,每一次評定,中國的世界遺產數量可能都會增加。某種程度上,這有一點諷刺意味:“世界遺產”的緣起,是1959年埃及政府修建阿斯旺大壩,50個國家集資搶救阿布辛貝神殿和菲萊神殿。

“世界遺產”是緊急的,和搶救性保護有關,而如今的申遺能排到幾十年後,一點都不著急的樣子。

這次申請成功的可可西里和鼓浪嶼,其實正好代表了“世界遺產”的兩種形態。可可西里的自然環境保護起來難度非常大,缺錢,而且也不可能透過發展觀光來賺錢;而鼓浪嶼,早已成為中產階級國內游的聖地,它不缺游客,甚至還在考慮限流,鼓浪嶼的申遺,更像是一種必須爭取的城市標簽 。

中國1985年才成為《保護世界文化和自然遺產公約》的締約國,在那之前,中國有過10年破壞文物和古跡的時光。80年代,當中國人開始認識到歷史遺跡有價值的時候,不少地方確實缺少保護的資金,也缺少經驗。

最初加入“世界遺產”名錄的地方,大多以保護為目的,它還是一個屬於文保部門的行業行為,艱難而純粹。

平遙古城

到了90年代,隨著國內觀光業的蓬勃發展,地方政府突然意識到,“世界遺產”其實是一種財產。1997年,平遙古城申遺成功,當時它一年的游客量只有5萬人,到2012年,每年游客已經超過417萬,相應地,門票和其他觀光收入,也都取得了幾十倍的增長。

平遙、麗江、周莊,都曾打著保護的旗號去申請,但是最終都成為興旺的觀光景點。麗江等地還因為過度商業化,被世界遺產委員會警告。

對地方政府來說,申請“世界遺產”成為一種回報可觀的投資,但也並不是誰都能利用這個大賺一筆。貴州荔波縣因為和重慶武隆等地都擁有“喀斯特地貌”,花費2億多去申遺。但是,這種“ 地貌”性的自然遺產,很難圈地賣門票,獲得實際的回報,到目前來看,荔波收穫的可能只是債務 。

相比於官方媒體的一片歡呼,網友們對申遺成功的反應要冷靜許多。

在為可可西里申請到世界遺產保護感到開心的同時,不少網友都吐槽中國觀光景點的高門票。很多“世界遺產”,由於面積較小,展示也較為集中,很容易被地方政府當做搖錢樹。像九寨溝、張家界這樣的地方,門票足以把中下階層的窮游族拒之門外。

這種對“世界遺產”的開發衝動,促使更多城市投入到申遺的行列中。連國家文物局局長都看不下去,他最近接受採訪的時候專門提醒,不要把申遺當做政績。客觀來說,一些城市為本已成熟的景點申請“世界遺產”,更多是追求城市榮譽和營造觀光考慮,而不再是因為沒有錢保護。

甚至相反,申請世界遺產成為地方之間的“軍備競賽”,沒錢你還玩不起這樣的游戲。

據媒體以前報道,陝西投入200億推動絲綢之路一帶申遺,陝西省文物局一位官員在接受採訪時說:“陝西的世界文化遺產只有1處,眾多的文物古跡都沒有入選,這與陝西作為歷史文化大省的地位非常不符 ”。當然,我們也不要為200億心疼,因為這些都是投資,能夠拉動GDP的增加。

當“遺產”變為“財產”,“保護”也就必然變為開發。最終,像麗江這樣的地方,還因為過度開發,而再次進入“保護”的軌道。這是一種新思維,恐怕是教科文組織世界遺產委員會所不能理解的。

麗江古鎮

“世界遺產”的競爭到了這種程度,其實已經變了味道。那些真正需要保護的,往往因為缺少意識和資金,無法進入最後到最終的評選中,而進入名錄的,有不少是財大氣粗,只是來尋求錦上添花,要一個名譽。

這是一種特別的認證,有不少世界遺產的申報,都是由城市推動的。中國城市經歷了20年飛速發展 ,城市規模大多膨脹了,一座座“新城”拔地而起。這種千城一面的局面,雖然不乏朝氣,但在審美上畢竟太過貧乏。

不少城市謀求為城市貼一些好看的標簽,他們打開外網,查看各種可以申請的“名號”,就像不久前,南京市就得到了“文學之都”這樣的雅號。

這種追求“稱號”的衝動,顯示出中國城市已經開始註重文化,另一方面,也透露出了城市在定位上的焦慮。這是城市營銷運動的一部分,距離最初保護遺產的初衷,已經越來越遠了。

*本文系網易新聞·網易號“各有態度”特色內容。

*本文獲授權轉載於冰川思享庫微信公眾號

免責聲明:文章觀點僅代表作者本人立場,與本號無關。

版權聲明:如需轉載、引用,請註明出處並保留二維碼。


 

民俗學論壇

編輯團隊

顧問:葉濤    巴莫曲布嫫    施愛東

主編:王曉濤

副主編:彭佳琪    鄢玉菲

責任編輯:劉穎

圖文編輯:任建偉

民俗學論壇

    微訊號:folklore-forum

識別二維碼我們

投稿 | 合作 | 交流 | 聯繫

folklore_forum@126.com

views: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