索亞國際酒店,西港市唯一一家七星級酒店,隸屬賀一帝國旗下酒店。

 

  酒店的餐飲部豪華包間里,一群年輕人在參加同儕聚會。

 

  程諾看著周圍的同儕都在三三兩兩地圍在一起聊天,心裡有說不出的喜悅,自己美好的青春年華裡,有這幫人的參與。

 

“程諾,來,喝一杯酒。”

 

  這時,程杉杉端著兩杯紅酒走過來,將左手中的紅酒遞給程諾。

 

  程諾看著一臉濃妝的程杉杉,她是自己的堂姐,也是自己的同儕,高一那年父母意外事故離開後,自己就住到了大伯家,和堂姐一起生活。

 

“嗯,謝謝姐。”程諾說著,接過程杉杉手中的酒盃。

 

  碰杯,程杉杉將右手的酒盃放在自己唇邊,沒有喝,目光凶狠地盯著程諾,直到看見程諾咕嚕嚕地將那杯酒喝光,程杉杉臉上才展露出一抹詭異的笑容。

 

  程諾,今晚,我要讓你身敗名裂。

 

  程諾喝完酒,正打算和程杉杉聊天,突然感覺腦袋里一片眩暈,身體一股燥熱猛然上升。

 

“唔……”程諾難受地悶哼了一聲,放眼望去,眼前的同儕們頓時變得花亂起來。

 

“程諾,喝多了吧?走,我帶你去化粧室,洗把臉就清醒了。”程杉杉假裝好心地扶著程諾,走出了包間。

 

  在程杉杉的攙扶下,程諾感覺身上一點力氣也沒有,腦子裡也開始暈乎起來,想要開口說什麼,嗓子發音都有些艱難。

 

  看見程諾徹底暈過去,程杉杉臉上的那抹笑意更加深刻了。

 

  程杉杉並沒有帶程諾去化粧室,而是走向了一個隱蔽的小通道,將程諾交給早已等候的兩位大漢。

 

“呦呦,這妞還不錯,一臉清純樣,肯定是個雛。”一個大漢色眯眯的眼神早已經在程諾身上游走。

 

“少廢話,錢呢?”程杉杉一副女王樣子說道,自己只認錢。

 

  另一個大漢露出猥瑣的笑意,從口袋里掏出一疊毛爺爺,遞給程杉杉的同時,說道,“要不,你今晚也跟爺走?”

 

“滾……”程杉杉接過錢,一臉嫵媚地看了眼大漢,“我就算陪,也輪不到你。”

 

  程杉杉數完錢,確定不差數,才扭著自己的小蠻腰離去。

 

“走,把她給我們老大送去。”兩個大漢架著程諾,乘坐電梯來到了索亞酒店的最頂層。

 

  索亞酒店最頂層屬於客房高級專屬區域,有兩個總統套房,至尊套房和金鑽套房。

 

“咦,我們老大是哪個套房?”

 

  兩個大漢有些納悶,酒店的總控卡都弄到手了,居然忘記哪個房間了。

 

“像我們老大那種身份,一定是至尊套房,至尊代表我們老大的地位,走。”一個大漢猜測著說。

 

  隨後,兩個大漢輕手輕腳地將程諾送進至尊套房裡。

 

  短短兩分鐘時間,兩個大漢悄悄走出套房,在門口擊掌以示成功,隨後開心地走進電梯里。

 

  索亞酒店門口,一輛拉風的布加迪威龍限量版急速剎車,酒店的負責人立馬恭敬地迎了上去。

 

  賀梓楷摘下臉上的墨鏡,打開車門,隨後下車。

 

  一身純手工定製西裝,那張妖孽般的俊顏,像是上天雕刻一般,每一筆都恰到好處,高挑的身材在西裝的包裹下亦然顯得有型,全身散髮出一股尊貴的氣息,同時也伴有一絲寒意,冷得讓人不敢靠近。

 

“楷少……”負責人恭敬地問候道,隨後雙手捧著一張房卡,遞給面前帝王般的主人時,笑著說道,“這是至尊套房的房卡。”

 

  賀梓楷接過房卡,沒有去看負責人一眼,徑直向酒店里走去。

 

  專屬電梯到達索亞的最頂層,賀梓楷走出電梯,正往至尊套房門口走去時,斜視了眼金鑽套房的門口。

 

  一個喝醉酒的胖男人拿著房卡準備開門,嘴裡還醉醺醺地喊著,“我要美人,我要美人。”

 

  賀梓楷收回目光,刷卡進入至尊套房。

 

  賀梓楷脫下西裝外套,隨後仍在沙發上,一天的忙碌心裡感覺到煩悶,一邊鬆懈著領帶,一邊向裡面的卧室走去。

 

  只是剛走進卧室兩步,賀梓楷的腳步突然停止,看著床上的一幕,眉頭微蹙。

 

  這是什麼情況?

 

“嗯……熱……”程諾在柔軟的大床上翻來滾去,雙手下意識地趴著自己的衣服,全身一陣燥熱,想要睜開眼睛看看,可是眼皮很沉,怎麼也睜不開。

 

  賀梓楷猜測到了什麼情況,她中藥了,而解藥,就是自己這種性別的人。

 

  賀梓楷往前走了幾步,走到女人身邊,一把抓起她的胳膊,想要將她扔出門外去。

 

  整個西港市想爬上自己床的女人不在少數,這樣送上門的女人自己更是見多了。

 

  程諾迷糊中被一股大力抓住,離開了舒適的大床,心裡一下子仿佛失去了溫馨似的,開始尋找剛纔的舒服感覺。

 

  腿還沒有站穩,程諾就向前撲去。

 

  賀梓楷正打算拖著她去門口,女人就直接撲在自己的懷裡,雙手還順勢勾住了自己的脖子。

 

  頓時,賀梓楷深邃的眼眸里透露出殺意,該死的女人,滾開。

 

  就在賀梓楷雙手抓住女人的胳膊,想要將她推開時,聽到耳邊傳來聲音。

 

“好熱……”程諾又是一陣親昵的悶哼,仿佛感覺到周圍有異樣的氣息,身體不由地在面前結實的物體上蹭了蹭,腿順勢勾住了男人的腿。

 

  頃刻間,賀梓楷下腹猛然一緊,有了反應。

 

“該死……”賀梓楷怒意遍佈全身,雙手加重力道,將黏在自己身上的女人扯開,狠狠地推倒在床上。

 

“疼……”程諾哼唧了一個字,感覺身前沒有物體了,身後卻是剛纔那般舒服的感覺,朦朧中嘴角彎起一個弧度,喃喃道,“熱……好熱……”

 

  說完,程諾雙手又開始不安分地趴著身上的衣服。

 

  賀梓楷盯著床上的女人,前凸後翹的身材,素顏下的清純臉蛋,有精緻美,更有些別樣的可愛。

 

  這個的女人,仿佛和那些平時主動送上門的濃妝艷抹的女人不同。

 

  身體的反應依舊沒有散去,反而越來越狂熱,整個人就像點燃了火一般。

 

  目光再次註視到她的臉上,望著那張巴掌大的笑臉,賀梓楷腦子裡一股浴望上升。

 

  女人,我身上的火,你負責撲滅。

 

  惡魔上升,賀梓楷開始了進攻。

 

……

 

  清晨,陽光順著窗帘的縫隙照射進來,整個房間里依舊瀰漫著昨晚的氣息。

 

  賀梓楷從浴室里走出來,身上早已經穿戴整齊了,抬手,看了眼手腕上的表,已經七點三十分了,自己八點還有個重要會議。

 

  睨了眼床上熟睡的女人,賀梓楷徑直向門口走去。

 

  隱約聽到門關上的聲音,床上的人從夢中逐漸脫離。

 

  程諾伸了一個懶腰,緩緩睜開眼睛,看著雪白的天花板,幾秒之後,才反應過來,這裡好像不是自己的房間。

 

  帶著心裡的疑惑,程諾想要坐起來看這是哪裡,可是身子剛剛一動,下身的疼痛讓她不由地緊皺眉頭,又重重地躺回到床上去。

 

  再次看著雪白的天花板,程諾意識到了什麼,低下頭,慢慢掀開身上的被子,當看到自己白皙的皮膚上到處都是痕跡,程諾立馬慌了。

 

  昨晚發生了什麼事?

 

  程諾雙手死死地抓住被子,將被子使勁拉著裹住全身,牙齒緊緊地咬在一起,全身已經開始顫抖了。

 

  閉上眼睛,程諾腦子裡試圖回憶著昨晚的畫面。

 

  喝酒,錢,男人的俊臉,親吻,身下的痛……

 

  程諾終於明白什麼事了,程杉杉給自己下藥了,然後……自己的第一次……沒了……

 

“啊……”程諾終於忍不住大叫了一聲,隨後,淚水奪眶而出,失聲痛哭起來。

 

  自己最寶貴的東西失去了,而那個人,自己還不知道是誰?

 

  時間在一分一秒地度過,空洞的眼神看著天花板,程諾眼底的傷心,逐漸變成故作堅強。

 

  拉過旁邊的一件睡袍,程諾包裹住自己,忍受著身體上的疼痛下床。

 

  當看到床單上那抹印紅時,程諾的眼淚再一次流下,這次,只是因為某人。

 

  天宇,對不起,我沒能守住我們的愛情。

 

  曾經和賀天宇約定過,說好自己會等他三年,可是已經四年了,他還是沒有回來,如今,自己又變成這樣了,還要堅持等嗎?

 

  他沒有按照約定時間回來,也許,他在國外早就有了別的女人了吧?

 

  眼底划過一抹自嘲,程諾告訴自己:程諾,放棄吧,已經四年了,你失去了最寶貴的東西,他,也不會回來了。

 

  程諾艱難地一步一步走向浴室,身下的疼痛告訴自己,從今天開始,一切,徹底改變了。

 

……

 

  賀一帝國大廈最頂層總裁辦公室,賀梓楷坐在辦公桌前審閱著文件。

 

  賀梓楷,西港市的神話人物。

 

27歲的賀梓楷,賀一帝國總裁,接管家族企業兩年來,行事作風果斷狠毒,不斷發展賀一帝國的領域,更大肆意收購其他公司。如今的賀一帝國領域遍佈各個範圍,電腦、金融、房地產、傳媒界、醫學界等等。

 

  整個西港城,只要賺錢的領域都有賀梓楷的存在,無人能及,翻手為雲覆手為雨。

 

  助理安麟站在總裁辦公室門口,禮貌地敲了下門,聽到裡面的應聲,才推開門走了進去。

 

“賀總。”安麟問候了一聲,才說道,“大宅管家剛纔打電話來,老爺子讓您中午回家吃飯。”

 

“嗯……”賀梓楷應了聲。

 

  安麟點頭,轉身正打算離開,就聽到賀梓楷的聲音。

 

“等下……”賀梓楷抬起頭,看向安麟。

 

  安麟轉過身,恭敬地問道,“賀總還有什麼吩咐?”

 

“查,昨晚酒店那個女人。”賀梓楷薄唇輕啟,發出一道命令。

 

“……”安麟半天有些反應不過來,賀梓楷從不近女色,怎麼突然冒出酒店的什麼女人?

 

  看到安麟沒有回應,賀梓楷的眼睛散髮出怒意。

 

“是,是,我這就去辦……”安麟連忙鞠躬回答,惹怒這位上司,結果不是自己能承擔得起的。

 

  看見安麟離開,賀梓楷起身,向落地窗前走去。

 

  看著窗外的風景,賀梓楷的腦子裡全是昨晚的回憶,她的緊致和青澀,顯然是第一次,而自己因為一次的感受,居然貪戀上了她的身體,想要再次感受她的美好。

 

  賀梓楷的眼底有了堅定,臉上依然淡漠如斯。

 

  她,自己要定了。

 

……

 

  賀家大宅,賀梓楷走進客廳里,看見只有老爺子一個人坐在沙發上。

 

  賀沛旭看見兒子回來了,臉上露出慈祥的笑容。

 

“護工陪著你媽去醫院做檢查了,你哥嫂也不在,今天就我們倆吃飯。”賀沛旭笑著說道,知道這個兒子平時管理賀一帝國忙,但是一些事情,自己終歸不能由著他拖下去。

 

“嗯……”賀梓楷應了一聲,在旁邊的沙發上坐下來。

 

  老爺子心裡打的算盤,自己已經猜到了。

 

  午飯間,賀沛旭和賀梓楷對面坐著,桌上擺著豐盛的飯菜。

 

“歐洲的項目我已經整理出來了。”賀沛旭淡然開口,眼底卻隱藏著某種目的。

 

“執行權,什麼時候給我?”賀梓楷問,臉上沒有絲毫表情。

 

  儘快拿到歐洲的執行權,這樣自己才有實力和大哥抗衡。

 

“帶個媳婦回來,我看到你的結婚證,執行權就給你。”賀沛旭清楚這個兒子的性格,不逼這個兒子一把,他永遠不會考慮婚姻的問題,所以這次就用賀一帝國國際項目的執行權來逼他結婚。

 

  賀梓楷沒有說話,老爺子上次就提到過,自己結婚了,他才給自己權力,這就是老爺子心裡所謂的成家立業,先成家,後立業。

 

  看見兒子沉默了,賀沛旭知道他同意了,笑著說,“明天就去相親,給你三天時間,帶個媳婦回來。”

 

  停頓了一下,賀沛旭繼續道,“下午,我會讓管家把這三天的相親安排給……”

 

“不需要。”賀梓楷說著,放下筷子,“三天,我會拿到執行權。”

 

  說完,賀梓楷起身,離開了餐廳。

 

“呵呵……”賀沛旭滿意地笑了,這個兒子說的拿執行權,那就說明他三天之內會拿到結婚證,看來,他心裡已經有人了。

 

  看著賀梓楷走向大門口的身影,賀沛旭吩咐一旁的管家,“開始準備婚禮。”

 

“是,老爺。”

 

  賀梓楷開著車,離開賀家大宅,目光堅定地註視著前方的道路,腦子裡確是昨晚那個女人的臉。

 

  與其娶一個不相識的女人,倒不如就昨晚那個女人了,至少,自己對她的身體有感覺。

 

  兩天后。

 

  安麟拿著一疊資料,敲門走進賀梓楷的辦公室。

 

“賀總,這是那天晚上酒店那個女人的資料。”安麟說著,將手裡的資料放在賀梓楷面前。

 

  賀梓楷沒有說話,拿過資料,翻看了一會。

 

“程諾?”賀梓楷叫出她的名字,想起那晚身下柔軟的她,眼底噙著一抹笑意。

 

“嗯,她一直跟著她大伯一家人生活,現在是騰達公司企劃部的員工。”安麟挑重點的說著,心想,老爺子逼婚了,而且上司讓調查這個女人,難不成,這個女人是,未來的上司夫人?

 

  賀梓楷看完資料,最終只記得了她的名字,程諾。

 

“今晚,去她家,提親。”賀梓楷簡單以及肯定地說出幾個字,表情很淡然。

 

“……”安麟有幾秒的慌神,自己這次居然猜對了?

 

“有問題?”賀梓楷眸光看向安麟,臉上全然是不滿。

 

  這個特助最近有些獃滯,是不是應該辭退他?

 

“沒……我現在就去辦。”安麟急忙回應,不敢去看賀梓楷的眼睛,微微點頭就轉身離開了辦公室。

 

……

 

  下班高峰期,程諾像平時一樣,擠著擁堵的公車,在家附近的那一站下車,邁著緩慢的步伐向大伯家走去。

 

  這兩天,她再也變不回以前那個開朗活潑的自己了,失去了最寶貴的東西,自己原本憧憬的一切美好未來都被打破,而接下來的人生方向在哪裡?自己一點也找不到。

 

  不是鬧市區的一排排獨家小院房子里,程家是那排的第一家。

 

  程家客廳里,賀梓楷翹著二郎腿坐在最中間的沙發上,左邊是一臉恭維的程志明,右邊是夏佩和程杉杉,安麟站在不遠處的位置。

 

“賀總,您看我家杉杉,長得這麼乖巧,而且很懂事,嫁給您一定再合適不過了。”夏佩一臉討好地拉著女兒程杉杉的手向賀梓楷說道,剛纔賀梓楷說他是來提親的,那必然是看上自己的女兒了。

 

“是啊,杉杉從小沒有乾過家務活,畢業後我也沒讓她出去工作,一直在家裡養尊處優,她絕對配得上您。”程志明也附和著夏佩的話說道。

 

  賀梓楷一直沒有說話,他知道程諾還沒有回來,所以,自己等她回來。

 

  沒有聽到賀梓楷的回答,程志明和夏佩對視了一眼,瞬間有些尷尬。

 

  突然,夏佩用胳膊肘碰了一下程杉杉,一個眼色,示意程杉杉去靠近賀梓楷。

 

  程杉杉假裝出一副小家碧玉的樣子,緩緩起身,向賀梓楷身邊走去。

 

由於微信篇幅限制,只能發到這裡啦!

下方【】,後續劇情高潮不斷

views: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