來源:後窗(ID:ihouchuang)

2014年,讓·雷諾出演了一部法國小成本電影《普羅旺斯的夏天》。影片中的一幕令人印象深刻:一群老人,穿著朋克風、騎著機車來到普羅旺斯的鄉村中與舊友重聚。

他們在夜幕下圍坐在一起,彈著吉他回憶往事。他們曾經騎著機車從歐洲出發,到過印度、到過南美、到過中國……這是一群老人們青春瘋狂時,為完成自己信仰的環球旅程。

《普羅旺斯的夏天》劇照

一群曾環游世界的老爺子們

巧的是,也在2014年,中國導演張楊也拍了一部關於追求信仰的電影《岡仁波齊》。併在今年的6月18日舉辦了首映禮發佈會,同時也帶來了由樸樹獻唱的電影主題曲《No Fear In My Heart》的MV。

《岡仁波齊》主題曲MV

樸樹《No Fear In My Heart》

回到之前所說的,如果《普羅旺斯的夏天》電影帶有的是充滿歐洲氣息的法式田園浪漫與機車朋克的混搭,那麼《岡仁波齊》就是十分純粹的藏地影像風格。

前者一如西方小清新的風格,在影片的結尾處將人的信仰與追求回歸至溫馨的家庭生活,而《岡仁波齊》則在一開始就不停地在向觀眾質問:這群苦行者的信仰在這,那你的信仰是什麼?也許在影片中,每個人都可以獲得自己不同的答案。

《岡仁波齊》預告片


《岡仁波齊》海報

在電影《岡仁波齊》中,一位村民為了完成父親的遺願,想要帶著叔叔去拉薩和神山岡仁波齊朝聖。村中的人聽說了這件事,一個接一個地希望加入他們。於是,這支隊伍里出現了剛上國小的小女孩、出現了即將臨盆的孕婦、出現了為了懺悔的屠夫,每個人帶著不同的願望,組成了一支十一人的隊伍,踏上了歷時一年,從芒康到拉薩再到岡仁波齊山的長達兩千多里的朝聖之路.....

.一天又一天的路程、一次又一次的跪拜、他們夜晚在帳篷中圍坐一圈的誦經……在這一年裡不斷重覆著跪拜、誦經,這群人完成了他們的朝聖。

叩首需要根據不同的寄托來規定步數,通常是7到9步。但無論多少步,每一次叩首,都需要完全的俯在地上,以示虔誠。

在藏地電影新浪潮的這兩年,大量優秀的藏地電影不斷出現,它們有的反映了藏地居民的生活、有的帶來了藏地的探險故事。但《岡仁波齊》應該是其中唯一一部直接面對充滿神秘感與宗教感的西藏。對於西方,基督是他們的宗教,神秘的上帝創造了人類。而聖經、古典建築和宗教油畫則是西方宗教符號化的象徵。

相比之下,藏地人民的信仰更加的純粹,他們對聖地的崇拜都化為了一場叩首前行的朝聖之旅。

《岡仁波齊》劇照

在《岡仁波齊》中,苦行者們被一片水塘擋住了去路。他們沒有猶豫,直接撲到了水中,繼續的跪拜叩首前行;路上裝運行李的拖拉機被撞壞了,於是男人們將車向前推行。我的心中為他們感到一絲絲的慶幸,因為我以為他們後半程的路途都不用跪拜了。

但一段路後,男人們把車停了下來,他們走回到了剛剛開始推車的地方,重新開始跪拜叩首,繼續這一段的路程。於是,他們推一路車,然後再返回去,叩首重走。這時,我突然為自己的想法感到一絲的羞愧,我對他們的信仰一無所知,竟然還在腦海中冒出如此投機取巧的想法。在這群苦行者的心中,他們的心是十釐清澈純粹的,無論發生什麼,都無法阻擋他們一路朝聖的決心。

當然,他們不是朝聖者的特例,朝聖者的故事有太多太多。在影片中,苦行者的隊伍遇上了另外一對前來朝聖的夫妻,他們從四川出發,總計路程接近兩千公里,已經走了一年多了。這就是信仰,這就是我們現在所丟失的那一份信仰。

推車前行的朝聖者們

推多少路,他們都會回來重新走過

《岡仁波齊》可以說是一部非常風格化的影像。採用了半紀實半戲劇的風格、大量大遠景的拍攝手法。

與其說是半紀實,不如說是整部影片的四分之三都是剋制冷靜的紀實風格,猶如海明威的短篇故事,沒有華麗的形容詞與跌宕起伏的故事,刪繁就簡,將所有不必要的華麗敘事與驚心動魄的劇情溶解在最基本的電影元素上。

《岡仁波齊》劇照

換句話說,張楊導演就把這一切放在你的面前,你去看這群人每天重覆的動作,你去看藏地那純凈的天、藏地那寬闊的地、藏地那雪白的聖山……

大遠景的拍攝,將藏地的自然風光全部盡收眼底。天地一線相隔,落日餘暉,長長的朝聖隊伍在緩緩前行。沒有長鏡頭的炫技,也沒有充斥著大量雜耍蒙太奇的暗示,這一幕幕宏偉的畫面就帶來足夠多的神秘感與震撼。當天、地、人這三者的平行出現在同一畫面中時,最渺小的就是人。而能使人立於這天地之間的,就是心中純凈的信仰。

《岡仁波齊》劇照

這讓我想到羅恩·弗里克1992年拍攝的紀錄片《天地玄黃》。它也是用鏡頭向我們展示了大自然能夠擁有的最壯闊最絢麗的景緻。如果說《天地玄黃》向觀眾展現的是歷時千萬年人與地球的變遷史,那麼《岡仁波齊》的點就是集中落在千百年來藏區人民與天地的關係上。

在《天地玄黃》的最後,羅恩·弗里克將世間一切美好的瞬間落在了我們人類的身邊,為觀眾指明瞭一條明路。而《岡仁波齊》,則是透過廣闊與渺小的對比,展現了能讓人立於天地之間的信仰力量,但,你的信仰究竟是什麼?這需要觀眾們自己在影片中尋找了。

《天地玄黃》劇照

天地間,這一支苦行者的隊伍緩緩前行,有老人、有小孩、有孕婦。就在這一場的旅行剛開始不久,孕婦臨盆了,新生命呱呱墜地;當影片快到結尾處時,老人安詳的在帳篷里合上了眼。

就在這一生一死的辯證對比之中,這部影片中的敘事轉變與戲劇衝突就已經悄然結束。觀眾甚至還沒來得及反應,就這樣悄無聲息的新生命誕生、老人逝去……事實上,這也是一種生命哲學的啟示,有多少事情是在日復一日的日常中發生的?又有多少的世事變幻的到來毫無預警?

新生命的誕生

影片中雖然講的是藏區苦行者的朝聖故事,但它的點卻是重重地落在了現代都市人身上。正如前文所述,《岡仁波齊》從影片的一開始,就在不停地質問觀眾:這群苦行者的信仰在這,你的信仰是什麼?

兒子為了完成父親的遺願、屠夫為了懺悔自己對生命所犯下的罪行、老人為了完成自己的夢想……他們為了不同的目標堅定不移的踏上了同一條路。

而在現代發展飛速的都市生活里,尤其是大都市,更多的人在乎的只是“變現”的速度與量,電影產業爛片不斷票房虛高也是這方面的顯現。越來越多娛樂產品和生活方式的出現,讓生活的節奏越來越快。與之相伴而來的是越來越大的壓力、不停的焦慮與對生活的麻木。

人好像已經失去了那種單純的生活,缺少了精神寄托,代替下來的卻是無盡的拜金渴望。

虔誠的朝聖者們

現在回頭談談張楊導演。在1997年,中國商業電影市場連“受精卵”都算不上,除了學電影的,大家都不知道類型片為何物時。張楊拍了一部都市愛情喜劇《愛情麻辣燙》。

看看當時的主創人員名單:刁亦男、高圓圓、徐靜蕾、濮存晰、呂麗萍……再看看後來幾年,賈宏聲主演的《昨天》、郭德綱和趙本山一起出演的《落葉歸根》;劉燁、高圓圓主演的《無人駕駛》、王珞丹、張譯主演的《老人願》……

他也是中國第六代導演的代表人物之一,用現在的話來說,張楊的每一部電影都是大牌雲集,一位標準的商業片導演,“錢”途無量啊。可當中國商業電影市場終於開始成長時,他卻選擇了離開。用他自己的話來說,他是去走他的電影朝聖之路了

導演張楊走自己的電影朝聖之路

從商業片轉到極具個人風格的影像,這就是導演對自己的一場徹底的變革。如今市場變化如此之快,小鮮肉都會很快過氣,更別說導演了。時隔多年,張楊終於帶著《岡仁波齊》重新回歸到眾人的視野中。

從快節奏的都市生活中抽身離開,進入藏區追尋那一絲純凈的精神旅途,張楊將他的朝聖結果帶了回來。

如果你也有過對自己生活的麻木,每日生活在不停的焦慮中,願你能在張楊的《岡仁波齊》中,望著藏區的天與地,看著苦行者們的朝聖之路,尋回自己的救贖。

《岡仁波齊》劇照


本文轉自後窗(ID:ihouchuang),一個專註文藝電影推廣運營的公眾號。如需轉載,請聯繫原作者。



【圖書推薦】《石揮談藝錄》


曾經有這麼一個演員,梅蘭芳看了他的作秀忍不住落淚,說:“我忘了我這是在看戲了。”薑文形容他的作秀,稱“進入到了另外一個人的靈魂”。他就是石揮,享譽上海的話劇皇帝,二十世紀四五十年代的作秀大師,執導的電影也堪稱影壇珍寶。

在他的著作《石揮談藝錄》中,石揮這樣談到對演藝的看法:“天才缺如,其笨如牛的我,應付一個戲實在感到無從下手、走投無路,不得不把整個生活時間、生命全付予她,雖然失敗,但問心無愧;面對著若干可愛之觀眾,至少使之感到‘玩藝雖假,精神確實’,亦自足矣。對於把生命交給了舞臺的石揮來說,他的人生信仰不言而喻。”

“”,購買《石揮談藝錄》全三冊。

views: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