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的電視劇熒屏讓我感到害怕,《軍師聯盟》和《我的前半生》都叫好叫座,讓我覺得這是個魔幻現實主義的時代。

這兩部戲讓我害怕的點在於,它們都是良心劇的做派,有著成熟敬業的班底,演技靠譜的演員,服化道不粗製濫造,不摳圖不濫用替身,不叫好簡直說不過去……然而我始終心情複雜地無法叫出一聲好,

這兩部劇哪裡都好,但是根子上都是有問題的,問題就出在劇本上。

這兩部劇的編劇都很聰明,他們非常瞭解如今觀眾想看什麼,於是司馬懿就從心機深沉的背主弄權的陰謀家成了心懷家國天下的反差萌傑克蘇,子君就從“我是良家婦女,自問擲地有金石之聲”的亦舒女郎搖身一變成了上海弄堂里的粗鄙女人,“大奶教”的忠實捍衛者。

大部分觀眾很受用很買賬,問題是你們何苦要假借司馬懿和亦舒之名呢?劇中的司馬懿和子君,跟歷史上的司馬懿和亦舒筆下的子君相比都是嚴重OOC(Out Of Character)了啊!你讓劇中人頂著原著人物的名字卻做出和他們人設背道而馳的言行,這在同人圈裡都被視為是最劣等的再創作

而這樣的本子卻被良心劇的班底採納拍出了成品,那種感覺就像米其林大廚用盡畢生絕學做了一坨朱古力味的屎,它外表再精美本質還是屎啊!

《軍師聯盟》像《琅琊榜》那樣架空朝代原創角色不好嗎?這樣你把曹魏的世子之爭拍成男版甄嬛傳也不會讓歷史控們氣炸肺。《我的前半生》自己原創劇本愛怎麼寫女人之間的撕逼、搶閨蜜男友都沒人管得著你,幹嘛非得打著亦舒的旗號反亦舒呢?

我對《我的前半生》的絕望,從劇組公佈選角伊始就開始了,不是我懷疑馬伊琍的演技,而是她身上那股勁兒,她為人處世的態度包括她的衣品,實在都太不亦舒了。

亦舒女郎的神,檢討起來就是一句話:“做人最要緊的是姿態好看”,無論到了何種境地,亦舒女郎的吃相都不能難看,可以失婚失戀失業,但無論如何都不能失態。

姿態好看,人格不墮,轉天過來又可以挺直腰板活的漂亮,就算是偽裝,也要將自己最軟弱的一面牢牢藏住,將自怨自艾留在私人空間,對外一定要咬碎銀牙和血吞。

她們不會惡形惡狀地跟人撒潑撕逼要死要活,因為她們知道,給別人體面,也是給自己體面。

但是我們看劇中的子君,居然說比起婚姻,教養不值一提:

我還是第一次見小說改編的影視作品里這麼打臉原作者的,我簡直懷疑編劇是亦舒黑。《我的前半生》1982年在香港出版,誰知道三十五年後熒幕上的“亦舒女郎”的價值觀,居然比起當年沒有絲毫進步不說,相反在大幅度地倒退。

書里寫子君面對突如其來的離婚,內里惶恐無助,對外依然不亂方寸:

她等著要看我出醜:大跳大嚷,決不肯放手,開談判,動用親友作說客、兒女作武器,與她決一死戰……

我不打算滿足她。

人要臉,樹要皮。一個女人失去她的丈夫,已經是最大的難堪與狼狽,我不能再出洋相。Via《我的前半生》

而電視劇里這些劇情,可以說是非常可pia了……

中學時候讀師太的書,好幾句話現在都記得清清楚楚,《開到荼蘼》里說“能夠說出的委屈,便不算委屈;能夠搶走的愛人,便不算愛人。”《玫瑰的故事》里說“失去的東西,其實從來未曾真正地屬於你,也不必惋惜。”《星之碎片》里說:“無論怎麼樣,一個人藉故墮落總是不值得原諒的,越是沒有人愛,越要愛自己。

句句都是我的人生信條好嗎?!

亦舒女郎的形,無外乎都是走性冷淡極簡主義風格的。

最常見的裝束是白襯衫+卡其色長褲,色調不會跳出黑白和高級灰的範疇。重視衣服的材質和剪裁,也就是品質感,而不追求流行趨勢,這才是穿得高級的不二法門。

△所謂的高級灰也就是義大利畫家莫蘭迪筆下瓶瓶罐罐的顏色,又叫莫蘭迪色系,摒棄了刺激性強的艷彩,是一種讓視覺和心靈都覺得平靜的治愈系色彩,脫離了飽和度高的俗艷感,自然會讓人感覺高級。

我挑了兩條開司米呢長褲,讓店員替我把褲腳釘起。

薑太太搭訕說:“要買就挑時髦些的。”

我笑著搖搖頭,“我是古老人,不喜款式。”有款式的衣服不大方。Via《我的前半生》

原著裡子君在離婚前就是典型的亦舒女郎審美,她品味很好,衣食住行皆很考究,小說里寫她去見小三辜玲玲,她沒有發瘋撒潑,倒是可憐起前夫來了,因為她註意到小三家裡的佈置和格調都比家裡差得多了:

主色用淺咖啡,很明顯是想學歐美小家庭那種清爽簡單的格調,大致上沒有什麼不妥,但細節就非常粗糙:一套皮沙發是在地做的,窗帘忘了對花,茶杯與碟子並不成一套。

她斷定,前夫是要後悔的,因為“他目前所唾棄的生活方式跟他將來要過的生活方式一模一樣,甚至還要更精細美麗考究一些。

但是打開電視,我看到馬伊琍扮演的子君簡直是小說里那個粗鄙肉感的小三辜玲玲,她燙著廣場舞大媽鐘愛的挑染小捲捲頭,穿著各種飽和度驚人的熒光色彩辣眼搭配,像本世紀初煤老闆的老婆一樣不知教養為何物扯著大嗓門不分場合地大聲嚷嚷。



我看了一下,這部劇里給靳東和袁泉都安排了專門的服裝設計,但是女一馬伊琍卻沒有,這讓我不禁想到當年的《奮鬥》里夏琳穿的衣服也是馬伊琍的私服,這次她該不會又穿著自己的衣服就去演戲了吧?

08年馬伊琍接受採訪的時候就說過那些被網友吐槽的可以召喚神龍的七彩吊帶背心全是她的私服,她以穿便宜貨穿出摩登倍感自豪。當時的採訪,呃,槽點滿滿。

△這是採訪配圖,她的摩登我從來get不到


我不是那種認為只有貴的衣服才能穿出摩登和品質感的人,但是馬伊琍穿的無論離摩登和質感都差的有一個銀河系吧?

①套穿的黑白背心,上為劇照,下為日常照:

②出鏡率奇高的亮黃色抹胸:從2003年8月《誰都會說我愛你》宣傳活動穿到《奮鬥》

和同款牛仔外套進行固定搭配:


③ 黑色3字吊帶:從03年《還珠3》宣傳穿到《奮鬥》

④ 灰色米奇抹胸:從2006年9月24日首屆部落格大會穿到《奮鬥》


仔細想想,這部《我的前半生》簡直就是十年前《奮鬥》的續篇,夏琳和陸濤的婚姻破裂了,陸濤還是喜歡米萊那樣簡約大氣的女人,於是馬伊琍再度扮演按自己審美穿著於媽配色Low爆搭配不知教養為何物的心機女,處心積慮搶走對自己掏心掏肺的閨蜜男友……

果然,熟悉的歷史再次循環嗎?


△防火防盜防閨蜜是正理啊,米萊把陸濤介紹給夏琳,唐晶把賀涵介紹給子君,還讓他多開導子君,腦袋壞掉啦?原著里唐晶是到了婚事塵埃落定之時才讓子君看到她未來先生的,而且非常聰明地和子君的關係做了一個切割,告訴她不能再依賴自己,要學會獨立了。

有人說,前期子君穿得那麼Low人品那麼差,是為了和後期變身的她形成鮮明的反差,這樣才能體現出她的脫胎換骨,從預告片來看,嗯,是有了那麼點亦舒女郎的味道。


△但這句話明顯就是反亦舒的,亦舒的價值觀里,沒有什麼東西是一定屬於你的。真·亦舒女郎不懼改變和失去。

不過,編劇你怕是雞湯喝多了?劇中的子君家庭出身是樊勝美式的,人品教養和不學無術是曲筱綃式的,最終可能因為離了婚剪個頭換身造型,就搖身一變成為狂拽酷炫弔炸天的安迪嗎?這哪裡是女性自我意識的覺醒,這簡直是大變活人嘛!一個人的品味和三觀哪有那麼容易說變就變,你以為這是童話故事呢?

原著中的子君大學畢業英文流利,離婚後婆婆還想讓她回來幫孩子補習英文,她離婚後看《駱駝祥子》《紅樓夢》《聊齋誌異》,從中感悟頗深。她的人品素質教養都是一等一的好,不過是婚姻讓她與外界隔離開來,讓她的感受力變鈍,讓她的美不鮮活了。

離婚後,她在人情世故里磨礪,找回了枯萎已久的生命力,儘管她每天都很疲累,但是所有人都覺得,她比從前更美了。就因為她對美的感受力始終沒有失去,她才找到了適合自己的工作,才有靈感做出可愛的藝術品。

她的品味、價值觀和審美觀都是一脈相承的,改變的是她生活的方式和對婚戀的看法和態度,她認識到“感情是不可靠的,物質卻是實實在在的。”

劇中的子君,卻無知到連角膜是什麼都不知道,以為是腳膜:


然後馬伊琍還發微博說這是他家發生的真事兒,我真特麽無語凝噎,這個劇組絕對是亦舒黑,一定肯定!


還喜歡拿刻薄當有趣,狂飆金句,言行舉止都粗鄙的沒眼看。對了,劇中的女二,子君的閨蜜唐晶和小三凌玲,反倒是原汁原味的亦舒女郎審美和做派,但最後都成為子君的手下敗將,真是EXO ME啊!


感覺這部劇就是先黑了全職家庭主婦,將她們塑造為粗鄙、市井、短視、無知的潑婦,為了保住自己的大房地位無所不用其極,女兒自殺了還有心情擦個大紅嘴唇子才往醫院里去的妖艷賤貨:

然後再黑職場精英女性,唐晶一生自立自愛,從來不依靠男人成功,對待閨蜜掏心掏肺,最終卻是個睜眼瞎,被閨蜜和男友聯手背叛,那閨蜜還是個從人品到能力到審美都比不上她的十三點。

原著《我的前半生》是在致敬魯迅先生的《傷逝》,所以沿用了子君和涓生的名字,《傷逝》的文眼是“人必生活著,愛才有所附麗。

因此亦舒在文中講述了新世代的娜拉出走後活的怎樣的問題,子君一開始依靠涓生生活,離婚後她的精神支柱又變成了唐晶,唐晶在結婚歸化之前,最後一次跟子君談心:

子君,你的毛病是永遠少不了一個扶持你的人。涓生走掉,你抓住我,現在我要走,你同樣傷心。

你並不需要我們,你看你現在多獨立,你要不斷地告訴自己:子君,我不需拐杖,子君,我不需要他們。

這才是《我的前半生》里要表達的核心觀念,一個真正獨立的女性,不需任何拐杖也能在這個世間生存。而不像電視劇里表現得那樣,被一個富有的老公拋棄,那我不擇手段搶來一個更富有的老公就叫成功,本質上,她還是沒有任何成長,依舊在拄著拐杖走路。

真的,這麼侮辱亦舒,侮辱女性的電視劇居然還深受廣大女性觀眾的歡迎,我感到深深的無力,你們那麼有空,不如去找幾本真正的亦舒看看吧。

延伸閱讀:

我終究是做不成亦舒筆下的女子

如何把淘寶200元以下的單品穿出高級摩登感?

關於我:

我是識裝的唯一撰稿人和運營李小丟

娛評人,摩登史寫作者,專欄作家。

你可以在知乎/豆瓣找到我,ID:李小丟   微博@李小丟er

views: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