寫在前面

上周和小編Franck吃飯,他告訴我,當年是看了我的《諾諾日記》後被深深吸引,才決定從寧夏跑來上海跟我混的。許多到店諾粉也提出,想看我們聊硬貨滿滿的經歷和有趣的故事。

 

感慨啊!2014年我剛創業時,幾乎每天泡現場,有新鮮東西就整理出來分享,寫東西也很勤快……回家越想越覺得慚愧,於是決定重拾這個欄目。

《諾總日記》

      ——汽車工程師原味筆記

我將在每周三開設這一日記專欄,用輕快、朴實的形式,跟大家聊我的從業感悟、學習心得和技術知識等,希望大家賞臉。

復刊第一期,咱聊聊“閹割”

不久前,我的手動寶馬被吳越大王借去,為了體驗剛猛的動力傳遞,摘掉了一個節流閥,他還寫了一篇以“閹割”為主線的文章:《閹割,讓生活更剛猛》,如實記錄了“幹壞事”的經過,以及駕駛體驗。

被閹割的節流閥(CDV)

也許真是“仁者見仁智者見智”,既然是我的日記,我就悄悄地告訴大家,我拿到車後的第一感受就是:

 

整車駕駛檔次下降至少十萬元!

今天我就用OEM工程師的視角,簡單說說這個不容小覷的節流閥。

保險絲不能省

感謝大王的文章鋪墊,我就不浪費大家的時間講節流閥的原理了。這玩意兒能夠使液壓油順著流動,並且流動得更加通暢,反著流動就吃力。

所以,你快踩離合時,離合器能快速分開,但是快抬離合,離合器卻不能如你預期的那麼快地結合。

一句話,它限制了離合器的最快結合速度,所以英文名字形象地叫Clutch Delay Valve (CDV)。

 

“閹割”節流閥後,的確可以帶來動力乾脆、剛猛的迴響感受,但是恐怕沒人知道這將對DMF帶來多麼致命的傷害。 

關於DMF

DMF,就是所謂的雙質量飛輪(Dual Mass Flywheel),它的基本功能,吳越大王的文章里詳細地介紹過了,還配了直觀的示意圖。

ZF Sachs的雙質量飛輪

別看示意圖簡單,實物還是挺複雜的

DMF是個神奇的東西,可以成倍衰減發動機傳到變速箱的振動,如今越來越多的車型開始使用DMF。我在ZF調了10年的試驗車,後面4年都在和DMF打交道,這個應用趨勢一直在加劇,可以說做Tuning不懂DMF,就沒法混動力總成圈。

 

DMF是一個“非常活絡”的吸振部件,由於質量比較大,所以有一定的脆弱之處(這幾乎是汽車的公理,只要是能動的件,必有軟肋),所以在應用DMF時,必須予以考慮和保護。

 

比如,DMF害怕扭矩超限。一般DMF的設計承扭能力是發動機最大扭矩的1.2~1.5倍。假如,發動機峰值扭矩200Nm,那麼配給最大扭矩260Nm的DMF就OK了。多出來的60Nm,雖然在發動機的扭矩能力以外,但是在司機的能力以內。

 

為啥這麼說呢?車子大多都是毀在人手裡嘛,當你快抬離合暴力起步時,DMF會因突然的負載變化而“撞擊限位”,車外常常還能聽到清脆的金屬敲擊聲(甚至來回敲擊數次)。

 

下麵這張圖描述的是某次暴力起步,DMF受到的衝擊扭矩隨時間的變化,我們不用看具體的扭矩值,僅看衝擊扭矩是發動機最大扭矩的多少倍即可(縱坐標軸)。

手繪示意圖 (僅作定性參考)

*不做任何保護的情況下,駕駛員“快抬離合”起步,首次衝擊的扭矩約為發動機最大扭矩25倍,對DMF的內部結構有很高的損傷風險。

這種粗暴的工況,並不只有車神可以做出來,沒經驗的新手也可以輕鬆做到而自己毫不知情。為了降低DMF受到的衝擊,延長離合器結合時間幾乎是唯一辦法。

 

為此,我們必須反覆做試驗,來確定每款車所能允許的最快離合器結合速度。國內如今已有不少公司能生產DMF,卻沒幾家知道要做哪些方面的研究性測試,尤其是實車測試,可以說多數製造商還停留在“打鐵賣錢”階段。

 

由於技術保密需要,下麵的示意圖裡我隱去了坐標軸刻度,但不妨礙大家理解結合速度和衝擊扭矩的關係。

衝擊扭矩vs結合時間

上圖可以說是諾諾獨家,要是車企看到了,估計好多熱銷的車型要被拉回去悄悄做改進……嘿嘿……

 

從上圖就可以看出,我如果要用DMF去抗住“暴力起步”的破壞力,那麼必須故意延長離合器的結合時間,讓工作點進入理想區間,這個時候工程師就想出了節流閥這個“保險絲”。

 

小小閥門簡單、便宜,但是它肩負著保護DMF的作用(據說我的車子在4S換個DMF要一萬多),大家就看值不值吧?(不過要真遇到DMF壞了,很多人恐怕都搞不清楚狀況,只好送去修理廠周身折騰一通,換一堆不該換的東西,最後才知道是DMF的問題。)

 

扭矩衝擊降低了,激烈駕駛換擋過程中的動力過度就會柔緩一些,這是必然結果,但根本原因並非為了提升舒適性。看了這篇文章後,誰是因、誰是果,大家自然就清楚了。

 

坦白地說,被吳越折騰完後,我的寶馬開起來有點接近普桑了,至於普桑為啥不用節流閥,也並不是VW用不起,而是普桑的飛輪不是DMF,就一坨整鐵,沒啥可保護的。 

結論

國內對DMF的認知還停留在一個初級水平,很多車企也只是知道這玩意貴、這玩意好,卻不知道它的缺點和調教的講究,更不要說民間玩車人士了。

別認為BMW的工程師是吃飽了撐的

總之,喜歡叮叮咣咣駕駛感受的車迷們,你們可以閹割掉節流閥,但請把DMF改成單質量飛輪(SMF),離合器也應隨之改動,因為DMF配的離合器和SMF不一樣。

這才是知其所以然的Tuning方案哈,不過,親自改過的人才知道後面會有多少伴生問題。

 

OK,今天的《諾總日記》就聊閑到這兒。

標緻407的雙質量飛輪離合套裝(ZF Sachs)

Golf-MK4的單質量飛輪離合套裝(ZF Sachs)

評測劇透

對了,劇透一下,昨天店里到了台網紅車,目前整備組已經完成了路試前的車輛檢查,接下來我會給它做個全面的路試測評。

評車是老本行了,拿起熟悉的評分表和硬板夾坐進車裡,滿滿的“Yesterday Once More”的感覺。希望最終的評測結論可以給潛在使用者提供一些客觀的購買參考,比看網上那些沸沸揚揚口水戰要真切。

車型暫不透露,瓜子飲料提前兩周買好,好壞稍候便知。

views: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