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美亞(niwo已獲授權)

這兩天的微博,被楊振寧遺產分割刷屏了。

陪伴楊振寧13年的妻子翁帆,在遺產分配里只得到一套別墅的「生前使用權」,產權還屬於清華大學,而楊振寧和已故前妻杜致禮的三個子女將獲得現金資產。網友們的意見大約是這樣的。

總體來說,都是對楊振寧的控訴,替翁帆不值。

我看到這條新聞的反應卻是兩份心酸。

第一份心酸是:

科學家只有在深陷緋聞之時,才會得到普羅大眾的,這裡面當然也包括我。

我不敢輕易去評定這位物理學大拿的成就和私生活。懷著敬畏的態度,去採訪了我的好朋友,同樣是理論物理學家,同樣留學美國多年,現任中山大學天文與空間科學研究院院長的李淼老師。

他的評價是這樣的:



*雖然我們對物理學一知半解,但一碼歸一碼,希望透過這件事,能瞭解楊振寧的貢獻

第二個心酸是:單從一個女性角度出發,對翁帆的也許「不太正確」的同情。

這份心酸倒並不是來自於這份遺產分割,而是發源於他倆婚姻伊始。

翁帆和楊振寧於2004年結婚,當時翁帆28歲,楊振寧82歲,這段祖孫戀掀起了軒然大波。人們對年輕貌美的翁帆,嫁給一個耄耋老人無法接受,哪怕他是享譽世界的科學家。

他們質疑翁帆的企圖心,質問楊振寧的「自私貪婪」,說這段婚姻「有傷風化」。

連翁帆父親接受記者採訪,在滿篇其樂融融的理解里,也意味深長地用了「犧牲」這個詞。

這些都不足以震撼我,但當時的我打開楊振寧已故前妻杜致禮的照片時,幾乎一模一樣的面容讓我振聾發聵。

杜致禮是國民黨高級將領杜聿明的長女,系出名門,多才多藝,是宋美齡的心頭愛。1944年,她和楊振寧相識於西南聯合大學附中,楊振寧是她的數學老師。

1947年,杜致禮前往美國留學,2年後在普林斯頓中餐廳再次遇見楊振寧。楊振寧說:

我並不知道杜致禮到了美國,我是無意間走近了那家飯店。我早到或者遲到,都將錯過與杜致禮相見的機會。我們見不,也就談不上一輩子的婚姻。可命運之神安排我們在那一天那個地點相聚,這不能說不是一個奇跡。

冥冥定數,豈能錯失,楊振寧違逆了導師費米回到芝加哥的建議,留在了普林斯頓,次年兩人結婚。

他們一共生育了三個孩子,兩男一女。大兒子叫楊光諾,是爺爺楊武之賜名,望大孫能帶來諾貝爾之喜,楊振寧做到了。

小女兒叫楊又禮,這是讓我深受觸動的顧名知義,楊振寧希望女兒是「又一個你」,這是多麼實切的表白,楊振寧也做到了和杜致禮一生恩愛。

*楊振寧和杜致禮一家

他們生兒育女,一個做科研,一個用文藝靈動婚姻,也一起參加了瑞典斯德哥爾摩諾貝爾獎頒獎典禮,見證了人類和彼此的巔峰。他們的婚姻長達53年,直到2003年杜致禮因病去世。

杜致禮去世後13個月,楊振寧就和翁帆結婚了。看起來,亡妻屍骨未寒就轉頭續弦太絕情,可很多人說,看到這張對比照,就原諒了楊振寧。

梧桐半死清霜後,頭白鴛鴦失伴飛。而後遇到了小軒窗,正梳妝,側臉輪廓似你的人。

而翁帆,是否得知自己也許是個替身?

更也許,這是讓我們吃瓜群眾潸然淚下、心有芥蒂的心酸,在翁帆看來,一切都是甘之如飴吧。

實際上,三個人也曾見過面。1995年楊振寧和杜致禮去汕頭大學參加活動時,大學一年級的翁帆,是他倆的嚮導。這張合影讓我毛骨悚然。因緣際會之下,當時的三人又如何想到,這是一場關於生命和婚姻的接力?

楊振寧在接受楊瀾採訪時說:翁帆是上帝給他的最後一份禮物。

站在楊振寧的角度,這句話是真誠客觀的。

從楊振寧同事的側面描述、和他倆接受採訪時的敘述里,我們能看到他們倆的生活平靜至極,而翁帆基本承擔了照顧楊振寧的工作。

雖然楊振寧並不怎麼接受中國人的養生之道,但翁帆堅持——「這些我相信對身體有好處。他一邊喝,一邊說不相信。不過只要他肯喝,我還是會煲給他。

2006年,楊振寧接受臺灣《聯合報》的採訪時評價這段婚姻:

一個人到了80多歲,不可能不想到他的生命是有限的,跟一個年紀很輕的人結婚,很深刻的感受是,這個婚姻把自己的生命在某種方式上做了延長。

假如我沒跟翁帆結婚,我會覺得三四十年後的事跟我沒關係;現在我知道,三四十年後的事,透過翁帆的生命,與我有非常密切的關係。

對於楊振寧來說,翁帆的出現,在生活上有了妥帖的照顧;有一個嬌妻頂禮膜拜,是兩性關係中雄性視角里的最優狀態;在自己的世界觀體系里,又擴充了更年輕新鮮的人生體驗。

無論外界如何評價他們的生活,我們看到94歲的楊振寧依舊精神矍鑠,看起來平和淡然。我們看到的楊振寧晚年所有的照片里,都有翁帆陪伴左右的身影。

在這段婚姻里,楊振寧是毫無爭議的受益者。

而翁帆呢,從我找到的所有資料里,我更願意相信,那是真愛,雖然這種真愛是非常複雜、難以言述的。

無論楊振寧對翁帆是否「疑是故人來」的替代品,但翁帆對楊振寧,在我看來,並沒有主觀上的企圖心。

她從汕頭大學畢業後,在深圳工作了三年,曾與一個香港男人有過兩年的婚姻。為何離婚不得而知,我們興許可以臆測,是否大學時的相見讓她「不如不遇傾城色」,普通男人再也入不了法眼?

一個白紙般的女孩,在踏入紅塵之前,見到了對於她來說,另一個維度的人物,是僅僅只能有一面之緣的僥幸。但當這位天外來客對自己表達了好感,她來不及做任何反應,只剩下感恩戴德和受寵若驚。

楊瀾採訪時問了一個相關問題:你如何把愛和崇拜分開?

翁帆的回答也很坦誠:你要知道,當一個你崇拜的男人對你表達了喜歡或者愛的時候,你很容易就愛上他了。

她沒有否認,那種愛是緣於崇拜,也無法分解。

我對此產生了一種望塵莫及的仰視:一份崇拜產生的愛,能打敗無性婚姻?能打敗無子嗣的定數?能打敗最終要提前面臨的天人永隔?這份愛未必會在乎輿論,但真的冷暖自知。

翁帆回憶起兩個人甜蜜的時光,有兩件,一件事在日本,她生病,楊振寧去樓下給她拿了一碗麥片粥,喂給她吃。

第二件是在三亞度假,楊振寧早起看報紙,不想開燈吵醒翁帆,就去化粧室看。

我無法把這兩件溫馨的事,和甜蜜勾連起來。年輕的戀愛,是天雷地火,是啰里啰嗦,是曖曖昧昧,是試探猶疑、若即若離患得患失。

而年輕的翁帆,是否真的體嘗過戀愛的滋味?是否和一個經歷過世紀風霜、人類金字塔尖的人生活在一起,習慣了照顧和付出,只能把這種相濡以沫,當成一種恩寵式的甜蜜?

就像她對自我的評價——我在象牙塔中的象牙塔。

楊振寧在多個場合表示,他百年之後,贊成翁帆再婚。這一點引起了吃瓜群眾的反感:你還想把人囚禁起來列貞節牌坊?

實際上,這場對話是這樣的。

楊振寧說:

贊成你將來再婚,是年紀大的楊振寧講的;年紀輕的楊振寧,希望你不再結婚。

這是一個正常男人的心態,有占有欲,但也希望翁帆未來福祉。他並沒有強迫誰為他守身如玉。

而翁帆卻在剛開始生了氣,他讓我再婚,是不是不愛我?

這場婚姻,在翁帆看來,也許就是一種恩賜,她願意「犧牲」,願意付出,也有著毋庸置疑的驕傲,她用美國詩人菲羅斯特的詩《未選擇的路》來形容她的選擇:

Two roads diverged in a wood, and I took the one lesstraveled by, And that has madeall the difference. 

而楊振寧,就是她的引路人,帶她看到了這個世界金字塔尖是什麼模樣。

我一直認為,從利己性來說,有兩種婚姻是最好的,一種是門當戶對且掌握了關係的上風,有操控婚姻和生活的主動權。另外一種,是對方高高在上,無法把控,但人生會透過姻親,完成階層的飛躍。

所以有人說,楊振寧太太,這個稱謂,就千金難買。遺產又如何?我想翁帆從一開始,就清醒地復盤過得失,並非功利性,而是一種是否值得的計算。

所以她也許並不在乎遺產的分配,當她把自己放得謙卑,以與巨人朝夕相處過、興許能載入人類史冊的角度看待這段婚姻,又何謂輸贏呢?

退一萬步說,楊振寧百年之後,別墅收回之時,又會有誰讓科學家的遺孀無家可歸呢?

我們也不必伸出手來,指責楊振寧是渣男,夫妻一場,你情我願,各取所需。求愛得愛,求財得財,求名得名。

無論這場婚姻摻雜了多少的複雜情感和初衷,我依然願意相信,這場婚姻,有我們看不到的美好,這場「鬧劇」,有我們看不到的苦衷。

作者 |美亞(MEIYA)作家,心理咨詢師,南都周刊特約撰稿人,常駐香港 。一個放心老去的已婚育少女。一個從不被婆婆牽制,不被熊孩子捆綁,一直被老公寵溺的女人;一個和倪匡蔡瀾喝茶聊天,採訪全世界頂級設計師的女人;一個可以背著kelly、穿著12釐米紅底鞋去幼稚園接孩子,也可以背著和尚袋,在法國農村採風寫稿的女人。(ID:wangjinshan2015)

· 如需轉載/互推/商務合作,請發送“合作”至後臺 ·

歡迎來稿自薦和推薦精彩的文章至

cathy.zhang@niwolife.cn

擺脫焦慮,手把手教你親子溝通術

如何說孩子才會聽?怎麼聽孩子才肯說?怎樣陪伴的孩子會更聽話、更合作?怎樣讓孩子更成熟、更獨立?怎樣培養孩子遵守規則和約定的習慣?

課程主題

course1:吃力不討好的溝通方式,你中招了嗎?

course2: 針對不同類型家長和孩子,見招拆招有效溝通

course3: 怎麼說,ta才會聽?N個技巧搞定不同年齡孩子

course4: 手把手教你解決親子溝通中的常見問題

掃描二維碼瞭解詳情

給想要擴建人脈網路的你推薦

哈佛商學院的人脈搭建法:讓人脈幫助你實現夢想

你會不會因為內向而不喜歡主動結交別人? 你會不會覺得有目的的認識別人太實用主義?你會不會在參加大型酒會時好像做了隱身人?你是否不知如何在人群中應酬? 你是否糾結於怎麼讓對方記住你?

課程主題

course1:重新梳理人脈,教你搭建人脈的實用技巧

course2:如何把人脈轉化成有效資源,並長期維護

course3: 如何建立自己的品牌,讓人脈幫你實現夢想

course4: 案例式學習分析

掃描二維碼瞭解詳情

報名niwo成長學院精彩課程

views: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