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丨《Vista看天下政商智庫》高級觀察員 周安濤

當地時間2017年7月4日15時(北京時間14時30分)北韓中央廣播電臺和平壤廣播電臺發佈“重大特別報道”,稱洲際彈道飛彈“火星-14”試驗發射成功。

此前,韓聯社援引韓國官員的話報道稱:北韓4日發射的飛彈飛行高度超過2300公里。韓國聯合參謀本部方面表示:該飛彈飛行了930多公里;日本防衛省稱,飛彈飛行了40多分鐘。韓國專家據此推測:如果北韓以正常角度發射,其飛行距離可能超過6000公里,射程遠及美國本土,達到洲際飛彈級別。

“火星-14”洲際彈道飛彈。(網路圖)

此次飛彈發射,公開突破了外界認為的美國對朝動武紅線,標志著北韓不僅已經擁有核彈此類的末日終極武器,同時也初步具備了對美國本土實施核打擊的能力。雖然目前,各方反應都極其低調,但是,毫不誇張地說,此次北韓有意在美國獨立241周年紀念日進行的飛彈試射,將是朝美關係甚至東亞戰略局勢進入一個新曆史時期的標誌性事件,對未來發展產生深遠影響。

所有的“作”,只是為了做朋友

在外界看來,北韓政權一直都是在無事生非地作,不斷地以貧弱的國力挑戰美國的底線。

早在金日成時代的上世紀八十年代,北韓就已經開始發展核武器;而在金日成逝世、金正日繼位僅5個月之後,1994年12月17日,北韓就做了一件其他所謂大國想也不敢想的事,悍然擊落了1架美軍的直升機;此後的六方會談、各類核試驗、天安艦事件、延坪島事件以及金正恩上臺以後花樣百出的“任性”……專家們最頭疼分析北韓的反覆無常,實在不行就以“北韓從不按常理出牌”來搪塞敷衍。

其實,錶面上看,北韓是毫無章法地胡作非為,如同神經病人一樣,恨不得以舉國自爆為代價與美國在地球上同歸於盡。但實際上,朝美各自的戰略和關係一直是非常清晰和明確的,筆者早就對此進行過檢討:北韓早就意識到了自身政權面臨的嚴重危機,其戰略是“以核護金、投美求存”,所以甘願冒著內部發生劇變的極大風險,全民節衣縮食搞苦難行軍和先軍政治,不顧一切地以衝突和核武引起美國重視,迫使美國如同對待伊朗等妥協一樣承認北韓的地位並放開封鎖,緩解北韓國內政治、經濟和社會危局。但北韓有意,美國無情。美國的戰略是“拒絕接觸、以壓促變”,透過全面封鎖促發北韓內變,而後以韓國統一北韓半島。

只有相互傷害,才能做朋友

北韓深深認識到:要讓美國接受一個其極不喜歡的朋友,光靠慫是不行的(如卡扎菲),光靠“作”也是不行的(如薩達姆),只有能夠相互傷害,才能做成朋友。

近代以來,真正意義上改變並將左右人類發展的並非互聯網或其他,而是核武器。核武器的滅世能力使無論發動者、被髮動者和旁觀者都難以存活,由此,有核國家之間發生戰爭的可能性也就被極大地遏止了。

而時至今日,北韓現有核武實力已經足以對韓國造成毀滅性打擊。目前普遍認為,北韓至少已經擁有相當於美國投放於日本廣島和長崎水平的原子彈,當量約1-2萬噸。北韓的鈈存儲量估計為37-50公斤,可供生產6-10枚核彈。

那麼,如果北韓向韓國首都首爾投放1枚其目前水平的原子彈,將會造成多大傷害呢?首爾人口1750萬,人口密度為16700人/每平方公里。核彈衝擊波殺傷半徑的簡易計算公式如下:

有效殺傷距離 = C * 爆炸當量^(1/3)。其中C為比例常數,^(1/3)為求立方根;一般取比例常數為1.493885,爆炸當量單位為萬噸,有效殺傷距離為公里。

假如北韓向首爾投放1枚當量為1萬噸的原子彈。透過以上公式可算出,其殺傷半徑為1.49公里。殺傷面積為6.97平方公里。按首爾的人口密度,當時即可殺死116399人。

1萬噸核彈在韓國首都首爾城區的殺傷範圍。(網路圖)

以上只是計算原子彈衝擊波的殺傷力,還不算光輻射和放射性沾染。若考慮以上因素,北韓一次向首爾投放5枚以上當量的核彈,大約可殺死50-60萬人,使這個世界上頂級的繁華城市瞬間變成人間煉獄。

當然有人會說以美國強大和絕對的空中優勢,可以將北韓所有的核飛彈發射陣地瞬間毀滅。但問題在於:韓國距北韓實在太近,其首都距軍事分界線僅有40公里。

韓國首都首爾核心城區距朝韓軍事分界線最近的距離。(網路圖)

所以,北韓根本不用將已擁有的核彈裝入彈道飛彈,在已經被美軍掌握並容易暴露的發射陣地發射,而是以其他方式進行核偷襲。如:以一架民用飛機掛核彈起飛,最快數分鐘內可飛至三八線北韓一側,而後採取上仰投彈的方式,將核彈甩到首爾;以潛艇潛入韓國美軍港口基地自殺式引爆核彈;以民船潛入韓國近海引爆核彈;以民用汽車攜帶核彈進入韓國境內引爆,還有以炮兵發射小型化的核炮彈攻擊韓國、以特工潛入韓國引爆核臟彈,等等。

所以,美國最大的問題就在於無法全面、精確、萬無一失地掌握北韓所有隱藏的各類核打擊系統,無法保證北韓絕對不能發出一次核攻擊;而北韓只要能夠發出一次,即可能造成數萬人的死亡和無盡的核沾染。當然,作為北韓,發起核攻擊是最後手段,必將導致美國的毀滅性打擊,也是一個同歸於盡的辦法。因此,美朝雙方均不會輕啟戰端。

三重保險,一步步保證你乖乖和我做朋友

由以上分析也可看出,時至今日,北韓最能夠保證直接相互傷害的,還是韓國和周邊,並非美國。那麼為何還說美國很可能將會不得不接受要挾,低下高貴的頭顱與曾經極度厭惡的北韓做朋友呢?因為以上毀滅性地傷害韓國及周邊,包括美國駐韓駐日軍隊,已經足以使美國畏首畏尾、猶豫不決了。

雖然早在上世紀八十年代末北韓發展核武器開始,美國有一萬次機會將北韓核武扼殺在搖籃之中,但美國在決策上的拖沓和骨子裡的孤立主義,使其在戰略上一直處於綏靖無為和猶豫不決之中,在最有利的時期選擇了多方談判來解決朝核危機在多方的空談與無為之中,北韓成功暗渡陳倉實現了實質性擁核,贏得了第一重的政權生存保險,並退出和談,公開全力發動核武器和彈道飛彈研發機器。

此次的彈道飛彈試驗成功,使北韓實現了從綁架周邊向綁架美國的過渡,初步具備了對美國本土的核打擊能力,贏得了第二重的政權生存保險。

可以預見,北韓發展核武器和彈道飛彈的決心不會改變,直至發展至數十萬甚至數百萬噸當量的氫彈水平以及射程達上萬公里可覆蓋全球大部分地區的彈道飛彈和巡航飛彈,從而贏得第三重的政權生存保險。

而隨著此發展步伐,美國對北韓動武的代價會越來越大。除非北韓在全民節衣縮食搞先軍政治中發生內變(此概率其實很大,北韓內部民生環境已經十分惡劣),美國主動以武力解決北韓問題的方案基本可以排除。真到北韓贏得第三重保險之時,美國的唯一選擇就是和北韓建交做朋友了。這個建交磨合周期或長或短,在川普任內或任後。美國在此方面的先例不勝枚舉。

當然,由此也並不是說北韓政權就從此安全了。其實,北韓政權最大的隱患是在其內部。尤其是在與美國建交之後,對國際社會開放的頭10至20年之內,隨著西方的思潮、文化、技術、生活方式等全面進入,更容易激發內變。而且這樣的政權,在不斷的開放中持續時間越長,生存力會越弱。

views: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