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 | 劉起

電影學博士

完全沒料到,這部《河神》,竟然是今年我看過的最好一部國產劇。

《河神》李現

作為一個美劇、日劇粉,我要坦白,日常生活中其實也離不開國產劇。

因為國產劇完全可以靠聽。捷運上、廚房裡,可以一邊忙活一邊聽國產劇。而且國產劇的套路往往狗血,臺詞經常弱智,吐槽起來也是樂事一件。

我就是這樣聽完了《歡樂頌》和《我的前半生》。

抱著同樣的心態,前幾天我點開了《河神》,完全沒料到,一種豁然開朗的感覺顛覆了我的所有預期。

《河神》

首先它的片頭就標新立異、先聲奪人。

沒有採用傳統國產劇的片頭歌曲加劇情片段,也不同於其他幾部鬼吹燈網劇的片頭動畫,它在魔幻感的視覺畫面中,用音樂搭配四個人物的輪流念白,交待出人物的個性特點。想了半天也沒想到之前有哪部劇是這種片頭,是不是足夠開創性?

四個不出名的年輕演員沒什麼明星效應,但僅僅依靠精心設計的念白、抑揚頓挫的節奏、靈動有趣的腔調,做出了一種非常高級的效果,不得不說,《河神》的片頭創意實在太棒了。

視覺風格有一點像HBO的《真探》和BBC的《神探夏洛克》,雖沒那麼精緻,但放在國劇中,也絕對是超一流水準。

一口氣看完五六集,又把片頭重覆播了幾遍,天知道以前的國產劇我都是直接跳過片頭的呀!

這部劇集的精彩,很大程度上來自於改編的成功。

《河神》張銘恩

天下霸唱的原著小說《河神·鬼水怪談》,為這部網劇提供了一個宏大詭秘、光怪陸離的世界觀。這些奇聞異事、怪力亂神,在一定程度上帶來了某種觀賞性與奇觀性。

然而,原著中鬆散的情節結構與單一的人物設置,其實很難改編成劇集。

但《河神》編劇在保留民國時期天津衛的社會環境與邪教魔古道陰謀的基礎上,徹底改變了原故事的情節架構和人物設置。

把西方的偵探推理、懸疑探險與東方傳統的靈異事件、民俗風情等元素融合在一起,做出了一部帶有強烈中國風格的推理劇。

原著中怪力亂神的內容,也許是出於某種去除迷信的現實限制,在《河神》劇集中,都被轉化為有科學依據、合理推斷的內容——對僵屍進行科學、病理學的解釋,但整體故事氛圍依然保留了民間傳說、靈異鬼怪的陰森詭異。

按照美英推理劇的寫作方式,編劇幾乎重新建構了這個故事。

《河神》李現

以河神大典上漕運商會浮屍案展開劇情,用推理的方式,在兩集的篇幅內解決一個案件。同時引出下一個案件,而這些環環相扣的案件,逐漸帶出背後一個更大的陰謀——邪教魔古道,以此作為全劇主線,將所有案件都串聯在魔古道的大陰謀之下。

《河神》的劇作模式,對於國產劇來說,應該算是很大進步,徹底摒棄了之前四、五十集國產劇的拖泥帶水和冗長散亂。

《河神》張銘恩

大部分英美懸疑推理劇都是一集一個案件,起承轉合,乾脆利落。《河神》是兩集一個案件,保證了整部劇情節相對緊湊、劇情不拖沓,同時又用案件東方式的離奇詭異、案件之間的環環相扣製造懸念,引出主線。

在這點上又很接近《神探夏洛克》,有一條幕後黑手莫里亞蒂的主線。而《神探夏洛克》一集90分鐘也剛好對應《河神》的二集,相當於一部電影的長度。

《河神》的視覺風格也非常有想法,雖然有批評的聲音認為視覺上的混搭有些不倫不類,但我完全不同意這種批評角度。

我覺得《河神》的創作者完全沒有包袱,或者說影響的焦慮,他們在這部劇集中東西合璧,做了一種大膽另類的創新,既有模仿借鑒的成份,也有創新想象的元素。

比如小河神郭得友「點煙辨冤」的情節,在書中一筆帶過。但在《河神》劇集中,卻成為最有風格最詭秘的視覺奇觀。

「點煙辨冤」是郭得友繼承老河神的獨門絕技:只要點一根煙,就能進入另一個異度空間,與死人面對面,探尋真相。在書中與河邊喊魂一樣,屬於神神鬼鬼的超自然現象,是浮屍「心中有怨,還魂借煙」。

但在劇中,變成某種有科學依據的方法。透過吸入煙放大感官,使感受能力變得超強超敏感,對屍體所有細枝末節都明察秋毫、推理觀察出命案背後的真相。

「點煙辨冤」的視覺呈現應該是模仿借鑒了斯嘉麗·約翰遜主演的《皮囊之下》(Under the Skin,2013),在接近致幻的狀態中,進入一個黑暗空曠的異度空間,人像是行走在水面上,水中倒映出人的形象。

同時,放入傳統的東方元素——巨大的泥人雕塑,製造出一種恐怖滲人的氛圍。

丁卯解剖觀察屍體、郭得友點煙觀察屍體,對屍體細節的呈現,似乎又借鑒了《CSI》和《神探夏洛克》等歐美推理劇集,使用了大量特寫鏡頭。

第12集醫院中郭丁二人鬥活屍的追逐段落則明顯模仿了歐美僵屍片的拍法,雖然場面調度與動作設計偶爾不夠流暢,但在國產劇中,這種血腥緊張的僵屍追逐場面,也算很有觀賞性了。

同時,對原著中的恐怖元素也進行了視覺還原。綠毛死嬰、地下鬼市的陰森可怖、幫會間文鬥的血腥暴力,死屍身體細節的展現等。

尤其是第六集,郭得友在水中打撈薛小姐屍體時打開鐵門,涌上水面的一百多具漂子(浮屍),晚上看這段實在是挺滲人的。

開篇「河神大典」的祭祀場景,在視覺層面既保留了傳統中國元素,又做了大膽創新。在白色的場景中,藏青澀的假面舞者、搶奪嬰兒的黑色河妖、對抗河妖的紅色神鳥、金色包裹的獻祭嬰兒,以一場現代主義的舞蹈來表現祭祀的內容。

我對傳統民俗瞭解不深,看到有些評論認為這段祭祀大典細節失真,但我覺得,作為一部商業類型劇集,民俗細節的失真並不是什麼問題,視覺效果的好看和衝擊力更重要。

很多類型電影都會在敘事層面採用二元對立的模式,使敘事更有層次更複雜。

《河神》對原著人物,進行了改頭換面的重構,工整對稱地將四個人物設置為二元對立的結構。郭得友從原著中穩重沉默的中年師傅,變成了一個混不吝、嘻嘻哈哈的年輕人;助手丁卯,則從一個窮孩子,改寫成了留洋德國學習法醫的漕運商會大少爺。

同時加入了兩個截然相反的女性角色——小神婆和大小姐。

《河神》這種雙主角探案的模式,讓人想到奉俊昊的《殺人回憶》。在偵破連環殺人案過程中,鄉下警察/首爾警察體現了兩種不同的破案思路,傳統/現代、落後/科學、感性判斷/理性推理,這種二元對立的思路,也是韓國社會轉型過程中,傳統前現代性與西方現代性的對立。

而《河神》的時代背景是民國,在這一特殊的時間點上,中國傳統的封建社會受到西方的衝擊,東方式的前現代文明和西方式的現代文明碰撞,這一時代的獨特性,在二元對立的兩個男性主角身上,體現得格外明顯。

小河神郭得友的傳統絕技充滿神秘色彩;大少爺丁卯的探案方法,無論以法醫方式解剖驗屍,還是推理案件,都嚴格遵循科學原理與邏輯;兩個男主互相抬杠、不服氣對方,卻總是殊途同歸,得出同樣的結論。

探案思路的二元對立,為劇情的展開,形成一種雙線結構。每次小河神與大少爺,都是按各自的方法查案,最後匯聚在一點。

除了探案思路,兩個男性角色與兩個女性角色,無論身份、性格還是服飾、道具,也都按照二元對立來設置,形成強烈反差,也帶來某種喜劇效果。

片頭念白就體現出劇集的整體思路。乍看只是人物念出自己的性格身份,散亂無章,但其實都是一組組二元對立的描述(因為念起來太有趣忍不住引用了全文):

「江湖,科學,拳腳,真相;水性好,法醫,神婆,記者;身子骨弱,特別警探,娘,市政府秘書長;超凡絕倫的人中龍鳳,大少爺,就是個跳大神兒的,天津小姐;不抽煙不喝酒,有錢有勢(有什麼用呢),眼裡揉不得沙子,通情達理;泡個澡,開什麼玩笑,不嬌氣,有線索啦;德意志,神,大新聞,漕運商會;師父,郭二哥,父親;推理證據,青梅竹馬,天津百姓。」

這些特征,對應了傳統/現代、落後/科學、感性/理性的二元結構。

小河神郭得友、小神婆顧影與老河神、老神婆是有神論派,點煙辯冤、河邊喊魂還是各種風俗(吃魚不能翻面、不能叫做河神),都帶有神秘主義的迷信色彩。

德國留學生丁卯、報社記者肖蘭蘭則是科學派,法醫驗屍、記者調查,崇尚科學與事實,是不相信鬼神的唯物論者。

另外還有一些有趣的人物設置。比如小河神雖然水性高超、能點煙辯冤,卻偏偏身子骨弱加過敏體質,一吸煙就暈倒。小神婆雖然神神叨叨瘋瘋癲癲,卻總有怪招。大少爺丁卯有時嚴肅謹慎有時又天真犯傻。

這些人物設置使整個劇集在陰森恐怖之外,多了一種熱鬧的喜劇色彩。

《河神》中,東方傳統的江湖奇術與西方現代的科學知識,互為表裡,缺一不可。與天下霸唱的其他改編作品(《尋龍訣》或《九層妖塔》《鬼吹燈之精絕古城》)相比,《河神》加入的現代推理元素,改變了原著的民間傳說氣質,使劇集更現代,東西方文化的結合也讓故事的層次更豐富。

《河神》新鮮、生猛,雖有民國背景,卻不拘於時代環境的還原。無論視覺呈現抑或人物性格,都進行了天馬行空的改造,在細節上有些架空。

比如小神婆後現代的服裝發飾(樹枝、假花)搭配「開什麼玩笑」的口頭禪,小河神小臟辮、乞丐衫與嘻哈風的走路姿態,丁卯的卷髮和西洋風。

雖然現代感太強,不夠寫實,但相比之下,天下霸唱之前的幾部改編電影和劇集,因為太註意保留時代痕跡,就顯得有些獃板、過時和乏味了。

誇了這麼多,也要說說《河神》的缺點。

它的案件推理過程有些簡單,敘事節奏不夠緊湊,對白偶爾有些啰嗦和重覆,某些細節設計也顯得隨意散漫,醫院僵屍那一集的動作追逐場面的剪輯和場面調度零散混亂。

整體而言,《河神》不算完美。但即便如此,我還是覺得這部劇的優點遠遠大於缺點,它向我們展示了年輕創作者鮮活的想象力、網路小說改編的靈活性與彈性,以及網路劇集具備的巨大潛力。

合作郵箱:irisfilm@qq.com

微信:hongmomgs

往期精彩內容

什麼是大IP?春節檔的一部動畫電影給了我們啟示

神化張震和污名化小鮮肉,背後根本是一回事

重磅!40位中外影評人,選出2016年十部國產傑作和超級爛片

《與奧遜·威爾斯共進午餐》

在天才導演 奧遜·威爾斯的餐桌旁

聽他“爆炒”好萊塢、擠兌政要、抖漏歷史秘聞

與美國“偉大的文化領域煽動者”共進午餐

掃描二維碼

進入虹膜微店購買

views: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