葉錦添。

他是視覺藝術、電影美術、服裝設計藝術家。代表作等身。

電影《英雄本色》、《胭脂扣》、《卧虎藏龍》、《你那邊幾點》、《小城之春》、《風聲》、《一九四二》、《天堂口》、《赤壁》……幾乎所有當代華語電影大師,都與他有過合作。

他也參與舞臺劇的視覺與服裝設計,雲門舞集、當代傳奇劇場等諸多港台舞臺藝術家亦會完完全全將視覺創作交給他。

他亦跨界,做自己的藝術展覽和各種門類的藝術作品。

藉著他同FENDI的合作,與葉錦添談談天。

葉錦添


原文刊於《numero大都市》

 

 ______________

採訪、撰文 | 呂彥妮

攝影 | 葉錦添工作室

編輯 | 劉星 Cheyne Liu

 ______________



葉錦添說一隻手袋其實是有可能成為一部電影的,可以承載人的情緒,承載時間,承載春夏秋冬四季的變化,無論春花冬雪,開心或者不開心,都是美的。葉錦添鐘愛並且敬畏自然,無形不是沒有,而是無限。東方的韻與味,妙在變化和難以言喻。

出現在北京FENDI The China Peekaboo Project展覽現場的葉錦添著深外套,頸上繞著一條藍灰白相間的絲巾,還有一點點溫熱的橘色條紋綴在其上,他端正地站在那裡,雙手習慣性地合攏在身前,面上一直浮著如玉般的神情。他為這一慈善項目特別設計的手袋當日公佈於眾, 黑白兩色拼在一起,馬毛上有水刀切割出的細緻圖騰,亦有透明的水晶圖案在其上。這位著名視覺藝術家將自己對自然和生命的領悟輕盈放置在一隻手袋上,意在讓人們於微處識得一個更加廣袤的世界。

葉錦添為FENDI The China Peekaboo Project設計的Peekaboo手袋 

葉錦添被公眾廣為知曉,是因2001年憑藉李安導演的電影《卧虎藏龍》獲得奧斯卡“最佳美術指導”與英國電影學院“最佳服裝設計”獎。事實上,早在1986年,他經由吳宇森導演的《英雄本色》踏入電影世界。30年來,合作的對象包括關錦鵬、陳國富、李安、何平、蔡明亮、馮小剛、陳凱歌、李少紅在內的兩岸三地幾乎所有知名導演,除此之外,他在舞臺藝術界也與許多世界級藝術家合作。2002年開始,葉錦添參與當代藝術創作,2016年9月,在上海當代藝術博物館舉辦《葉錦添:流形》藝術大展,探索其“新東方主義”美學理念。

 

他的設計,像一條河流,貫穿了時光,從遙遠的過去而來,河水清澈,沿途風景遍覽,古典中可窺得當代,當代里嗅到過往。飄逸,而堅定。

 

舊金山歌劇院新編英語歌劇《紅樓夢》,是葉錦添第二次觸及《紅樓夢》這一龐大的題材。此次將這一寓言故事搬上歌劇舞臺,葉錦添精心設計了許多虛實相間、韻味悠長的視覺呈現。 他將風箏與織布機的意象融入舞臺,半透明的色彩猶如一個龐大的夢境。這個夢境髮端於東方,對西方觀眾來說,同樣易於感知。他信奉萬物有變,所謂“流形”,就是如此,我們活在一個沒有辦法定下任何形態的地方,從古到今,都是如此。

 

2017年起,葉錦添擔任電影《封神三部曲》美術指導及服裝造型設計,三部曲中的首部影片預計於2020年上映。

葉錦添的短片《廚房》

獲得在巴黎蓬皮杜中心舉行的第八屆ASVOFF影展的“最佳美術指導獎

Numéro:四季分別,無論春花冬雪都是美的,那麼,是春花比較讓人開心,還是,冬雪開心?

葉錦添:你這個問題問得好,這個分不出來。春花,你如果沒有得到花的時候你就不開心了, 得到花你就開心;冬雪,如果你能回憶漂亮的東西你就開心,如果回憶一些哀傷的話那就傷心。其實開心跟不開心都應該是很美的,那是一種意境。

 

自然的什麼東西是吸引你的?

對我來講,自然是物質形式的源頭,所有事情的源頭,都可以在自然界里找到一個最本來的樣子。它好像是我們創作的一個模型,按照模型,我們重覆,就可以產生其他物質,一切都可以很漂亮。人做的好多東西,終結都離不開自然,是一些可能回不了頭的東西。

 

你的新書取名《流形》,這個「形」字你會怎麼去解釋它的意思?

流形,其實和我們剛纔談論的東西都有關,我們存在著,也一直在研究給事物塑造一個形象, 推演下去,每個東西都能推出它的源頭是什麼,就是它最初的樣子,和後來為什麼演變成這樣。我後來發覺一個真相,就是這種推演,是沒辦法推到源頭的。我現在理解,世界的組成都是由一些細小的線構成的,還有很多移動的點。所以「流形」,就是沒辦法定的「形」,我們活在一個沒辦法定下任何「形」的地方。

上海當代藝術博物館 《葉錦添:流形》藝術大展

 

如果一個世界的規則是這樣的,你在創作的時候,用什麼方式去確定,一件衣服,一個造型, 做到這個樣子就對了,就不再改了。

那個方法不是獨立存在的,不是一個展覽場地,我把一個東西放上去,事情就結束了。好像人是一直這樣看事情的,他看到什麼,就把它擺到一個白色的板上,就有點像西方物理學的處理和觀察方式,用一些資料來描述和分析你,你有多高,眼睛多大,體重多少……可是,其實任何物質的存在是沒辦法單純這樣定義的。你問我怎麼確認一個設計的準確?我的辦法就是,看它跟周圍的事情是不是和諧的。你把它放在這裡,這個顏色對的話,它就能和整個畫面成為一個整體,所有的東西都能流動,沒有跳出來什麼。所有的事情都有節奏,你可以聽到,也可以看到。

 

有過這樣的情況嗎,就是在隔了很久之後回頭去看原來的創作時你會不滿意?

我沒有過不滿意我的創作,我只是會思考當時有沒有做到那個最準確的位置,但沒有做到那個位置,也不是說因為我當時有什麼不足。因為我的創作方法和觀念是,永遠不是我在創作,而是我出現在那個地方,感受到什麼,我只是把它描述出來,完成而已。

 

為什麼會這麼喜歡所謂「古典」的東西?那些相對遙遠的東西,它們的美在哪裡?

它們的美,是更接近表達一種精神狀態。以前的東西因為都是手工製作的,好多個人意見和個人需要都會顯示在一個人穿的衣服裡面。他的地位,他受到的教育,他的觀念,他相信什麼,很多規矩很硬地在衣服里體現出來。可是人同時也在跟這種限制對抗,就變成有一些衝突出現,有一些不同的設計細節顯現出來。所以服裝是一個很有趣的東西,當你看到那個不一樣,就知道這個人曾經生存的,他的心境是怎麼樣的,他的內心所投射在外的影像是什麼。這些是我在收藏古典的東西的時候,觀察和體會到的,就很有趣。我好像讀到另外一個時代人的價值觀,讀到這個人的味道。他是個體,不是一群人,但是他又是一個大的時間層次裡面出產的一種思想。

由葉錦添營造舞美與服裝設計的舊金山歌劇院新編英語歌劇《紅樓夢》

 

這麼講起來現代人好像挺無聊的?我們都穿差不多的衣服。事情會越變越糟嗎?

沒有,現在也沒有怎麼糟。現在我們是活在一種從個體到群體的過渡中。所以以後就變成群體意志力慢慢超過個人意志力。並不是說,個人的東西會消失,只不過可能以另外一種被珍藏的方法來存在,但畢竟,這種個人的存在和發揮「空間」會變得好小。因為群體一直在改變他們的興趣,改變他們的價值觀,任何一個「英雄」都是立不住的,一下子另外一個東西出現,群體追隨和抬高,可能就又蓋過他了。

 

你現在的創作中會有阻力嗎?阻力來自哪裡?

阻力就是大家無趣了,就變成好多人會很容易以大眾來左右他們的想法。而大眾又是趨向於利益的,整個社會的教育就是權力金錢,這些東西都不是真正有趣有益的世界需要的。

 

所以我們剛剛談論的東方古典美的精神,在當下可見的時間段內,有復興或者回歸的可能嗎?

這個回歸也是一種很弔詭的東西。所謂「東方美」,也就是一個現象,沒有什麼了不起的。東方,一定是針對「西方」而言的,是一種對立的面向,是沒辦法單獨言說的,不能分開。如果從力量上來說,西方的美和潮流也是有力量的,我們現在會覺得它不美,因為它太多時候在保護個人利益,但並不代表這個力量本身並不是漂亮的。每一種力量的存在都是一個發光體,只是現在那個光發散之後,很多東西都和我們想象的不一樣了。正和邪,這兩個東西一直在互相扭打,我們就永遠活在它們之間。

葉錦添憑藉李安導演的電影《卧虎藏龍》

獲得奧斯卡“最佳美術指導”與英國電影學院“最佳服裝設計”獎

東方的神韻裡面,那個另一面的極端的是什麼?

東方講的是超脫,另一頭的極端帶來的是凄涼,但是它還是美。我剛纔講「二元」這個東西, 西方就一直在研究「二元」的東西。它的另一極是嘗試融合一切,嘗試平衡。這些東西都不分好壞的。

 

所以你會懷疑東方美的純粹嗎?

「懷疑」,是你自己心裡的雜念,因為這種美本來就是無形的,有什麼好懷疑的?你只有在處於一個有標準的世界時,才有懷疑。無形就等於無限的形,而不是沒有形。

 

當無形和現代的很多存在有衝突的時候,你會怎麼樣選擇和看待?

提升現代人的能力。你不能改變這個衝突,所謂的偉大藝術家,就是能在這個衝突里找出平衡的辦法。

 

但是,平衡也挺無趣的……

不見得。要看你跟什麼東西平衡了。如果跟一個很有趣的東西平衡,就是有趣的。人的自由度,就是你可以選擇你與之對抗或者平衡的對象,你選擇誰和你玩這個人生游戲,是很重要的。

電影《卧虎藏龍》

大自然裡面你最喜歡什麼?比如某一種元素或者存在。

有情感回報的東西。一個我喜歡的,我看得懂的東西,我願意更深入地去和它交流。人跟人之間也有啊。我對某種物質也有,我對某種色彩也有,甚至是我和我喜歡吃的一種食物。自然有兩種,一種是我們關在房裡享受冷氣,看到外面這個大花園,大山大水,那種叫做大自然,那個跟我們是分開的;另外的大自然就是我們每天在這邊聊天,講電話,發郵件,也是自然。因為它已經在時間的流淌里形成一個感覺了,它也是自然。

 

這樣講的話,我們討論所謂的現代、當代、古典,其實它們之間並不存在一個很明確的劃分?

對。都是「人間自然」。

 

古典跟前衛也沒有劃分和區隔嗎?

對我來講沒有,你一定要分的話,是可以的。因為我知道很多概念給不同的人用,他們會做不一樣的事情,一個問題,不同身份的人去分析的時候,他也沒有備註上他是用在什麼眼光去看待。我更願意把所有東西都翻開來看,就是,錶面是這樣的,我想掀開來看下麵是什麼,看它藏在裡面的東西,裡面有時間也有結構。

電影《胭脂扣》

-FIN-

-近期文章精選-


劉亦菲:年輕如朝露,年老如地球


馬伊琍:「過去,都是一笑而過的事情。」


楊立新:致走過一個甲子的您


他唱歌,像醉了的人,入夜後獨自走過一條又一條清冷的街。


周一圍 睡在貝斯盒子里長大的人


回到與張震相見的那一天

「吳越你知道自己不要什麼嗎?吳越你到底在做作什麼?」——一個女演員的自我詰問

倪妮:「我看晚霞時,不做任何事」

去井柏然的新家做客的那個下午

吳秀波 第一口梅子的滋味

《我們倆》,天上見丨金雅琴離世一周年,宮哲的一些心裡話

寫給世上唯一一個會無條件愛我的這個男人

在大雪落下前 見到李雪健

-更多往期文章請以下目錄頁-

往期文章目錄:人事萬千 寫不盡 讀不夠




文字均為原創

未經允許,禁止轉載。

轉載聯繫作者或本帳號。

微博:@呂彥妮Lvyanni

轉載、合作、工作聯絡

362011091@qq.com 

views: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