來源:文史e家(ID:wenshiyijia2016)  作者:王凱



蕭紅素有“30年代文學洛神”之稱,作為中國現代文學史上的經典作家,蕭紅的出身經歷、文學成就以及感情生活已引起人們越來越多的,有人說,蕭紅是個謎一樣的女人,短短的一生充滿了許多未解之謎。

蕭紅

身世之謎

 

1911年,蕭紅出生在黑龍江省呼蘭縣一個張姓鄉紳家庭。


蕭紅故居

 

張家本是乾隆年間從山東闖關東的移民,後來落腳阿城,逐漸發達,成為當地有名的大財主。不過到了蕭紅爺爺張維禎這一輩,家道已經中落,兄弟分家時,張維禎分得呼蘭縣幾十垧土地、三十多間房屋和一座油坊,舉家遷到了呼蘭。呼蘭是中國東北部的一座小城,如果沒有蕭紅,人們可能會忽略它的存在,對於自己的家鄉,蕭紅在《呼蘭河傳》中如此描述:“呼蘭河就是這樣的小城,這小城並不怎樣繁華,只有兩條大街,一條從南到北,一條從東到西,而最有名的算是十字街了。”


蕭紅故居

張維禎是個讀書人,性情淡泊,不理家務,一切事情均由過繼兒子張廷舉(字選三)處理。張廷舉就是蕭紅的父親,張家的第五代傳人,畢業於黑龍江省優級師範學堂,曾當過國小校長和教育局局長,是當地教育界的頭面人物,後來調任省教育廳秘書。在外人眼裡,張廷舉文質彬彬,是個謙謙君子,但在蕭紅和弟弟張秀珂記憶里,父親卻是個冷酷無情的人,是這個家庭的暴君。蕭紅曾這樣記述她對父親的印象:“父親常常為著貪婪而失掉了人性。他對待僕人,對待自己的兒女,以及對待我的祖父都是同樣的吝嗇而疏遠,甚至於無情。”

 

蕭紅故居

後來由於蕭紅的叛逆行為,父親宣佈和她脫離父女關係,在宗譜里將蕭紅除名,並且還禁止弟弟和她通信。而張秀珂自母親去世後,就和家裡的老廚子睡在一起,老廚子曾對他說:“苦命的孩兒啊,沒有了親媽,爹也不是親爹。”張廷舉的無情引起了蕭紅和弟弟的懷疑,姐弟倆疑心張廷舉不是自己的生父,後來張秀珂把這個懷疑告訴了蕭軍。20世紀80年代初,蕭軍的《蕭紅書簡輯存註釋錄》在《新文學史料》連載,其中有篇註釋涉及到蕭紅姐弟的身世,蕭軍懷疑蕭紅母親是佃農,其夫被張廷舉謀害,其母被張廷舉霸占。蕭軍此文在當時引起了轟動,其主要依據就是張秀珂當年的懷疑。後來又有人著文稱蕭紅不是張家親生女兒,一時間,蕭紅的身世問題受到學界的高度。

電影《黃金時代》海報


電影《黃金時代》中的蕭紅

 

其實蕭紅姐弟的確是張廷舉的親生兒女,據蕭紅家的一些親戚和鄰居回憶,蕭紅父母成親三年後蕭紅出生,起乳名榮華,學名秀環,後改為廼瑩。蕭紅深得祖父張維禎的喜愛,經常帶她去自家後花園玩耍,張家的後花園就是《呼蘭河傳》里的大花園,這個園子和老祖父一起成為蕭紅的精神家園。祖父去世後,蕭紅父女矛盾激化,最後到了水火不容的程度。之所以如此,主要是因為蕭紅的所作所為,包括外出求學、逃婚、與未婚夫同居等已大大超越了張廷舉的承受底線,而並非蕭紅姐弟所猜測的張廷舉不是他們生父這個原因。

蕭紅故居

 蕭紅故居

東北解放後,張廷舉因為蕭紅姐弟的緣故受到政府的照顧。據一位曾在呼蘭縣工作的老幹部回憶:“1947年夏天,我到呼蘭城關區任工作組長,正好包張選三那條街。當時區委書記李建平特意告訴我,對張選三不要像對待一般地主那樣,要照顧。我當時也很納悶,他是那條街上有名的大地主,又是偽滿協和會長,為什麼要照顧他呢?後來我們進駐後,透過調查瞭解到,張選三雖然當過協和會長,但他沒有罪行,他對日本人只是應付,沒乾什麼壞事,沒有民憤。再加上他兒子張秀珂也參加了革命,在新四軍黃克誠部工作,他的女兒蕭紅也是左翼進步作家,所以我們對他非常客氣。他受兒子、女兒的影響擁護共產黨,後來被定為統戰對象,又被定為開明士紳。”

蕭紅故居

 

張廷舉於1959年去世,享年71歲。晚年張廷舉常在圖書館查找蕭紅的作品看,和老朋友聊天時也常常提起女兒的往事;蕭紅早年筆下的父親是一個冷酷的封建家長形象,而在她最後一篇作品《小城三月》中,父親則變成了一位開明士紳。人生最後關頭,父女倆不約而同地開始追懷對方,是巧合,還是別的什麼原因?

 

未婚夫失蹤之謎蕭紅說過:“我一生最大的痛苦和不幸,都因為我是一個女人。”而造成蕭紅一生悲劇的主要原因在於其未婚夫的始亂終棄。大多數的蕭紅傳記都這樣記述:“蕭紅未婚夫王恩甲是呼蘭幫統王廷蘭的兒子,他與蕭紅在哈爾濱東興順旅館同居,蕭紅懷孕後,王恩甲不辭而別,從此杳無音信,人間蒸發。”

蕭紅

然而真相究竟如何呢?

 


電影《黃金時代》中的汪恩甲

其實王恩甲並不是呼蘭幫統王廷蘭之子,他出生於阿城一個地主家庭,名叫汪恩甲。黑龍江學者葉君在其《從異鄉到異鄉——蕭紅傳》中說:“王恩甲一直是個錯誤,對他家世的傳言也不是一回事,甚至名字也錯了,應該是‘汪恩甲’。”而這位呼蘭幫統王廷蘭曾跟隨馬占山抗日,後被日本人秘密逮捕,裝在麻袋里從高樓扔下摔死。王廷蘭只有一子一女,兒子叫王鳳桐,20世紀20年代與呼蘭縣城開皮鋪的孟家女兒成親,蕭紅許配給王廷蘭之子純屬無稽之談。

 據蕭紅研究者曹建成、曹革成調查,汪恩甲家族於乾隆年間來到阿城,與張家同為阿城有名的大地主,兩家聯姻可謂門當戶對。汪恩甲兄弟三人,老大在鄉務農,老二汪恩厚和老三汪恩甲都接受了新式教育。汪恩甲畢業於吉林第三師範學堂,曾做過國小教員,後來到哈爾濱法政大學讀書,他與蕭紅同居期間,應該正在法政大學讀書。 1932年春,與蕭紅同居數月之久的汪恩甲以回家籌錢為由離開了蕭紅,從此失蹤。幾十年來,汪恩甲背負著玩弄、報複、拋棄蕭紅的惡名,遭世人唾罵,卻一直沒有站出來回應,汪恩甲去哪兒了? 近年來,曹建成、曹革成透過各種方式尋找汪恩甲的蹤跡,終於找到了汪氏家族後人,汪恩甲的下落也隨之水落石出。據其後人介紹,1933年,也就是離開蕭紅的第二年,汪恩甲去法國留學,1937年回國。當時正是偽滿洲國時期,汪恩甲沒有出去做事,一直在家賦閑,據說他懂六國語言,所以有時在家翻譯些東西。阿城老家的一些親朋和莊鄰都見過他,他們眼裡的汪恩甲穿著猞猁皮大衣,身材魁梧,派頭很大。抗戰勝利後,經同儕牽線,汪恩甲被國民黨政府任命為接收官員,但還沒上任,哈爾濱就落入了共產黨之手。中共在哈爾濱建立政權後,他接受國民黨委任狀的事情被人告發,汪因此被捕入獄,1950年前後在獄中病逝。 汪恩甲與蕭紅分手後,娶妻生子,不知出於何種原因,他對家人從未提及此事,其後人對他與蕭紅之間的那段感情糾葛也不甚瞭解。據汪恩甲的一位堂侄女回憶,1937年秋她進學堂讀書,沒有學名,恰好家族中最有學問的汪恩甲來家,便給她起了“廼琴”這個名字,“廼”是一個比較少見的生僻字,當時家人都不知何意,直到蕭紅與汪恩甲婚戀一事傳播開來,她才恍然大悟,原來蕭紅的本名就叫“張廼瑩”——從這個小小的細節上可以看出,汪恩甲心底還保留著蕭紅的影子。


電影《黃金時代》中的蕭紅

 

 “姐弟戀”之謎

 

駱賓基

有人說東北文學青年駱賓基是蕭紅一生中的“最後一個男人”,在蕭紅生命的最後時刻,與駱賓基發生了一段“姐弟戀”——不管此說是否公允和準確,駱賓基的確在蕭紅生活中占有重要的位置。

 

駱賓基生於1917年,比蕭紅小6歲,與蕭紅的弟弟張秀珂是朋友,到香港後經人介紹結識了蕭紅,希望她能給自己找個工作。後來蕭紅的丈夫端木蕻良把自己在《時代文學》連載的長篇《大時代》停下來,換上駱賓基的《人與土地》,以此來安定他的生活,因為這個緣故,駱賓基對蕭紅夫婦極為感激。

 

端木蕻良

太平洋戰爭爆發後,駱賓基去蕭紅寓所,端木蕻良提出讓駱賓基留下來照顧病中的蕭紅,他自己準備離開香港,駱賓基答應了。從這一天開始(1941年12月8日),一直到1942年1月22日蕭紅去世,駱賓基在病榻邊伴隨了她44天。駱賓基後來在《蕭紅小傳》中詳細記錄了與蕭紅相處的日子,這本小書也成為後人研究蕭紅的重要史料。 多年以後,香港資深記者和出版人潘耀明曾以書信方式,探訪駱賓基與蕭紅交往的內情,駱賓基對此作了十分詳細的答覆,他在給潘耀明的信中這樣寫道:“問題是早已經在太平洋戰爭開始之次日(1941年12月9日),蕭進入思豪大酒店之夜開始,直到四十四天之後逝於聖士提反臨時醫務站,蕭紅是獨身一人,再也沒有什麼‘終身伴侶’之類的人物在這世界上存在著了。蕭紅與T(指端木蕻良)的同居關係隨著戰爭的爆發而在這天就宣告解除了(駱賓基自註:駱與蕭只是文藝戰線上的同時代人的戰友關係、道義關係而親切如姊弟)。這是歷史的真實,是不容以偽善代替的。”潘耀明後來在文章中說:“按駱賓基的說法,他在戰亂中與蕭紅廝守四十四天,‘譜寫著純真深摯、為俗人永遠不得理解的文壇佳話。’蕭紅在炮彈聲中的病榻上,曾向他表示過:‘我們死在一起好了!’這段感情,雖短暫,卻深刻,並促使駱賓基後來寫了單行本《蕭紅小傳》。” 駱賓基的文字隱隱約約向人們傳達了這樣一個信息:病榻上的蕭紅和他相愛了。我們都知道,男女之間的感情是一件很微妙很私密的事情,只有當事人自己能夠說得清,但對於這段“姐弟戀”,目前只是駱賓基一個人的說法,而另一個重要當事人蕭紅對此卻沒有留下隻言片語。 

那44天里究竟發生了什麼?似乎也是一個永遠的謎團了。

電影《黃金時代》片段(時長1分10秒)

投稿郵箱: aiwenyi01@126.com

聯繫QQ: 3067402679

投稿須知: 註明為原創或選摘、摘錄等(若不註明責任自負),並註明聯繫方式,本平臺不設稿費,文責自負。

底下有評論,你參與了嗎?

【文藝】雜貨鋪子

三店又開張了

掃以下微信進去逛逛吧

註明“我愛鋪子”

views: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