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64年,導演邁克爾·艾普特想驗證英國社會階層是很難逾越的,富人的孩子依然是富人,窮人的孩子依然是窮人,隨機選擇了14個不同階層的孩子。每七年記錄一次,從7歲開始,14歲,21歲,28歲,35歲,42歲,49歲,一直到56歲,不脫節地記錄了一代普通英國人的大半輩子。

這個紀錄片讓人看得非常難受。因為,它描述了一個尖銳的、令人不喜的現實:龍生龍,鳳生鳳,老鼠兒子會打洞。

在電影里,60年一晃而過,走到後來,精英的孩子,依然是精英。窮人的孩子,依然是窮人。

這部紀錄片似乎在告訴我們,哪怕你再努力,也無法擺脫原生家庭的宿命,無法衝破原有的階層。

然而,真相真的是這樣嗎?

還記得之前在哈佛畢業典禮上作為優秀研究所代表發作秀講的首位華人何江嗎?要知道,何江一直在湖南農村長大,上大學才第一次進城;要知道,與他同台演講的是著名導演史蒂芬·斯皮爾伯格。

還有俞敏洪,依然是農村出身,如今身家過億,坐擁整個新東方商業帝國。

他們用自己逆襲的例子告訴我們,階層的桎梏是可以打破的,平凡家庭依然可以培養出優秀的孩子。

所以,作為中、底層階級的家長們,我們應該給孩子怎樣的教育,才能讓孩子更好地過一生?

真正的教育,拼的是父母



任何一個優秀的孩子,都不是橫空出世的奇跡,都是有跡可循的因果。

它的因,在家庭;它的根,在父母。

教育背後的關鍵不只是錢,高富帥白富美贏的也不只是錢,而是父母耳濡目染之下的視野與格局。

我有一位農村親戚,村裡的許多人家都選擇外出打工掙錢,回來後給孩子帶禮物,蓋新房子。可這位親戚,卻始終堅持不外出打工,蝸居在那破舊的房子里,不想因為錢讓孩子變成留守兒童。

在孩子小的時候,他每晚都堅持給孩子講睡前故事;掙的每一筆錢,他都會抽出一些給孩子買書,不僅有教輔資料,還有各種課外書;每周他都會要求孩子為父母念書里的內容。

在這種氛圍中長大的孩子,自然會認為看書學習是和吃飯、呼吸一樣平常的事情。

後來,親戚家的兩個孩子都考上了重點大學,留在了大城市。老兩口現在比村裡的任何人過得都要滋潤。

這個文化層次不高的父親,即使看到了現實的殘酷面,也不怨天尤人,而是行動起來,為孩子的命運奉獻足夠的時間和全部的智慧。

我相信,這樣的父母養育出來的孩子,縱然不成功,也一定會成器。

勤奮是逆襲最重要的那張牌



不可否認,富裕家庭出身的孩子,天然地有著更高的起點,掌握著更豐富的社會資源。但是,也不必太灰心喪氣。人生就像一場馬拉松,決定輸贏的不僅僅是起跑線。更重要的,是速度與忍耐力。

王小波在《青銅時代》里說:永不妥協,就是拒絕命運的安排,直到它回心轉意,拿出我能接受的東西來。

沒有好的家世,那就去創造好的家世。要知道,那些在雨里奔跑的,從來都是沒有傘的孩子。

何江從小就處在資源相對不豐富的農村,國中才接觸英語,第一學期就備受打擊。後來買了一本英文版《亂世佳人》回宿舍啃,遇到讀不懂的地方就大段大段標註。

他秉持著絕不自我放棄的精神,付出比別人更強大的自律和自強,一步一步,從農村到城市,從中國到哈佛,完成了寒門子弟的完美逆襲。

對於腳踏實地的奮鬥,人生的每一步,都是算數的。出身不能成為永恆否定今天的理由,更不能定義未來。

樂觀主義,是苦難最好的解藥



諾貝爾經濟學獎獲得者卡內曼說過一句話:如果你能送給兒女一項能力,請認真考慮樂觀主義。

紀錄片中的托尼,出身於底層。7歲時說想當騎師,當被問到如果騎師當不成了怎麼辦,他說那就去做計程車司機。

21歲時,他就真的在努力成為計程車司機,在當時的英國成為計程車司機必須經過嚴格複雜的考試,而托尼對此表現出一如既往的自信。

相反,出身中產階級的尼爾,父母都是教師。21歲時因考試發揮失常,進了個自己和爸媽都看不上的大學,待了不到一年就退學去工地打短工了。

父母過高的期望,強勢的控制與古板,造就了他壓抑焦慮的性格。在學業失敗以及事業的不順後,面對父母的失望與憤怒,他最終患上精神疾病,28歲時成為了一名依靠低保為生的流浪漢,終生未婚,一個中產就這樣沒落成底層。

除了財富,我們留給孩子未來最好的護身符就是一顆樂觀、堅毅、從容的心,讓他們在面對困難與挫折時,可以從容、自律、不屈不撓,安然度過人生的歲歲年年。

 

閱讀相關文章:

中國式家庭:缺失的父親、焦慮的母親、失控的孩子

views: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