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吳曉波 轉自公眾號 金融八卦女 jinrongbaguav

我這輩子只坐過一次免費的出租車,在北京,從西山飯店到中央台的梅地亞,開了一個多小時,司機是80後小張。

北京的出租車司機列席中南海常委會,沒有他們不知道的國家大事,所以一上車,小張先向我通報了打老虎的近況以及即將被打的大老虎名單,聽得我一愣一愣的。接著,我問他:"您這輛車是您自己的還是公司的?"

"是我爸傳給我的,他開了三十年,剛退了。"

"你們家就你一兒子?"

"就我一兒子,龍生龍,鳳生鳳,老鼠的兒子會打洞,司機的兒子會開車唄。"

"早十幾二十年北京的哥可賺錢了。"我說這話不是敷衍小張,1984年,當時發行量過百萬的《中國青年報》做過一份讀者調查,最受歡迎的職業排序前三名依次是:出租車司機、個體戶、廚師,而最後的三名分別是科學家、醫生、教師。在上周的愛奇藝視頻節目中,我還專門說過這事。

(1984年《中國青年報》調查結果)

"還可以吧。十多年前買了一套房,2010年又掙了一套,一套兩老住,一套留給了我,還有這車。"

"那你現在一個月可掙多少?"

"好的月份5、6千唄,差的時候……"下麵是五分鐘生動活潑的罵娘時間,然後小張問我,"聽訂車的那姑娘說,你是經濟專家,現在有什麼好的、來錢多的工作嗎?"

"現在做手機游戲UI的收入挺高,你要不去試試?"我先逗他玩,然後閑著也是閑著,就問了一些乾貨:"你們家那兩套房子,有按揭嗎?"

"我們家那是既無外債也無內債,第一套房是全款,賺了這些年,第二套又是全款,咱不欠銀行的。"聲音陡然響亮起來。

"那你們家有多少存款?"

"靠,有神馬存款。都填在房子和車子里了。我每月賺這點,得養活兩老和我自己,每月光光,就一屌絲。"聲音回到罵娘頻道。

聽到這裡,我知道為什麼小張的爸爸是老屌絲,開了一輩子的車,到小張這輩又成了小屌絲。接下來的幾十分鐘里,我跟他拉拉雜雜講了一堆話,總結如下:

從家庭財務的角度說,屌絲的標配與他從事的職業其實沒有關係,而在於兩個指標:第一,屌絲只有職務性收入,甚少財產性收入;第二,屌絲的銀行負債率為零。

譬如他爹,開了三十年的車,所有的錢都是油門踩出來的,賺到的錢,要麼定存銀行,要麼買了房,房子是自住,不產生租金收入。幾十年下來,錢貌似多了,但通貨膨脹更厲害,因為沒有利用任何的杠桿,所以,老張的實際財富積累被泡沫吃掉了一大半。

如果換一種理財方式:十多年前老張用按揭的方式購房,出兩成首付,可以買兩到三套同等面積的房子,這一部分的增值就不得了,一套自己住,另外的出租,幾年下來,錢就套出來了。接下來,或再去買房,或投資一些理財產品,錢滾錢,老張家的財產性收入就會逐漸增加。還有一種辦法,就是全款購房,再把房子抵押給銀行,套出六成的錢,再去投資,錢也能滾起來。

負債是敢於對未來負責

像中國這樣的國家,經濟處於長期的增長通道,而增長的很大動力來自於重型化投資,其必然呈現的景象是:財富的增長與貨幣的泡沫化為並生性現象。所以,如何利用貨幣的杠桿效應,放大自己的財富,是為個人財富增長的第一要義。對於一位有可持續收入的人來說,無論他是開出租還是在摩天大樓里當白領,咬著牙維持一定的家庭負債是必須的,在我看來,50% 到 70% 的負債率是安全的。"既無外債也無內債",是一種"家庭犯罪"。你看古人造這個"債"字,便是"一個人的責任",在商業社會中,一個敢於負債的人,其實是一個敢於對未來負責的人。

當貨幣的杠桿效應被激活之後,一個人的財產性收入在家庭收入中的比例就會逐漸提高,而這一比例正是告別屌絲、從工薪階層向中產階層遞進的臺階。如果一個家庭的財產性收入與職務性收入各占一半之時,財務自由的曙光便可能出現了,而當前者占到絕大比例之後,你就會擺脫對職業的依賴,越來越自信,開始考慮如何過一種自己喜歡的生活。

屌絲告別曲線

我所描述的這一景象,出現在所有的歐美西方國家,出現在過去三十年的中國,也將出現在未來的中國。對於像小張這樣的80後來說,也許他不適合、也不懂得如何創業,可是,他仍然能夠一邊開著出租車,一邊讓自己擠入中產階層。

車子到梅地亞,小張一定不肯收我的車錢,北京人就是實誠。今天你讀到這篇專欄,如果覺得有點用,得感謝80後小張。


現在,根據我提供的這套公式,你可以算算自己的"屌絲值":

重度屌絲:

沒有財產性收入、銀行貸款為零。

中度屌絲:

財產性收入︰職務性收入低於1︰5,銀行負債︰個人資產低於1︰5。

輕度屌絲:

財產性收入︰職務性收入低於2︰5,銀行負債︰個人資產低於2︰5。

views: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