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筆桿橫出的年代,一支筆桿加茶壺支撐著時代的脊梁,而茶的作用則是活躍了灰布衫的單調時光。因為你不會想到,嚴謹吶喊的魯迅也會論喝茶的禪定,“我想靜靜”原來出自林語堂先生妙語,而老舍先生吐槽茶葉漲價:直接起了一身雞皮疙瘩。

來源:雲上文化書畫微寫意

魯迅喜歡買打折茶的大師

《喝茶》摘錄:某公司又在廉價了,去買了二兩好茶葉,每兩洋二角。開首泡了一壺,怕它冷得快,用棉襖包起來,卻不料鄭重其事的來喝的時候,味道竟和我一向喝著的粗茶差不多,顏色也很重濁。我知道這是自己錯誤了,喝好茶,是要用蓋碗的,於是用蓋碗。果然,泡了之後,色清而味甘,微香而小苦,確是好茶葉。

有好茶喝,會喝好茶,是一種“清福”。不過要享這“清福”,首先就須有工夫,其次是練習出來的特別的感覺。

老舍又一位嫌茶貴的大師

《戒茶》摘錄:我是地道中國人,咖啡、蔻蔻、汽水、啤酒,皆非所喜,而獨喜茶。有一杯好茶,我便能萬事靜觀皆自得。不知道戒了茶還怎樣活著,和幹嗎(嘛)活著。是,不管我願意不願意,近來茶價的增高已教我常常起一身小雞皮疙瘩!

林語堂別吵我,我想靜靜

《茶和交友》摘錄:飲茶之時而有兒童在旁哭鬧,或粗蠢婦人在旁大聲說話,或自命通人者在旁高談國是,即十分敗興……據《茶錄》所說:“其旨歸於色香味,其道歸於精燥潔。”所以如果要體味這些素質,靜默是一個必要的條件;也只有“以一個冷靜的頭腦去看忙亂的世界”的人,才能夠體味出這些素質。

冰心茉莉香片的鄉愁

《我家的茶事》摘錄:我從小就看見我父親喝茶的蓋碗里,足足有半杯茶葉,濃得發苦。發苦的茶,我從來不敢喝。總是先倒大半杯開水,然後從父親的杯里,兌一點濃茶,顏色是淺黃的。那隻是止渴,而不是品茶。

抗戰時期:我一面用“男士”的筆名,寫著《關於女人》的游戲文字,來掙稿費,一面沏著福建鄉親送我的茉莉香片來解渴,這時總想起我故去的祖父和父親,而感到“茶”的特別香洌。我雖然不敢沏得太濃,卻是從那時起一直喝到現在!

鄉愁就是一杯淡淡的香片。

梁實秋我懷念的,是無茶不喝

《喝茶》摘錄:孩提時,屋裡有一把大茶壺,坐在一個有棉襯墊的藤箱里,相當保溫,要喝茶自己斟。我們用的是綠豆碗,這種碗大號的是飯碗,小號的是茶碗,作綠豆色。粗糙耐用,當然和宋瓷不能比,和洋瓷也不能比,可是有一股朴實厚重的風貌。現在這種碗早已絕跡,我很懷念。

梁先生說茶的風格可謂朴實。

季羡林茶葉大有取代咖啡和可可之勢

《大覺明慧茶院品茗錄》摘錄:中國是茶的原產地,茶文化是中華文化不可分割的一個組成部分,中國飲茶的歷史至少已有一兩千年,而且茶文化傳遍了世界,在日本獨為繁榮,形成了聞名世界的日本茶道,也是日本文化不可分割的一部分。在歐洲,最著名的飲茶國家,喝的是紅茶,在北非和中東,阿拉伯國家也喜歡飲茶……根據最近的世界飲料新動向,茶葉大有取代咖啡和可可之勢……

汪曾祺次茶葉留著煮蛋


《尋常茶話》摘錄:我對茶實在是個外行。茶是喝的,而且喝得很勤,一天換三次葉子。青茶、綠茶、花茶、紅茶、沱茶、烏龍茶,但有便喝。茶葉多是別人送的,喝完了一筒,再開一筒。是不論什麼茶,總得是好一點的。太次的茶葉,便只好留著煮茶葉蛋……

蕭乾這是我的那杯茶

《茶在英國》摘錄:初抵英倫,我對於茶里放牛奶和糖,很不習慣。茶會上,女主人倒茶時,總要問一聲:“幾塊方糖?”開頭,我總說:“不要,謝謝。”但是很快我就發現,喝錫蘭紅茶,非加點糖奶不可。不然的話,端起來,那茶是絳紫色的,仿佛是雞血,喝到嘴裡則苦澀得像是吃未熟的柿子。

咱們中國人大概很在乎口福,所以說起合不合自己的興趣時,就用“口味”來形容。英國人更習慣於用茶來表示。當一個英國人不喜歡什麼的時候,他就說:“這不是我那杯茶。”

底下有評論,你參與了嗎?

【 文 藝 】

榮譽出品

同文堂古法茶

左下方進入店鋪 】

views: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