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藝》為讀者傾力打造

——《原創》專欄

【 老 爹 和 國 王 】


文 ● 秋 刀 魚

我爹不是國王,因為他沒有城堡。我也不是公主,不住在城堡里,沒有王子,我只是我爹的女兒。

前幾天忽然看到一句很有意思的話:親愛的老爸,也許有一天我會找到我的王子,但你永遠是我的國王。

假若某一天,我遇到王子,然後也像童話里寫的那樣將要和王子一起過幸福的生活。分別的時候,笑著對老了的老爹說:“親愛的老爹,雖然我遇到了我的王子,但你永遠是我的國王。”老爹會有怎麼樣的反應呢?他一定會不習慣“國王”這個稱號,因為我一直以來都喊他:老爹。

老爹是70年代末出生的,大概是文革結束後的第二年,沒經歷過文革的磨練,也算平平淡淡地度過了他的年少時光,討厭讀書,念到初中就沒再上學了,順利地回歸到農民的隊伍中,做他最喜歡的割蕃薯藤的活。用爺爺地話來講,那是沒出息,不爭氣,相比他那被村裡人視為學習優秀標兵的大哥來說,爺爺這話倒也言之有理。至今為止,老爹還是一位農民。如果不出什麼意外的話,他將繼續幹下去。

孔子說:“三十而立。四十而不惑。五十而知天命。“老爹的不惑之年早已過去了,也到了知天命的年紀。“知天命”指的是明白所謂命運,一切的一切,都是自己造就的,因此就應不怨天、不尤人。他還是老樣子,事實也就是這樣,偶爾怨天,時常尤人,然後又安安靜靜地做一位農民,收成不好的時候,嘆息幾句,最後囑咐我:要好好讀書,將來找一份好工作。(他總是這樣對我說。)我想,對老爹而言,五十歲最大的意義,或許是,這一年,我離開了他,去別的城市讀書,而他擴大了種植規模,倉庫修得更大了。

離開家之後,才對“老爹”一詞特別敏感,註意到有些名詞的適用對象是唯一確定的,你可以成為專屬。我不能稱呼其他人為老爹,就像你只能稱你的女兒為女兒。每當有人喊丫頭的時候,我就立馬會轉頭看看,明明知道老爹叫丫頭的聲音不是這樣的。我喜歡老爹喊我丫頭時那種獨特的嗓音,綿綿的,柔柔的,軟軟的,不像個男子漢粗獷雄渾的音質。他喊我丫頭的次數不多,因為他和所有人的爸爸一樣,不怎麼會表達,內外兼剛,永遠一副“我是大男人”的表情。但這一切都會敗露,在他喊“丫——頭——”的那刻。我知道,老爹是愛我的,他只是不知道怎麼表達而已。

老爹已經老了,我這一輩子可能都當不了國王的公主。但對我而言,“丫頭”本身就足夠了。如果某一天,我將離開他,我願意說:老爹,你是時候少種點地了!自己好好休息一段時間———

文章底部開通了評論功能,快去參與評論吧!

《原創》專欄歡迎讀者們投稿,有關投稿細則如下:

投稿郵箱:aiwenyi01@126.com

《文藝》微信: yishupin118

投稿須知:註明為原創或選摘、摘錄等(若不註明責任自負),並說明文體(編輯會擇優根據所投文體分類發表)和聯繫方式(包括QQ),《文藝》尤其支持原創作品投稿。投稿作者所投稿件必須默認供《文藝》發表,在不影響文體和中心思想的情況下編審有權進行字面修改。本手機雜誌不設稿費,文責自負。最終解釋權歸《文藝》手機雜誌所有。

相關聲明:《文藝》讀者投稿作品作者觀點非《文藝》觀點,《文藝》僅為作品發表平臺,涉及稿件發表相關情況,責任由投稿者承擔。

《文藝》手機雜誌公共微信號:aiwenyi01

【 文 藝 】

榮譽出品

同文堂古法茶

左下方進入店鋪 】

views: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