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藝》為讀者傾力打造

——《原創》專欄

【 安 慰 】


文 ● 魏 嫿

來勢迅猛的感情在大多數人眼裡是可怖的。就像經濟基礎決定上層建築那樣密切的關係,相互瞭解似乎成了建立一段感情的必需品。一見如故的感情讓人憐惜,一見鐘情的愛情結果往往只剩惋惜。人們常說衝動是魔鬼,總把三思而行掛在嘴邊,這些話的依據又是從哪裡來?科學家曾表明世界上不存在兩片完全相同的葉子,植物尚且如此,人們為什麼總是用統一的標準來衡量甚至約束遠遠優於葉子的靈長類動物?這並不是否定經驗之談,甚至大多時候我把經驗看的如救命稻草一般重要,只是在這樣一個誰也不服誰的時代里,哪那麼多空穴來風的自信。過來人說的話一定有道理,但並非真理,存在即合理大概說的就是這個意思吧。

“愛情來的太快,就像龍卷風,離不開暴風圈來不及逃”。我沒有研究過龍卷風,但對於愛情,我想我是見過它的。每每讀到或看到作品中有關愛情的部分,說實話,一開始我是失望的,無論是浪漫主義還是現實主義,無論是大西洋東岸還是太平洋西岸,都不可置否的描述同一樣的感情。如果一定要不同,那可能就是“喜劇”、“悲劇”這樣的定義吧。無論結局是喜是悲,男女主人公的愛情之路必然荊棘滿佈,坎坷曲折,仿佛只有經過大風大浪的才算作真感情。詩人,作家也總是樂於向世人描繪驚天地泣鬼神真偽尚待考定的愛情故事。這就是所謂的戲劇衝突,勾心奪魄的殺手鐧。從文學創作的角度看,無論是簡愛與羅切斯特一波三折的愛情故事,還是島村與駒子平淡唯美的戀情,都描繪的是符合文學真實的愛情。

比起一波三折,虐心而又熱烈的愛情故事,我更嚮往平實的愛情生活,就像王維詩中對色彩的運用那樣——淡到看不見。轟轟烈烈的愛情固然吸引人,但細水長流的感情才更值得回味。或許有人會說,愛情都是以轟轟烈烈開始,以平淡收尾,沒錯,這就是更接近真實生活的的愛情,稍稍遠離了作家、詩人筆下那個狂風驟雨的世界。

古人的感情以平淡起筆,最終也以平實完美收官。“山有木兮木有枝,心悅君兮君不知”,那時的愛慕淺淺淡淡,總有點小羞澀,讓人不忍心去碰觸。隨著時代變遷,人們的性格愈加奔放,個性也逐步成為一種魅力,顛倒眾生。那郎騎竹馬來,繞床弄青梅的感情被拋的太遠,沒了蹤影。那我欲與君相知,長命無絕衰的誓言也早被困在山谷,回頭一笑百媚生的優雅也逐漸幻化成天邊最美的雲彩了。

“想回到過去,試著讓故事繼續”。美好的想象並不能表明我毫不眷戀目前的生活,每次想到這就想借用張愛玲的話來表達內心的感受,“好的作品,還是在於它是以人生的安穩做底子來描寫人生的飛揚的,沒有這底子,飛揚只是浮沫”,創作已是如此,做人更是這樣。

文章底部開通了評論功能,快去參與評論吧!

《原創》專欄歡迎讀者們投稿,有關投稿細則如下:

投稿郵箱:aiwenyi01@126.com

《文藝》微信: yishupin118

投稿須知:註明為原創或選摘、摘錄等(若不註明責任自負),並說明文體(編輯會擇優根據所投文體分類發表)和聯繫方式(包括QQ),《文藝》尤其支持原創作品投稿。投稿作者所投稿件必須默認供《文藝》發表,在不影響文體和中心思想的情況下編審有權進行字面修改。本手機雜誌不設稿費,文責自負。最終解釋權歸《文藝》手機雜誌所有。

相關聲明:《文藝》讀者投稿作品作者觀點非《文藝》觀點,《文藝》僅為作品發表平臺,涉及稿件發表相關情況,責任由投稿者承擔。

《文藝》手機雜誌公共微信號:aiwenyi01

【 文 藝 】

榮譽出品

同文堂古法茶

左下方進入店鋪 】

views: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