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2002年開始,浙江金華開始進行新農村建設,農村垃圾集中處理。處理辦法就是把各村的垃圾收集起來,集中到市區旁邊的垃圾填埋場填埋或入廠焚燒。但很快發現,這種辦法垃圾運費、填埋費和焚燒費用巨大。更難以接受的是:垃圾填埋場很快被填滿,城市越來越面臨著垃圾圍城的困境。

怎麼辦?



文|@白衣山貓

農村垃圾中,生活垃圾占大多數,不可利用的垃圾只占10%。如果把垃圾進行分類,把垃圾分可回收和不可回收的,可降解的和不可降解的,可降解的就地發酵降解,可回收的作為資源利用,那麼,剩下10%不可利用的垃圾再集中轉運處理,費用就大大降低了,也節省了垃圾填埋場的空間,破解了垃圾圍城的困境。

接下來,問題又來了。

第一個問題:有些人不願意跑很遠再把垃圾扔到垃圾桶里。這好辦,家家戶戶門口放兩個垃圾桶,農戶只要把垃圾分類後丟進垃圾桶就可以了。財政出錢,專職保潔員上門收垃圾。

第二個問題:你怎麼能讓全體農民分“可回收的”和“不可回收”的呢?農民中,年齡大小不一,文化程度參差不齊,難道全部來培訓?培訓了也未必分得清。

為此,市委副書記陶誠華和一幫人走街串巷找農民瞭解情況,想辦法。

最後,辦法出來了,把垃圾分為“會爛的”和“不會爛的”。

不識字的八十歲老太太,她也知道哪些會爛,哪些不會爛啊。

一個接地氣的分類,輕鬆解決了農村垃圾分類的難題。

接著,財政出資,在每個村建太陽能有氧發酵垃圾房,放入特定菌種,把會爛的垃圾丟進去。兩個月後,垃圾就成了沒什麼臭味的有機肥,種果樹特好,果農搶著要,甚至願意花錢買。


金華農村常見的太陽能有氧發酵垃圾房遠景


金華農村常見的太陽能有氧發酵垃圾房近景。垃圾房全封閉,沒污水,沒蒼蠅,沒臭氣外泄哦

政府給優惠政策,建立廢品收購站。不會爛的,保潔員再分揀為可賣錢的和不可賣錢的。可賣錢的,賣了錢歸自己。不可賣錢的,集中後轉運到垃圾填埋場或入廠焚燒。

有些農民看保潔員分揀垃圾後能賣錢,自己先把能賣錢的留下來,自己賣。行!這樣最好了!

第三個問題:農民不執行怎麼辦?保潔員偷懶怎麼辦?

市政府一幫人走訪眾多農民後想出辦法,做得好的前幾名家門口掛紅牌,做得不好的家門口掛黑牌。農村裡都是熟人,農民對榮譽很看重,掛黑牌,難為情啊。農民大都做得很好。

對保潔員考核,做好了給獎金,做不好扣錢,保潔員也樂意做好了。下圖是垃圾分類後的常見的普通農村。


我們再來看看另一個農村村裡的樣子。


就這樣,垃圾分類做好了,農村乾凈了,垃圾圍城難題解決了。更難得的是,錢也省了,財政負擔輕了。

很多官員都認為農民素質低下,工作難做。其實不是這樣,農民和官員因為生活環境不同,自然會有些認識和行為上的差異。農村工作,要用農民能夠理解、能夠執行的方式進行,才會收到效果。

會爛的和不會爛的分類,輕鬆把農村垃圾分類的問題解決了,接地氣吧!


【版權歸原作者所有。如有版權異議請告知,我們會立即處理。小編個人微信: nyds998

性格測試:你第一眼看到下圖認為是哪個詞?

請識別圖中二維碼查看上兩題答案


往期精彩文章 請點“”查看

views: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