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曉明辦個婚禮,微博上好多人不樂意了。批評的聲音如潮水般。批評者基本都是認為此次婚禮太浪費,質問黃曉明為何不把這高昂的花費用來做慈善。

黃曉明是乾什麼的?我不關心。我知道他是個演電影的,似乎有點紅。記得在多年前看過電視劇《新上海灘》,主演就是黃曉明吧。我因為太喜歡許文強了,所以,雖然多年不開電視機,但對《新上海灘》還是要看的。看了之後,頗為失望。黃曉明的許文強,似乎只能以嘴裡叼個香煙來擺酷,比我記憶中的周潤發差太遠。但世上只有一個周潤發,屏幕上只有一個許文強是永恆的,所以,也不應該對其他演員要求太高。


黃曉明的婚禮奢侈到什麼程度,無所謂,懶得去搜索詳情。據說是創了紀錄什麼的。


我只想說:人家用自己的錢,辦一個奢華婚禮,又沒有用你納稅人的錢,你們憑什麼指責人家?黃曉明如果像某些官員一樣,用警車封道,那是一定要譴責的。但似乎沒有看到此方面報道。批評者主要是集中於批評其奢華。我厭惡奢華,但我無權反對別人奢華。至於要求黃曉明把奢華婚禮的錢用於慈善,那就更是荒唐的要求了。


有人提醒我:黃曉明的婚禮,主要花費都不是他掏的,而是廠商贊助。聽到此言,只能為黃曉明鼓掌叫好了。他很聰明地從其他明星那裡學來了出售自己的婚禮這一招。廠商願意贊助,那就跟黃曉明自己出錢一樣,別人無權指責。反而要感謝黃曉明響應李克強總理號召,在當今經濟如此低迷的環境下,為刺激消費提供了一點動力呢。

總有一些人,喜歡站在道德家的立場,給別人指手畫腳。道德家,偽君子,令人厭惡。


這些道德家們其實最沒有道德,因為,他們連尊重私有財產這一做人的最基本道德規則都不懂。這60多年來,無數次侵犯個人私有財產,似乎讓某些人習慣了。


那些習慣於侵犯私有財產的人,往往不去關心,或者說故意誘導大家不去關心公有財產。我們無權干涉黃曉明如何花錢,我們有權過問的是奢華的奧運會、奢華的世博會這些。對於源自國庫的錢,我們有權追問:錢被誰花了?花在哪裡了?有沒有浪費?有沒有貪污?僅僅“有權追問”是不夠的,應該是“有責任追問”,“必須追問”。


追問納稅人錢款去向,是對自己的尊重。而那些聲稱“不關心政治”、不關心公共開支的人,應該受到我們的鄙視。

如果某個納稅人表示:“我願意為奢華奧運會、奢華世博會買單”,那是他的權利。


而我本人,堅定地表示:我不同意讓我來為任何奢華的公共開支買單。如果讓我辦奧運會,我就取消開幕式,取消閉幕式;不給運動員提供專門的吃住,你們愛住哪住哪,愛吃啥自己買去;我只管在比賽日那天安排比賽;金銀銅牌都是鐵的,塗點顏色做區分即可;比賽場館能用舊的,就儘量不蓋新的……我要為納稅人節約每一個銅板。至於我個人辦婚禮,我願意花多少錢也不關別人的事。


除了所述奢華婚禮,還有人指責那些婚禮的人,哀嘆說:一個電影演員的婚禮,你們這麼,屠呦呦獲了諾獎,你們為何不?難道科學家不如戲子?


這就更荒唐了,比干涉人家的奢華婚禮還要荒唐。指責奢華婚禮,只是干涉別人的錢包;指責網民婚禮,則是直接去干涉別人的思想了。試圖控制他人思想,這是世界上最無恥、最骯髒的事情。


網民是自由的,他們想婚禮,還是諾獎,那純粹屬於網民的個人權利,關別人什麼事?


有一些道德家們窮追不捨地問:黃曉明和屠呦呦,誰對人類的貢獻大?我的回答是:兩個人不在同一個坐標系,沒法比較。雖然我只看過黃曉明演的上海灘許文強,並且還非常不喜歡,但是,據說他有很多粉絲,那就說明是有很多人喜歡他的,換句話說,黃曉明為這些人帶來了快樂,這就是他的貢獻。屠呦呦研發的藥物,輓救了百萬人的生命,這是她的貢獻。就好比你沒法說白菜和保齡球哪個更好一樣,我們無法對比黃曉明與屠呦呦的貢獻。


不要以慈善為藉口,去掏別人的腰包;不要以尊重科學為藉口,去控制別人的思想。每個人都是自由的個體。做好自己,少干涉他人的私權利。

【本文來源:博客中國王-思-想的專欄 作者:王-思-想】



【版權歸原作者所有。如有版權異議請告知,我們會立即處理。小編個人微信: nyds998

性格測試:你第一眼看到下圖認為是哪個詞?

請識別圖中二維碼查看上兩題答案


往期精彩文章 請點“”查看

views: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