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方封關公為戰神的傳統連通關戲的民間影響力:義和團所以拜關公,除了其忠義含義之外,主要還是他的尚武,即其勇武之氣。這一點和軍政業以及武師崇拜關羽相類似。中國戲曲舞臺上的關公形象幾乎是全能戰神的象徵,其劇場感召力不宜低估。


如京劇《臨江會》,周瑜得知劉備身後站著的大漢便是關羽,竟為其勇武氣概所懾,登時汗流浹背,終席未敢行刺。清軍和太平天國作戰時曾經使用關帝顯靈儀式,但清軍和義和團鬧摩擦之時,竟未使用關帝之靈,原因就在於清軍和義和團共同認可關公的戰神地位。


可見,義和團崇拜關公,關鍵有三點: 一是關公的忠義,二是關公的神勇,三是清軍未曾以關公之神靈鎮壓過義和團。義和團崇拜關公的原由也在這裡,因此,團民在回憶關公附體時充滿了虔誠和敬畏之情。1960 年 2 月,平原縣王大褂莊 70 歲的陳舉田回憶: “附體時,在地上弄上三堆土插上三個桿子,說老師下山了,也練拳也練功夫。


附體的就看病顯靈,小病能治好的,不要錢,用功夫好的能看病。老師的名: 張飛、關雲長。鄉保、大師兄、二師兄都是附上體的名,不是真人的名。”仲芳氏《庚子記事》記載了關帝降乩事。庚子年六月十二日“各處傳送對聯一副,雲系關聖帝君降乩而書。


其聯雲: 創千古未有奇談,非左非邪,擊異端以正人心,忠孝節廉,到處精誠不泯。為一時少留佳話,亦驚亦喜,震神威而寒夷膽,農工商賈,從今怨恨全消。”( 仲芳氏《庚子記事》)可見,義和團對關公的感情多充斥有親和力。即便具有公告形式的義和團壇諭,拜關公的主題也時常成為主體內涵。


關聖帝君降壇雲: “萬里香煙撲面來,義和團中得道仙,庚子年上刀兵起,十方大難死七分。大發慈悲災可免,傳一張免一身之災,傳十張免一家之災; 見者不傳,若為幌言,為神大怒,必要加災。眾善人家可免 , 禮難逃。如若不信者,七八月死人無其數。


雞鳴醜時分人間,善人, 人天知道。一怒者,天下小平安; 二怒者,山東一掃平; 三怒者,湖北水連天; 四怒者,四川起狼煙; 五怒者,江南大荒亂; 六怒邊地死人一多半; 七怒有衣無人穿。吾看陰騭那三怒,恐誤了南天門走一番,去成於處道陽間,若在義和團中保平安。


定於六月十九日,面向東南,上供,拈香; 七月二十六日,向東南,拈香,可免大災大難矣。”因此,義和團崇拜關公竟成了一種團眾內外的狂熱的宗教情緒,而且,幾乎釀成了一場帶有極端性、社會性和群發性的宗教運動。義和團的各種文告里都包含拜關公的內容。


views: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