拳匪 變亂


劉孟揚《天津拳匪變亂紀事》載,庚子年四月間,“又有人傳雲: 某關帝廟神像,忽滿臉流汗,由是一傳十,十傳百,各關帝廟香火為之一盛,皆謂為關公助戰雲。細查關帝廟僧人,因廟中香火冷落,糊口無資,乃用冰塊暗置神像冠內,冰化水流,如出汗然,遂遍散謠言,以顯其神異,德藉此以獲香資也”。正因為降神附體的幻想性和虛偽性,拳民之間有為爭取真假關公神位而動粗之事。


謠言 四起



劉孟揚《天津拳匪變亂紀事》對此有記錄:自關公助戰之謠出,於是拳匪有托名為關公附體者,旋有大覺庵地方拳匪某甲,與某處拳匪某乙,因此爭執,各不相下。甲謂乙曰,汝系冒充關公; 乙謂甲曰,汝系冒充關公。相爭不能決,乃求斷於某匪首,某匪首曰,吾乃是真關公附體,汝等狼崽子,膽敢冒名欺人,該殺! 乃揮刀作斬首狀,甲乙乃不復辯。


真假 關公



關公形象的真偽之辨早已超越了歷史本意,其宗教學和民俗學的價值更為顯赫,而義和團眾於極端社會環境下選擇古老戰神作為膜拜對象,無疑具有國家正義的合法性與合理性,剔除團眾意識層面精神勝利法的自我麻醉本性,義和團拜關公的神聖內蘊依舊留存。


驚悚 宗教



因此,義和團崇拜關公竟成了一種團眾內外的狂熱的宗教情緒,而且,幾乎釀成了一場帶有極端性、社會性和群發性的宗教運動。義和團的各種文告里都包含拜關公的內容。




views: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