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10月10日公佈的2016年小麥國儲托市價格仍然維持1.18元/斤的消息廣而告之的影響下,市場對小麥後市的恐慌心理逐漸解除,小麥購銷價格逐漸上漲。小麥市場在經歷了筆者上篇所闡述的“十一”斷崖式下跌行情後,部分地區已經恢復到“十一”節前的水平上。這次的價格波動可以說是讓小麥市場從業者體驗了一次心理上過山車。在現階段小麥價格逐漸反彈的行情下,筆者不禁發問,小麥價格後期真的已無後患嗎?是否還會再來一次高空跳傘呢?小麥後市又將如何發展呢?筆者認為小麥價格想要繼續上漲,恐怕要翻過四座大山,下麵是筆者做出的一些分析,希望與大家交流探討。

 

第一座山:國儲量大,托市其實無利好

數據顯示,截至9月30日,中儲糧系統今年累計收購托市小麥2079.25萬噸,同比減少455.21萬噸,降幅17.96%。而據不完全統計,中儲糧現有庫存小麥1800萬噸左右,也就是說截止10月23日,國儲小麥庫存量高達3900萬噸左右,這基本可以滿足國內15個月左右的消耗,可以說國儲量相當龐大。目前托市收購已結束,托市收購企業退出市場,政策收購主體缺失,市場托底效應在明年托市收購之前已不復存在。筆者認為,雖然國家2016年小麥最低收購價繼續穩定維持在1.18元/斤,但糧食市場化程度提高將是大趨所趨,托市其實並無實質性的利好支撐。現階段的小麥價格仍要看市場需求的臉色,所以在供應較為寬鬆的情況下,小麥價格想要呈現連續漲勢的可能性不大。

  

第二座山:進口雖減,價差較大無好處請

據中國海關總署發佈的最新進口數據顯示,2015年9月中國進口小麥21萬噸,8月進口34萬噸,環比下降38.24%,同比上漲57.19%。1-9月進口小麥共計224.93萬噸。可以看出進口在逐月減少,預計10月份的小麥進口量會更少,對本就供應過剩的國內小麥市場來說是個好消息。不過,截止10月22日美國軟紅冬小麥C&F報價244美元/噸;美國硬紅冬小麥C&F報價241美元/噸。通過公式可以推算出美國小麥到我國港口完稅價為1939元/噸左右,而同等品質國產小麥廣東港口銷售價約為2450元/噸,兩者價差在510元/噸左右。進口小麥的價格優勢依舊明顯,在國家政策傾向於讓市場決定價格的背景下,小麥價格脫離市場價格,繼續上漲的空間有限。

 

第三座山:面企羸弱,價格沖高無支撐

據筆者跟蹤採訪瞭解到,自2013年下半年到現在,國內麵粉加工行業一直處於蕭條整合階段。按照國家統計局的數據顯示,國內麵粉加工行業具備3.5億噸的加工產能,而國內終端需求量已經不到1億噸了,這些數據就可以解釋為什麼近期麵粉加工行業整體開機率很難突破3成大關。另外,據部分地區麵粉廠反應,河北地區大型面企理論利潤55~60元/噸,小型面企15元/噸;山東地區大型面企理論利潤60元/噸,小型面企15元/噸;河南地區大型面企理論利潤60元/噸,小型面企20元/噸。如果上訴數據屬實,那麼未來小麥價格的上漲空間也就在0.01-0.03元/斤之間。在麵粉企業艱難生產的背景下,小麥價格繼續沖高已無支撐。

  

第四座山:玉米低廉,飼用小麥無出路

近期玉米價格經歷了前期的連跌行情後,凈糧價格基本穩定在1600-1700元/噸之間。不過,隨著新季玉米大量上市,市場的乾糧供應量將顯著增加,國家臨儲玉米去庫存將更加艱難,市場將面臨新一輪供給壓力;加之政策調整的利空影響,陳玉米價格將不斷下跌,並向新玉米價格靠攏,短期內玉米現貨市場弱勢格局難改,未來價格下跌仍將是市場運行的主基調。這就使得飼用玉米與飼用小麥的價差越來越大,小麥在飼料行業的用量越來越少,或者說飼用小麥已無出路,只用供給麵粉企業這一可能,也就加大了制粉原料供應量,在控製成本的考量下,後期麵粉廠仍將採取壓價採購的採購策略,小麥價格上漲恐再度受限。

  

綜上所述,筆者認為國內麥價近兩周的反彈只能說是對前期錯誤判斷政策利空所引發的急跌價格的修複。在麵粉廠壓價、貿易商惜售、農戶播種冬小麥以及晾曬玉米等因素影響下,現階段流通市場糧源數量較為稀少,特別是南方各省。但需求疲態直接制約小麥採購動力,2016年小麥最低收購價政策的出台只是對麥價底部形成支撐,但在小麥市場總體供給充足、供給渠道單一、需求疲軟的情況下,小麥價格缺乏明顯的上升動力,在四座大山的壓制下難有較大回升空間。後期麵粉廠無需長期備貨,維持安全庫存,隨用隨採即可;貿易商及農戶也不要過分看漲後市,在合理價位上可以進行適度出庫。有部分麵粉廠認為在11月中旬可能出現麵粉廠的集中補庫,預計後期凈糧一等麥麵粉廠主流收購價應在1.18-1.21元/斤之間才能獲得穩定供應,筆者也比較認同。另外,還要近期國家臨儲小麥成交情況以及市場購銷主體心理博弈。


views: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