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DSC視界"可快速喲

聚 焦

頭 條|品 牌|快 訊|課 堂

中國直銷史就是一部英雄史

《影響中國直銷的100人》主編 直銷博物館籌備委員會執行主席 董瑋

選文為《影響中國直銷的100人》序二


一個想稱得上“史詩”的,二十幾年發生的事情,僅在時間上也是不夠的。它短暫得猶如一宿,或一秒,看你怎麼去形容了。所謂史詩,它構成的要素,首先是時光的遼遠,再就是人和事物的重要程度,以及後人對其歌詠的功力。

即便那些日常的往事,滴水成冰一般緩慢地發生著,在一個時代顯示這樣的意義,而在另一個時代嬗迭為另一種意義,這是時間魔幻使然。它們自然流轉,順序發生,並沒有提起同時代人一詠再詠的興緻。但一旦拉開了時光的帷幕,越過遙遠的山巒和海洋,經歷了也許比銀河誕生的歷史要短,但仍足夠長的時間,把這些“故事”放置其中而加以圖描,便醞釀成史詩的字句章節。就像冰川的形成、格薩爾王傳的誕生、羅馬生活史(大量記載如何修築廁所、如何洗浴之類的瑣事,仍為學者孜孜以求研究)的問世……

但是對於二十幾年的中國直銷史,情形不是這樣的。

中國直銷,二十幾年發生的事情,超過了一個正常時光應有的發生。這不是指它的早熟,而是指它青澀中所包含的豐富的內容。在經歷過它一切歲月的人看來,有著太多太多的故事,多得沒有容器去承載,就像一首古老歌謠詩存在的方式,既沒有開始,也沒有結束,而是亘古就在那裡了,經歷漫長歲月湮沒,直到有一天被翻出,遂成史詩的開篇。

在史詩般的開篇中——它的獨特、邊界清晰的性質,它的非常態地指引人的經濟活動中包含著一些政治、世界融合、承諾、國家開放態度、政策監管和疏導等要素,註定了它的將來——一部關乎人的思想、情感和商業活動的史詩。

這部史詩的開端也是咿咿呀呀,發聲並且行走,跌倒摔跤,爬起來,再走,穩步之後開始小跑;這是一整套神經、骨骼、生育系統的成熟史,也是思想史的髮端。它所有的旅程——穿越山川、洞穴、河流、陸地——都以異乎尋常的方式大步跨越,最後直指心靈的海洋。

它東張西望,惶恐不安,沉穩篤定;它煩動不安,甚至狂躁,高燒,神經質地尖叫,退燒,清醒,恢復神智;它朦朧,又晦又明,明朗,清晰;它大大咧咧,小心謹慎,半掩半藏,光明正大;它在即將淹沒時刻又掙扎浮出水面,在黑夜降臨之後又迎來紅輪東升。

這既是詩歌誕生的過程,也構成了詩歌的血肉和經脈。只有詩歌的形容,才是可取的,因為它是唯一的壓縮內容、不事鋪張的載體。約瑟夫•布羅茨基所說的“詩歌是濃縮的藝術,節減的藝術”,放到形容中國直銷這短短的二十幾年對時光的加速是正好。就像時間的漏斗被撬開了一個更大的洞,一下子流走了好多,這種減法,又或者說這種加速顯而易見,又含蓄不張。在二十幾年的時間中,中國直銷走完了其他事物的牛馬車吱吱呀呀所要走過的一個世紀的路程。

它趕在壯年之前,抒發了少年的情感,也寫就了青年的展望。《影響中國直銷的100人》是對中國直銷這一成長期的梳理和畫像。帝瑞集團直銷博物館的圖書項目《影響中國直銷的100人》在經過了從一個春天到來年秋天的漫長編撰之後,將正式面世。我們可以在更近的距離縱情期待和展望這部記史性的鴻篇巨制猶如一枚煙花,在中國直銷行業的天空中勾繪別樣的繽紛姿彩。

直銷起源於他鄉,來自於一種“異端”的做法——某些時候,它是“國王的棋盤”的不可演變的壞想(不是懷想)。在中國,它曾經——也許現在還是——被說成是“造富運動”,而它早期的狂熱也無不指向這一端。這是一個還算溫和的說法,不溫和的說法是,它在西方只是一種銷售模式,而我們拿來用做了貪婪財富的工具。

直銷是什麼,它究竟該不該在我們的生活中存在?也許對此還會有爭議,何況它還有個如影隨形、模樣近似、有著惡名的跟班——傳銷,這是破壞一首歌的韻律的雜音。因為這個,我們糾結了二十多年。

但我們實際忘記了,從歷史情況看,直銷是一種思想的產物,起源人類的一種自我創造(如果還不能說是創新)的精神。二十幾年前,它是帶著聖徒般虔誠的姿態遠渡重洋來到中國的。這一點,乃是要說明今天我們為這個特殊行業的一百位佼佼者立傳的緣由。

慶幸的是,這是一種哲學的試驗體。直銷的起源被推定到19世紀末年,20世紀中葉嘉康利(1956)和安利公司(1959)的誕生被認為是直銷正式亮相於世。幾乎就在同時期,在19世紀末20世紀初,美國誕生了一個本土的哲學流派——實用主義。實用主義(pragmatism)一詞來源於古希腊文pragma,其原意是行為、行動和實踐,故而又稱“實踐哲學”“行動哲學”,它標榜自己是一種推崇人類經驗、著眼於現實生活、註重行動的哲學。

實用主義的創始人威廉•詹姆斯說,“實用主義的方法不是什麼特別的結果,而不過是一種確定方向的態度。這個態度不是去看最先的東西:原則、‘範疇’和必需的假定,而是去看最後的東西:收穫、效果和事實。”它描述了人們的思考方式——人們提出想法,形成信念,作出決定。

實用主義可以說是直銷起源時的社會思潮背景。配合實用主義原理的大量講述成功原理、創富秘訣、人性升華的“勵志哲學”書籍鋪天蓋地而來。20世紀中葉誕生的直銷公司的創始人都是“成功哲學”的擁躉。嘉康利的創辦人裡斯特•嘉康利本身就是一位哲學博士,寫過“人生哲學”方面的書籍,其中這樣“勵志”道:

你頭腦中的想法,決定了你的心愿!

你頭腦中的想法,決定了你的行為!

你頭腦中的想法,決定了你的命運!

這是典型的實用主義觀點。而1959年夏天,理查•狄維士和他的好友傑•溫安洛在加州亞達城地下室創辦安利公司之前,他們都做了些什麼呢?他們參加過戴爾•卡耐基的課程,閱讀過羅曼•文森特•皮爾和戴爾•卡耐基的書籍,接受過聖經老師倫納德•格林韋的教誨,聆聽過許多專業勵志演講家和經營事業成功的營銷人員的演講,及至他們創辦安利公司時,他們的思想已經被成功哲學武裝起來了。

直銷的起源和發展與美國成功哲學息息相關,它的精髓就是相信自己和助人自助。直銷並不簡單是一個非傳統的銷售模式或營銷計劃,它充滿著資本主義的進取精神和創新細胞,散髮著獨特而強烈的魅力。直銷是一種哲學主張,一種生活態度。20世紀90年代初,直銷登陸中國大陸,同時引進的美式成功哲學大行其道,培訓界以西方成功哲學為底本,這和直銷的性質是密不可分的。

因此,當直銷輸入到中國大陸時,它是帶著思想的容器一起來的。一些形而上的東西在風起雲涌的大陸直銷潮中起了或明或晦的作用。最早的直銷人,對於生命的成長、人生的意義、人生的價值、自我的重要等皆有考量,並把自己思索的結果形成課程傳遞給其他人,這造就了直銷在中國一開始就是一種思潮,一種理念,一種探索內心和世界的積極力量,雖然期間走得有所偏頗,但其大面積喚起國人掌握自己命運的內覺還是功莫大焉的。直銷人成為特殊的一個群體,和他們事實上有頭腦、有思想,能夠影響他人的思想和行為大有關係。

《影響中國直銷的100人》是以人物記載反映歷史的,這一個個人就像一顆顆珍珠,串起了中國直銷二十幾年發展歷程的輝煌。

《時代周刊》有一個傳統做法:總是以人物肖像照作為雜誌封面,其創始人亨利•盧斯說,“若要描述歷史,就應著眼於那些創造歷史的人物。”所以,他下過這樣一條簡潔的工作指令:讓那些創造歷史的人物來講述我們這個時代的歷史。《時代周刊》一以貫之地堅持通過人物故事傳遞思想、普及價值觀和講述歷史,即使遭到批評也不改變。

盧斯的伙伴、這家周刊的總編輯沃爾特•艾薩克森對這樣一件往事印象深刻:1974年,亨利•基辛格致力於在中東穿梭外交。在一次執行外交使命時,他在專機上和同行人議論起時任埃及總統薩達特和時任以色列總理梅厄夫人等領導人時說道,“作為一個教授,我個人傾向於認為歷史是由很多客觀因素推動的。……不過從現實狀況看,你會發現很多名人對歷史產生了重大影響。”艾薩克森非常認同基辛格和他的老闆的觀點。他之所以喜歡當記者,同時還是一名傳記作家,就是因為自己也一直認為客觀因素和人為力量對歷史的塑造是平分秋色的。

不用遠說羅馬史、希腊史在記載歷史事件的同時,更多的是留下那些影響了歷史的人物的書寫。近現代,艾薩克森寫的《創造者》(從富蘭克林、比爾•蓋茨到愛因斯坦和伍迪•艾倫)、拉里•施韋卡特和萊恩•皮爾森•多蒂寫的《美國企業家——三百年傳奇商業史》、哈羅德•埃文斯等寫的《他們創造了美國》(從蒸汽機到搜索引擎/美國兩個世紀以來最著名的53位創新者)都是遵循這一思想而誕生的力作。

對於中國直銷沒有能夠從外界獲得更多的通常與付出、努力、價值所匹配的好聲譽的原因,這是值得我們思考的。很長時間,我們的老百姓只知道政府在打擊傳銷,而傳銷不說是萬惡之惡,也是惡劣得夠嗆的。有時候,不作為和作死從兩方面夾擊了我們自己,陷我們於自感委屈的哀傷中。我們經常性地徘徊在自我感覺良好和極糟的兩極之中,沒有經過一種始終把自己定位在不卑不亢的精神姿態反映出的誠實的勞動者的努力,間或還要裝神弄鬼,嚇唬嚇唬自己和別人,這是極糟糕的事情。

編撰《影響中國直銷的100人》一書,就是為了給我們有一個恰如其分的評價和攀上一個高峰後能坐下的位子。這個位子,不是神壇,也不是聖壇,而是四月的雲天和九月的歌唱編織的花壇。

中國直銷史就是一部英雄史。想想潮起潮落,風卷雲漫,中國直銷幾經危難,幾乎傾塌,是這本書的傳主們的堅守不退和努力作為,摧鋒於正銳,輓瀾於極危,才有我們的今天的繁花盛景。

史詩的性質是增加和提煉歷史,豐富歷史的表達手段,擴展人類感受力——或經常地,歌詠我們心目中的英雄。英雄就是在特定的時間特定的條件下發揮特定的作用的人。

英雄是那些最早接受新鮮事物的人,在別人沒有看明白就有所行動的人,也是在混亂不堪甚至一時失去方向的時候矢志不渝堅守下來,繼而再有作為的人。英雄的特質是勇敢、堅毅、持久、捨命,有時候,還具備一些偉人的特質:人格的完善和對世界的關懷。然後,就像史詩中經常出現的形象,英雄們還有一個共性:父性。

在古希腊神話中,父親是經常出遠門的。因此人類有長長的尋找父親的足跡。神話學家約瑟夫•坎貝爾在接受哥倫比亞廣播公司記者比爾•莫耶斯訪談時,回答人類“尋找父親的意象很動人,但為什麼沒有尋找母親的意象呢?”這個問題時說:母親就在你身邊。她生你、養你、教你,直到一定年齡你必須去尋找你的父親。發現父親,就是你自己的人格特質與命運。

在《奧德修斯》中,奧德修斯離家參加特洛伊戰爭時,他的兒子鐵勒馬修剛剛出生。戰爭持續了十年之久,而在回家的途中,他又在神話般的地中海神秘世界失蹤了十年。女戰神雅典娜來到已是20歲的鐵勒馬修跟前,對他說:“去找你的父親。”於是,鐵勒馬修便去找父親了。

在古希腊神話中,還有孩子射殺、反抗父親的記載,這不應被看成是反抗惡,而是成長中消除阻力、勇氣加身的暗喻。尋找父親、學習父親、離開父親、成為父親充滿英雄的整個生命歷程。

耶穌12歲時,在耶路撒冷迷了路。他的父母四處尋找,最後發現他在廟宇中與一群法律博士們聊天。他們問他,“你為何棄我們於不顧?你為什麼要讓我們為你擔心呢?”耶穌說,“你們難道不知道我必須學習父親的事業嗎?”

再讓我們看佛陀的故事。他生下來是個王子。在他出生的時候,先知告訴他父親說,這個孩子長大不是變成世界的統治者,就是個老師。他的父親——國王熱衷於自己的王位,不希望王子成為先知所說的任何一種人,就把他安排在一個特別漂亮的宮殿里長大,使他不可能經歷到任何苦難的事情,這樣他就不會去深思問題了。但是,有一天,王子要出門看看城裡真正的生活是個什麼樣子,儘管他的父親美化沿途的一切,他仍然看到了神所化身的生、老、病、死的形象和放棄世上物質、活著而沒有恐懼的出家人,他決意離開父親的家,而去尋求世間痛苦解脫之道。

中國直銷人是父性的形象,其核心性格是勇敢頑強、持之以恆、上下求索、一往無前。如果知道在過去的二十多年時間中發生過什麼事情,知道什麼叫突如其來,什麼叫冰崩雪塌,什麼叫獃若木雞,什麼叫翹首期盼,什麼叫重新起航,就明白《影響中國直銷的100人》一書中記載的人物是在何等艱難的條件下堅守過來才有了今天的成就的。一些人,單就他的行為來看,也許沒有什麼了不起的地方,但若置於行為發生的歷史條件下觀照,則無不顯其意義超然和功勛不朽。說這一百人是英雄,不為虛妄。

中國直銷人也是以游吟詩人的遠行者的形象出現在我們面前的。他們宵衣旰食,篳路藍縷,克勤克儉,一路前行,為的是尋找個人與他人、與世界的連接。

直銷給人們最大的改變,就是對人類連接意義的明瞭,在人與人的新型關係中,培養一種利他的思想和共情力,包括:對他人命運的、為他人著想(將獲得自己更多的想要)、將成功歸於他人、與人相處的智慧、贊賞他人的優秀和長處、建立有價值的關係,這些都是成功的商業人士獲得成就的行為模式。可以豪不誇張地說,直銷業為人們提供了建立最佳關係的溫床,雖然因為制度的原因,這樣想和這樣做是合情合理的,但是一當利他的思想灌註到腦海裡扎下根,這個人的改變也將成為必然。沒有其他任何一種商業模式比直銷更看重人與人的共同連接,那些先哲和名人對人與人的關係最正面的表述,譬如汽車大王亨利•福特說的“如果說成功有秘訣的話,那就是站在對方立場來考慮問題”,美國成功激勵學院創始人保羅•邁耶說的“溝通,這種人類聯繫的方式,是我們獲得個人和事業成功的關鍵所在”,聖雄甘地說的“尋找自己的最好方法是忘我地為他人服務”,以及小說家赫爾曼•梅爾維爾說的“我們的行為之‘因’同時也作為‘果’反作用於我們自身”,都得到充分的體現,成為我們事業的公分母。

說實話,直銷有謙卑的態度,才有了今天。這種謙卑,如果是面對不明朗,也許還有功利所求,或者說是顧忌什麼造成的;如果是面對世界,則是無私、大義的。直銷人與世界建立了多維的聯繫,建構關乎人類健康的事業,環境保護和子孫後代的福祉,以非常的慈悲心進行社會公益和履行企業社會責任,拿出真心和實力研發造福民生的產品,為民族企業在世界之林占據一席之地而貢獻心力……這一切,都是通向世界的路途。雖然直銷起端於造福人類健康的良好心愿,但在中國,也是一個發展、演變的成果。

如果說,這之前直銷人還是為一種瞬間致富的模式而激動得尖叫的話,那麼現在改觀了很多,大不同了,思想境界也高了很多,自覺肩負的責任和瞭望的視角非同往日可語,已有質變,從病態的痴迷、人云亦云的跟隨、最沒有腦子的聖徒般的盲目崇拜、迷信制度、對同行(在過去,所有的同行都是對手)毫無節操地攻摘和抹黑,把每一種行為都指向對碰,轉變為理性客觀地看待,學會內審和反思,以舒緩恬靜的姿態生活其間而不是拿來做操縱的工具,屬於生活的還原給生活,也知道維護自身、行業的形象和規範行為不至於脫軌是何等的重要,更重要的,有了全然不同的抱負。一個全新的、具備特有的精神面貌和鬥志的,一個有著未來美好打算和宏偉計劃的直銷人集合體,正站到了我們的面前。無疑,這是社會促進的結果,也是這個行業的佼佼者引導的結果。

二十幾歲的中國直銷在經歷了青春的躁動期後,開始尋到了成長中一切行為的邊界,成熟了。然後,是這個富有魅力的年齡開始渾身散髮出熱情和創造力。

如果直銷是一個特定的行業,那麼它也是一個自我循環、自我創造的社會系統。

我非常喜愛、案頭必備的,習大大閱讀書單中有的,俄裔流亡詩人約瑟夫•布羅茨基寫的《小於一》中有這樣一句話:“任何系統的缺點,哪怕是完美的系統,乃是它是一個系統——也即按理說它必須排除某些東西,把它們視為異端,並且盡可能把它們打入非存在。”但對於中國直銷,在今天,這種排斥和故步自封已被打破。在保持內核不變的基礎上突破保守,也即突破因循守舊、封閉的邊界納入更符合大未來精神的道路,求真求新求變,是一個共同的追求。

在中國,直銷既是一種改革開放、接軌世界的結果,同時也有著永遠的開放的姿態去面對未來的勇氣。中國直銷人是能夠以最快速度接觸新生事物的,可以說,中國直銷求新求變的姿態下的美好未來是值得期望的。在《影響中國直銷的100人》中寫到的人物(他們無疑是中國直銷的代表性人物),將有更大的作為展現在世人面前。他們將繼續帶領中國直銷人在“正道”上前行,這個“正”,和“正見”“正業”“正命”的“正”一樣,是適合的、正常的、完整的、真實的。

一本一百多萬字的傳記類的讀物出版之後,應該說由於時間倉促(這是托詞,再給一百年也許還是這個藉口),編者水平有限(沒有人能夠稱得上水平無限),缺點和錯誤自然難免(這是真的),因此歡迎社會各界睿智人士的攻瑕指失,批評匡正。但是,在寫下此等“歉語”之前,我其實最想首先表達的是感謝。

感謝帝瑞集團總裁蔡尚融先生提出這本書的暢想,他對行業的熱情和對這本大書價值的認識是我們這個項目成功的源頭;

感謝直銷博物館黃旭先生策划出的完美方案,邱平、周靖霞、鈕薑慧女士提供的細緻入微的編務工作;

感謝候普傳媒的小編們和營銷事業部的同事們在名單擬定、人物邀約、撰稿修善、設計排版等方面的辛勤勞動。我知道,某些時刻,因為某些原因,我們差不多已經到內心崩潰的邊緣了,但咬咬牙,我們堅持了過來;

我還要感謝社會各界對此書提出寶貴的意見,世無任一事可完美,留待我們繼續努力;

感謝那些在百忙之餘接受我們採訪的傳主,以及他們身邊為我們安排採訪時間、提供素材和照片的同僚;

感謝許多傳主在我們不能探入他們的豐滿的內心世界和崇高的思想境界情況下匆匆行文給予的寬宏大量,你們只是笑笑,再繼續我們的工作;

感謝中國文聯出版社的老總和此書的責任編輯的選題把關和細緻審讀,以保證了內容編校方面的質量,這本書得以順利出版和你們對寬宏理解是分不開的;

感謝打開這本書的讀者,無論你們是在行內還是業外,無論你們在北京、上海,還是在遼河、保定,還是在舊金山、多倫多,愈近的事情愈發難寫,何況你們置身其間,知道許多我們不懂的事理和實情呢?這本書最大的遺憾將是掛一漏萬,不能窮盡中國直銷佼佼者之全貌。再說了,這無窮無盡的英雄也絕非一紙一墨所能描盡,再龐大的規模,也有所不逮,何況新人有輩出,後浪推前浪呢?讓我們在心中記得他們吧!

那麼,讀者君,藉由這本書,我們一起為中國直銷搖旗吶喊、鼓勁助威吧!讓我們堅信中國直銷美好的明天,併為之深深地祈禱。

忝為序!


views: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