寶寶成長計劃微信號tips5566

分享從懷孕到育兒方面的點點滴滴,最全的育兒類百科全書!讓寶寶快樂、健康的成長是我們共同的心愿。以下會關鍵詞自動回覆:備孕、生男孩、清宮表、孕婦、懷孕癥狀、孕期*生活、胎教、輔食、育兒、生長指標、按摩、剖腹產、睡前哭鬧、發燒咳嗽按摩、寶寶便秘、吐奶、濕疹、月經、舌苔、耳朵、營養粥、急救、出牙、幼兒園、產檢~~可回覆任意你的話題。

在中國傳統觀念里,爺爺奶奶帶孫子,似乎是天經地義的事,很多時候,老人不僅要帶孫子,甚至還要自掏腰包養孫子,遇到不講理的兒子媳婦,孩子出了什麼問題還得承受子女的種種埋怨。這幾年,索要帶孫費的報道時有見諸報端,但真正打官司的少之又少。

不過今年,廣西陸川縣56歲的楊金美就將兒子和前兒媳告上了法庭,向他們索要“帶孫費”。老人稱兒子媳婦一回家就玩手機,孩子一吵鬧就嫌煩,雖然他們沒有在 經濟上啃老,但在履行撫養子女的責任方面存在實際的“家務啃老”行為。自己沒有帶孫的責任和義務,出於親情考慮,她可以代為照看,但撫育孩子的重擔絕對不 能落在她身上。而兒媳則認為,老人帶孫是約定俗成的事,如果自己支付了“帶孫費”,就是把親情利益化了,那以後親人之間的幫助是否都需要和金錢掛鉤?

楊金美索要“帶孫費”的訴求能成功嗎?這一約定俗成的“帶孫潛規則”又是否合理?

只生不養 老人成了免費保姆孫女剛滿月不久,兒媳便去上班了,把孩子全權交給婆婆照顧。小兩口下了班就鑽進房間玩手機打游戲,任由孩子哭鬧都不管不問。

2004年8月22日,廣西陸川縣45歲的楊金美喜得孫女。未過五十,就三代同堂,楊金美別提多高興了,逢人就誇孫女可愛。可很快,難題就擺在了全家人面前——孩子誰來帶?

孫 女出世前,楊金美和丈夫潘珂在離家不遠的某食品加工廠上班,每月工資加起來有三千多元,不算高,但應付全家人的開銷綽綽有餘。22歲的兒子潘帆,中專畢業 後在當地一家電器設備廠上班,兒媳方晴在超市當售貨員。老兩口和小兩口各有工作,如果不請保姆的話,就意味著必須有一個人要辭職。最終,楊金美決定提前退 休在家帶孫女,讓兒子兒媳安心工作。

孫女慧慧剛滿月不久,兒媳方晴便去上班了,把孩子全權交給婆婆照顧。一開始,小夫妻倆下班後還幫著 帶帶孩子,但時間久了,他們嫌煩,下了班就鑽進房間玩手機打游戲,任由孩子哭鬧都不管不問。楊金美晚上要給孩子喂奶、換尿布,還得早起買菜做飯,一天到晚 累得腰都直不起來,便跟兒媳商量白天由她照看孩子,晚上則由他們自己帶著睡。方晴聽後不樂意了:“你看左右鄰居,哪個不是爺爺奶奶帶孫子。我們白天要上 班,晚上要是帶孩子,精力哪能跟得上!”楊金美不好說啥,她就盼著等孫女上了幼兒園,自己就可以輕鬆一些了。

可還沒有等她喘口氣,如山的重負再次壓來。2006年2月,潘帆欣喜地告訴楊金美,妻子懷上了二胎。楊金美聽後心情很複雜,她不是不喜歡孩子,只是一想到孩子出生後又得她照顧,心裡便發怵。

2006 年9月,小孫女敏敏出世。再次當上奶奶的楊金美心裡沉甸甸的,一個大孫女已經讓她手忙腳亂,再添一個小孫女,更會讓自己精疲力盡、焦頭爛額。很快,她的擔 憂變成了現實。方晴堅持要喂奶粉,兩個小時喂一次,吃完奶要拍嗝,楊金美晚上根本沒法睡。有時剛眯一會兒,孩子就哭了,又得爬起來忙活。她曾不只一次對丈 夫說:“我真想好好睡一覺,哪怕安安穩穩睡上一個小時也好。”丈夫聽後既心疼又無奈。

一天中午,兒子兒媳在家休息,楊金美實在太困了, 便把兩個孩子交到媳婦手上:“我頭暈,眯一會兒,你們倆把孩子看好。”楊金美沾上枕頭就睡著了。突然,一陣嬰兒的啼哭聲將她驚醒。她一睜眼,看到媳婦正抱 著哇哇大哭的小孫女站在自己床前,嘟嚷道:“媽,你快起來看看,她老哭,怎麼哄都哄不好。”還沒等楊金美回過神來,孩子已經到了她手上。

楊 金美氣不打一處來:“人家的爸爸媽媽下班後都搶著抱孩子,你們倒好,下班後不是玩手機就是上網,偶爾帶個十分鐘都嫌煩,我們做父母的只是幫幫你們,照顧孩 子的擔子可不能全都壓在我們身上。”面對婆婆的指責,方晴臉上掛不住了:“我不想生,你們非讓我生,現在生了你又不管,天底下哪有這樣的好事。” 說完摔門回自己房間去了。

楊金美氣得渾身發抖,眼淚直往下掉。她傷心地對丈夫說:“這孩子哪裡是她生的,簡直就跟我生的一樣。我們辛苦 了一輩子,把兒子折騰大,給他成家立業,難道還沒有盡到責任嗎?現在,好像我們不帶孫子就跟犯了多大錯似的。”楊金美第一次感到自己當初不該把帶孩子的任 務攬下來,哪怕自己上班掙錢請個保姆也比現在好。但事情到了這一步,她只能忍著,她想等兒媳冷靜下來,再跟他們小兩口好好談談。

小兩口外出打工,從不給倆孫女生活費“我又不在家裡吃喝,出什麼生活費,我自己在廣東要租房要生活,哪有錢給你。孩子姓潘,要錢找他爸要去。”“反正以後你們的錢也是給我的,現在幫我養孩子也一樣。”

可還沒等楊金美跟兒子兒媳好好聊聊,兒子潘帆的工作就出狀況了。2006年12月底,潘帆因為操作不當被工廠解雇。為了緩解經濟壓力,2007年1月1日, 潘帆和方晴向楊金美提出要去廣州打工賺錢,兩人信誓旦旦地承諾:“等我們找到工作,每個月給你們寄1000元生活費。”子女遇到困難,作為老人怎能不幫! 楊金美告訴兒子:“你們放心去打工,我們肯定會把兩個孩子照顧好。”

起初,兒子兒媳偶爾還給兩個女兒寄些吃的和用的,雖然沒有兌現每月支付1000元生活費的承諾,但楊金美始終毫無怨言,畢竟兒子兒媳知道疼孩子了,只要小夫妻倆過得和和美美,自己苦點就苦點。

可遠在異鄉的潘帆和方晴沒了父母幫襯,日子過得一團糟。潘帆白天工作,回到家什麼事兒也不做,只顧上網。用他的話說,“掙錢養家是我的責任,其他事情不要讓我費神”。方晴也不甘示弱:“你把家養起來了嗎?”兩人常常為此吵得天翻地覆。

2012年9月,慧慧和敏敏先後上了小學,生活開銷再加上孫女的學費,使得支出驟增。一開始,楊金美還用退休金貼補,但很快,退休金不夠用了。老伴潘珂只好在下班後到附近的一家超市乾點保潔工作。楊金美想厚著臉皮向兒子要點生活費,可每次話到嘴邊又咽了回去。

2013 年1月1日,潘帆和方晴從廣東回到陸川準備過春節。楊金美找到方晴,跟她商量每月能不能給一些生活費,以減輕他們的經濟負擔,也承擔一點做父母的責任。楊 金美哪裡想到,方晴因為經常跟丈夫吵架,早已起了要與潘帆離婚的念頭。她一口拒絕了:“我又不在家裡吃喝,出什麼生活費,我自己在廣東要租房要生活,哪有 錢給你。孩子姓潘,要錢找他爸要去。”楊金美轉而向兒子潘帆要生活費。潘帆也表示自己沒錢:“反正以後你們的錢也是給我的,現在幫我養孩子也一樣。”

小夫妻鬧離婚,兩個孩子誰都不想要“你們分開了孩子怎麼辦?誰來帶?”沒想到,在這件事上小夫妻倆迅速達成了一致意見,同時抬手指向了楊金美:“你帶!”

2014 年9月1日,方晴正式向法院起訴離婚。楊金美得知這一消息,急得直跺腳:“你們有沒有想過,你們分開了孩子怎麼辦?誰來帶?”沒想到,在這件事上小夫妻倆 迅速達成了一致意見,同時抬手指向了楊金美:“你帶!”楊金美站起來,憤怒地盯著小夫妻倆,劈頭蓋臉一頓痛罵:“你們配做父母嗎?從孩子出生起,你們就沒 管過一天,打預防針、體檢、上學,都是我們老兩口一起帶去的。你們知道孩子現在一天吃多少奶、一頓吃多少飯嗎?孩子幾斤幾兩重?我看連她們是哪天出生的你 們都不記得了吧!”方晴白了潘帆一眼:“不管你說啥,這婚我離定了,孩子給潘帆吧,我月薪才2000多點,自己都不夠花,也沒錢付撫養費,等以後有錢了我 會補償孩子的。”

潘帆一聽,急得直擺手:“你把孩子給我,我也沒錢養啊!女兒跟媽比跟爸好。如果你堅持不要孩子,我媽可以接著帶,但你每個月必須得出2000塊錢撫養費。”眼見兒子媳婦鬧得不可開交,楊金美撂下一句狠話:“孩子是你們的,你們要離婚,孩子自己帶!”

2015年2月13日,潘帆、方晴最終離婚,兩個孩子由潘帆撫養,方晴每月支付1000元生活費。楊金美窩在家裡的沙發上,抱著倆孫女嚎啕大哭。

兩 人離婚後不久,方晴便和孩子中斷了聯繫,再也沒有支付過撫養費,而潘帆則經常以工作繁忙為由,將孩子丟給父親和母親。眼見著兩個孩子大了,用錢的地方多 了,楊金美實在無力承擔,2015年3月到4月底,她多次聯繫兒子和前兒媳,希望他們給些生活費,可兩人都找藉口推脫了。

2015年5 月初,潘帆從外地回家辦事,順道看了一下兩個孩子。那段時間流感嚴重,兩個孩子都得了重感冒。見女兒流著鼻涕發著高燒,潘帆有些心疼,指責母親:“你是怎 麽帶孩子的?把孩子搞成這樣。”楊金美很委屈:“你現在知道關心孩子了,以前沒錢買奶粉的時候你咋不管?現在孩子病了,你反倒怪我們,有你這樣當兒子的 嗎?”說著說著,楊金美大哭起來。潘帆見狀,拿起衣服就出了門,此後再也沒回來,連個電話都沒打。

挑戰“世俗潛規則” 老人索要“帶孫費”我只希望通過這場官司,讓兒子和前兒媳知道撫養子女是他們應盡的義務和責任。給帶孫費既是對我勞動的尊重,更是一種知恩圖報的表現。

楊金美越想越氣,憑什麼自己出錢出力帶孫子,還得忍受兒子的埋怨。2015年5月5日,她一怒之下將兒子潘帆、前兒媳方晴告上廣西陸川縣人民法院,要求他們兩人支付2013年1月至2015年4月30日她撫養兩個孫女所支出的33600元“帶孫費”。

2015 年6月3日,廣西壯族自治區陸川縣人民法院正式開庭審理了此案。在法庭上,楊金美向法官闡述了她上訴的原因:“我雖然是兩個孩子的奶奶,但沒有撫養兩個孩子的義務,也不是他們的監護人,我只希望通過這場官司,讓兒子和前兒媳知道撫養子女是他們應盡的義務和責任,年輕人不應該有老人就該帶孫子的觀念,也應該認可我們老人付出的勞動。給付‘帶孫費’既是對我勞動的尊重,更是一種知恩圖報的表現。”方晴卻辯稱:“原告是我的前婆婆,她確實一直幫帶孩子,可作為孩子的奶奶,照顧孩子也是應該的,如果這都要給錢,那是不是天底下所有親人之間的照顧和幫助都要和利益掛鉤?如果我給了錢,以後孩子出了問題,我是不是可以向其追責?”方晴還與婆婆算起了“經濟賬”,她指出楊金美所說支出的撫養費33600元不是事實,在那段期間,她每月也都支付撫養費(每人500元)給潘帆。不過,對這一說法方晴沒能提供證據,潘帆對此也予以否認。

然而,潘帆卻表示認可母親的訴訟請求。他還指出,自從2007年以後,他和方晴兩人因為工作繁忙無暇照顧孩子,這麼多年兩個孩子一直是由父母照顧。

最 終,法院審理認為,撫養教育未成年子女是父母的法定義務。在父母有撫養能力的情況下,小孩的爺爺奶奶(即祖父母)或外公外婆(即外祖父母)對自己的孫子女 或外孫子女並沒有法定撫養教育義務。根據《婚姻法》第21條規定:“父母對子女有撫養教育的義務;父母不履行撫養義務時,未成年的或不能獨立生活的子女, 有要求父母付給撫養費的權利。”第37條第1款規定:“離婚後,一方撫養的子女,另一方應負擔必要的生活費和教育費的一部分或全部,負擔費用的多少和期限 的長短,由雙方協議;協議不成時,由人民法院判決。”

法院還認為,老人向子女收取“帶孫費”是合法的。依照《民法通則》第93條規定: “沒有法定的或者約定的義務,為避免他人利益受損失進行管理或者服務的,有權要求受益人償付由此而支出的必要費用。”因此,被告潘帆、方晴對兩個孩子負有 法定撫養義務,而作為奶奶的楊金美對兩個孫女沒有法定或約定的撫養義務,其為維護潘帆、方晴對兩個孩子的撫養權,在兩人外出期間代為撫養且支付了必要的撫 養費,有權要求潘帆、方晴償還為此而支付“帶孫費”。

2015年7月14日,陸川縣人民法院依法對該案作出一審判決,結合兩個孩子的實際需要、生活所在地的實際生活水平,法院酌情確定潘帆、方晴每月共負擔兩個孩子的撫養費1000元。2013年1月至2015年1月,共計24000元, 每人承擔12000元,判潘帆、方晴各支付12000元“帶孫費”給楊金美。

2015年9月5日,楊金美告訴筆者,兒子潘帆現在一個人過,因為要工作,不可能照顧兩位孫女,他們老兩口還要繼續當“免費的保姆”。不過楊金美還是很欣慰,至少她給兒子和前兒媳上了一課,教會了他們責任與擔當,前兒媳也表示,以後會多關心孩子。

 @寶寶成長計劃

 微信號:tips5566

 從備孕到寶寶成長過程中的點點滴滴

views: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