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 | LOOK


侯孝賢八年來的首部作品《刺客聶隱娘》在今年的戛納電影節上風光無限,中西各路媒體大多贊賞有加,美國影評人John Powers更是誇張地認為,影片最終沒有摘下棕櫚葉,是因為超越其他競賽片太多,觀看《刺客聶隱娘》「好比在小城美術館逛著逛到了幅維米爾」(如此厚愛我有點不敢置信)。

影片展映期間,不斷還有華語媒體曝出消息,說影片非常中國化,西方人接受起來有困難,這會對得(大)獎帶來障礙。影片最終摘得最佳導演獎,不是金棕櫚這讓不少華人媒體和影迷略感失望。

記者們在採訪侯導的時候頻頻問及,是否東西方文化的差異影響了影片的接受,對此侯導的回答很坦然,他強調他的影片理解起來可能不容易,但這並非因為文化差異。


他說:「不是,電影有太多種。我拍電影的方式一般人是不太理解的,我的電影的形式是很個人的,我喜歡怎樣就怎樣,所以這個不是一般人或者所有人能理解的,因為每個人的背景不一樣。所以這個一點都不勉強,這是很自然的事情。」

他還補充說:「文化拍到很深的地方,都是關於人的存在和生活,在世界任何角落拍的電影,只要是關於人的,無論是哪裡的,都能看懂。」。


意大利電影理論家裡喬托·卡努杜將電影封為「第七藝術」。傳統的六大藝術是詩、建築、音樂、舞臺、雕塑、繪畫,下麵我從使用材質的角度來比較這六大傳統藝術與第七藝術電影最根本的差異,以說明電影接受的文化差異。



材質差異性最大的肯定是詩。因為詩借助的是語言符號。僅就這一點來說,要衝破人類語言符號巨大的藩籬幾乎是不可能的。有太多經典的文學作品,翻譯成另一種語言,原來的意義就變異了。但反過來說,不同的語言符號有時倒可以表現趨同的某種意境、意象,錢鍾書先生的《管錐編》就是一本專門研究這種異同的巨著。

音樂是不借助符號,無需後天學習就能領會的純抽象的藝術,從這個意義上來講,不同民族接受起來相對詩文要容易一些。但中西民族還是有差異的,這個差異表現在材質。

西方音樂用鋼琴、大提琴之類,中國則是古琴、琵琶等等,材質不同造成表現方式不同。打個也許有點不恰當的比方,大家不是在同一條起跑線上。中西舞蹈雖然貌似材質一樣,都是用人體來表意,但舞蹈必然有音樂伴隨,但凡音樂一起,材質的差異又體現了出來。


推而廣之,建築、雕塑、繪畫,中西方在材質的使用方面都有著本質的區別。更極端的如書法這樣純中國的藝術,惟有用毛筆、宣紙這樣的材質方可表現。

唯獨到了第七藝術電影,中西方的材質完全得到了統一,膠片、數字技術、攝影機、錄音筒種種,沒有任何民族差異。美學藝術問題無非是表現什麼,如何表現的問題。

材質的不同自然造成表現方式的不同。材質的趨同造成表現方式的趨同,此種差異就是真正的文化差異,然而此種文化差異並不會如語言一般形成不可跨越的障礙。


中國宋明理學有「理一分殊」的說法,意思是道理就一個,但講道理的方式是很具體很不一樣的。朱熹還有個很形象的比喻,所謂「月印萬川」,月亮就一個,但照射在不同的水面上,形成的象是不一樣的,這就是表現方式萬千的意思。

同樣的命運主題,希區柯克可以用極端戲劇化、正面、直接的方式去表現,小津當然也可以用平淡、間接、迂迴的方式去表現。越是民族的,就越是世界的,其實說的是這個道理。

所以為什麼西方人一旦遇到純東方的電影會特別敏感。五十年代的法國《電影手冊》編輯部,沒有人喜歡黑澤明,他們的最愛是溝口健二,原因是溝口的表現方式與西方導演大相徑庭。王家衛的《花樣年華》在西方產生那麼大的影響力,也是因為影片的表現方式太東方了,東方到可以直接追溯至小津。


《花樣年華》

所以,不能因為《聶隱娘》沒有拿金棕櫚,就斷定西方人無法理解東方作品,最多是評委個人的欣賞習慣和口味差異。


如果你覺得本文精彩,歡迎右上角將文

章分享到朋友圈,這對我們是很有用的支持


或輸入以下關鍵詞,查看「影向標」精彩內容

捉妖記 | 大聖歸來 | 烈日灼心 | 刺客聶隱娘 | 華麗上班族 | 碟中諜5 | 小黃人 | 像素大戰 | 暗殺 | 港囧

編輯:徐寒冰 | 聯繫我們:irisfilm@qq.com


views: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