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 | 鹽lynn

導演:羅伯·馬歇爾(Rob Marshall)
編劇:比爾·康頓(Bill Condon)
主演:凱瑟琳·澤塔-瓊斯(Catherine Zeta-Jones),蕾妮·齊維格(Renée Zellweger),理查德·基爾(Richard Gere)
攝影:戴恩·畢比(Dion Beebe)
出品國:美國/加拿大

在芝加哥,一個普通車廠工人的妻子洛克希一心想成名。為成為爵士舞臺上的女主角,她和一個傢具販賣員通姦,後被欺騙侮辱,一怒之下槍殺了那個男人,因此入獄。律師比利收了五千美金後,替她編造了一個傳統女性被渣男玷污、一心從良卻不慎殺人的「動人故事」,一夜之間讓金髮洛克希成為媒體紅人,紅遍街頭巷尾,並免遭法律罪罰。

另一方面,舞女維爾瑪也因槍殺出軌丈夫和妹妹,更早被收監入獄。兩人在吸引媒體和公眾上明爭暗鬥、無招不用。共同出獄後,卻因大眾的健忘,而盡皆落魄街頭,而最終,她們決定合作,以「殺人姐妹」的炒作和共舞,重新回到舞臺,獲得了爵士人生的「成功」。


《一個美國人在巴黎》

如《包法利夫人》是對所有浪漫主義文學的一次「清算」,《芝加哥》亦是對古典好萊塢歌舞劇的一次「清算」。這種清算是熱情又略帶惡意的,不吝於誇張和喜劇。不再是《雨中曲》《音樂之聲》《一個美國人在巴黎》或是《金粉世界》這類經典歌舞片中的純真世界,夢幻被絢麗描寫,舞臺充斥著愛和美。

同樣是每到一個乏味日常和關鍵情節,都會用一個唱段來整合,《芝加哥》的舞臺卻是凶悍的、野蠻,叢林法則的至高無上,它擴大了仇恨、欲望、暗黑和不在乎。諸人的野心在於掌控自己的命運,而他們的命運又在於操縱舞臺。這個舞臺是謊言、反諷、槍殺和肉體橫陳——如果還剩一點兒真誠和情感,那也只是被玩弄的對象和表演手段。

快節奏、旋律和跳動讓人想到《熱情似火》,而這裡的歌舞和唱段更多是一種內心的外化。瞬間切入一個角色的內心,讓人倏然有極強的代入感。想要成名獲利的渴望,給了挫敗者更加嚴重的戾氣和攻擊欲。


瑪麗蓮·夢露在《熱情似火》

舞臺上,邪惡、悲傷、苦難和悲劇都以一種活躍和笑話的方式塗抹,人物為了攫取聚光燈,反覆折騰,熱鬧紛呈。而野性勝過馴服,躁動勝過平靜,咄咄逼人的欲望更是一切的源動力。

作品裡面的人物有兩大目標,一條線是兩位女主的成名夢,另一條線是監獄媽媽桑和律師比利的唯利是圖。在這個預設下,人具有無限的靈活性和適應力,無論是荒唐的道德,或是引導媒體,或是挪躍司法制度。而「表演」構成了全部的訴求。

影片一開始,舞臺中央獨舞And All That Jazz的維爾瑪,鏡頭給洛克希的是極為羡慕渴望的特寫。只因「你會是一個明星」的落空和被侮辱的巨大落差,她憤而殺人。Funny Honey一曲中,她身穿銀色晚禮服第一次在舞臺上為她倒霉催的替罪羊丈夫吟唱。


維爾瑪和洛克希

在Cell Block Tango里,六個女囚用暴露黑衣和紅巾一一重演了浸透獻血的「殺夫戰場」,不屑又強硬的表示:他們在全盛時期摘下了花,利用過之後就踐踏,毫不在乎——真是死有餘辜!無論監獄媽媽在When You Are Good To Mama一曲中唱「這個體系叫做相互關係」,還是律師比利的「芝加哥的規則,永遠都有新鮮的血液。」

其實都是直白地談論一種金錢交易,財富分割,以便於浮華調下的載歌載舞。而這極品人物,騙子律師比利,完美的詮釋了一個故作高雅、游刃有餘、老練世故之徒,無論他衣冠楚楚、在法庭上即興演繹的返場小舞曲Razzle Dazzle,還是記者採訪會上的We Both Reach For The Gun——最精彩的牽線木偶之舞,皆把當事人、媒體和大眾的互動,用活潑的嘲諷體,表現到極致。


理查·基爾飾演的律師比爾

順帶一說,木偶傀儡一場舞的無與倫比,在於其各種社會性接口的縱橫開闔,諷刺得出神入化,洛克希的優勢在她是來自南部的金髮女性。比利就順勢把她包裝成了一個保守地區的傳統女性(密西西比州),家庭富有,就讀修道院,跟丈夫私奔到芝加哥。一心守護家庭價值,改過自新,卻無法擺脫前男友的糾纏。一個夜晚,她和前男友爭奪槍支時不慎走火,把他打死。這個胡言亂語的荒誕故事感動了所有市民,滿城風雨。洛克希的金色卷髮變成了一個品牌,服飾髮型盡皆被模仿。

顯然,全片的三觀逆反普世架構,結構卻是相當清晰,一半的篇幅是常規敘事,另一半是穿插的以爵士風為主調的新式歌舞。並同時裹挾了一個不大樂觀的世界預判,即所有人都為了私利不擇手段,不存在中間地帶——要麼設下騙局,要麼表演,要麼狼狽為姦,要麼喪失一切。好心和誠實被一再利用、榨乾和處死,只因「世道血跡斑斑,純真給誰看?」


木偶傀儡

愛在影片里極致匱乏,洛克希愚蠢但真愛的老公被給予無情嘲笑,境遇寂寥,如其獨唱Mister Cellophane。監獄里唯一無罪的匈牙利女人柔弱真誠,只因沒有媒體和話語為她編造故事、爭奪公眾,反而被行刑處死。

種種場面,包括不斷穿插的凶殺「新人」,都形象的表現了一種當代社會關係的群魔共舞。舞會當中,假面成為真臉,道德和純真被一推而倒,重構的方式竟是歡歌縱舞。是以,裡面的主要人物都有幾個共同特質,即「喜歡踐踏,賣弄強勢,追隨欲望,從不反省。」

諷刺的是,這幾點讓他們的生命力格外旺盛。這種表達一方面譴責大眾的無知、殘酷、不公正和蒙昧;另一方面是對當代社會的洞察力和見解,並用一種《稻草狗》式的幽默來調劑——犀利地指出社會盲從群體的三個特質:看不穿某些人的鬼蜮伎倆,他們自己的軟弱天性,和他們自己的矇昧無知。



正是芝加哥,這個代表伊利諾伊州的屠宰場城市,舞臺的中央,誇大了一種無共情的硬心腸,讓其變成誇大世相的黑色幽默。當然,所有這些胡編亂造的故事都在重演,永不停歇。如其最後一曲,Love Is a Crime——歡騰而性感的表演落幕,而生活還在冷笑著繼續。

本文來自衛西諦和magasa主編的《電影+2002》一書,該書是2002年世界優秀電影的影評合集,點「」可以到亞馬遜購買。


如果你覺得本文精彩,歡迎右上角將文

章分享到朋友圈,這對我們是很有用的支持


或輸入以下關鍵詞,查看「影向標」精彩內容

大聖歸來 | 烈日灼心 | 刺客聶隱娘 | 華麗上班族 | 碟中諜5 | 小黃人 | 解救吾先生 | 港囧 | 心迷宮 | 小王子 | 蟻人 | 家在水草豐茂的地方 | 小飛俠

編輯:徐寒冰 | 聯繫我們:irisfilm@qq.com


views: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