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自:意外藝術(ID:yiwai11)

首先我們來看一段視頻

說到原研哉男神

不可避免的就會提到一個牌子


原研哉作為MUJI的藝術總監

帶領這個來自日本的品牌全線登陸我大天朝

儘管MUJI產品的均價都高出普通產品好多倍

但仍然擁有一批死忠鐵粉

究竟這個神奇的品牌魅力何在

且聽小編你說道說道:

一、無≠0

“MUJI”最初的概念,就在第一代當家設計師田中一光最開始為無印設計的海報之中——“鮭魚就是一整條”。過去日本的鮭魚罐頭去掉魚頭魚尾,只取中間最肥美的魚腹。無印推出的鮭魚罐頭則用一整條為原料,強調“無浪費”,“利用最大化”。正是“無印”最原始的理念。



1983年,無印良品第一家直營店在東京青山開業,反響甚佳。其時全球經濟低迷,日本處於高速經濟增長期後的安定增長期,陷入能源危機。人們對消費品的需求已趨飽和,對奢侈品有一定免疫力,傾向更理性的消費。無印良品看似反潮流,追求朴素與簡潔,淡化“品牌”,實際強調品質,準確鎖定目標客戶。同年,第二家直營店落戶日本第二商業城市大阪。

經濟學家的直覺、詩人的浪漫、小說家的想象力催生了無印良品,從商場一隅的小鋪到日本的代表品牌,並擁有獨特的性格與哲學。無印良品的衣物沒有標簽,不離黑白灰藍等天然色系,花紋至多到格子條紋,弔牌用未漂白的本色紙片。這與強調LOGO的品牌服裝極為不同,堤清二曾說:“無印良品就是反體制的商品。”省略一切過剩裝飾,挑戰商品的真正價值。



設計師田中一光曾借一條廣告表達:“簡素並不會對豪華自卑。簡素中有奧妙的知性、感性,毋寧說是值得驕傲的世界。如果這樣的價值體系可以推廣,那麼可以用儘量少的資源,過更豐富的生活。”


二、“喝果汁很快就會煩,喝水永遠都不夠。”

如果說田中一光時代的無印良品是某種“反體制”、“反潮流”的抗拒姿態,那麼到接班人原研哉時代,無印良品的哲學已確立,並以這種哲學影響每一個走近無印良品的人。從最初的幾十件商品到現在的七千餘件商品,無印良品已滲入衣食住行的方方面面。



經歷了高速經濟發展與泡沫經濟時代的日本社會,接受過流行浪潮的洗禮,品鑒過一流的藝術品,享用過靡費的奢侈品,飽食“鐵板燒和鵝肝”,開始懷念“茶泡飯”的清淡。也許最初只是想換個口味,但慢慢體會到茶泡飯滋味的雋永。“喝果汁很快就會煩,喝水永遠都不夠。”原研哉道。


三、捨棄一切多餘的部分

無印良品發現適量的重要性。從各個角度審視,由商品開發著手,不斷反思“這是否是多餘的?是否太過了?”素材運用是否完全充分、物品的大小、重量、包裝是否適宜,生產或運輸的過程中有無不必要的浪費等,自物品的生產、運送到丟棄、回收再次思考,徹底自我反省並期望達到合理的平衡。

四、MUJI已經不僅僅是一個品牌,更是一種生活哲學

無印良品的服裝,多年來總不外那幾種色調,幾種樣式。其寬鬆、低調的簡潔設計,亦是一種內在的謙恭。忽略身體線條,遮蔽過度裸露的肌膚,將自己與周圍環境儘量相容,不過於跳脫。



與日本傳統日常的精神內核相呼應:不打擾別人,不醒目,將“羞恥”的東西妥善掩藏。而這也暗示著一種“收斂”、“無欲”的心態。譬如無印良品的床鋪、被褥,天然的質地,自然的色澤,沒有冗餘設計,更談不上強烈欲望的暗示或隱喻。



與其說無印良品是一個品牌,不如說它是一種生活的哲學。它不強調所謂的流行,而是以平實的價格還原了商品價值的真實意義,併在似有若無的設計中,將產品升華至文化層面。而文化流行的起伏消長往往有內在的規律:無印良品所推崇的去除華美與虛飾,省去一切多餘的浪費,與日本傳統文化精髓寂、侘、和完全相通。



譬如千利休發揚光大的傳統茶室,茅檐土牆,矮門,草席,地爐,掛軸,壁角鐵器里一枝沾有露水的白山茶。一點多餘的東西都沒有,又蘊含萬千意味。這種微妙、精細的感覺,恰如日本古代文學中愛詠的露水、夕光、秋草、弱蟲、死亡,不是闊大深遠的意境,而更重“一瞬”的體悟。


-

瀏覽往期圖冊的方法:

點右上角按鈕-查看公眾號-查看歷史消息

————————————————————————————————

分享到朋友圈的方法:

點右上角按鈕-選擇分享到朋友圈

,查閱上一篇文章

《手作,你憑什麼賣那麼貴?》

views: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