剩餘 65 天2015,一起走過82.19%

今天,你社會學了沒?

推薦

發佈

作者:夏雪

來源:1980學社

編輯:

竹林

社長說

到田野里去,到祖國最需要你的地方去!“下田”前,這些乾糧要備著!

● ● ●

田野調查的基本方法

田野調查最初來自於人類學的“田野工作”(field work),是人類學特有的研究方法,這種深入到研究現象實地進行調查的方法,在20世紀初發展成為社會研究的主要方法之一,但是普及為社會科學各個領域的主要調查方法,則是中國社會科學界發展的獨特現象。

(一)不是所有社會科學都需要“調查”

只有以抽樣為基礎,問卷為詢問的結構化資料搜集方法,才是真正意義上的“調查”。這種方法顯然不是所有社會科學的學科都需要並且經常用到的方法。比如文史哲,就完全沒必要採用抽樣與問卷的方法進行資料搜集;法學、政治學、公共管理學等也並不經常使用這種結構化的“調查”方法;經濟學、教育學、心理學等也是根據研究主題才會用到“調查”方法。“社會調查”相對來說,其實是社會學常用和必需的搜集資料的主要方法。

(二)田野調查與實地研究

社會研究的四種研究方式中,唯一具有定性特征的研究方式就是實地研究(field research),也就是我們通常所講的“田野調查”。其實翻譯為田野研究也許更恰當,但是實踐當中大家都習慣稱作田野調查,基本上沒有使用“田野研究”這一概念的。

“田野調查”最早是由人類學和民族學方法發展而來,被用於研究非本族文化和相對原始部落群體,後來被社會學家們拓展用於研究本民族文化、都市社區、亞文化群體甚至是現代生活等方面。隨著研究領域的不斷擴大,“田野”這一概念的外延也在不斷擴展,從太平洋上的島嶼到都市中的意大利社區,從異文化的部落到本民族的村落,再到快速工業化過程中的“城中村”,“田野”無處不在。

所以,這一概念從最初的在異文化中、在部落里、在田間村頭上做調查,已經發展到只要你走出書齋,進入研究對象工作生活的環境中去,就已經在“田野”中了。而“田野工作”(field work)可以簡單地理解為,在田野中調查時所做的全部工作,而不是另外一種調查方法。所以,按照嚴謹的學術定義,發展到今天,field research,翻譯為實地研究更為恰當。不過因為大家的習慣,在行文中,我仍會以“田野調查”來代替實地研究。

田野調查的現場

實地研究是(field research)是一種深入到研究對象的工作生活實地中,以觀察、訪談、口述史的方法搜集資料,並通過對資料的分析研究來理解、解釋現象和社會的社會研究方式。實地研究是一種定性研究方式(Qualitive research或者被翻譯為質的研究),也是一種理論建構類型。

它強調的是到“田野”中去,研究者一定要深入到所研究對象的社會工作生活的環境中去,並且要在其中工作生活相當長一段時間。一般來說,社會學要求的“田野工作”時間最短也要獃滿三個月,半年是正常的;對於人類學來說,“田野”最短的時間怎麼也要八個月到一年,兩三年是經常的事。所以其實“做田野”並不浪漫,非常辛苦,尤其是在物質條件差,語言風俗差異大的地方。進入到“田野”後,就要在日常的工作生活中,去觀察、詢問、感受和領悟,去理解研究現象,理清其背後的邏輯,找到解釋的因素。一般的工作流程是,研究者在確定了研究問題或現象後,不要帶任何假設進入“田野”中,通過觀察和訪談,收集各種數據資料,記錄田野日誌。在對資料進行初步的分析和歸納後,查閱參考文獻、整理思路、發現新問題,然後再次進入“田野”,開始進一步的觀察和訪談,然後再分析歸納,通過多次循環,逐步達到對研究對象和問題的理論概括與解釋。

(三)進入“田野”的步驟

既然是要開展實地研究,那麼如何選擇一個有代表性的“田野點”就是調查能否順利進行的至關重要的第一步。調查地點顯然不能隨便選擇,應該根據研究問題、研究方法與實際條件等要求來謹慎科學地選擇。

❶明確研究問題及類型,選擇密切相關的“田野點”

一般來說,如果研究問題是探索性的、描述性的,就是說你要研究的是一個尚未被世人所瞭解的已存在的,或者是新出現的社會現象、社會問題,那麼調查地點的要求相對寬鬆,只要存在所要研究問題的全貌和特征就是可以選擇的調查點,當然調查點的獨特性越突出越好。

如果研究問題是解釋性的、理論性的,就是說你要研究的是社會現象、社會問題存在的根本原因,並要對其進行理論抽象思辨,那麼調查地點的選擇相對嚴謹,需要調查者多方綜合比較,有相對充足的理由。

但凡做過田野的研究者都非常清楚,難度繫數最高的工作是怎樣才能進入“田野”。在做研究準備時,你會充滿了各種樂觀的想法,什麼我的研究很重要了,這對當地很有意義了之類。但是當開始聯繫調查點和調查對象時,就會發現會被各種理由拒絕,特別是一個你完全陌生的“田野點”。怎麼辦,如何突破呢?首先,你需要一個正式的、合法的身份以及單位或組織的介紹信,這保證了你的可靠性和安全性。其次,你常常需要通過各種私人關係找到“關鍵人物”或“中間人”,他們可能是普通居民、非正式的領袖、或者是正式的官員,可以幫助你順利進入“田野”。而你的身份可以是多樣的,既可以隱藏自己的研究者身份以“親戚”、“朋友”等角色進入,也可以公開自己的身份以研究者的角色進入。

❷儘快取得當地居民的信任、建立友善的關係——首要關鍵任務

獲准進入“田野”只是完成了進入實地的錶面程序,實際距離融入“田野”生活,走進被調查群體還具有相當長的路途。這是一項非常艱巨的工作,不能著急,積极參与當地的各種生活,用自己的真誠和尊重,去獲得當地居民的習慣與認可。這裡需要特別說明的一點是,無論研究者的身份是否公開,都應該尊重被調查者的意願,不能不經允許就私下錄音錄像,或者公開被調查者的信息、言論。對於此,學術界是有相關的倫理道德要求,有的國家還有相關立法。無他,尊重被調查者及其權益,是每一根研究者應有的和必需的職業道德。

❸處理主觀情感與客觀中立之間的矛盾衝突

無疑,研究者投入感情越多,就越能夠“設身處地”地“理解”被調查者。但同時因為陷入的感情越多,研究者就越難保持超然的客觀性和敏銳性,變得過於想當然,甚至還會偏離事實真相。這是所有研究者都必須警惕和註意的一個嚴重問題。

在進行“田野調查”中,研究者要逐漸適應一個“先融入”、“再跳出”的角色轉換過程。白天在田野中進行觀察和訪談的時候,要儘快地“進入角色”,將自己融為被調查者的一員,和他們拉近關係、保持一致,以達到“移情理解”的目的。晚上或返回整理田野資料,進行判斷、分析和思考時,要能夠“跳出角色”,恢復到客觀中立的立場上來,從研究者的角度,重新審視被調查者的言行,發掘其背後的邏輯和客觀含義,以達到“超脫理解”的目的。當然這個很難,所有從事過田野調查工作的人,總是糾結於這兩種角色的難以轉換。頭腦清醒地保持情感和理性的分離,對於任何一個想要成功完成“田野調查”的人來說都是至關重要的。

❹調查數據、資料的搜集

當你完成以上這些工作順利進入田野後,就可以根據研究主題的要求,選擇恰當的方法進行調查數據、資料的搜集了。

(四)“田野調查”的具體方法

在“田野”中採用什麼方法來進行搜集資料,主要依據研究主題進行選擇,有觀察法、訪談法和口述史的方法。因為要掌握每種方法的技巧精髓,都需要長期理論的學習和大量實踐的演練,所以這裡就不做詳細介紹,只做一下簡要說明。

❶觀察法

首先,觀察法並不是我們日常理解的到實地參觀一下就可以的。社會研究中的觀察指的是帶著明確目的,用自己的感官和輔助工具系統地去直接地、有針對性地瞭解正在發生、發展和變化著的現象,並根據觀察到的事實作出分析和規律性的解釋。主要分為非參與式觀察、半參與式觀察和完全參與觀察。

非參與觀察,主要是指觀察者完全不參與進被調查者中,完全隱蔽起來進行的觀察。優點是完全不打擾人和事物的日常生活,能觀察到最真實自然的現象,缺點是很難深入。

半參與式觀察賦予研究者兩種可以選擇的角色,一種是公開研究者身份參與到被觀察者中去,一種是偽裝身份進行參與觀察。這兩者利弊參半,可以相對深入進行觀察,但是往往會打擾到被調查者的正常生活,使其感受到自己正在被觀察,從而有可能改變行為方式。

真正不打擾被觀察者又能深入觀察的方法是完全參與觀察。在整個觀察過程中,被觀察群體的成員都相信研究者是群體中的一個普通成員,完全不知道他是一個觀察者。採用這種方法的研究者往往是為了搜集正常情況下完全無法瞭解到的社會現象或群體。比如,民國時期的社會學家嚴景耀先生,就曾採取這種方法,到監獄中當犯人去研究中國的犯罪問題。這一方法的深度和真實性都是最優的,但其所涉及到的倫理道德問題往往令人難以回答:即社會研究者究竟有沒有為了研究的目的而操縱和欺騙人的權利?

❷訪談法

“田野調查”中的訪談法,分為結構式訪談和無結構式訪談。雖然很多方法教科書中都認為實地研究中的訪談為無結構式訪談,但並不是說結構式訪談不能在此使用。

結構式訪談,簡而言之,就是用訪談的形式由調查者幫助被調查者完成一份問卷的填答。因為被調查者的文化程度不高,不熟悉甚至排斥問卷調查,沒有辦法自己完成一份問卷的填答。這時以一問一答的方式來合作完成問卷調查是相對合適的方法,而且也使得調查資料的數字化、準確化程度大大提高。

無結構式訪談,又稱作深度訪談或者自由訪談,只根據一個事先準備好的訪談主題或範圍進行比較自由的交談。在深入地互動溝通中,調查者能夠“移情理解”被調查者,並且獲得豐富生動的定性資料,通過與理論對話,進行深度分析、概括、抽象,得出新的結論。錶面上看起來無結構式訪談的工作似乎更為輕鬆愉快,不就是聊天麽,誰不會啊。其實不然,做好一次深度訪談,不僅事前需要大量準備工作,在整個訪談過程中對訪談員的要求也比較高,既要帶入感情以達到雙方的深層次理解互動;又要客觀理性,隨時跳出進行邏輯分析,實時引導、拓展話題的深度廣度,同時還要小心不要讓被調查對象控制主動權,出現跑題現象。

那麼怎麼才能成為一個合格的訪談員呢?

  • 一是需要閱讀大量關於訪談和口述史方法的理論書籍,瞭解工作流程,做好充分的準備

  • 二是要有大量訪談實踐,一般來講訪談總時長超過一百小時,是一個質的飛躍點

  • 三是每次訪談完都增加一個評估的程序,即由自己或者有經驗的師長對這次的訪談,進行認真審視評估,找出其中失誤和成功的地方,總結概括記錄


深入“田野”

無論是觀察還是訪談,在正式開始調查前,都必須進行詳細充分的準備工作。需要對研究問題目前的研究現狀、田野點與調查對象的基本情況等有基本的瞭解。不要對一些方法書上所講的田野調查就是腦子裡不要帶任何觀念地進入田野做機械的理解,認為去調查前什麼都不要準備才能保持“做田野”的原汁原味。這是一種極錯誤的理解,人類學方法中所講的田野調查前不要有任何觀念,指的是在沒有接觸“田野”前不要有先入為主的觀念,以確保調查過程中的客觀中立,而不是說調查前不做任何準備。因為“田野調查”是一種研究方式,是為研究學術問題服務的,如果一個研究者對自己要研究的學術問題完全都不思考,那他怎麼開展研究,又為何要挑選這個村莊而不是那個村莊作為“田野點”呢。所以進入田野前全面瞭解被調查地和調查對象是非常必須的,做好充分的準備工作也是研究開始的重要環節。

(五)“田野調查”的成果

當在田野工作完成後,面對生動豐富的數據資料,我們該怎麼辦呢?這裡首先要說明一點的是,通過實地觀察或訪談收集到的數據,與通過問卷等定量方法收集到的數據,在社會科學研究領域,具有同等的價值,都是重要的研究數據,並不存在誰更有價值的問題,也並不是只有量化的數字資料才能被稱為數據。研究者從實地研究中所得到的的各種以文字、符號表示的觀察記錄、訪談筆記、以及其他類似記錄材料都是定性研究數據。定性研究與定量研究只有哪種方法更適合研究主題的問題,不存在誰更有價值的問題,這在學術界早已是不言自明的共識。

對於實地研究所獲得的定性資料,並不能像定量資料那樣進行數字化的統計分析,這也不是實地研究所追求的。和所有定性研究一樣,實地研究主要的目的在於描述和解釋,將大量的、特定的細節重新組織成一幅全新的清晰的圖景,發現或提出某種理解的模型,抽象概括出背後的普遍規律,提出嘗試性的理論解釋。也就是說,研究者通過對各種定性數據的分析、概括、總結、抽象,識別社會現象的真實面目,找尋人們行為的模式、社會事實的邏輯,發現並解釋研究問題的真正原因,以達到通過一個“田野點”,來理解整個社會的研究目標。費孝通的《江村經濟》、林德夫婦的《中鎮》即是其中的代表作。

綜上,“田野調查”只是社會研究中一種深入實地搜集資料的方法,它的目的不僅僅在於深入田野,獲得大量前所未有的故事和奇遇,而是要通過對田野資料的分析,回答你的研究問題,發現事物背後的普遍規律。所以那些只是將田野日誌整理出版的研究並不算是真正意義上的研究。好的田野研究是,每一個看過你所撰寫的調查報告、論文、書的人,都會從中看到自己的生活和故事,解答自己對於社會的疑問,能夠更深刻地理解當下的社會與人。

● ● ●

views:
继续阅读